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建一局集团第三建筑有限公司与武汉巍汉物资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20-05-14 16:58:03|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刘天志律师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二中民(商)终字第0619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建一局集团第三建筑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内东街中里9-17号3042房间。
法定代表人程先勇,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仲英鹏,女,1988年3月15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武汉巍汉物资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解放大道2641号1栋1单元。
法定代表人魏重魁,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天志,北京德恒(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海晶,北京德恒(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建一局集团第三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一局三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武汉巍汉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巍汉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2015)丰民(商)初字第027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5月2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闫飞担任审判长,法官陈洋、牟田田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巍汉公司在一审中起诉称:2012年1月18日,巍汉公司与中建一局三公司签订《物资采购合同》,约定中建一局三公司因泛海国际SOHO城3、4、5、6号楼工程项目建设向巍汉公司采购建筑用钢筋,供货期限为2011年12月至2012年12月,货款支付时间为当月供货的次月支付80%,剩余20%延期2个月付清。合同签订后,巍汉公司分别在2011年12月、2012年1月、2012年5月、2012年8月、2012年10月、2012年11月向中建一局三公司供货6次,中建一局三公司均予以接受,货款总价为12274278.93元。供货后,中建一局三公司分别于2012年9月14日、2012年12月27日、2013年2月6日、2014年3月24日向巍汉公司支付200万、100万、300万和300万元,共计900万元的货款后,中建一局三公司仍有剩余货款本金3274278.93元一直未付。巍汉公司多次向中建一局三公司催要,并于2014年11月向中建一局三公司寄发催款律师函,但中建一局三公司仍未履行付款义务。故巍汉公司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中建一局三公司给付货款3274278.93元,支付迟延给付货款的违约金(截止2015年3月18日前为969192.83元;自2015年3月19日起计算至货款实际付清之日止的违约金,以3274278.93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支付差旅费4131.5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中建一局三公司在一审中答辩称:认可欠款事实及货款本金数额,同意支付货款,但不同意按照巍汉公司计算违约金的标准支付违约金,不同意支付诉讼费和差旅费。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1月18日,巍汉公司(出卖人)与中建一局三公司(买受人)签订《物资采购合同》,合同约定由巍汉公司为中建一局三公司施工的泛海国际SOHO城工程项目提供线材等建筑用钢筋;货款结算时间:每月25日(遇节假日顺延)前双方对本月(上月25日至本月24日)供货进行对账;结算数量:以买受人工地验收合格的实际签收量为准,核对无误后双方在结算单上签字确认;货款支付时间、比例、支付方式:此工程无预付款,待建设方拨付工程款时,当月的供应款次月25日前支付此款项的80%,当月20%的余款在此80%货款支付后,延期2月付清;买受人未能按照合同规定的时间付款,则除了应付给出卖人货物货款外,应另外支付违约金,违约金计算基数为延迟支付货款部分,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进行计算。合同签订后,巍汉公司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了供货义务。中建一局三公司分别于2012年9月14日、2012年12月27日、2013年2月6日、2014年3月24日向巍汉公司支付200万元、100万元、300万元和300万元,共计900万元。因剩余货款3274278.93元及相应违约金(截止2015年3月18日,所产生的逾期付款违约金为969192.83元),中建一局三公司至今未付,故巍汉公司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巍汉公司与中建一局三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约定履行己方义务。巍汉公司依照约定提供货物后,中建一局三公司未及时给付货款的行为属违约,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中建一局三公司对所欠货款总金额予以认可,对此该院不持异议。中建一局三公司对违约金数额及计算方式不予认可,但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佐证,故对巍汉公司关于违约金的请求,该院予以支持。关于差旅费,因双方合同已对违约金予以约定,巍汉公司的损失已由违约金予以弥补,且双方对差旅费的负担亦无明确约定,故对巍汉公司的该项主张,该院不予支持。综上,巍汉公司要求中建一局三公司给付货款及违约金的请求,理由正当,该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中建一局集团第三建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武汉巍汉物资有限公司货款三百二十七万四千二百七十八元九角三分;二、中建一局集团第三建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武汉巍汉物资有限公司截止二〇一五年三月十八日的逾期付款违约金九十六万九千一百九十二元八角三分;三、中建一局集团第三建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武汉巍汉物资有限公司逾期付款违约金(以货款三百二十七万四千二百七十八元九角三分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二〇一五年三月十九日起至货款实际付清之日止);四、驳回武汉巍汉物资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中建一局三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一审判决第二项判令中建一局三公司给付巍汉公司截止2015年3月18日的逾期付款违约金969192.83元错误,经中建一局三公司计算,该笔违约金的数额应为385565.7元。具体计算如下:双方结算金额为12274278.93元,中建一局三公司应于收货的次月25日前支付80%的货款即9819423.14元,扣除中建一局三公司已付货款9000000元,中建一局三公司尚欠该部分货款数额为819423.14元,自2012年12月24日至2015年3月18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该尚欠货款的违约金为102335.8元。剩余20%货款金额2454855.79元,自2013年2月24日至2015年3月18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违约金数额为283229.8元。上述违约金合计385565.6元。综上,中建一局三公司请求本院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改判中建一局三公司给付巍汉公司逾期付款违约金385565.6元,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一、二审诉讼费由巍汉公司承担。
巍汉公司服从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其针对中建一局三公司的上诉理由答辩称:中建一局三公司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巍汉公司请求本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巍汉公司提供的《物资采购合同》、供货明细表6份、律师函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中建一局三公司应向巍汉公司支付的违约金数额。中建一局三公司主张其于2012年11月收到了涉案全部货物,根据双方所签《物资采购合同》的约定,其应于2012年12月25日前开始支付涉案货款,故对于其逾期支付的货款应从2012年12月24日开始计算违约金。经审查,巍汉公司自2011年12月至2012年11月期间,分6批向中建一局三公司供货,货款合计12274278.93元。《物资采购合同》约定,中建一局三公司应于巍汉公司供货的次月25日前支付当月供货款的80%,余款延期2个月付清。上述合同约定表明,中建一局三公司应于收到货物的次月开始向巍汉公司支付相应货款。本案中,中建一局三公司分6批收到巍汉公司的货物,故其应根据每批的收货时间,分别于收到该批货物后的次月及第3个月的25日前开始向巍汉公司支付相应货款,其未按上述时间付款,即应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现中建一局三公司主张其应于收到巍汉公司最后1批货物后的2012年12月24日开始支付未付货款的违约金,该主张与双方约定不符,也无相应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中建一局三公司上诉主张巍汉公司要求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支付截至2015年3月18日的违约金过高的问题,经本院审查,该违约金标准并不过分高于因中建一局三公司违约造成巍汉公司的损失,故对中建一局三公司的此项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32768元,由中建一局集团第三建筑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13492元,由中建一局集团第三建筑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闫 飞
代理审判员 陈 洋
代理审判员 牟田田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赵 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