西安金通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与李伯轩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20-06-02 15:22:05| 专长:劳动纠纷| 来源:李金忠律师

  经审理查明,被告李伯轩于2015年5月10日入职原告西安金通公司,工作岗位为制模工。在李伯轩在职期间,西安金通公司未与李伯轩签订劳动合同,也未为李伯轩缴纳社会保险。2015年8月20日,李伯轩在上班期间维修灯具时摔落受伤,随即被送往医院就诊,后住院治疗8天。2016年9月27日,西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工伤认定通知书,认定李伯轩所受伤害属工伤。随后,西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认定李伯轩伤残为九级伤残。2017年6月13日,陕西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了《再次鉴定结论书》,认定李伯轩的伤残构成八级伤残,并载明该鉴定结论为最终结论。在本院审理期间,经西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李伯轩停工留薪期为9个月(2015年8月20日至2016年5月20日)。在本院庭审中,李伯轩主张解除劳动关系的日期为2016年3月3日,西安金通公司同意劳动关系于2016年3月3日解除。双方均确认李伯轩实领工资为:2015年5月工资2,310元、6月工资3,435元、7月工资3,060元、8月工资2,350元、9月至12月均按1,280元/月的标准发放。其中,李伯轩2015年8月工资表的工资构成为:李伯轩在8月受伤前的实际出勤天数为16.5天,每日工资为120元,工资为1,980元;剩余的工资由西安金通公司按照最低工资1,280元按照11天在医院的标准计算,计得469.33元;扣减伙食费用的实发工资为2,350元。庭审中,经询,李伯轩称其主张的床位费系其父在医院护理期间产生的床位费;其父也是西安金通公司员工,受西安金通公司指派对其进行护理。
  另查明,李伯轩于2017年9月13日向仲裁委申请仲裁。西安市2015年度、2014年度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分别为63,193元和56,491元。
  上述事实,有工伤认定书、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书、病历资料、仲裁裁决书、银行交易明细、庭审笔录等相关证据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关于原被告劳动关系解除问题。因原被告双方均同意双方的劳动关系于2016年3月3日解除,于法不悖,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问题。经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本案中,李伯轩2015年5月入职西安金通公司,但西安金通公司未与李伯轩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故李伯轩有权主张自2015年6月起的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李伯轩在本案中主张期间为2015年6月2日至2016年5月2日。据此计算,该主张的一年仲裁时效届满日期应为2017年5月2日。而李伯轩于2017年9月13日才提起仲裁申请,已超过了仲裁时效期间,且在本案中亦未提供其在仲裁时效期间向西安金通公司主张了二倍工资差额的充分证据材料。综上,本院对李伯轩要求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的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问题。经查,西安金通公司未为李伯轩缴纳在职期间的社会保险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十六条第(一)项的规定,西安金通公司依法应向李伯轩支付解除劳动关系补偿金。李伯轩现主张按照1,623.5元主张经济补偿金,系对其民事权利的处分,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于法不悖,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床位费的问题。经查,《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规定,职工住院治疗工伤的伙食补助费的具体标准由统筹地区人民政府规定。本院综合考虑本市关于工伤住院伙食补助费的标准,以每天30元的标准计算,计得住院伙食补助费共计240元(30元/天×8天)。至于交通费问题,经查,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中关于交通费的规定来看,工伤职工到统筹地区以外就医所需的交通费用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本案中,李伯轩并未提交其至本市以外的地区就医的证据材料,故本院对交通费的主张不予支持。至于床位费问题,因该费用不是李伯轩工伤待遇的组成部分,本院对该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停工留薪期工资的问题。经查,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来看,职工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停工留薪期一般不超过12个月。本案中,李伯轩按照月工资3,247元主张停工留薪期工资,系对其民事权利的处分,于法不悖,本院予以确认。西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李伯轩的停工留薪期为9个月(2015年8月20日至2016年5月20日)。虽然双方确认的劳动关系解除之日为2016年3月3日,但考虑到停工留薪期是对工伤职工的一种保障措施,属工伤职工确定可得的期待利益,且9个月停工留薪期届满之日亦在李伯轩最后的工伤伤残等级评定之前,故本院按照9个月计算李伯轩的停工留薪期,计得应发停工留薪期工资为29,223元(3,247元/月×9个月)。西安金通公司已发放了停工留薪工资5,589.33元(其中8月停工留薪工资按469.33元计算)应予扣减。扣减后,西安金通公司还应向李伯轩发放停工留薪其工资23,633.67元。
  关于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问题。经查,《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申请鉴定的单位或者个人对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的鉴定结论不服的,可以在收到该鉴定结论之日起15日内向省、自治区、直辖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申请。省、自治区、直辖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为最终结论。本案中,李伯轩伤残等级八级已由陕西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作出了最终结论,应予采信。《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本案中,西安金通公司未为李伯轩缴纳工伤保险费,故应由其向李伯轩赔偿工伤保险待遇损失。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的规定,西安金通公司应支付李伯轩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李伯轩在本案中主张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5,717元,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及西安市社平工资的范围内,本院予以支持。根据《陕西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二十四条和《西安市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来看,八级伤残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以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时所在地即西安市上年度即2015年度职工工资为基数,按照12个月的标准进行计算。基于双方关于劳动关系解除的诉辩意见,西安金通公司应支付李伯轩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63,193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63,193元。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十六条第(一)项、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八十二条第一款、《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二条第二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西安金通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与被告李伯轩的劳动关系于2016年3月3日解除。
  二、原告西安金通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告李伯轩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623.5元。
  三、原告西安金通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告李伯轩支付住院伙食补助费240元、停工留薪工资23,633.67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5,717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63,193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63,193元,共计185,976.6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