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钧略营销策划有限公司与重庆丹翔置业代理有限公司合

时间:2019-03-08 11:23:43|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李浪律师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渝01民终2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钧略公司

法定代表人:赵某,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前进,重庆鼎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丹翔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某,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代刚,重庆普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浪,重庆普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光大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某,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程普权,贵州上善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静,贵州上善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钧略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丹翔公司、原审光大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2016)渝0105民初144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月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3月27日进行了调查审理。上诉人钧略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前进、被上诉人丹翔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唐代刚、原审第三人光大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程普权、陈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钧略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2016)渝0105民初14448号民事判决并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2.一、二审案件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未采信叶远忠、段鲲分别出具的两份《证明》,导致事实认定错误。一审法院应按照优势证据原则认定本案事实,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佣金及利息。

被上诉人丹翔公司二审答辩称,上诉人的事实理由不成立,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审判决。

原审第三人光大公司答辩称,其与钧略公司签订过代理合同并已结清合同款项,其不知道钧略公司与丹翔公司之间的合同关系。

钧略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丹翔公司支付佣金345600元及违约金(违约金以345600元为基数,自2015年2月1日起至付清时止,按照每日千分之五计算)。事实及理由:我司与丹翔公司于2014年3月19日签订《独家招商委托代理合同》约定:丹翔公司聘请我司为其招商顾问并执行招商落地运作,委托我司从事商业项目独家招商的联络、考察、谈判、合同签订等服务;我司将收取本项目商业物业租出楼面面积之记租首年平均月租金的130%,即1.3个月的租金作为招商代理服务佣金;招商代理费用的结算为所代理项目的开发商向丹翔公司支付佣金后五日内,由丹翔公司以转账形式支付给我司;丹翔公司因自身原因逾期未付款的,我司有权以合同金额每日千分之五收取滞纳金。合同签订后,我司积极履行合同义务,为全兴太阳城项目成功引进贵州合力连锁超市等,截止2015年1月丹翔公司应付我司佣金405600元,但其实际支付佣金6万元后,一直未按约支付剩余佣金,我司多次与丹翔公司协商未果。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光大公司与丹翔公司于2013年11月1日签订《全兴·茶海明珠广场项目独家代理合同》,光大公司委托丹翔公司对茶海明珠广场项目提供独家策划销售代理、招商等工作。2014年3月19日,丹翔公司(甲方)与钧略公司(乙方)签订《独家招商委托代理合同》约定:甲方聘请乙方为其招商顾问并执行招商落地运作,委托乙方从事商业项目独家联络、考察、谈判、合同签订等服务;项目一名称为峰汇国际(地址綦江区通惠新城),项目二名称为全兴·太阳城(地址遵义湄潭县西城中心);项目合作周期为正式招商工作开始的12个自然月;乙方将收取本项目商业物业租出楼面面积之记租首年平均月租金的130%(即1.3个月的租金作为招商代理服务佣金);招商代理费用的结算为所代理项目的开发商向甲方支付佣金后五日内,由甲方以转账形式支付给乙方;甲方如在合同规定日期五日后因甲方原因仍未向乙方支付佣金,则乙方有权以合同金额按千分之五每日向甲方收取滞纳金;甲方如在合同规定日期三十日后因甲方原因仍未向乙方支付佣金,则乙方有权终止本合同,并视甲方为违约。同时乙方有权向甲方收取合同中可招商面积应付佣金总额的二分之一代理费用以作甲方单方面之补偿;乙方为本项目建立专门的招商团队且以甲方招商部工作人员的身份从事相关合同约定事项工作,主要负责人名单应通报甲方,不得擅自更替,如有更替,应提前以书面形式通报甲方;乙方在收取甲方支付的佣金前需提供乙方收取部分的等额发票(公司名称:重庆钧略营销策划有限公司;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重庆分行观音桥支行;账号:50×××74);甲方确认指明的代理面积由乙方独家代理,非经乙方同意,甲方不得自行租赁招商或委托第三方租赁招商,但乙方存在未按约定履行本合同项下义务的情形除外,乙方存在违约情形的,甲方有权终止履行本合同并终止乙方的独立代理权,经甲方催告后乙方仍不整改的,甲方有权行使本合同单方解除权;乙方工作人员组成要求为本合同附件一,按照主体合同要求,甲方指定乙方段鲲(身份证号)为本合同直接负责人。附件中綦江项目峰汇国际的工作人员为段鲲、衡量、苟成平;湄潭项目全兴·太阳城的工作人员为段鲲、衡量、冉芳。

2015年2月12日,钧略公司向丹翔公司出具借条载明:今收到丹翔公司2万元借款,并将款项汇至钧略公司在中国建设银行重庆分行观音桥支行开立的50×××74账户中。此借条以款项到达该账户之日起生效。2月16日,丹翔公司通过银行转账向钧略公司的前述约定账户打款2万元。5月13日,丹翔公司再次向钧略公司的前述约定账户打款4万元。

2014年7月30日,叶远忠出具证明载明:全兴太阳城项目是由重庆丹翔置业到贵州合力购物有限责任公司总部进行洽谈、看场以及全程招商。2015年12月3日,叶远忠出具证明载明:兹证明湄潭太阳城项目,合力超市的招商引进是由苟成平先生牵头招商入驻。

2015年5月10日,段鲲出具证明载明:其于2014年3月14日至2015年4月30日在钧略公司担任副总经理职务,在此之前就职于丹翔公司,在丹翔公司工作过程中全程参与领导湄潭县“太阳城”项目的商业策划及招商工作,因个人原因离职后,丹翔公司考虑实际工作团队情况,将“太阳城”项目和重庆綦江区峰汇国际项目二次委托给其入职的钧略公司进行实际招商执行,并按照双方公司之间的合作意愿签署了《独家招商委托代理合同》。2014年11月,钧略公司通过不懈努力,成功为湄潭县太阳城项目成功引进贵州合力连锁超市,在前述项目租赁12000平方米,使该项目商业招商获得突破,并于2014年11月3日签订商家入驻合同,2014年11月5日,业主公司收到合力超市合同保证金100万元,合同签署条件符合丹翔公司与太阳城业主的代理合同,丹翔公司可以与太阳城业主方结算佣金,丹翔公司可获得招商佣金624000元,钧略公司应在丹翔公司处收取佣金405600元。太阳城项目业主与合力超市签订合同后,钧略公司一直催促丹翔公司向太阳城项目业主结算招商佣金,但是丹翔公司一直未采取有效措施向业主方催收佣金,导致钧略公司在该项目招商事宜上独立承担了成本支出而无法结算招商佣金,出现项目亏损及工作人员工资、奖励的拖欠;2014年底至2015年2月之间钧略公司利用自身驻场人员以及派出工作人员催收协同丹翔公司共同前往太阳城项目进行佣金催讨,太阳城项目业主于2015年2月和2015年4月分两次支付丹翔公司20万元招商佣金,但丹翔公司在获得佣金后未按照约定向钧略公司支付相应佣金,经过钧略公司多次催讨,才支付佣金6万元,严重低于按照合同约定应支付的佣金比例,此后丹翔公司并未履行向太阳城业主催收佣金的职责,至我从钧略公司离职时该笔佣金剩余部分仍有345600元,丹翔公司未支付给钧略公司,给钧略公司的经营造成巨大障碍。

2016年1月20日,钧略公司委托重庆中渡律师事务所向丹翔公司发出《律师函》载明:钧略公司与丹翔公司于2014年3月19日签订《独家招商委托代理合同》,钧略公司一直积极进行招商工作,但丹翔公司一直未按照代理合同的约定履行佣金付款义务,截止2015年1月,钧略公司应付佣金405600元,但实际仅支付佣金6万元,拖欠佣金345600元。请丹翔公司在收到本律师函后立即将拖欠的345600元及滞纳金(自应付之日以拖欠佣金345600元为基数每日按千分之五支付清前述拖欠佣金时止)、补偿(按代理合同约定可招商面积二分之一的佣金标准计算)支付到该司账户(公司名称:重庆钧略营销策划有限公司;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重庆分行观音桥支行;账号:50×××74)。同时,钧略公司保留一切法律权利,并采取相应法律措施维护自身合法权利。重庆中渡律师事务所通过EMS快递将前述函件邮寄至丹翔公司。

一审法院认为:丹翔公司与钧略公司签订的《独家招商委托代理合同》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对各方当事人有约束力。本案争议的焦点是钧略公司是否按照《独家招商委托代理合同》的约定就全兴·太阳城项目进行了招商工作,并引进相关企业。对于该问题,其一,钧略公司举示叶远忠的说明证明其进行了招商引资工作,并引进了合力超市,但并无证据证明叶远忠系合力超市的员工,且丹翔公司亦举示叶远忠的说明证明其引进了合力超市,该两份说明内容相互矛盾,叶远忠也未到庭作证,故对该份证据的证明力本院不予采信。其二,钧略公司举示段鲲的说明证明其进行了招商引资工作,并引进了合力超市,但段鲲曾是丹翔公司的员工,后又离职加入钧略公司工作,与两公司均有利害关系,且段鲲也未到庭作证,故该份证据的证明力本院不予采信。其三,关于钧略公司举示的丹翔公司支付6万元的凭证,因其中2万元钧略公司向丹翔公司出具了借条,剩余4万元丹翔公司陈述系因钧略公司经营困难预借的佣金,钧略公司认为是丹翔公司支付的佣金,根据丹翔公司与钧略公司的合同约定,钧略公司收取佣金时应当向丹翔公司提供等额发票,但其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开具了发票。其四,虽然第三人光大公司陈述在合力超市招商过程中,仅有丹翔公司的人员参与,但根据丹翔公司和钧略公司的合同约定,钧略公司组建专门的团队以丹翔公司招商部工作人员的身份从事相关合同约定工作事项,故前述第三人陈述符合当事人的约定,但也不能证明钧略公司完成了部分招商工作。综上,钧略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按照《独家招商委托代理合同》的约定就全兴·太阳城项目进行了招商工作,并引进相关企业,故其要求丹翔公司依照《独家招商委托代理合同》支付佣金及违约金的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钧略公司全部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3242元,由钧略公司负担。

二审中,钧略公司提交了如下新证据:1、钧略公司向丹翔公司开具的发票及签收单,拟证明丹翔公司已付4万元系佣金且已按约开具发票。2、贵州合力购物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10月23日出具《证明》一份,称合力超市项目系钧略公司苟成平负责联系及对接并最终完成招商入驻,该公司叶远忠仅给苟成平出具过证明,未给其他单位或个人出具过证明。钧略公司拟以该《证明》证明叶远忠给苟成平出具的《证明》属实而另一份不属实,合力超市项目由其完成招商。丹翔公司质证认为:1、对发票形式上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发票又注明有“作废”字样,故可能系作废发票;签收单为复印件,对其真实性不认可,其上签收人员不是该公司人员,该公司未收到发票;2、公司出具证明应由经办人及法定代表人签字确认,贵州合力购物有限责任公司出具《证明》不符合法定证据形式,且内容不属实,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丹翔公司对证据1提出的质疑成立,仅凭签收单复印件亦无法证明丹翔公司收到发票;对于证据2,法人单位出具的证明材料,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的规定,应由单位负责人及经办人签名或盖章,并加盖单位公章,该证明材料不符合上述法定形式要件,丹翔公司亦提出明确异议,且根据该《证明》内容,系一审后钧略公司找到该公司出具,该公司称其员工叶远忠仅给苟成平出具过证明,该陈述与本案现有证据矛盾而无其他证据佐证,缺乏客观性,本院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综上,本院对钧略公司二审提交的新证据不予采信。

本院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相同。

本院认为,一审法院对证据的采信已作出清楚的分析评述,其对证据的采信意见并无不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二款“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钧略公司主张合力超市由其完成招商,但未举示其履行合同过程中形成的原始证据,现仅凭具有利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证明》,且证人均未出庭,有的证人还作出相互矛盾的证言,其未完成基本的举证责任。故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6486元,由上诉人钧略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钟 拯

审判员 章兴东

审判员 向 川

二〇一七年四月七日

书记员 张 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