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向东、周庆祥、钟惠国、杭州利有四季服装城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20-07-16 22:17:22|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李明律师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浙01民终711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许向东,男,1977年2月8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海鹏,浙江民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周庆祥,男,1962年2月6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钟惠国,男,1970年4月29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
  被上诉人周庆祥、钟惠国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明,浙江亿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杭州利有四季服装城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杭海路25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100574377720K。
  法定代表人:金志强,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倪妮,浙江汉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许向东因与被上诉人周庆祥、钟惠国、杭州利有四季服装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有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2018)浙0104民初333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9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2013年9月18日,许向东与周庆祥、钟惠国及案外人骆骏、杨晓燕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骆骏、周庆祥、钟惠国、杨晓燕自愿将杭州新中洲女装城内摊位号为1002、1005B、1005A、1006、1007、1008、1056、1057A、1076、2009、3058、(原)4015、4016、4023的优先续租权一并转让给许向东;等等。双方对转让价款等进行了约定,并约定骆骏、周庆祥、钟惠国、杨晓燕应及时配合许向东向市场方办理过户手续等。当日,许向东按协议约定的方式支付了首付款7509893元,同时,骆骏、周庆祥、钟惠国、杨晓燕将上述摊位的结算单据和授权委托书的原件移交给了许向东。许向东曾就该份《协议书》向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解除该份协议。后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浙0102民初2619号民事判决书,驳回许向东的诉讼请求。许向东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浙01民终2094号民事判决书,维持上述一审判决。(2016)浙0102民初2619号案件查明,2013年7月10日,利有公司与第三方签订《商铺租赁经营协议》,将涉案摊位予以出租。本案中,利有公司明确许向东主张的有关商铺目前均不具备办理承租过户手续的条件。
  许向东起诉至原审法院,请求:1、判令周庆祥、钟惠国、利有公司为许向东办理杭州新中洲女装城1002、1005A、1005B、1006、1007、1008、2009、4023、1056、3058、1057A的摊位过户承租手续;2、判令周庆祥、钟惠国、利有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认为,许向东起诉要求依据与周庆祥、钟惠国签订的《协议书》协助办理案涉商铺的转让过户手续,但作为案涉商铺的业主单位,利有公司已经明确案涉商铺目前均不具备办理承租过户手续的条件,故许向东的诉讼请求当前缺乏可履行性。在原审法院向许向东释明后,许向东仍坚持要求办理摊位过户承租手续的诉讼请求,在该诉讼请求并无实际履行条件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对许向东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之规定,原审法院于2018年7月16日判决:驳回许向东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元,减半收取人民币40元,由许向东承担。
  宣判后,许向东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一审法院查明:本案中,利有公司明确许向东主张的有关商铺目前均不具备办理承租过户手续的条件。而事实上,利有公司已明确表示:案涉摊位中4023号摊位已因商场改造变为过道;1002、1007、1008号摊位现由案外人承租,若现承租人在租赁期限届满后不续租,许向东和周庆祥、钟惠国可以向利有公司申请办理过户手续;1005A、1005B、1006、2009、1056、3058、1057A号摊位已由案外人承租后转让,无法办理摊位过户手续。据此,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即本案中1002、1007、1008号摊位目前具备办理承租过户手续条件,而4023、1005A、1005B、1006、2009、1056、3058、1057A号摊位已经不具备办理承租过户手续的条件。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驳回许向东诉讼请求的适用法律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但在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中,却以本案中许向东的诉讼请求并无实际履行条件的情况下,判决予以驳回。三、一审法院的释明错误,显失公平。一审法院认为向许向东释明后,许向东坚持要求办理摊位过户承租手续的诉讼请求,在该诉讼请求并无实际履行条件的情况下,对许向东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应当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对存在过户可能的摊位和无法过户的摊位作区别处理,一审法院简单的将案涉全部摊位认定为目前均不具备过户条件,并以此为由在释明后予以驳回,不仅剥夺了许向东可以采取的其他诉讼救济途径,而且可能导致许向东若另行主张合同权利将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这一判决明显不符合《合同法》公平原则的精神。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在审理过程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且显失公平。请求:1、撤销(2018)浙0104民初3333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审或查清事实后改判支持许向东一审诉请;2、本案的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周庆祥、钟惠国、利有公司承担。
  被上诉人周庆祥、钟惠国在二审中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利有公司已经在一审中明确表示涉案摊位不具备过户条件,许向东也认可这一点,其过户请求缺乏可行性。
  被上诉人利有公司在二审中答辩称:利有公司对一审法院判决查明事实部分进行重申与确认,除了1002、1007、1008铺位存在着过户的可能性以外,其他的均不可能过户。
  二审中,上诉人许向东及被上诉人周庆祥、钟惠国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被上诉人利有公司向本院提交:证据1商铺(营业房)租赁经营合同、摊位转让申请书及转让协议,证明1005、1006、1056、1057、2009、3058等6个摊位已经转让,已不可能办理过户手续。证据2楼层平面图对比,证明2016年的时候对铺位格局进行了改造,4023铺位已经不存在了。证据3商铺(营业房)租赁经营合同,证明1002、1007、1008摊位没有经过转让,存在过户可能。针对利有公司提交的证据,上诉人许向东认为,上述合同是利有公司与案外人签的合同,真实性无法确认,但该三组证据反而可以体现出涉案摊位一直未在利有公司的控制下,现利有公司将原先承诺的涉案商铺转让、过户给了第三人,所以利有公司在本案中是负有一定责任的。被上诉人周庆祥、钟惠国对证据的三性没有异议。本院认为,利有公司提交的证据经与原件核对,本院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确认,三组证据能够达到利有公司证明目的。
  根据有效证据及当事人陈述等,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利有公司在本案二审期间通知许向东办理1002、1007、1008号摊位过户手续,现1002、1007、1008号摊位均已过户至许向东名下,故许向东申请对诉讼请求予以变更,撤回关于1002、1007、1008号摊位过户的请求,本院予以准许。
  本院认为:许向东与周庆祥、钟惠国等人于2013年9月18日签订的协议书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已生效的本院(2017)浙01民终2094号民事判决及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浙0102民初2619号民事判决均已确认该协议书效力,案涉协议应认定为合法有效,各方均应按约履行。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许向东主张的办理摊位过户承租手续的诉请能否成立。本案一审过程中,利有公司明确案涉商铺均不具备办理承租过户手续条件,经一审法院释明,许向东坚持其诉讼请求。本案二审过程中,利有公司再次确认并提交证据证明,案涉摊位中1005(包括1005A和1005B)、1006、1056、1057A、2009、3058等摊位已经转让、不可能办理过户手续,4023号摊位已不存在。本案二审期间,因1002、1007、1008号摊位均已过户至许向东名下,许向东对该三个摊位过户的诉请不再主张。因此,除已经办理完毕过户手续的摊位之外,原审法院认定案涉1005A、1005B、1006、2009、4023、1056、3058、1057A摊位因利有公司明确案涉商铺不具备办理摊位过户承租手续,许向东的诉讼请求缺乏履行性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许向东提出的要求办理摊位过户承租手续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许向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 骏
  审判员 盛 峰
  审判员 金瑞芳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曹姝隽
  书记员张诗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