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某、孙某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6-13 14:36:46| 专长:刑事辩护| 来源:刘桂晓律师15511997758律师

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冀05刑初51号

公诉机关河北省邢台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宫某,绰号“文文”、“小黑妮”,女,1994年7月1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吉林省榆树市,住河北省辛集市。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5年12月1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月6日被逮捕。

辩护人路某、王某,河北韩庆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孙某,男,1982年7月18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无业,住邢台市桥西区。因吸毒于2015年5月14日,被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行政拘留5天;因吸毒于2015年9月20日,被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行政拘留15天,并处罚款2千元,同年9月21日,被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责令接受社区戒毒三年。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5年12月1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月6日被逮捕。

辩护人赵某、刘桂晓,河北冀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郑某,绰号“妹夫”,男,1983年4月29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邢台钢铁有限责任新光实业公司职工,住邢台市桥西区。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6年3月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日被逮捕。

辩护人刘某、张某,河北法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河北省邢台市人民检察院以邢检公诉刑诉(2016)3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宫某、孙某、郑某犯贩卖毒品罪于2016年6月1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7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邢台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峰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宫某、孙某、郑某及其辩护人路某、王某、赵某、刘桂晓、刘某、张某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河北省邢台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11月13日,经被告人郑某介绍并资助,被告人孙某在辛集市安定大街如家酒店一房间内,以14500元的价格从被告人宫某手中购买100克冰毒。后孙某分给郑某20克冰毒,并出售给刘某甲、高某甲等人。被告人孙某到案后配合侦查机关抓捕了被告人宫某。孙某到案后查获其携带白色晶状体9.1克,宫某到案后查获其携带白色、粉红色晶状体15.45克。经邢台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检验,上述晶状体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

对于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庭审中提供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辨认笔录、电子数据、被告人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由此认定三名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之规定,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孙某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宫某,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立功之情形。

庭审中,被告人宫某辩解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犯罪,只是给朋友帮忙。

被告人孙某辩解其购买毒品主要是吸食而非贩卖。

被告人郑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不作辩解。

被告人宫某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宫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和同案犯的犯罪事实,具有悔罪表现;宫某到案后配合侦查机关将其“上线”约至指定的地点,虽然其“上线”没有被民警抓获,但宫某已完成了揭发他人犯罪的行为,其行为应视为有立功表现;且宫某系初犯、偶犯,无犯罪前科,故请求对宫某从轻处罚。

被告人孙某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孙某构成贩卖毒品罪不持异议,孙某系吸毒人员,其购买的100克冰毒并非全部用于出售,综合全案情况,在毒品数量上应认定为50克以下;孙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并协助侦查机关抓获同案犯宫某,其行为构成重大立功,故请求对孙某从轻处罚。

被告人郑某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郑某构成贩卖毒品罪不持异议,郑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具有悔罪表现;郑某在本案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故请求对郑某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5年11月13日,经被告人郑某介绍并资助,被告人孙某在辛集市安定大街如家酒店一房间内,以14500元的价格从被告人宫某手中购买100克冰毒。后孙某分给郑某20克冰毒,并出售给刘某甲、高某甲等人。被告人孙某到案后配合侦查机关抓捕了被告人宫某。孙某到案后查获其携带白色晶状体9.1克,宫某到案后查获其携带白色、粉红色晶状体15.45克。经邢台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检验,上述晶状体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

上列事实,由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受案登记表、抓获证明记载,2015年11月29日凌晨,邢台市公安局桥东分局侦查人员在邢台市桥东区世贸天街广场上将涉嫌贩卖毒品罪的犯罪嫌疑人孙某抓获。根据孙某提供的线索和指认,办案民警在河北省辛集市安定大街如家酒店门前将犯罪嫌疑人宫某抓获。2016年3月7日7时30分,邢台市公安局桥东分局接指挥中心指令,在中兴东大街辰光快捷酒店906室有一名叫郑某的网上逃犯在此住宿。侦查人员赶到该酒店当场将郑某当场抓获。

2、扣押决定书、扣押物品清单记载,扣押孙某持有白色晶状体冰毒9.1克;扣押宫某持有电子称一台、冰壶一个、白色晶状体冰毒分别10克,0.1克,0.9克,0.7克和12.4克。

3、邢台市公安局桥东分局编号099、095、013号现场检测报告书记载,被告人宫某、孙某、郑某的检测样本经现场检测,结果冰毒试剂呈阳性。

4、邢台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邢公物鉴化字(2015)140号理化检验报告记载,对查扣被告人孙某的白色晶状体一袋、宫某五袋,其中四袋晶体颗粒为白色、一袋晶体颗粒为粉红色进行检验,从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

5、邢台市公安局桥东分局物证鉴定室(冀邢)公(物证)鉴(痕检)字(2015)020168、020171号物证检验报告记载,对查扣孙某白色晶体进行称量,净重为9.1克;对查扣宫某四袋白色晶体颗粒、一袋为粉红色晶体颗粒进行称量,净重分别为12.49克、0.78克、0.97克、0.16克、1.05克。

6、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邢台开元支行活期历史明细清单记载,2015年11月13日,被告人郑某通过ATM转出人民币14500元,被告人孙某通过ATM机转入人民币14500元。

7、邢台市公安局桥东分局邢东公(南)行罚决字(2015)054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记载,2015年11月29日21时许,在邢台市桥西区四处家属院6号楼下将高某甲抓获,经现场毒品尿检呈阳性。

8、邢台市公安局桥东分局邢东公(南)行罚决字(2015)054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记载,2015年11月30日10时许,在邢台市桥西区水利局家属院将刘某甲抓获,经现场毒品尿检呈阳性。

9、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邢西公(治)行罚决字(2015)021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记载,2015年9月20日,孙某涉嫌吸食毒品对其行政拘留十五日,罚款贰仟元。

10、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长公(西)行罚决字(2015)045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记载,2015年5月12日18时,孙某涉嫌吸食毒品对其行政拘留五日。

11、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邢西公(治)社戒决字(2015)0002号责令社区戒毒决定书记载,2015年9月20日,民警对桥西区中北世纪城3号楼1506号检查时,发现孙某、李某甲二人随身携带可疑物品,对二人做毒品免疫筛选,二人呈阳性,决定责令二人接受社区戒毒三年。

12、证人高某甲证言,我认识一名叫“英子”的女的,不知道她大名叫啥。我们在聊天的时候我让她帮我联系卖冰毒的朋友,后来她联系了孙某。我从孙某那儿买过一次冰毒,花了300元,共1克,我自己将冰毒吸了。

13、证人张某甲证言,从2015年夏天我就从孙某那儿拿过毒品,但当时没有给他钱,也就是最近一个月的时候开始给他钱。11月29日中午,我给孙某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冰毒,他说有,让我去元街找他。我去后给了他300元,他给我2“个”。大约一个小时后,他打电话约我去世贸天街一块吸冰毒,我去后我们俩在世贸天街19层一房间内吸食了冰毒。期间,我给他钱买冰毒有三次,真正的冰毒也就3克多点。第一次给他400元,他给我2“个”。中间一次我给他750元,他说上家跑了,没有买到冰毒,只给了我小半袋,不到半克。昨天给他300元,他给了我2“个”。1个就是1袋,说是1克,其实是带着外面塑料袋有1克,冰毒净量不到1克。我从孙某那儿买冰毒按每克200元,中间那一次按每克250元。

14、公安综合查询系统显示,刘某甲曾用名为刘刘某乙。

15、证人刘某甲证言,2015年11月24日17时左右,孙某给我打电话说想和我一起玩会,孙某带着大约1克冰毒来到我家,我提供冰壶和锡纸工具,我俩把这1克冰毒吸食完他就走了。我和孙某是在这个玩冰毒的圈里认识的。

16、被告人孙某供述,我是从2014年11月份开始吸毒的,当时因为生活压力大,也感到好奇,就通过朋友介绍开始吸了毒品。2015年5月我因吸毒被石家庄公安局行政拘留5天,2015年9月因吸毒被邢台市公安局行政拘留15天,我吸的都是冰毒。

2015年11月初,郑某给我说石家庄那边有一批冰毒,我问了问价格每克140元,我就让郑某给我联系一下,郑某联系了石家庄“文文”后,我和郑某一起开车去了石家庄辛集。去之前我给郑某说要借他一笔钱,我不知道“文文”手里冰毒质量好不好,货好我就多拿点,货一般的话就少拿点,我们在石家庄辛集一个如家快捷酒店门前见了面,我让郑某在酒店内开了个房间,郑某跟我介绍说他这个朋友叫“文文”,“文文”是一个20多岁的女孩,东北口音,“文文”在房间内给了我两袋冰毒,她说有100克,我用电子秤称了一下,有一百零点几克,随后我用自己带的冰壶吸了一点,还可以,“文文”也吸了一点,吸完之后,我说都要了,我用手机支付宝转账给她14500元,分两笔转的,一笔是10000元,一笔是4500元,“文文”的支付宝账号是多少记不清了。回邢台后,我看郑某帮了不少忙就给了他20克冰毒,算是借他钱给的利息。郑某借给我的钱是我们到了辛集后,郑某去了一个银行,他在ATM机上打到我银行卡上14500元。11月28日,我在世贸天街C座日租房租下1401房间,11月29日凌晨,我自己在房间吸了一点冰毒要走时,房东说等会有人去1401房间,让我把钥匙给他,后来李某乙来了,他给我了100元房费,我把吸毒工具和剩下的一点冰毒留给李某乙,刚到楼下就被民警抓住了。我身上的冰毒是从“文文”那儿买的,这是我自己吸和卖剩下的,大约有10克左右。前几天我卖给高某甲两次,每次1克,一共2克共300元;卖给“小孙”1克,她给了200元;卖给张某甲1克,她给250元;卖给刘某乙三次共24克左右,每克200元,他给了我2200元,还欠2600元。卖给“老臭”3克,他给了700元;给了刘某丙两次,一次是6克,一次8克,这是还给他的,以前我从他手里拿过毒品。一共卖了30克左右。

另外我还从李某丙处共买过两三次,每次10克。10天前从平乡刘贵强手里买了8克。这些毒品我自己吸一点,朋友拿一点,其余的都卖了。

我被警方抓获以后,配合警方工作,带领民警于2015年11月30日在辛集如家酒店门前将我的上线“文文”抓获。

17、被告人孙某辨认笔录证实,被告人孙某依法混合辨认出2015年11月中旬在辛集市卖给其100克冰毒的宫某的照片;被告人孙某依法混合辨认出2015年11月中旬向其介绍并资助购买宫某100克冰毒的郑某的照片。

18、被告人宫某供述,2015年11月初,一个外号叫“妹夫”的朋友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弄到冰毒,他的一个朋友想要100克。我就打电话问我的上线,他说有100克,然后我给“妹夫”回话说可以弄到100克,每克140元,让他们去石家庄辛集市交易,他们答应当天过去交易,结果没有来。第二天,“妹夫”带着他朋友来到辛集,我们约定在安定大街如家酒店门前见面,他俩在酒店开了一间房,在房间内他朋友给了我14500元,我给他100克冰毒,我和他朋友吸食了一次,吸食完之后,他俩就走了。

我不知道这个外号叫“妹夫”的人大名,别人喊他“小郑”,30岁左右,邢台人,身高170厘米左右,体型中等,中长发。我是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他的,认识有一个多月了。因为他知道我也吸冰毒,他就问我是否能弄到100克冰毒。我的冰毒是从我一个朋友那儿买的,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平时我都喊他“哥”,男的,30岁左右,应该是辛集人,身高170厘米左右,中等身材,短发,皮肤较白,说普通话。我是2013年来石家庄的,一直在KTV做坐台小姐谋生,认识一些姐妹,大约在两个月以前,我通过一个叫“丫头”的姐妹认识这个朋友,他得知我玩冰,就告诉我以后有需要可以找他拿,并互相留了电话,但是拒绝告诉我他的姓名。大约十来天后,我就从他那儿一次买了10克冰毒,每克110元。我卖给“妹夫”的冰毒是每克140元,因为“妹夫”跟我约定是当天去辛集交易,结果他没有去,所以100克冰毒他们给我14500元,多出的500元算是给我的补偿。“妹夫”的这个朋友有30多岁,邢台人,身高178厘米左右,中等身材,肤色偏黑,我不知道他们真实姓名,与他们进行毒品交易,我都告诉他们我叫“文文”。他们买100克冰毒肯定是卖的,他们吸不了这么多。“妹夫”的朋友告诉我,说他之前的女朋友就是因贩毒被抓的,要不是实在缺钱,他也不会干这行,意思很明显,他一次买这么多也是用来卖的。当时“妹夫”也在场,他肯定知道这冰毒是用来卖的。他说他朋友走的量比较大,自己玩是不会一次买这么多的,“妹夫”还说他这个朋友每次只卖冰毒1克或10克,不走别的量。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合伙关系。

另外在今年10月份,我还卖给“妹夫”一次毒品,我从辛集的上线那儿买了10克或者20克冰毒,和“妹夫”约定好在辛集交易之后,我在辛集安定大街如家酒店开一个房间,在房间我们完成交易,我购买的价格是每克130元,卖给他是每克150元,获利不是200元就是400元。这次是我帮“妹夫”买的,获利这几百元算是给我的打车钱和开房钱。

2015年11月29日,“妹夫”这个朋友跟我联系,说想从我这儿再买点冰毒,这次要200克,我联系上线后说有这么多,29日晚上的时候,他就说定要200克,还说等他到了辛集再把钱给我,因雾太大,晚些再去辛集交易。这次他要200克,约定价格是每克135元,我从上线拿价格是每克105元。昨天上午,他跟我联系说要去辛集交易,我跟他约定在辛集安定大街如家酒店门前见面,结果我过去之后就被民警抓获了。事后,我想协助公安机关抓捕我的上线,结果因为我的上线太谨慎导致没有抓住他。这次我包里有十几克冰毒和我吸食冰毒用的冰壶,还有一个称量冰毒用的电子秤。我携带一大袋大约13克左右,小袋还有3袋半,也就3克左右。几个小袋冰毒是我准备自己吸食的,那一大袋是我想卖给“妹夫”这个朋友的。我跟上线联系是通过打电话和发短信,跟下线是通过聊微信方式联系的。

19、被告人宫某辨认笔录证实,被告人宫某依法混合辨认出2015年11月中旬在辛集市向其购买100克冰毒的被告人孙某照片,无法辨认出郑某照片。

20、被告人郑某供述,我和孙某是2015年9月份认识的,当时我俩都吸食冰毒,我从孙某那里买过几次冰毒。后来孙某对我说他跟一个朋友想凑点钱多买点冰毒,问我有没有钱,我当时也没有钱。11月初,我的一个朋友给我办理信用卡,孙某也知道这个事,他问我能否买到便宜的冰毒,我说我认识石家庄的一个女孩吸食冰毒,应该能买到便宜的冰毒,孙某就让我联系她,她说她那儿没有,她就把我的手机号给了小黑妮,随后小黑妮给我打电话,我问了购买冰毒的价格等问题。过了几天,我的信用卡办下来了,孙某让我带他去石家庄辛集买冰毒,我先跟小黑妮联系一下,说我的一个朋友想买冰毒,问她能否拿到冰毒,多少钱?小黑妮说每克150元,问我要多少,孙某说要100克,小黑妮说要100克可以便宜点,每克140元,但是要我们多给她500元辛苦费。于是我在邢台一个烟酒店用我的交通银行信用卡把钱刷出来,然后再把钱存到我的一个工行卡里。之后我就开车带着孙某去了辛集。去辛集之前,孙某就说我俩合伙买,一人一半,因为他没有钱,所以他那一半算是借我的钱买的,以后还我,当时我也没有完全同意。到了辛集后,我和小黑妮取得联系,约定在一个如家酒店门前见面。见面后我们在这个酒店开了一间房,小黑妮问我带钱没有,我说都在卡里,孙某要了我的卡说去取钱,后又说现金交易不方便,要不就转账,我让他们在房间里谈,我下楼去转账,我在如家酒店旁边一个农村信用社转账14500元到孙某的银行卡上,之后我就在酒店门前的车里等他们。过了一会孙某从楼上下来,我们就开车回邢台了。到了邢台后,孙某让我看了看他从小黑妮那儿买的冰毒,有两袋,孙某说一共100克,一人一半,当时我不同意,说我吸不了这么多,我也卖不出去,于是他给了我20克冰毒,说是等他那儿卖完了再找我要,算是让我保管。不久孙某找我要冰毒,说他那儿卖完了,我给了他10克多点,剩下的我自己吸食了2、3克,我还给过“小胖妮”三四次,每次零点几克,一共也就一两克。我不知道“小胖妮”大名叫啥,别人都喊她“亚亚”,邢台市桥东区人。孙某被抓之后,我担心自己出事,就在南宫市一个宾馆的厕所里把剩下的7、8克冰毒都倒在马桶里了。

2016年3月6日,我给“三妮”打电话问她有没有冰毒,她说手里只剩下1个了,后来我到中北世纪城买了,给她一共400元。然后我在麦田KTV吸食了一点冰毒,剩下的用1元纸币包住放在挎包里,我在KTV时,收到“小胖妮“给我发来的微信,让我去辰光快捷酒店找她。随后我赶到辰光快捷酒店开了一间房,我问她有无冰毒,她拿出一点冰毒,我俩都吸食了几口,此时有人敲门,开门后发现是民警,我就被带到了派出所。

小黑妮,女,20多岁,东北口音,肤色偏黑,大名叫什么不知道,我和孙某之间聊天时说起她就用“小黑妮”代替。

2015年10月份,石家庄的一个朋友给我介绍“小黑妮”,我去辛集一个如家酒店给她1500元,她给了我10克冰毒,那是我第一次和小黑妮见面。石家庄那个朋友我不知道大名叫啥,平时我都喊她“姐”,邢台市清河县人,她平时在石家庄辛集待着。我们去辛集买冰毒开一辆银色的雪佛兰科鲁兹车,车牌号:豫AX**,是我买的一辆抵押车,2016年3月初,我要还信用卡,因手中没钱,就把车典当给邢台市桥西区一家典当行,当时也没要典当手续,典当行的名字记不住了。

21、被告人郑某辨认笔录证实,被告人郑某依法混合辨认出2015年11月中旬在辛集市卖给自己和孙某100克冰毒的被告人宫某、绰号为“小黑妮”的照片。

上述证据足以证实三名被告人贩买毒品的犯罪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宫某、孙某、郑某违反国家毒品管理法规,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贩卖,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宫某、孙某、郑某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

庭审中,被告人宫某辩解其只是给朋友帮忙,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犯罪,经查,案发前,宫某即通过电话与郑某谈妥了毒品的价格、数量、交易的时间和地点,之后宫某经郑某介绍将100克毒品出售给本案被告人孙某,被告人宫某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贩卖,其行为完全符合刑法关于贩卖毒品罪的犯罪构成,故其辩解理由不能成立。关于宫某的辩护人提出宫某系初犯、偶犯、无犯罪前科,宫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等意见,经查属实,予以认定。关于宫某的辩护人提出宫某到案后协助侦查机关抓捕其“上线”未果,但其行为仍构成立功的辩护意见,经查,宫某到案后按照侦查机关的安排,以打电话的方式将其“上线”约到指定的地点,但由于客观原因,侦查机关并没有将其“上线”抓获归案。宫某的行为依法不构成立功,故辩护人的该项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考虑到被告人宫某在此次抓捕过程中确实具有“将其他犯罪嫌疑人约至指定地点”的行为,故可对被告人宫某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孙某关于其购买毒品主要是吸食而非贩卖的辩解以及其辩护人提出孙某系吸毒人员,其购买的毒品并非全部用于出售,在毒品数量上应认定为50克以下的辩护意见。经查,孙某以牟利为目的,从宫某处购买100克冰毒,数量极大,对此同案犯宫某、郑某均供述,孙某一次买这么多冰毒就是用来卖的,自己吸食是不会一次买这么多的。考虑到孙某系有吸毒情节的贩毒人员,应当按照其购买的毒品数量认定其贩卖毒品的数量,量刑时酌情考虑其吸食毒品的情节。因此,孙某的行为符合贩卖毒品罪的犯罪构成,其辩解理由以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该项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关于孙某的辩护人提出孙某到案后协助侦查机关抓获同案犯宫某,其行为构成立功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对被告人孙某可依法减轻处罚。

关于郑某的辩护人提出郑某在本案中起帮助作用,系从犯且郑某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的犯意系孙某提出,郑某居间介绍,提供毒资,由此可见其在贩卖毒品共同犯罪中起到了帮助作用,系从犯,故辩护人的该项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对其应当依法减轻处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三百四十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宫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2月1日起至2030年11月30日止)。

二、被告人孙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2月1日起至2027年11月30日止)。

三、被告人郑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3月7日起至2027年3月6日止)。

四、侦查机关查获的被告人孙某随身携带的9.1克冰毒,被告人宫某随身携带的15.45克冰毒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陈雁琴

审 判 员  陈耀民

代理审判员  曹 鹏

二〇一六年八月九日

书 记 员  李 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