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员受伤后与雇主签订协议又反悔,被法院驳回诉求。

时间:2019-03-16 12:12:25| 专长:劳动纠纷| 来源:刘苏婷律师

当事人信息

原告:徐某柱,住淄博市张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伟,淄博张店信义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袁某蛟,男,汉族,住淄博市张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苏婷,山东全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徐某柱与被告袁某蛟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述当事人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徐某柱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50000.00元;2.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5年12月份,被告雇佣原告从事电气焊工作,2016年5月4日,原告在工作时从车间房顶坠落,经淄博市第四人民医院诊断,原告伤情为腰椎爆裂性骨折、跟骨骨折。事故给原告造成了重大精神及经济损失,被告只给原告赔付了小部分经济损失,原告的住院经济损失拒绝赔付,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被告辩称

被告袁某蛟辩称,原告所诉的相关费用原、被告已于2016年7月12日达成协议,协议约定被告支付医疗费及取钢板费用并支付1万元生活费,该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除取钢板费用外已经履行完毕;被告为原告提供了安全帽、安全带等安保措施,原告在施工中未固定安全带就进行施工,原告自身存在重大过错,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提交《门诊病历》、《住院病历》各一份,被告提交《协议》、《收条》各一份,以上证据在卷佐证。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5月4日,原告(无从业资格证)受被告雇佣在进行电气焊工作过程中,由车间房顶坠落。经淄博市第四人民医院诊断,原告损伤为“腰椎爆裂性骨折、跟骨骨折”,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由被告全部支付。2016年7月12日,双方签订《协议》一份,该协议载明“经双方友好协商达成以下共识,由袁某蛟支付因徐某柱腰伤期间十个月生活费用每月1000.00元,壹仟元整,总计壹万元整。复查、抽取钢板费用由袁某蛟另行支付。徐某柱不再提出其它要求。本协议双方签字生效。”至2017年4月27日,被告已向原告支付生活费10000.00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协议》是在损害事实发生后,双方就自身权利、义务的处分。对该《协议》的效力,本院认为:1.该《协议》是双方当事人明确知道协议内容、亲自签字确认的真实意思的表示。2.该《协议》中约定的“生活费”非损害赔偿的法定赔偿项目,本院认为该“生活费”应当为双方就各项法定赔偿项目的概括统称,并且被告作为赔偿义务人已履行完毕。3.就协议赔偿和法定赔偿的差距而言,原告作为提供劳务者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过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应当减轻被告作为接受劳务者的赔偿责任,即结合原告自身存在的过错,被告应承担的法定赔偿数额与双方协议赔偿的数额之间差距不大,上述情形亦不构成显失公平。4.该《协议》中载明的“徐某柱不再提出其它要求”,原告认为是关于“生活费”不再提出要求,被告认为是“所有事情已经处理完毕”;结合被告提交的《收条》中载明的“所有帐目以清(含工伤误工费、工伤前工资)”,本院认为,“徐某柱不再提出其它要求”是原告对损伤综合赔偿(除“复查、抽取钢板费用”以外)的处分。综上,本院对该《协议》予以采信,双方当事人应依照约定享有权利、承担义务。原告申请对其伤残等级、误工时间、后续治疗费、出院后的护理时间进行鉴定,本院依法不予准许。原告“复查、抽取钢板费用”可待实际发生后,依照《协议》向被告主张权利。原、被告就损害事实签订的《协议》合法有效,原告再次主张被告承担赔偿责任于法无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徐某柱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50.00元减半收取525.00元由原告徐某柱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