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与**公司、杨**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8-28 19:52:49|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刘耀秀律师律师

  审理法院: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4)西中民二终字第02426号
  案件类型:
  民事
  案  由: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裁判日期:
  2015-03-16
  合 议 庭 :
  王学堂
  窦敏
  高俊岗
  审理程序:
  二审
  上 诉 人 :
  乔**
  **公司 企业信息
  被上诉人:
  杨**
  李**
  上诉人代理律师:
  刘耀秀 [陕西**律师事务所]
  郑* [陕西**律师事务所]
  被上诉人代理律师:
  张* [陕西**律师事务所]
  文书性质:
  判决
  文书正文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乔*,西安市雁塔区木琴社乐器店员工。
  上诉人(原审被告)**公司,住所地西安市高新区科创路168号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科技园研发中心E栋1-7层。
  负责人李培义,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耀秀,陕西仁和万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郑艳玲,陕西仁和万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无业。(未到庭)
  委托代理人张海军,陕西大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无业。(未到庭)
  委托代理人张海军,陕西大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乔*、上诉人**公司与被上诉人杨**、被上诉人李**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2014)碑民初字第0295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乔*、上诉人**公司之委托代理人刘耀秀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杨**、被上诉人李**经依法传唤未到庭,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7月17日11时30分许,杨**驾驶陕A×××××号小型轿车,沿南二环由东向西行驶至雁塔立交西侧右转进入加油站时,适逢于含(系乔*丈夫)驾驶陕A942528号电动自行车载乔*行驶至此,杨**车辆右侧与乔*身体左侧相撞,致两车受损,乘坐于含电动自行车后座的乔*头部、腿部受伤。经西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碑林大队出具西公交认字(2014B】第0239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杨**负事故主要责任,于含负事故次要责任,乔*无责任。事故发生后乔*前往西安市红会医院就医,杨**支付医药费675.6元,未提交相关病历。乔*主张其之后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就诊,提交2014年7月21日该院门诊病历,医嘱:1、注意休息;2、建议口服药物治疗;3、复查头颅CT;4、不适随诊。7月22日该院放射影像中心检查报告单诊断为左侧额叶点状脱髓鞘改变;余颅脑MRI平扫末见异常7月26日该院诊断证明,医嘱为:神经外科会诊,定期复查复诊,不适随诊。至于花费的医疗费,乔*提交2014年7月21日西京医院门诊预交金凭据600元及160元,7月23日预交金凭据100元及同日退款50元。乔*主张因为病情在西安交大一附院就诊,提交2014年7月24日该院就诊卡发卡凭据主张充值100无、7月25日就诊卡账户充值凭证主张充值100元、同日取药清单证明购买脑肽胶囊花费140.7元、同日该院门诊急诊医疗费用预交款收据显示返还42.3元、同日交付12.3元,均未提交发票。2014年9月2日至9月9日乔*在陕西省交通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脑外伤后综合征,建议:1、住院治疗;2、全休2周,合理饮食、加强营养,定期复查,不适随诊,并继续于上级医院进一步诊治。病历显示实际住院7天,住院费为1299.43元。对于乔*主张的预交费被**公司、杨**、李**不予认可,对该住院费用1299.43元无异议。乔*主张误工费及护理费,提交西安市雁塔区木琴社乐器店2014年4月至7月员工工资表显示4、5、6、7月乔*工资为2550元、2720元、2710元、1350元及证明一份,证明乔*自2014年7月17日交通事故受伤后直至9月1日未能上班,并根据医嘱休息2周计算到9月23日,主张乔*误工68天平均日工资88元共计5984元。乔*提交西安市雁塔区木琴社乐器店2014年4月至7月显示丈夫于含4、5、6月工资均为4500元,7月工资为2700元及证明一份,证明自2014年7月17日至9月1日护理妻子乔*未能上班,且出院后护理2周主张共护理68天每日148元共计10064元。保险公司不认可员工工资表及证明两份,辩称西安市雁塔区木琴社乐器店系个体工商户,经营者即为于含,于乔*存有利害关系,仅根据病情认可误工费15天每天80元,护理无明确医嘱认可护理费7天每天60元。乔*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240元、交通费730元,保险公司认可7天每天30元共计210元,双方均认可交通费200元。乔*主张营养费3000元、精神抚慰金3000元**公司、杨**、李**均不予认可。庭审中乔*放弃后续治疗费及被抚养人生活费,残疾赔偿金的诉讼请求。另查明:陕A×××××号轿车于2013年10月22日0时至2014年10月21日24时由李**在平安保险陕西分公司购买交强险。
  2014年8月20日,乔*诉至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称,2014年7月17日11点许,杨**驾驶陕A×××××轿车在南二环雁塔立交桥西侧未打转向灯的情况下,右转冲过来把正在直行的乔*撞倒,车辆前部撞到乔*的左侧头部和腿部。乔*受伤后,交警认定杨**负主要责任。经过医院诊断,乔*头部受伤较为严重,后期还需要长期检查和治疗。由于**公司、杨**、李**事发后一直未与乔*协商,乔*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公司、杨**、李**赔偿乔*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抚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7188.6元的90%共计24469.3元;2、**公司、杨**、李**赔偿乔*残疾赔偿金、二次治疗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数额待定);3、诉讼费由**公司、杨**、李**承担。庭审中,乔*变更诉讼请求第1项为:**公司、杨**、李**赔偿原告医疗费2604.03元,误工费5984元,交通费730元,营养费3000元,护理费1006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合计25622.03元。乔*当庭撤销第2项诉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杨**辩称:事故及责任认定属实,该车辆在平安保险陕西分公司购买交强险,事故发生时车辆在保险期内。杨**事发时是司机,李**是车主,杨**同意承担相关责任。对乔*诉请同意按主要责任予以合法赔偿。
  李**辩称,其与杨**意见一致。
  平安保险陕西分公司辩称:事故及责任认定属实,车辆在其处购买交强险属实。对于乔*的合理损失同意由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赔偿。
  本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的人身权利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杨**负事故的主要责任,依法应当对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而杨**驾驶的机动车由车主李**在平安保险陕西分公司投保有机动车强制保险,所以对乔*的损失应由该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杨**承担赔偿责任。双方认可住院费1299.43元、交通费200元,原审法院予以认可。乔*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240元,因病历显示实际住院7天故原审法院认可210元。乔*提交西京医院的病历及检查单,提交交大一附院的取药清单及预交款收据,虽未提交发票,但被告认可原告诊疗的情况,故对该费用酌情予以支持,予以认定900元。对于乔*主张的误工费,被告不认可单位证明及工资单,但未提出相反证据予以反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证据》第二条:当事人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且乔*提交交通医院医嘱全休2周,故对乔*误工期认定为7月17日至9月23日计68天,按照其受伤之前三个月平均工资2560元计算每日工资85.3元共计5800.4元。对于于含的护理费,因现有证据均无需要护理的医嘱,被告认可住院期间7天每天60元,根据于含事发前三个月平均工资4500元计算每日工资150元,结合乔*病情酌情认定20天共计3000元,乔*主张营养费,根据交通医院医嘱有加强营养,故根据伤情原审法院依法酌情认定为20日每日20元共计400元。乔*主张精神抚慰金3000元,由于本次交通事故导致原告身体受伤,给其造成一定伤害,故原审法院酌情支持50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赔偿限额内支付原告乔*住院医疗费900元、住院费1299.43元、伙食补助费210元、营养费400元。
  二、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支付原告乔*误工费5800.4元、护理费3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元、交通费200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诉讼费412元本院减半收取,206元由被告杨**承担。(此款原告乔*已预交,被告杨**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乔*。)
  宣判后乔*、**公司均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乔*称,一审判决“经审理查明:……庭审中原告放弃后续治疗费及被抚养人生活费、残疾赔偿金的诉讼请求”这一点是错误的。我乔*及其代理律师从来没有说过“放弃”的话,只是在一审第一次开庭中撤销了这一项请求,准备待以后产生这些费用后另行主张。二次开庭前乔*和其代理律师解除了合约,并且在二次开庭前告知了崔法官。在二次庭审中乔*一再声明保留民事诉讼权,只请求7月17号至9月23号之间所产生的费用及损失的赔偿。一审第一项判决对医疗费的认定有误。乔*共支付医疗费2604.03元,减去住院费的1299.43元,还剩1304.6元,因此一审只让保险公司赔偿900元不认可(大家到医院看病是先交钱,后看病,还是先看病,后交钱而且这是实际产生的费用)。所以请求应增加赔偿404.6元。误工费和护理费有误。乔*是7月份受的伤,4、5、6月份的工资分别为2550元、2720元、2710元,因此受伤前三个月平均工资应为2660元,每日工资约为88.67元,乘以68天,误工费应为6029.3元。乔*的丈夫于含的护理第一时间实际为47天,而非20天。每日误工150元,47天×150元,此期间护理费应为7050元,住院七天7天×60=420元,出院医嘱休息2周,14天×150元-2100元,共计9570元整。(从7月17日起乔*被撞后伤势严重,腿部不能行走,头部和脸肿得眼睛看不清,生活根本无法自理,正值七月中旬高温每日其丈夫背乔*出门,几家医院看病奔波,全凭于含护理、照顾一家三口没有生活来源)。一审第二项判决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太低,远远安抚不了乔*精神上所受到的损害。我乔*与其丈夫是再婚家庭,没有孩子,乔*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计划好的准备要孩子,被上诉人把乔*撞伤后,三家医院都有医嘱注明让其定期的去复查,每次检查都要做核磁共振(因做CT对脑部里面的状况无法看清),辐射非常大,事故发生后乔*已经做了两次辐射较强的检查,医生说今年及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能要孩子,这对于一个二婚大龄女性来说是非常残酷的,直接严重影响了婚姻家庭生活(仅此一项对我造成的损失和伤害就是无法估量的)。在交警队领责任认定书时,杨**第一次出现,当着两位交警和其母亲的面说:“我把你头撞了又咋了,啥事都没有,还把这事当生意一样弄”。在一审期间,杨**的代理律师在庭审中坐在被告席上,看着对面乔*说:“我就这样拖着你”,庭审结束后其母亲问他:“你咋说话呢”,杨**的代理律师当庭就骂道:“滚!滚出去!”。自事故发生日起,杨**拒不露面,不但不给乔*及时进行治疗,还以各种理由推诿不与其见面协商,半年来从未露过面,态度十分恶劣,致使乔*身体经济遭受巨大损失和痛苦,被上诉人的以上种种行为给乔*家庭生活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精神上造成了非常大的压力,彻夜睡不着觉,头部疼痛而麻木,精神面临崩溃。因此,请求法院增加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整请予支持。请求:一审查明部分事实不清,计算、认定赔偿数额有误,依法予以变更;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公司称,一审法院认定的医疗费900元无医院结算票据佐证。被上诉人主张的医疗费,除住院部分1299.43元外,其他均为预交款收据,无相应的结算发票佐证,该费用是否已包含于住院费中,无法界分,此其一;其二,预交款不能证明该费用是否实际发生。故一审法院根据预交款收据认定医疗费的数额,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一审法院认定误工费和护理费均过高,且证据不足。关于被上诉人的误工费一节,因其提供的证据为利害关系人(被上诉人丈夫)开办的个体工商户出具,上诉人在庭审中已提出该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但一审法院仍按照该标准计算误工费;同时,对于误工期,根据被上诉人的伤情,结合其就医治疗情况,最长不过30天,一审法院认定68天无事实依据。对于护理费一节,因无医嘱显示被上诉人需要陪护,且其伤情并没有护理依赖,故应仅计算住院期间的护理费,计算标准应为同等级护理费标准,每天80元。对于被上诉人提供的护理费证据,一方面不能证明其丈夫于晗从事护理,另一方面,从证据的形式和内容而言,属自证其言,即于晗自己证明自己,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请求:依法变更(2014)碑民初字第0295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内容:即由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医疗费1299.43元,住院伙食补助210元:依法变更(2014)碑民初字第0295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内容:即由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误工费2400元,护理费560元,交通费200元;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其他诉请求;本案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乔*辩称,有发票证明医疗费是实际产生的,误工费和护理费对于乔*出具的应予认可,其和丈夫虽为夫妻,但是木琴社不是其丈夫一人经营的,木琴社是股东安建卫实际管理经营者,其丈夫只是在木琴社工作,其丈夫的护理费是47天,木琴社给出具的误工证明我从7月17日就已停发工资,刚被撞伤时,当时乔*生活不能自理,必须要有人护理。其丈夫每天工资是150元,所以关于护理费每天150元是其丈夫实际的工资状况。
  **公司辩称,坚持上诉意见。需要补充的是如果对方已经开出医疗费的发票,其认可。关于营养费其认为应结合乔*的治疗情况,二审法院酌情认定。
  经审理查明,乔*在一审庭审中撤销了后续治疗费及被抚养人生活费、残疾赔偿金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判决查明的其他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行为人因过错造成他人伤害,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并应赔偿因此而产生的损失。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的,应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先行予以赔偿;在承保交强险保险公司赔偿之后,应该明确侵权责任的性质,明确加害人基于侵权行为所应承担的赔偿范围,在此基础和范围内,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险的保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对侵权人(被保险人)依法承担的赔偿责任部分进行赔偿;在承保商业险的保险公司作出赔偿后,仍有不足部分的,剩余不足部分的侵权责任由侵权人承担。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应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进行赔偿,不足部分按责任划分进行赔偿。杨**负事故的主要责任,依法应当对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而杨**驾驶的机动车由车主李**在平安保险陕西分公司投保有机动车强制保险,所以对乔*的损失应由该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杨**承担赔偿责任。住院医疗费庭审中,乔*出具了西京医院门诊收费票据764元、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疗费票据147.7元,共计911.7元,其他医疗费无证据,平安保险陕西分公司对出具医疗费票据表示认同,故本院予以认可乔*住院医疗费911.7元。乔*2014年7月17日被撞伤,2014年9月2日至9月9日住院治疗,且交通医院医嘱全休2周,故误工期限应为7月17日至9月23日共计68天。受伤之前4、5、6三个月共91天,乔*的工资分别为2550元、2720元、2710元共7980元,平均日工资为87.69元,故本院认定乔*误工费为68天×87.69元=5962.92元。一审法院认定根据于含事发前三个月平均工资4500元计算每日工资为150元,结合乔*病情,酌情认定护理期限为20天,护理费共计3000元,并无不妥,本院予以认可。乔*因本次交通事故导致身体受伤,给其造成一定伤害,一审法院酌情支持乔*精神抚慰金500元,并无不妥,本院予以认可。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变更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2014)碑民初字第0295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赔偿限额内支付乔*住院医疗费911.7元、住院费1299.43元、伙食补助费210元、营养费400元。
  二、变更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2014)碑民初字第0295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支付乔*误工费5962.92元、护理费3000元、精神抚慰金500元、交通费200元。
  三、驳回**公司上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412元减半收取,由杨**承担206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85元(乔*预交135元、**公司预交50元),由乔*承担131.4元,杨**承担3.6元,**公司承担5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杨**支付乔*应付之款。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高俊岗
  代理审判员窦敏
  代理审判员王学堂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三月十六日
  书记员
  书记员陈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