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群先与李雄、尹正文合伙协议纠纷一案

时间:2019-01-17 18:22:27| 专长:债权债务| 来源:罗冰霜律师

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川15民终91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赵群先,女,汉族,1963年2月出生,住四川省泸州市。

委托代理人黄家红,四川丰宜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罗冰霜,四川丰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雄,男,汉族,1972年10月出生,住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

委托代理人毕伍杰,四川翠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尹正文,男,汉族,1963年11月出生,住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

委托代理人周玉平,四川华晨律师事务所宜宾分所律师。

上诉人赵群先因与被上诉人李雄、尹正文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不服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法院(2015)翠屏民初字第595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赵群先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并改判二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支付投资款及合伙财产共计4131463.25元和资金占用利息(利息从2015年2月6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流动资金同期同档年利率5.6%的四倍计算至实际付款之日止);一、二审诉讼费由二被上诉人负担。其主要理由是:1、一审法院采信被上诉人尹正文提供的2014年12月30日《股东会议决议》作为定案证据属认定事实不清。2、一审法院以双方当事人没有约定违约责任条款为由,免除被上诉人李雄、尹正文支付上诉人资金占用利息属适用法律部分错误。3、一审法院判决被上诉人李雄、尹正文各自承担还款责任错误,应改判二被上诉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被上诉人李雄未作书面答辩。

被上诉人尹正文未作书面答辩。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4月19日,赵群先和李雄作为共同买受人与出卖人宜宾天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车位买卖合同》,共同出资购买该公司开发的位于宜都天成苑小区15栋的地下车库13个。合同签订后,赵群先于4月23日付款1147750元、4月24日付款500000元、5月2日付款1550000元,共计向宜宾天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3197750元购房款。李雄为此支付该房产的应缴纳税费511500元。2014年12月20日,赵群先与李雄、尹正文(借其子尹建之名)共同签订《四川宜宾澳佩翔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会议决议》,决议内容如下:一、因当前金融形势严峻,对原2012年9月22日拟定成立的“四川宜宾澳佩翔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予以放弃,停止不予办理。二、关于原拟办该公司前期投入资金处理:1、因该公司尚未办理,所投入资金均不计算利息,2、原以赵群先、李雄名义购买的宜宾天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宜都天成小区的地下车库(拟用于公司办公室)约505㎡予以销售,该销售金额为(此处为空白)万元。三、前期投入及收回:1、赵群先原投入322万元,现收回302万元,2、李雄原投入51.15万元,现收回35万元,3、尹建(尹正文代)原投入75万元,现收回:(此处为空白)万元。四、车库销售偿还现收回的投资款由尹正文负责办理相关手续,并由赵群先、李雄出具全权授权委托书,全力配合,由尹正文负责在签订车库销售协议备案后十个工作日内将各自现收回的款全面支付完清。该份股东会议决议的参加人员打印为:李雄、赵群先、尹建(尹正文代),股东签字处有赵群先、李雄、尹正文的签名捺印。两页骑缝处有捺印。该份股东会议决议内容的第三项“前期投入及收回”的现收回金额为手写,第四项下的“由尹正文负责”的尹正文名字为手写,其余为打印体。

2014年12月30日,赵群先与李雄、尹正文再次形成一份《四川宜宾澳佩翔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会议决议》,在12月20日的《四川宜宾澳佩翔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会议决议》内容的基础上进行了相应变更、填充:1、打印的参加人员尹建(尹正文代)变更为尹建;2、第二项下的销售金额由空白手写填充为450万元;3、第三项下的“尹建(尹正文代)原投入75万元,现收回(此处为空白)万元”,空白处手写填充为113万元;第四项下的“由尹正文负责”处手写变更为由“李雄”负责;4、股东签字处有赵群先、李雄、尹建的签名捺印,没有尹正文的签名;5、决议第一页打印的时间为2014年12月30日,第二页落款时间打印为2014年12月20日,后手写更改为30日。

2015年1月6日,赵群先与尹正文签订授权委托书,委托尹正文代其进行车位销售。2015年1月9日,赵群先和李雄作为出卖人(甲方),尹正文持赵群先出具的授权委托书,与作为买受人(乙方)的丁晖、张星刚签订了《车位销售合同》,约定13个车位以450万元的价格出售。该份销售合同的甲方签字处有尹正文、李雄的签名捺印。合同签订当日,李雄、尹正文向丁晖、张星刚出具《告知函》,要求二人将购买车位款项分二次支付给二人:第一次支付156万元,其中李雄85万元、尹正文71万元;第二次支付294万元,其中李雄252万元,尹正文42万元。2015年1月27日,丁晖、张星刚完成了所有权转移的登记备案,领取了以上13个车位的所有权证。2015年1月29日,丁晖、张星刚向李雄支付清款项计337万元、向尹正文支付清款项计113万元。之后,赵群先要求李雄、尹正文支付其投资款和盈余款项,至今赵群先没有收到任何款项,致酿本案纠纷。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规定,个伙合伙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作为合伙人应当对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及合伙终止事项签订书面协议。根据本案的基本事实,赵群先与李雄、尹正文在合伙出资经营成立公司过程中,没有订立书面合伙协议。后三人成立公司无法进行,共同签订《四川宜宾澳佩翔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会议决议》,反映出三人形成个人合伙协议关系。决议第一项约定了“拟成立公司予以放弃,停止不予办理”的合伙终止事项,第二项约定了“拟用于公司办公室的地下车库予以销售”的财产处理事项,第三项“前期投入及收回”项约定了出资金额及返还出资,第四项约定了由谁担任合伙财产清算人、负责收取债权及返还出资等工作。股东会决议载明的“尹建(尹正文代)”或“尹建”,三人均认可尹正文为股东会议决议参加人和实际出资人,予以认可。

双方争议的焦点一,30日的股东会议决议是否真实?赵群先、李雄均主张自己是在需填充处为空白的股东会决议签字捺印,尹正文出示的30日的股东会议决议内容不是自己的真实意思表示,系尹正文在空白填充处事后添加,该主张属举证不能,赵群先、李雄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预见到自己在需填充处为空白的打印合同上签字捺印所带来的法律后果,对该股东会决议真实性予以采信,由此带来的不利法律后果由赵群先、李雄自行承担。双方争议的焦点二,30日的股东会议决议载明尹正文现收回113万元,是否表明尹正文就应分得113万元?赵群先主张股东会决议的该条约定的真实意思只是在预计亏损的情况下,先期约定对投资款的部分收回,在出现盈利后的情形变更后,双方没有对盈余分配进行过约定,尹正文收回113万元并不表明就应分配113万元;尹正文辩称,其收回金额大于出资金额,多出部分系赵群先、李雄认可自己的劳务费或报酬。首先,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的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来进行理解股东会决议内容载明的第三项“前期投入及收回”,约定的“原投入”、“现收回”等词句只是约定了出资的现阶段收回,没有包括最终盈余分配;其次,合伙关系的基本法律特征为合伙人共同出资、共同经营、共担风险、共负盈亏,理解收回113万元即为应分得113万元,则尹正文收回金额大于出资金额,只享受利润、不承担亏损,同时赵群先、李雄收回金额小于出资金额,由二人承担亏损,不具有共担风险的合伙合同的性质;第三,本案中,当事人准备合伙出资成立企业,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合伙企业的利润分配、亏损分担,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处理:合伙协议未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由合伙人协商决定;协商不成的,由合伙人按照实缴出资比例分配、分担;无法确定出资比例的,由合伙人平均分配、分担。合伙协议不得约定将全部利润分配给部分合伙人或者由部分合伙人承担全部亏损”,该条约定如果理解成尹正文应分配113万元的话,也是违反了法律禁止性规定;第四,在合伙关系中,合伙人参与盈余分配,合伙人本人付出的劳动不另行计付报酬,故尹正文对该条款的理解也不具有合理性。综上,30日的股东会决议载明尹正文现收回113万元的内容真实的情况下,并不表明尹正文应分得113万元。双方在股东会决议中确定合伙财产的销售金额和约定的各人现阶段收回金额后,并没有进一步专门约定盈利分配条款,不能完整地反映双方当事人散伙时合伙清算的具体情况。在双方对盈利分配有争议的情况下,故该决议第三项前期投入及收回条款对于合伙清算和盈余分配属双方约定不明,导致纠纷的发生,应各自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由于各方当事人对盈亏分配属书面约定不明,又协商不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个人合伙问题的相关规定,以及第55条“合伙终止时,对合伙财产的处理,有书面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没有书面协议,又协商不成的,如果合伙人出资额相等,应当考虑多数人的意见酌情处理;合伙人出资额不等的,可以按出资额占全部合伙额多的合伙人的意见处理,但要保护其他合伙人的利益”规定,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三十三条的具体规定,对于本案合伙财产销售450万元后,个人合伙出资盈利的情况下,返回各合伙人出资后,由合伙人按照实缴出资比例分配盈余部分。结合赵群先的实缴出资和各方当事人在20日、30日的股东会议决议明确的三人的出资数额,认可实缴出资赵群先为3197750元、李雄为511500元、尹正文为750000元,共计4459250元。首先按此金额返回各合伙人,盈余40750元赵群先分配29218元(71.7%)、李雄分配4686元(11.5%)、尹正文6846元(16.8%)。共计赵群先应分得3226968元,李雄应分得516186元、尹正文应分得756846元。据此,对赵群先请求返还投资款和应得利润款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尹正文现收回1130000元,应向赵群先返还373154元(1130000元-756846元);李雄现收回3370000元,应向赵群先返还2853814元(3370000元-516186元)。

至于赵群先请求支付资金占用利息的诉讼请求,李雄在收回337万时,按照双方约定应支付赵群先302万元,其没有支付违反了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应承担赔偿损失的违约责任。双方并没有签订违约条款,故对赵群先主张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流动资金同期同档年利率5.6%的四倍计算,没有事实依据,不予支持。对其损失,支持利息按照302万元的中国人民银行流动资金同期同档贷款年利率计算,从合同约定的“在签订车库销售协议备案后十个工作日”后即从2015年2月8日起开始计算利息,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尹正文既没有占有合同约定的赵群先收回金额302万元,盈余条款双方也没有约定,尹正文没有向赵群先支付利息的合同义务和法律义务。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判决:一、李雄向赵群先支付出资款和应得利润款2853814元。二、尹正文向赵群先支付出资款和应得利润款373154元。三、李雄向赵群先赔偿损失,赔偿金额为3020000元的自2015年2月8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流动资金年利率计算。以上款项,限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付清。如果李雄、尹正文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9450元,由李雄负担29000元、尹正文负担3450元,赵群先负担7000元。

二审期间,三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有新的证据材料。二审当庭查明的事实有:三方均认可本案法律关系系个人合伙关系,2014年12月20日和2014年12月30日的《股东会议决议》中三人投入部分,即赵群先原投入322万元,李雄原投入51.15万元,尹建(尹正文代)原投入75万元系三人的出资认缴数额。三人原本筹建公司失败,三人除了本案的合伙行为外,并没有开展其他合伙行为。

本案购买13个车位,赵群先实际出资3197750元。有相应的转账凭证、收款收条等证据证明,李雄、尹正文对赵群先的实际出资3197750元并无异议。李雄认缴出资511500元作为购买13个车位的应缴纳税费。但截至二审庭审结束未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一审时,经赵群先申请,一审法院也未能调查到李雄实际缴纳税费的相关证据。尹正文对其认缴的出资数额75万元,截至二审庭审结束未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

本案购买13个车位以45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予案外人丁晖、张星刚,李雄已从案外人处实际收到337万元,尹正文收到113万元,赵群先没有收到任何款项。三方当事人对此事实并无异议。

本院认为,上诉人赵群先与被上诉人李雄、尹正文均自认本案三人的行为系个人合伙关系,除了开展本案购买13个车位的事实外,三人并无其他合伙行为。根据本案现有证据材料,上诉人赵群先实际出资3197750元购买了本案的13个车位,有相应的转账凭证、收款收条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李雄、尹正文也予认可,对此事实,本院予以确认。李雄、尹正文的实际出资无任何证据证明,且相互不予认可,原判认定李雄、尹正文的认缴出资为实际出资属于认定事实错误,本院应予纠正。13个车位的实际销售金额4500000元也应在退还赵群先实际出资3197750元后,按照三人认可的认缴出资比例,赵群先为3197750元、李雄为511500元、尹正文为750000元,共计4459250元。赵群先(71.7%)、李雄(11.5%)、尹正文(16.8%),进行盈亏分配。本案中,三人的合伙盈利首先退还赵群先实际出资3197750元后,为4500000元-3197750元=1302250元。赵群先应分得盈利款为1302250×71.7%=933713.25元,李雄应分得盈利款为1302250×11.5%=149758.75元,尹正文分得盈利款为1302250×16.8%=218778元。李雄实际已收取3370000元,应退还赵群先3370000元-149758.75元=3220241.25元。尹正文实际收取1130000元,应退还赵群先1130000元-218778元=911222元。李雄、尹正文分别于2015年1月29日收取13个车位销售款337万元和113万元,应按约定于十个工作日后,即从2015年2月8日起开始计算利息至实际向赵群先付清款项为止。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流动资金年利率计算。综上所述,原判认定事实错误,本院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法院(2015)翠屏民初字第5957号民事判决;

二、被上诉人李雄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上诉人赵群先支付出资款和应得利润款3220241.25元。并从2015年2月8日起支付利息至款项付清时为止,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流动资金年利率计算。

三、被上诉人尹正文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上诉人赵群先支付出资款和应得利润款911222元。并从2015年2月8日起支付利息至款项付清时为止,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流动资金年利率计算。

如果李雄、尹正文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394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9852元,合计为79302元,由被上诉人李雄负担39651元,被上诉人尹正文负担39651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何锡强

代理审判员  王 春

代理审判员  聂华竟

二〇一六年八月五日

书 记 员  陈 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