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英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时间:2019-10-15 11:22:17| 专长:交通事故| 来源:鲁学成律师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与被上诉人王林英、吴健、赵立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9)苏01民终5864号
  案  由: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裁判日期: 2019年08月19日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苏01民终586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龙蟠中路69、37号。
  主要负责人:娄伟民,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雯,江苏华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林英,女,1942年5月11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天长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鲁学成,安徽长江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小军,安徽长江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健,男,1979年3月2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南京市沿江工业开发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赵立霞,女,1978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南京市沿江工业开发区。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南京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林英、吴健、赵立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2018)苏0102民初65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7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人保南京分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2.一二审诉讼费用全部由王林英、吴健、赵立霞承担。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按照50元/天标准计算王林英的误工费没有事实依据。王林英已经年满75周岁,按照常理应该退休,有退休金和养老保险等,但王林英未提供社保证明、银行流水等,仅是提供了天长市金集镇金集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金集社区居委会)、天长市金集镇劳动保障服务中心(以下简称金集劳保中心)及天长市金集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金集政府)的证明,且该三单位并非证明家庭收入的主体,身体健康状况也应当由医院等治疗身体情况的专业部门出具证明。另外从王林英的出院记录来看,王林英本身就有高血压和陈旧性脑梗病史,王林英在患有自身疾且年龄较大的情况下还在工作不符合常理。王林英有子女,不排除其有子女赡养的可能性,亦不排除其享有养老退休金的待遇。因此,王林英的误工费不应当被支持。2.王林英的伤残等级过高,只认可两个九级伤残,且王林英长期生活在农村,其残疾赔偿金标准应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计算。
  王林英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请求维持原判。
  吴健、赵立霞未发表答辩意见。
  王林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吴健、赵立霞赔偿318059.49元〔医疗费54819.49元(包含人保南京分公司垫付10000元、吴健垫付20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280元、营养费12840元、护理费7600元、长期护理费182500元、误工费21400元、伤残赔偿金30000元、交通费3000元、鉴定费3620元〕;2.判令人保南京分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先行赔付;3.判令吴健、赵立霞、人保南京分公司承担诉讼费用和鉴定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10月4日18时,吴健驾驶苏A×××××小型客车,在安徽省天长市境内沿S205线由北向南行驶至46KM+300M路段处,与由东向西横过道路的王林英相撞,造成车辆受损、王林英受伤的交通事故。安徽省天长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作出事故认定,吴健负事故的主要责任,王林英负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王林英分别于2017年10月4日至2017年10月9日在天长市中医院住院,于2017年10月9日至10月16日在江苏省人民医院住院,于2017年10月16日至2017年12月19日在天长市人民医院住院,住院共计76天,支出医疗费96868.23元,其中人保南京分公司垫付10000元、吴健垫付30048.74元。
  登记在赵立霞名下苏A×××××小型客车在人保南京分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50万元(含不计免赔),保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
  一审中,经当事人双方同意,一审法院委托南京两江司法鉴定所对王林英的伤残等级、误工期限、护理期限、营养期限进行鉴定,2018年12月7日,南京两江司法鉴定所作出鉴定意见:被鉴定人王林英右肘关节功能丧失75%以上构成八级伤残;肋骨骨折8根以上并后遗4处畸形愈合构成九级残疾。王林英需要部分护理依赖。王林英的误工期限、营养期限均评定为自受伤之日起至定残前一日止,护理期限评定为自受伤之日起至其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权行为人应就其侵权行为所致损害后果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吴健驾驶机动车将王林英撞伤,交警部门认定吴健负事故的主要责任,王林英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因案涉车辆在人保南京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王林英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首先应由人保南京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人保南京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与王林英按照责任承担,即人保南京分公司承担80%的赔偿责任、王林英自担20%的赔偿责任,仍不足的,由吴健予以赔偿;本案审理过程中,王林英未能提供案涉车辆所有人赵立霞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因此,对要求赵立霞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请,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对王林英因本起交通事故所受损失认定如下:
  1.王林英主张医疗费54819.49元(含人保南京分公司垫付10000元、吴健垫付20000元,不含吴健另行垫付的10048.74元),对于人保南京分公司提出应扣减10%非医保用药的抗辩意见,因其未能提供证据证实治疗中非医保用药对应的用药明细、替代用药明细及计价金额、替代用药的合理性,该意见不予采纳。
  2.住院伙食补助费。王林英主张2280元(30元/天×76天)。人保南京分公司认可20元/天,王林英的该项主张在合理范围,予以支持。
  3.营养费。王林英主张12840元〔30元/天×428天(至定残前一日)〕,对方认可180天,每天20元。一审法院认为,王林英主张营养费30元/天,在合理范围,营养期428天,有司法鉴定意见书为依据,该诉请予以支持。
  4.护理费。王林英主张住院期间护理费15200元(100元/天×76天×2人),并提供2017年12月25日天长市人民医院疾病诊断证明书一份,人保南京分公司认可90元/天,一人护理。一审法院认为,虽然疾病诊断书建议住院期间陪护一人,外请护工一人,但王林英并未提供证据证明王林英在2017年10月4日至2017年12月19日三次住院期间有两人护理的证据,因此,根据王林英伤情,确定护理人数一人,每天100元,即7600元(100元/天×76天×1人);王林英主张长期护理费182500元(100元/天×365天×10年)×50%,人保南京分公司不予认可,根据王林英伤情及部分护理依赖的鉴定意见,酌定护理期限暂为5年(每年以365天计),每天50元,即91250元。
  5.误工费。王林英主张21400元(428天×50元/天),并提供金集社区居委会、金集劳保中心、金集政府证明以及2016年10月至2017年9月天长市宏展电子厂(以下简称宏展电子厂)工资表等证据,人保南京分公司不予认可,一审法院认为,王林英提供的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能够证实王林英的工作及收入情况,对王林英的该项主张予以支持。
  6.残疾赔偿金。王林英主张71976.3元(43622元/年×5年×0.33),并提供天长市金集镇益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承包耕地流转证明及金集社区居委会出具的王林英与其子何明同住的证明,人保南京分公司认可二个九级,但认为应按照农村标准计算,一审法院认为,王林英提供的证据可以采信,可以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即69795.2元(43622元/年×5年×0.32)。
  7.交通费。王林英主张3000元,人保南京分公司认可500元,根据王林英治疗及伤情等情况,酌定1000元。
  8.精神损害抚慰金。王林英主张30000元,人保南京分公司认为应按责任承担,一审法院认为,王林英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虽然符合法律规定,但主张偏高,依据伤残等级以及侵权人的过错程度综合认定为12800元(50000元×0.8×0.32)。
  综上,王林英因案涉交通事故产生的损失为医疗费64868.23元(含人保南京分公司垫付10000元、吴健垫付20000元,吴健另行垫付的10048.7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280元、营养费12840元、住院期间护理费7600元、长期护理费91250元、误工费21400元、交通费1000元、残疾赔偿金69795.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2800元,共计283833.43元。人保南京分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项下限额内承担10000元,在残疾赔偿金项下承担110000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12800元),合计120000元,剩余损失163833.43元,因吴健承担80%的责任,人保南京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项下承担131066.74元(163833.43元×80%),王林英自担32766.69元(163833.43元×20%),因人保南京分公司已垫付10000元,吴健已垫付30048.74元,人保南京分公司应赔偿王林英211018元(120000元+131066.74元-10000元-30048.74元),人保南京分公司应返还吴健垫付款30048.74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王林英211018元;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吴健30048.74元;三、驳回王林英的其他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期间,人保南京分公司就王林英的工作及误工情况申请前往宏展电子厂进行调查,并形成询问笔录一份。主要内容为:王林英在宏展电子厂工作有四五年了,主要从事一些产品安装,计件都是2分-3分;2018年初,公司才搬到这边,公司之前在王林英家旁边的,员工有天数签到,2017年考勤表搬到这之前都没规范过,工资主要以现金发放,厂址以前在农村的,有时候王林英会去他儿子住处,经常住在农村房屋,在厂旁边。对该询问笔录,人保南京分公司认为,根据王林英年纪和自身情况,王林英工资不可能达到50元/天,其工资为20元/天左右。该公司2018年搬迁到镇上,之前该公司地址位于农村,负责人称王林英经常去其儿子住处,如果王林英经常到儿子住处,人保南京分公司对王林英是否连续工作亦不清楚,应适用农村标准计算王林英的残疾赔偿金。王林英误工时间过长。王林英质证认为,对该询问笔录中关于王林英工作的事实表示认可,其中关于王林英居住情况的事实不认可,依据金集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王林英系在城镇的房屋居住。另外,王林英已经不以农业收入作为生活来源。即使其不居住在城镇,其残疾赔偿金也应适用城镇居民标准来计算。
  二审另查明,2017年12月28日,宏展电子厂出具证明一份,内容为:兹有天长市金集镇居民王林英,女,身份证号:,自2016年3月10日起在我单位从事电子产品组装工作,每月工资1200-1500元(按件记工)。2017年10月4日,王林英在关塘治超站附近被一辆轿车撞伤,重伤住院,至今未来我单位上班,我单位自2017年10月4日起停发其工资至今,特此证明。2019年1月,金集政府、金集劳保中心、金集社区居委会出具证明一份,内容为:我镇居民王林英(女,身份号码),身体健康,拥有一定的劳动能力。自2016年3月始,王林英就在宏展电子厂上班,从事电子产品组装,每月工资1200-1500元,以上情况属实,特此证明。
  又查明,2017年12月29日,金集社区居委会出具证明一份,内容为:兹有天长市金集镇益民村林业队居民王林英,女,身份证号:,其子何明身份证号,父母与其共同居住。该居民于2009年4月在金集社区盛轩花苑小区3号楼5单元209#购买住房一套,且于2009年10月全家实际入住,情况属实,特此证明。2018年5月,金集政府和金集镇村镇规划建设办公室共同出具证明一份,内容为:兹有天长市金集镇益民村林业队居民何明,男,身份证号,在金集镇集镇规划区有住房一套,地址是盛轩花苑小区3号楼5单元209室,面积为119平方米,其房屋所有权属该同志所有,其相关手续正在办理之中。2018年10月22日,天长市金集镇益民村民委员会出具证明一份,内容为:兹有天长市金集镇益民村林业队12号户主何永华,男,身份证号,该户承包耕地为8.64亩,于2013年5月流转给天长市天青家庭农场种植农作物,情况属实,特此证明。
  上述事实,有身份证、户口本、驾驶证复印件、行驶证复印件、交强险和商业险保单、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出院记录、诊断证明书、收费票据病历、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鉴定意见书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二审中,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王林英是否存在误工费损失;二、一审法院采信案涉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王林英构成一个八级伤残、一个九级伤残有无不当;三、王林英的残疾赔偿金应适用何种标准进行计算。
  本院认为,关于争议焦点一,即王林英是否存在误工费损失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中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经本院审查,虽本起事故发生时王林英已逾60周岁,但其仍具有一定劳动能力,可以通过从事适当的工作获取相应的劳动报酬。一审中王林英提供了其工作单位宏展电子厂、金集政府、金集劳保中心、金集社区居委会出具的多份证明,人保南京分公司虽对王林英提交的上述证据有异议并不予认可该事实,但其并未提交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二审中人保南京分公司亦去宏展电子厂进行了实地调查,相关证据可以证明王林英在本起交通事故发生前在宏展电子厂从事电子产品组装工作并按月领取相应工资。综合一二审证据,一审法院支持王林英主张的误工费21400元(50元/天×428天)并无不当。人保南京分公司提出的王林英不存在误工损失的上诉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二,即一审法院采信案涉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王林英构成一个八级伤残、一个九级伤残有无不当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委托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当事人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和理由的,可以认定其证明力。本案中,案涉司法鉴定系王林英因交通事故受伤,经治疗终结,临床体征稳定符合评残条件的情况下,由法院委托南京两江司法鉴定所作出,鉴定程序合法,接受委托的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均具备法定的鉴定资质。人保南京分公司虽对鉴定意见有异议,但其并未提供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和理由,一审法院对南京两江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予以采信并认定王林英构成一个八级伤残、一个九级伤残,并无不当。人保南京分公司关于王林英伤残等级过高的上诉意见,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三,即王林英的残疾赔偿金应适用何种标准进行计算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中规定: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经审查,王林英一审中提交的金集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可以证明王林英与其儿子共同居住在金集社区;依据王林英户口所在的天长市金集镇益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王林英所在家庭承包的耕地已被流转给天长市天青家庭农场种植农作物,再结合王林英实际工作情况,该证据能够证明王林英实际上已不再以从事农业生产为主要生活来源。因此,王林英的户籍性质虽显示其为农村户口,但综合王林英的居住、工作以及收入来源情况,一审法院适用江苏省城镇居民标准计算王林英的残疾赔偿金,并无不当。人保南京分公司提出的王林英残疾赔偿金应适用江苏省农村居民标准计算的上诉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人保南京分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12元,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栗 娟
  审判员 朱 莺
  审判员 沈 廉
  二〇一九年八月十九日
  法官助理 王世耀
  书记员 魏 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