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退职后,重新就业,被认定为劳务关系

时间:2019-03-16 11:57:11| 专长:劳动纠纷| 来源:刘苏婷律师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某国。

委托诉讼代理人:侯振宇,山东远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淄博某纸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

法定代表人:吕允旺,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苏婷,山东全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孙某国因与被上诉人淄博某纸业有限公司经济补偿金纠纷一案,不服淄博市淄川区人民法院(2016)鲁0302民初316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2月1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孙某国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侯振宇、被上诉人淄博某纸业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苏婷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孙某国上诉请求: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经济补偿金32000.00元。事实理由:一、上诉人在入职被上诉人处之前系洪山煤矿自愿退职而非退休,并未丧失劳动能力,依照《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的规定,职工退职后,按月发给相当于本人标准工资40%的生活费,低于20.00元的按照20.00元发给。并规定,职工退职后,不继续留在全民所有制单位,到城镇街道、农村社队后,街道组织和社队要加强对他们的管理教育,关心他们的生活,注意发挥他们的积极作用。因此,退休领取的是退休金、养老金,退职领取的是退职生活费,而不是退休金,也不是养老保险待遇。并且,上诉人是正常招聘到被上诉人处工作,入职后按照劳动关系从事工作,接受被上诉人的管理,与被上诉人之间形成的是劳动合同关系。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退职后领取生活费是享受养老保险待遇,属认定事实错误。二、劳动是公民的权利,也是公民的义务,上诉人自愿退职后仍享有劳动的权利和义务,上诉人从原单位退职后与原单位不存在劳动关系,已与被上诉人形成劳动关系,原审判决不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的规定,而应适用该解释第八条的规定进行处理,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一审被告辩称

淄博某纸业有限公司辩称,一、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形成劳务关系。被上诉人正常招聘员工年龄均在30岁以下,上诉人入职被上诉人处时已经49岁,根据上诉人入职时填写的人事履历表的记载,上诉人系淄矿集团创大公司退休职工,被上诉人基于对上诉人的信任与其建立劳务关系。劳务关系不受劳动合同法的调整,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协商一致解除劳务关系,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支付经济补偿金于法无据。二、退职是退休的一种形式,上诉人到被上诉人工作时虽未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但已按月领取养老待遇,按照法律规定,双方形成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孙某国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求淄博某纸业有限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32000.00元。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孙某国自2008年3月12日至2016年2月29日在淄博某纸业有限公司从事电工工作。此前,孙某国系原淄博矿务局洪山煤矿职工,已于1996年5月办理退职手续并按月领取养老保险金。2016年8月12日,淄川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川劳人仲案字(2016)第481号仲裁裁决,驳回了孙某国要求淄博某纸业有限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32000.00元的仲裁请求。孙某国对该仲裁裁决不服,诉至法院。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争议,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按劳务关系处理。”本案中,孙某国到淄博某纸业有限公司工作时已经办理退职手续并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故孙某国与淄博某纸业有限公司形成的是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基于此,孙某国不具备要求淄博某纸业有限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请求权基础,其相应的诉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孙某国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0元,减半收取5.00元,由孙某国负担。

上诉人诉称

二审中,上诉人孙某国、被上诉人淄博某纸业有限公司均未提交新证据。上诉人认可自1996年退职后,一直享受退职待遇至今。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上诉人孙某国主张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有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争议,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按劳务关系处理。”本案中,上诉人孙某国认可自1996年离开原工作单位至今一直享受相关待遇,但认为该待遇属于退职待遇,而非退休待遇。根据国家有关文件精神,退职是职工在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但又不具备退休条件的情况下,经劳动医务鉴定,在劳动保障部门批准后,退出工作岗位,进行安置。上诉人孙某国自认1996年离开原单位系本人自愿,因此上诉人不存在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形,其离开原单位应不属于退职,其享受的待遇也不属于退职待遇。按照上诉人原单位出具的证明,上诉人享受的待遇包括上级部门负担的养老金和原单位负担的住房补贴,因此上诉人按月享受的待遇应属养老待遇的范畴。依照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上诉人在已享受养老待遇的情况下,与新的单位形成的用工关系属于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双方的权利义务不应适用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因此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解除用工的情况下,被上诉人不应支付上诉人经济补偿金,一审判决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上诉人孙某国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上诉人孙某国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