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蒋某与中华******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张久某

蒋某与中华******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张久某

来源: 律师 时间:2019-01-28
正文

原告蒋某与被告张玉某、张久某、中华******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4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蒋某的委托代理人刘阳、被告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姚智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张玉某、张久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蒋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方赔偿蒋某住院伙食补助费5700元、营养费4500元、残疾赔偿金114550元、鉴定费24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交通费1000元,合计138200元,其中首先由交强险赔付27500元,其余部分110700元由商业险赔付50%即55350元,共计82850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方负担。
 
诉讼过程中,蒋某变更诉讼请求为:1.判令被告方赔偿蒋某住院伙食补助费5700元、营养费4500元、残疾赔偿金1145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交通费1000元,合计135750元,其中首先由交强险赔付30000元,其余部分105750元由商业险赔付50%即52875元,共计82875元;2.本案诉讼费由蒋某自行负担。事实和理由:2015年10月10日,在北京市怀柔区怀长路,蒋某乘坐王某驾驶的运输车与张玉某驾驶的重型自卸货车(×××)发生交通事故,导致两车损坏,蒋某等多人受伤。经交通队认定,王某负同等责任、张玉某负同等责任。事发后,蒋某被送往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总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63医院住院治疗。伤情稳定后,蒋某自行委托鉴定机构对其伤情进行了鉴定,被鉴定为×级伤残。此次事故给蒋某造成了相应的经济损失和精神痛苦,但双方当事人未能就相关赔偿问题协商达成一致,蒋某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诉至法院。
 
张久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但向本院提供答辩意见称,张久某与张玉某系亲戚关系,张玉某系借张久某的名买车,张久某作为肇事车辆名义上的所有人,对该起交通事故的发生无任何过错,故不应承担对蒋某的相应赔偿责任。
 
张玉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但向本院提供答辩意见称,张玉某与张久某系亲戚关系,张玉某系借张久某的名买车,该车平时管理和使用都是张玉某。关于此次交通事故张久某无任何过错,故该事故的相应责任全部由张玉某承担。另事故发生时张玉某由东向西直行,王某驾驶的部队的运输车由北向南行驶,两车发生交通事故。当时部队让张玉某给其担责任,相关的一切经济损失,包括车损、受伤人员的医疗及安抚费用等都由部队承担,如果要用到张玉某车的保险,张玉某需予以配合。张玉某就此与部队签订了三份协议。后来部队将张玉某的车修好,部队的车也是部队自己修的,车修好后,交通事故认定书才下来,认定张玉某与部队驾驶员王某承担事故同等责任。不同意赔偿蒋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保险公司辩称,对于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及责任认定无异议。我司对肇事车辆(×××)承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50万元,并有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我司同意赔偿蒋某合法合理的损失。交强险以外按照责任比例进行赔偿,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已用尽,商业三者险限额已用18950元。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10月10日11时15分,在北京市怀柔区怀长路8公里50米处,张玉某驾驶的车牌号为×××的重型自卸货车由东向西行驶,与王某驾驶的解放牌运输车(中国人民解放军66329部队所有)由北向东左转弯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两车损坏,绿化树损坏,王某车上乘车人蒋某等13人受伤。此次事故经北京市公安局怀柔分局交通支队认定,张玉某负事故同等责任,王某负事故同等责任,车上人员蒋某等13人均无责任。事故发生后,蒋某被送往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总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63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右尺桡骨骨折、右足舟状骨骨折等,期间共住院57天。2017年4月5日,经北京中衡司法鉴定所鉴定,蒋某所受损伤后果符合×级伤残(赔偿指数×%),为此蒋某支付鉴定费2450元。审理中,蒋某放弃鉴定费的诉讼请求。蒋某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5700元,保险公司予以认可。另事发时蒋某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66329部队。
 
双方当事人对以下事实和证据有争议,本院将逐一论述:
 
蒋某主张的营养费4500元,其称没有医嘱,参照“三期”鉴定准则确定的90天的营养期,每天按50元主张。保险公司对此的质证意见为营养费同意赔偿30天,每天50元,即1500元。
 
蒋某主张残疾赔偿金114550元,并向本院提交了一份中国人民解放军66329部队的证明,证明其于2015年7月至今在此部队服役,故残疾赔偿金按照城镇户口计算。保险公司对此的质证意见为残疾赔偿金同意按照户口性质赔偿,对蒋某提交的证明无异议。
 
蒋某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保险公司请求法院依法酌定。
 
蒋某主张的交通费1000元,但未向本院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保险公司对此不同意赔偿。
 
审理中,蒋某向本院提交(2016)京0116民初4681号民事判决书,证明此次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责任认定及车损、人伤等事实,且法院已对被告方与蒋某所在的单位,即中国人民解放军66329部队就车损问题进行了判决。保险公司对此判决无异议。经本院询问,双方当事人均表示该起事故中的13名伤者,目前仅有包括蒋某在内的6人起诉至本院,其余7人目前无法联系,本院亦无法查证该7人。经本院释明,双方当事人均表示不为其余7人预留保险限额。
 
另肇事车辆(×××)系张玉某借张久某的名购买,平时由张玉某管理、使用。且肇事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50万元,并有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当庭陈述意见、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住院病历、鉴定意见书、(2016)京0116民初4681号民事判决书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出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张玉某、张久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视为其放弃质证的权利。本案中张玉某驾驶重型自卸货车与王某驾驶的运输车发生交通事故,交通行政管理部门认定张玉某负同等责任,王某负同等责任,蒋某等13人均无责任,对此责任认定本院予以确认。故蒋某的相应损失应由张玉某负责赔偿,张久某作为肇事车辆的名义所有人,对此次事故的发生没有过错,对于蒋某的损失不承担责任。因肇事车辆在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故蒋某的合理损失应首先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予以赔偿;仍有不足部分,由张玉某依法赔偿。虽张玉某辩称,其与部队签订有关于车损及人伤赔偿的协议,且该协议已被(2016)京0116民初4681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为合法有效,但该协议的主体为蒋某的单位,即中国人民解放军66329部队与张玉某,具有相对性。该协议不能阻止蒋某作为本案适格原告起诉侵权责任方。蒋某的其他各项损失,本院根据其提供的证据及保险公司的辩称意见,结合相关法律规定予以确定。蒋某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5700元,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蒋某主张的营养费本院结合其伤情及被告方的质证意见酌定为1500元。蒋某主张的残疾赔偿金114550元,经本院审核符合相应的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蒋某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因此次交通事故造成蒋某伤残,确给其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损害,故对此诉求本院予以支持。具体数额本院根据其伤残程度酌定为5000元。蒋某主张的交通费,本院根据其就医的次数及距离酌定为100元。综上,蒋某以上各项损失共计126850元。应由保险公司在相应的保险限额内予以赔偿。本案诉讼费蒋某主张自行承担,并放弃鉴定费的主张,对此本院不持异议。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中华******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二十日内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一次性赔偿蒋某住院伙食补助费2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交通费100元、残疾赔偿金22400元,共计30000元;
 
二、中华******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二十日内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一次性赔偿蒋某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共计48425元;
 
三、驳回蒋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872元,减半收取936元,由蒋某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分享到
刘阳

诚第1

  • 交通事故
  • 婚姻家庭
  • 房产纠纷

执业证号:11101201711894274

北京 | 北京兆盈律师事务所

3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1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