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华购(武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与武汉九生堂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20-05-14 16:55:09|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刘天志律师

湖北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鄂0192民初5262号
原告:海华购(武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关山大道1号1.2期光谷企业公馆C2栋1-4层1号022号。
法定代表人:程建华,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巴震寰,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春辉,该公司员工。
被告:武汉九生堂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光谷七路生物医药园A3栋。
法定代表人:邹远东。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天志,北京大成(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万伟,北京大成(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海华购(武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告)与被告武汉九生堂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告)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2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3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巴震寰、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天志、万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以下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返还货款206400元,返还保证金100000元及迟延利息(以306400元为本金,自2017年10月29日起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可得利益损失4893440元;3、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原、被告于2017年4月13日签订《产品代理销售合同书》,约定原告代理销售被告生产的三九蛋白肽口服液。合同签订后,原告支付了货款433440元(进货420箱共10080盒),并支付了任务保证金100000元,被告发出第一批货物。2017年7月19日原告支付第二笔货款206400元(进货200箱共4800盒),但被告却一直未安排发货。原告于2017年8月21日向被告发出《联系函》,催被告必须于2017年8月30日前将货物全部发出。2017年10月27日,被告逾期交货近3个月仍没有交货的意思表示,原告向被告发出《解除合同的通知书》,通知被告解除产品代理销售合同书,并返还货款206400元、保证金100000元,赔偿原告所遭受的可得利益损失。根据合同法第94条、97条、113条之规定,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辩称,原告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其诉讼请求。被告没有违约行为,原告违约在先:1、没有按约定每月支付5000盒的货款;2、变更了营销模式,通过微店线上网络平台、知音杂志的知音商城进行销售;3、做广告没有经过被告的审核;4、违反合同约定低价销售;5、超经营范围经营,违法销售。被告行使先履行抗辩权暂不发货,后期准备提起诉讼要求原告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告提出的可得利益损失是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的,原告违约单方解除合同,保证金依法不应当返还,该保证金是全部履行合同义务的担保保证。
经审理查明:2017年4月13日,原、被告签订《产品代理销售合同书》,就原告代理销售被告肽类产品约定主要内容如下:1、产品类别为肽类保健食品(小蓝帽、国家保健食品),产品名称为三九蛋白肽口服液(原名三九生命肽口服液),产品规格为24盒/箱。销售任务为年销售任务60000盒,首批进货10000盒,年销售任务按12个月分解,平均每月5000盒。2、供货价格为10ml*10支/盒以43元每盒供货。3、任务保证金:为了确保全年2580000元任务的完成,原告向被告交纳100000元保证金,原告完成全年任务后,被告将保证金一次性退还给原告。4、市场价格定位:产品规格10ml*10支/盒装全国统一售价为330元/盒。5、付款方式:现款现货,即原告先打款至被告指定的账户,款到后,在双方协商的时间内交货。6、销售区域及营销模式:杂志宣传及微信朋友圈宣传销售,其他营销模式不得涉及,否则视为违约处罚。7、原告的营销宣传策划内容以及广告需经被告审核,同意并签字后才能实施,否则视为侵权。8、原告严格执行被告制定的市场定价,如需调整须与被告协商,征得被告书面确认方可执行,否则视为违约。9、被告收到原告全年任务保证金或首批进货款后,2017年年度合同正式生效。
另查明:2017年4月19日,原告向被告支付首批10080盒进货货款433440元、保证金50000元。2017年6月1日,原告向被告支付保证金50000元。2017年7月19日,原告向被告支付200箱三九蛋白肽货款206400元,被告未发货。2017年8月21日,原告向被告发出《联系函》,要求被告于2017年8月30日前将200箱三九蛋白肽发送至指定位置,被告未予理会。2017年10月29日,原告向被告邮寄《解除合同通知书》,函告被告解除双方签订的《产品代理销售合同书》,要求被告向原告返还货款206400元、保证金100000元,并赔偿原告所遭受的经济损失,被告于2017年10月31日签收上述《解除合同通知书》。
再查明,原、被告当庭一致确认《产品代理销售合同书》已解除。
上述事实,有产品代理销售合同书、汇款凭证、联系函、邮单、快递明细、解除合同通知书、当事人陈述及庭审笔录在卷予以证明。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签订的《产品代理销售合同书》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且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及国家强制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相应义务。原告按照合同约定支付了货款,被告应按照合同约定交付货物。合同约定“销售任务:年销售任务6万盒。首批进货1万盒。年销售任务按12个月分解,平均每月5000盒”,仅对首批进货数量和年销售任务有明确约定,并非要求后续每个月进货数量为5000盒,故被告辩称原告未按5000盒支付货款而行使先履行抗辩权不发货没有依据。被告辩称原告存在变更销售模式、宣传广告不经被告审核、违约低价销售产品、超出营业执照经营范围等给其造成损失,其在本案中未提出反诉,本院在本案中不予审理。原告支付第二笔货款后,被告是负有交货义务的一方,原告既已付货款,被告以原告违约在先为由行使先履行抗辩权不能成立。被告没有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停止发货系合法行使先履行抗辩权,本院对被告的抗辩意见不予支持。原、被告双方一致确认诉争合同已经解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的规定,本案合同于2017年10月31日解除,被告应当于2017年10月31日向原告返还货款及保证金,故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返还未发货的货款206400元、保证金1000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关于被告逾期付款,应当向原告支付逾期付款利息,自2017年11月1日起,以306400元为基数,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可得利益损失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武汉九生堂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海华购(武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返还货款206400元;
二、被告武汉九生堂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海华购(武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返还保证金100000元;
三、被告武汉九生堂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海华购(武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支付迟延履行利息(以306400元为基数,自2017年11月1日起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四、驳回原告海华购(武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24100元,由被告武汉九生堂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担1205元,由原告海华购(武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担2289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代理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至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收款单位全称: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7×××67;开户行:农行武汉市民航东路支行。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预交上诉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周琼
二〇一八年四月三日
法官助理彭倩
书记员谭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