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与腾***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4-24 13:12:49| 专长:人身损害| 来源:李晓娟律师律师

判决导读:

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首要的是确认侵权主体。如果主体不正确,将导致前功尽弃。本案上诉人王某,按照其朴素的理解,认为在哪里干活,该处所就要承担侵权责任,导致没有找对侵权主体。这个教训,一定要吸取。

王**等与腾***(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02民终2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男,1969年3月3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杜**,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四川桑**环境技术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高新区*****。

法定代表人:张*,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四川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博******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

法定代表人:潘*,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腾***(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杜*,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车*,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晓娟,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曾**,男,1967年3月17日出生。

上诉人王**因与被上诉人四川桑**环境技术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桑**公司)、北京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尔**公司)、腾***(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公司)、原审被告曾**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2018)京0115民初9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2月2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的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由腾*公司、桑**公司、博尔**公司、北京博****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尔工程公司)以及葛**、安**、曾**、刘**、于**等人对我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改判对二次手术费及相关补偿和风险费用予以增加,20万元偏低;3.腾*公司雇佣黑保安对我人身攻击,应追求其刑事责任和精神损失费20万元。事实和理由:我是给腾*公司干活的,在接水管和撤除管道过程中摔伤的,所以腾*公司占有主要责任,不能置身事外,其他人在我受伤后都围绕在我周围,也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桑**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理由,我司既不是施工单位也不是用工单位亦不是接受劳务的单位,因此我司不应该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博尔**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理由,其上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腾*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理由,上诉人与我司没有劳务关系,且我司的工程是经过合法承包,因此我司不应该承担责任。

曾**述称:王**是给腾*公司的工地干活,我认为王**的损失应该由被上诉人这几家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我不应该赔偿王**的损失。

王**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桑**公司、博尔**公司、腾*公司、博尔工程公司、曾**支付王**医疗费211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4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3150元、交通费619元、住宿费300元;2.判令桑**公司、博尔**公司、腾*公司、博尔工程公司、曾**支付王**残疾赔偿金374436元、被扶养人生活费76180.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误工费67200元、护理费20400元、营养费6000元;3.判令桑**公司、博尔**公司、腾*公司、博尔工程公司、曾**支付王**鉴定费4550元;4.后续治疗费及相关费用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5.本案诉讼费由桑**公司、博尔**公司、腾*公司、博尔工程公司、曾**承担。

一审法院查明事实:腾*公司和桑**公司签订了《腾*亦庄数据云服务项目-项目总包合同》,约定由桑**公司总承包腾*公司的“腾***(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腾*亦庄数据云服务项目”,项目地址位于北京市大兴区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作内容是拆除以前的设备,重新安装相关设备。庭审中,桑**公司称其与博尔工程公司以口头形式订立了服务合同,约定桑**公司将上述项目中的拆除工作、清理垃圾分包给博尔工程公司,合同订立后,博尔工程公司于2017年3月6日进入项目。2017年5月19日,桑**公司和博尔工程公司签订了一份协议书,其上载明:关于亦庄腾*产业园拆除工程,经双方协商达成如下协议:1.桑**公司于2017年4月7日已全面停止北京亦庄腾***项目拆除工作,博尔工程公司自进场至停止拆除工作期间所发生的所有费用包括人工费、机具费、材料费及其他费用包干价总金额为49万元人民币(2017年5月10日已支付20万元人民币);2.自2017年4月7日起,之后发生的一切费用,与桑**公司无关。桑**公司提交的中国民生银行电子账单显示,其于2017年6月27日向博尔工程公司汇款29万元。

博尔工程公司接手涉案工程后又将其转包,曾**承接工程后雇用王**等工人施工。2017年3月25日下午,王**在工地一栋大楼内从二楼向一楼搬运一根较长的铁管时,从已被拆除护栏的二楼窗台跌落至一楼门外,曾**将王**送至北京朝阳急诊抢救中心(以下简称朝阳抢救中心)进行治疗。经诊断,王**为创伤性失血性休克,盆骨骨折,腰椎骨折(L1、L3),骶骨骨折,血尿,腹部闭合性损伤,尾骨骨折,腰椎横突骨折(左L2、L5),骶神经损伤,腓骨头骨折(左),多处软组织损伤(左手,腰背部,左膝部,臀部)。王**于2017年3月25日至2017年6月7日在朝阳抢救中心住院治疗了74日,期间行骨盆骨折切开及闭合复位内固定术、腰椎骨折(L1、L3)后入路复位,椎弓根钉内固定,植骨融合术,负压引流置入术。王**为治疗自行支付检查费、药品费等共计2115元。王**自认住院治疗期间的医疗费由他人支付,但表示不清楚具体的垫付人。

2018年2月7日,王**委托北京中衡司法鉴定所(以下简称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等级、误工期、营养期、护理期进行司法鉴定。2018年3月16日,司法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一)被鉴定人王**损伤致肛门括约肌收缩功能减退,轻度大便失禁属九级伤残;腰1、3椎体及附件骨折椎弓根钉内固定术后属九级伤残;骨盆多发骨折术后畸形愈合属十级伤残。(二)建议其误工期为180-240日,护理期90-120日,营养期90-120日。王**支出鉴定费4550元。

2017年7月2日,王**购买轮椅、助行器、胸腰椎固定支具花费3150元。

王**向法院提交了三份由原平市闫庄镇人民政府、原平市闫庄镇闫庄村民委员会、原平市民政局共同签章的证明,第一份证明事项为:邢**(身份证号码:×××)与王**为夫妻关系。邢**身患疾病,无工作能力,全由王**一人照料。自王**2017年3月25日因工受伤之后,全家无其他经济来源,生活非常贫困。第二份证明事项为:王林*(身份证号码:×××)与王海*(身份证号码:×××)为夫妻关系。其年事已高,且早年积劳成疾、晚年体弱多病,生活无法自理。二人共同生育四子(女),主要由长子王**抚养。自王**2017年3月25日因工受伤之后,二人无其他经济来源,生活非常贫困。第三份证明事项为:王林*,其妻王海*,夫妻共生有四个子女,长子王**,身份证号码:×××;长女王*团,身份证号码:×××;次女王*芬,身份证号码:×××;次子王*峰,身份证号码:×××。该夫妻年老体弱,没有经济来源,由四子女赡养。

另查,本案诉讼过程中,博尔工程公司将公司注销。法院对此另行作出了民事裁定书。

一审法院认为:王**受雇于曾**,双方之间存在劳务关系。王**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受伤,曾**作为雇主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施工单位应当采取有效的技术和管理措施,及时发现并消除事故隐患,施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对本单位安全生产工作也有义务进行督促、检查,保障本单位的安全生产工作,及时消除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本案中,导致王**坠楼的最主要因素就是二楼窗台的护栏被拆除,窗台护栏被拆除后,该施工领域已经存在了非常危险且不合理的安全隐患,曾**作为包工头有义务保障其所招员工的安全。王**工作中并无故意或重大过失。关于赔偿责任主体问题,根据当事人陈述及协议书可以看出,腾*公司将涉案的拆除和安装工程发包给桑**公司,双方签订的书面合同合法有效,桑**公司具备合法用工主体资格,腾*公司不存在违法发包的事实,故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桑**公司又将涉案项目的拆除工作、清理垃圾工作分包给了博尔工程公司,因博尔工程公司具有工程服务资质,也有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故桑**公司不存在违法转包的问题,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博尔工程公司又将工程转包给不具备用工资格的曾**个人,存在违法分包的情况。根据法律规定,博尔工程公司应当对王**的合理损失与曾**共同承担赔偿责任。虽然博尔工程公司在诉讼过程中办理了公司注销登记,法院裁定驳回王**对博尔工程公司的起诉。但根据法律规定,如果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存在恶意处置财产的行为给债权人造成损失,或者未依法清算或者以虚假的清算报告办理注销登记等行为,王**可以另行向相关责任主体针对本案中曾**应当赔偿的数额,主张其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法院审核王**提交的医疗费票据后,确认其自行支出的医疗费为211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王**住院时长为74日,法院参照本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出差伙食补助标准,确定其住院期间住院伙食补助费每日100元,共计74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王**支出的残疾辅助器具费有正规发票支持,法院予以认可。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从王**提交的交通费票据来看,法院仅能认可其部分交通费,但法院结合其伤情、就医时间、地点等因素,酌定按其诉求支持其619元的交通费。住宿费300元,法院比对住宿费票据和医疗费票据上的相关日期后,确认该项费用为王**就医时支出的费用,故法院对该笔费用予以认可。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王**的户籍性质虽为农村户口,但根据其工作经历、经常居住地及提交的焊工证可以看出,其收入主要来源于城市务工,因此,按照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其残疾赔偿金更为合理。法律规定的“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2017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2406元。根据王**的残疾程度,其残疾赔偿金为374436元。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根据王**提交的证据,法院仅能认可其需要扶养的人为其父王林*(1943年2月28日出生),其母王海*(1947年9月22日出生)。北京市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40346元,经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共计42364元。此项费用的金额应并入残疾赔偿金内,不在赔偿项目中单独表述。

因此次事故导致王**身体两个九级残疾,一个十级残疾,确实给其带来一定精神痛苦,赔偿义务人应当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其主张15000元的数额合理,法院予以支持。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王**未提交能证明其收入情况的证据,法院根据其工作性质,酌定支持其每月3500元的误工费,误工期240日,误工费共计28000元。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法院参照司法鉴定意见书,酌定王**的护理期为120日,护理费每日150元,共计18000元。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王**的伤情比较严重,客观上需要加强营养。法院参照司法鉴定意见书,酌定支持其营养期120日,每日标准按50元计算,共计6000元。鉴定费4550元,有鉴定费发票支持,法院予以确认,该项费用应由赔偿义务人承担。

综上,王**因此次事故产生的损失包括:医疗费211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4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3150元,交通费619元,住宿费300元,残疾赔偿金374436元,被扶养人生活费4236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误工费28000元,护理费18000元,营养费6000元。综上所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曾**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王**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辅助器具费、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497384元;二、驳回王**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王**为证明其上诉主张,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朝阳抢救中心医务部出具证明一份,欲证明其于2017年3月25日至2017年7月10日一直在医院住院。经质证,腾*公司、桑**公司、博尔**公司对真实性均认可,但不认可其证明目的,表示7月10日只是出具证明的时间,证明上明确记载王**出院时间是6月7日,王**一审起诉状上写的是住院74天,就是截止到6月7日。曾**对上述证据没有意见。其他各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交新证据。经询,各方当事人对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中双方争议的主要焦点是原判判令赔偿的责任主体是否适当及判令由曾**赔偿王**各项损失以及赔偿数额认定是否适当。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在本案二审中,王**虽坚称其为腾*公司的工地干活,但根据本案在案证据及各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本院对王**实际受雇于曾**个人亦由曾**为王**支付劳务报酬的事实予以采信,王**在从事雇佣过程中受伤,曾**作为雇主应按照上述法律规定承担赔偿责任,此系解决本案争议焦点之前提。

关于王**上诉主张涉案工程发包单位、分包单位及个人也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节,依据上述法律规定,本院认为博尔**公司、葛**、安**、曾**、刘**、于**等人在本案中并非涉案工程承包主体,对王**的各项损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对腾*公司合法发包、桑**公司合法分包的认定并判决上述二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博尔工程公司将涉案工程转包给不具备用工资格的曾**个人,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博尔工程公司应与曾**对王**的合理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鉴于博尔工程公司在一审过程中已经办理了公司注销登记,已经不具备我国法律上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资格,但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如果公司实际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存在恶意处置财产的行为给债权人造成损失,或者未依法清算或者以虚假的清算报告办理注销登记等行为,王**可以另行向博尔工程公司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主张本案中曾**应当赔偿的数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综上,一审法院判决由曾**赔偿王**合理损失并无不当,故王**的此项上诉请求和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王**所受损失赔偿数额是否正确一节,王**上诉主张要求增加赔偿数额,但王**在二审中并未提交新证据对其此项上诉主张加以佐证。且经查核算,一审法院对王**各项损失的合理数额计算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鉴于一审法院已考虑到王**受伤后精神上的痛苦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符合法律规定,本院对此不持异议。王**上诉主张二次手术费以及相关补偿,基于相关损失尚未发生,可应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本案中不再予以涉及。因此王**的此项上诉请求和理由亦均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王**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761元,由王**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魏**

审 判 员 郭**

审 判 员 施*

二〇一九年三月十九日

法官助理 张**

书 记 员 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