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证委托售房,产权人应为出卖方?

时间:2020-07-06 09:49:23| 专长:房产纠纷| 来源:李雪静律师

  约定:出卖人将坐落在西城区红莲北里某房屋出售给买受人,房屋成交价为169万元,房屋家具家电等配套设施作价163.5万元,买受人在签订合同时支付定金60万元。同时双方并与某房地产中介公司签订了《居间合同2013年1月18日,被告委托原告作为代理人,代理其办理涉案房屋的出售手续。为此,双方签订《委托书》,并在北京市中心公证处对委托进行了公证。被告朱某将房产证原件交予了原告,原告将剩余购房款全部支付给被告朱某。2013年1月29日,朱某与周某办理了物业交接手续,并收取了周某物业交接款1万元。
  现涉案房屋由原告周某占用使用,其在2013年1月26日,已经购买了地板对房屋地面进行了装修。
  原件及复印件,原告向被告提出配合办理手续、提供材料的申请。被告拒绝提供并表示要求额外支付10万元补偿款,双方最终无法达成协议。被告拒不配合的行为已构成违约。故请求法院判决:被告继续履行原、被告之间的《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被告配合原告将涉案房屋过户至原告名下;被告支付原告违约金66.5万元。
  北京市西城区
  本案的焦点是:原、被告与2012年12月6日签订的《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是否存在终止事由;涉案房屋该如何处分。
  关于原被告于2012年12月6日签订的《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是否存在终止事由?
  约束力,但如果当事人协商一致,依法成立的合同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合法有效,后双方于2012年12月15日对《补充协议》进行变更,由原公积金购买形式变更为全款购买。同日,被告通过公证的方式,授权原告在自委托书签署之日起至180个工作日止代理被告办理涉案房屋的出售手续;原告在代理期限内作为被告代理人与案外人张某签订《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原告周某从原来合同的买受人变成了后面合同的代理人,被告委托原告出售涉案房屋的行为,原告作为被告代理人与他人就涉案房屋签订买卖合同的行为,应当视为原、被告双方对将涉案房屋出售给他人的合意,双方以实际行为表示协商一致,解除之前签订的《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故原、被告签订的《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已于2013年6月15日中止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