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有富与张富旦等人合同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1-24 14:26:50|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李云芳律师

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晋市法民终字第33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有富,男,1956年11月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郭恒志,山西华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富旦,男,1955年5月生,汉族。

上诉人(原审原告)樊廷环,1961年3月生,汉族。

上述二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军红,山西开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尹小忠,男,1976年5月生,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三洼,男,1977年6月生,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永波,男,1976年4月生,汉族。

三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李云芳,山西高斯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张有富、张富旦、樊廷环因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晋城市城区人民法院(2014)城民初字第1252号民事判决,先后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张有富及其委托代理人郭恒志,上诉人张富旦、樊廷环及其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军红,被上诉人尹小忠、张三洼、李永波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云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0年被告张有富与两原告商定共同开办晋城市福旦医爱足疗会所,由被告张有富主管经营、原告张富旦出资30万元、原告樊廷环出资20万元。被告张有富收到两原告投资款后,向两原告分别出具了收条。2011年3月9日,被告张有富将晋城市福旦医爱足疗会所注册为个人独资企业,并办理了营业执照,投资人登记为张有富。会所经营期间,因资金短缺,被告张有富多次向原告张富旦借款共计28万元、向原告樊廷环借款共计11万元,并分别出具了借条。2011年5月8日,因会所经营不善,两原告与被告张有富签订投资人退股协议,约定:张有富应在协议签订后三年内必须全部还清张富旦58万元、范廷环31万元(其中2011年底至2012年春节前先还张富旦18万元)。2011年5月14日,被告张有富又与本案其他三被告决定共同经营福旦医爱足疗会所,并就合作事宜签订了一份协议书,该协议第十一条第(三)项约定:外债:同意2011年5月8日前投资人退股协议规定意向条款偿还(附前退股协议附后)。截至2011年年底,被告张有富已分三次用现金向原告张富旦偿还共计18万元。剩余款项,原告主张未果,故诉至法院。

原审另查明,原告樊廷环于2014年5月9日变更姓氏,由范廷环变更为樊廷环。晋城市福旦医爱足疗会所的投资人于2011年7月1日变更为李永波,2013年11月26日变更为李前进。

原审法院认为,两原告与四被告对退股协议、合作协议的真实性都认可,依法予以确认。两原告与被告张有富签订的退股协议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各方当事人应按约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该协议约定张有富在协议签订三年后全部还清张富旦58万元、樊廷环31万元,截至2011年年底被告张有富已向原告张富旦偿还18万元,故被告张有富还应向原告张富旦偿还40万元、向原告樊廷环偿还31万元。对于两原告依据四被告于2011年5月14日签署的合作协议第十一条第(三)项内容,要求其他三被告对前述款项也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的主张,因两原告并非该合作协议签订方,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该合作协议系四被告内部约定,对两原告不发生法律效力。故对两原告的该主张,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遂判决:一、被告张有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原告张富旦40万元。二、被告张有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原告樊廷环31万元。三、驳回原告张富旦、原告樊廷环对被告尹小忠、被告张三洼、被告李永波的诉讼请求。

判后,原审被告张有富不服,提出上诉。上诉理由为:原审认定事实不清,合作协议已将张有富的个人债务转为张有富与李永波、张三洼、尹小忠四人的共同债务,原审以合同相对性原则判由张有富一人承担债务,有悖于《合同法》第84条债务转移的规定。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原审原告张富旦、樊廷环亦不服,提出上诉。上诉理由为:原审对应当由四人连带承担的债务判决由一人承担,严重损害了上诉人的利益,原审只见合同相对性原则不见债务承担的法律规定,属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经审理,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为:上诉人张富旦所诉的40万元、樊廷环所诉的31万元应由张有富一人偿还,还是应由张有富与三被上诉人共同偿还?针对上诉人张有富、张富旦、樊廷环的上诉请求,结合本案事实,评判如下:

上诉人张有富与上诉人张富旦、樊廷环于2011年5月8日签订的投资人退股协议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协议合法有效,对各方当事人均有约束力。该协议约定:张有富在协议签订后三年内必须全部还清张富旦58万、樊廷环31万(其中2011年底至2012年春节前先还张富旦18万元)。2011年年底张有富已向张富旦偿还18万元,张有富虽主张该18万元系其与三被上诉人共同偿还,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结合张富旦陈述由张有富以现金归还的实际情况,张有富仍应继续按退伙协议偿还剩余款项。对于上诉人张富旦、樊廷环与上诉人张有富依据合作协议第十一条第(三)项内容,认为符合债务转移规定,要求三被上诉人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的主张,因债务转移系债务人将合同义务转移给第三方,债务人脱离原有的债权债务关系,而本案中债务人张有富并未脱离原债务关系,且债权人张富旦、樊廷环并非合作协议的签订方,故不符合债务转移的构成要件,上诉人张富旦、樊廷环、张有富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

综上,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处适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900元,由上诉人张富旦、樊廷环与上诉人张有富各半负担54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何向丽

审 判 员  张 钰

代理审判员  郭淑娟

二〇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赵 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