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陕西某某玻璃幕墙工程有限公司与陕西某某酒店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案

时间:2020-06-22 15:58:50| 专长:工程建筑| 来源:李灵刚律师

  案情简介
  2013年6月26日,原、被告签订《四季华庭酒店幕墙工程承包合同》,约定原告(乙方)就被告(甲方)的四季华庭酒店幕墙工程进行施工,承包方式为包工包料,有效工期总天数40天,以实际进场施工之日算起;合同总价款59万元,
  付款方式为骨架材料进场之日起5日内,被告应付30%材料款玻璃进场后核定工程量支付进度款至50%,工程全部完工并经监理及业主组织验收合格之日起10日内,支付扣除5%的质保金外的剩余工程款,质保金在质保期一年满后付清,税款由被告代扣代缴,税率4%,每次付款时按比例扣除。原告在工程竣工前三日内应将验收日期通知被告届时验收,如被告不能按时验收需提前通知原告,被告推迟验收期间发生的管理费和其他损失均由被告承担,被告收到原告的验收通知未提出异议,到期不按期组织验收或被告提前使用的,视为验收合格。此外该合同还约定履约保证金2万元,一方违约时应向对方支付违约金2万元。后原告进场施工,并于2013年10月完工,2013年10月30日,原告向被告出具工作联系单,写明四季华庭酒店幕墙工程已基本施工完毕,申请甲方与监理公司进行验收,另11层11站幕墙增加雨棚及开门需增加费用2600元,三层转角处增加幕墙翻窗3平方
  *800元每平方=2400元。(被告在联系单上签字并盖章。庭审中,双方均称投标保证金2万元被告已于2013年6月20日向原告收取。被告于2013年9月27日支付原告17.7万元,2013年10月23日支付11.8万元(均含税),其余款项未付。被告提交《四季华庭酒店外玻璃幕墙工程预算书》一份,该预算书写明含税价598836元,称其酒店幕墙均为原告所做,且已全部完工,其酒店已于2014年8月开业。)后又称原告未提交工程竣工资料,故其对预算书中的项目是否全部完工不清楚,但就未完工项目被告未作出说明并提供相关证据,经法庭释明,被告明确表示不申请鉴定。原告称合同上的工程款59万是依据预算书计算出并优惠后的固定价。就反诉部分,被告提交其与西安市北十里铺村城中村建设发展有限公司2013年8月2日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一份,称该酒店每月房租为50万元,因原告的玻璃幕墙工程未通过验收,导致其无法正常营业造成租金损失。原被告均称各自主张的违约金2万元是根据合同中约定得出。
  经审理后,法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四季华庭酒店玻璃防火地弹门工程承包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被告称工程已完工,后又称原告未完成全部施工内容,但就所称未完工项目被告未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且经法庭释明,被告明确表示不申请鉴定,被告称工程未进行验收,但其已将工程实际接收并使用,故被告对原告未提交竣工资料,无法验收的辩称不能成立,依法不予采纳。原告已按合同约定内容施工完毕,增加工程量5000元亦经双方确认,被告应向原告支付相应工程款项。因质保期未满,被告应向原告支付的工程款为565250元(59.5万元×95%),减去已支付的29.5万元,余款270250元被告仍应支付。被告未按期支付工程款,存在违约,应按合同约定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原告向被告支付保证金2万元,现合同已履行完毕,保证金亦应予以退还,故原告要求被告退还保证金2万元并支付违约金2万元于法有据,应予支持。就反诉部分,被告提供2013年8月份签订的租赁合同称其酒店未能按时开业,但原、被告《四季华庭酒店幕墙工程承包合同》中约定有效工期40天,自实际进场之日算起,又约定骨架材料进场之日起5日内被告支付30%材料款,而该款被告于2013年9月27日方予支付,故原告于2013年10月完工不存在延误工期的情形,被告不能证明其租金损失的存在及该损失系原告造成,故被告要求原告退还工程款、赔偿其租金损失的主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支付工程款270250元,违约金2万元。二、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退还保证金2万元。三、驳回原告其余诉讼请求。四、驳回被告反诉请求。
  被告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后,二审法院经开庭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说法:
  一、建筑工程竣工验收的问题
  众所周知,建筑工程竣工并经验收合格后才能交付使用。《建筑法》第61条规定:“建筑工程竣工经验收合格后,方可交付使用;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的,不得交付使用。”本案中,涉案工程并未经过验收,法院为什么还会判决被告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全部工程款呢?首先,从事实层面看:1.被告已经于2014年8月擅自将涉案工程接收并实际投入使用。2.原告已经通过工作联系单的形式向被告及监理单位发出了工程已经完工并进行验收的申请,被告及监理公司均已签字确认。3.原、被告在施工合同中约定:被告收到原告的验收通知未提出异议,到期不按期组织验收或被告提前使用的,视为验收合格。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但是承包人应当在建设工程的合理使用寿命内对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质量承担民事责任。由此可见,被告在擅自使用建筑工程后又提出工程未经验收的答辩理由,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法院依法不予采纳,于法有据。实践中,发包人擅自使用未经验收的建筑工程,将被直接视为涉案工程已经合格。
  二、工程结算问题
  实践中,工程结算一般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总价一次性包死;第二类是固定单价,据实结算。本案中属于第一类,施工合同中明确约定合同总价为59万。这种情况下,工程竣工后的结算问题就相对简单一些,不需要在对工程量进行核算,只需要确保实际施工范围与合同约定的一致即可。
  三、工程量变更的问题
  实践中,施工人在施工过程中往往会遇到发包人临时增加或者减少工程量的问题,实际施工量一般很难与合同约定完全吻合。这种情况下,施工人最重要的就是做好取证工作,以避免后期结算过程中产生纠纷。一般地,施工现场负责人应当通过现场施工签证单、工作联系单等形式将增加或者减少的施工量及相应的价款予以确定,双方签字或者盖章,以减少结算时的扯皮推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