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某与邢台某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裁定书

时间:2019-06-13 14:27:49| 专长:劳动纠纷| 来源:刘桂晓律师15511997758律师

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冀05民终161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甄某,男,1958年11月18日出生,汉族,下岗职工,初中文化,住邢台市桥西区。

委托代理人赵某某,河北冀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桂晓,河北冀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邢台某有限公司,住所地邢台市新兴东大街306号,组织机构代码:60104289-8。

法定代表人冯某,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某,河北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窦某,河北XX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甄某因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2016)冀0591民初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原告甄某系原邢台市某工厂职工,该厂已于2002年破产。被告邢台某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7月20日,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原邢台市某工厂破产后,职工进入破产安置程序,被告邢台某有限公司接收了部分原邢台市某工厂的职工,但原告甄某并未被安置,其从未在被告邢台某有限公司处进行过工作。

原审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原告甄某与被告邢台某有限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被告邢台某有限公司是否是安置破产企业职工的责任主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的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的起点为用工之日。原告甄某虽提供了两份被告公司证明以及被告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关系的决定和通知书,用来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但上述证据中关于原告甄某下岗或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均为企业破产,而被告邢台某有限公司自成立后从未进入过破产或破产重组程序,且原告也承认其在原邢台市某工厂破产后,并未得到安置。综上,由于原告甄某从未在被告邢台某有限公司处实际工作过,故其与被告公司并未建立法律意义上的劳动关系,在此前提下被告公司并无向其发放生活费、缴纳相关社会保险等义务。且根据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被告公司系负责安置原邢台市某工厂职工的责任主体,故原告的上述主张无法支持。原告相关的待遇问题,应由负责原邢台市某工厂破产后职工安置的责任主体承担。关于原告甄某要求被告邢台某有限公司退还股金30万元的主张,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曾向被告公司进行过出资或其是被告公司的股东,对该主张不予支持。经调解无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原审判决:驳回原告甄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甄某负担。

上诉人甄某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诉讼请求;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主要理由:上诉人是原邢台市某工厂职工,2001年该厂破产。邢台市政府为照顾破产企业职工的生活,对破产企业职工进行安置,把该厂低价卖给本厂的全体职工成立邢台某有限公司,每个职工都持有相应股份。上诉人是该厂职工,自然也应是新成立的邢台某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现该公司职工股占70%,自然人(领导班子)持股30%,公司接收了破产企业的全部员工的安置问题及债权、债务。以上事实,有上诉人提交的相关证据予以证明。邢台某有限公司是安置原邢台市某工厂破产职工的义务主体,应当在接收上诉人后给予上诉人合理安排,但被上诉人接收上诉人后拒绝安置,既不安排工作,也不发放生活费。并且拖欠养老、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等,导致上诉人至今无业,生活困难,以上损失应由被上诉人承担全部责任。

被上诉人邢台某有限公司答辩称,一、本案涉及的原破产企业邢台市某工厂货款至今仍有5.8万元去向不明,原破产清算组对未理清债权债务的问题人员不予安置。因此,上诉人无权请求被上诉人对其安置,其不应享有安置待遇。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从未建立劳动关系,其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不应支持。三、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法院应驳回上诉人起诉。本案当中涉及的上诉人问题是对于政府主导的国有企业破产退出机制和劳动用工制度改革中出现的具体问题,不属于劳动争议案件,此类问题应由政府有关部门按照有关政策规定统筹协调解决。

经审理查明,甄某系原邢台市某工厂职工,该厂系国有大型二级企业。2001年2月7日,原邢台市轻工业局批复同意该厂申请破产。2001年2月13日,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该厂破产还债,并成立以原市体改委副主任郝秀英为组长,原市轻工局等相关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为成员的破产清算组。2002年5月17日,邢台市人民政府决定收回该厂的国有土地使用权,由市土地管理部门评估出让,所得收入优先用于安置破产企业的职工。2002年7月15日,该厂破产清算组与邢台某有限公司签订《邢台某有限公司整体购买破产后的邢台市某工厂财产协议书》,购买原邢台市某工厂全部财产。2002年11月15日,该厂破产清算组与邢台某有限公司签订《人员交接协议书》,该协议第一条载明,根据人员随资产走的原则,邢台某有限公司负责接收并安置职工;第三条载明,在职职工按国家有关政策及企业生产经营状况妥善安置。2002年8月19日,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邢台市某工厂人员已安置,资产已分配,裁定终结该厂破产还债程序。2003年5月15日,该厂破产清算组撤销。甄某主张其已被邢台某有限公司接收但未被安置工作,邢台某有限公司主张甄某因有遗留问题按破产清算组要求不予安置。双方均认可甄某从未在邢台某有限公司实际工作过。2015年2月15日,邢台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以不属于劳动仲裁受理范围为由对甄某的劳动仲裁申请不予受理。2016年1月4日,甄某起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邢台某有限公司按照邢台市最低工资标准1420元向其支付2001年至2015年工资238560元;为其补交2001至2015年的养老、医疗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等职工待遇。

本院认为,原邢台市某工厂系国有企业,在该厂由政府主导破产清算过程中,经该厂破产清算组与邢台某有限公司签订协议,由邢台某有限公司负责接收并安置原邢台市某工厂职工。甄某作为该厂职工,实际并没有被邢台某有限公司安置,以致引起本案纠纷。该纠纷实质上是政府主导原邢台市某工厂破产清算过程中的遗留问题,并非劳动法律、法规规定的劳动争议纠纷。甄某与邢台某有限公司的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劳动争议案件受理范围,应由政府相关主管部门处理解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经调解无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项、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河北省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2016)冀0591民初9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甄某的起诉。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均退还甄某。

本本

审 判 长  信深谦

代理审判员  张志春

代理审判员  王小英

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高蔚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