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张光炤律师 > 张光炤律师成功案例 > 从组织卖淫且情节严重辩护到协助组织卖淫罪

从组织卖淫且情节严重辩护到协助组织卖淫罪

来源: 张光炤律师 时间:2017-03-14
正文

从起诉组织卖淫罪且情节严重辩护到协助组织卖淫罪

案件简介

甲某通过网络联系了一批卖淫女,并与他们签订了管理及收入分配方案。同时为了扩大业务,甲某先后设立了两种性质的多个微信群,一种是卖淫女及经纪人群,掌握着全国范围内的许多卖淫女信息;一种是嫖客群,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嫖客。为了方便管理,甲某先后招募了包括律师提供辩护的乙某等多个经纪人,每个经纪人发一两部手机,用以管理各自分配的微信群及各自管理的卖淫女,收入由甲某收取,乙某等人领取每月几千元的工资。后经公安机关破获,并提起诉讼。

公诉机关在法庭上以甲某、乙某等人都构成组织卖淫罪,而且乙某等人因为介绍卖淫的次数较多为由,认为构成情节严重,要求对乙某处以10年以上的刑事处罚。

律师作为乙某的辩护人,从侦查阶段开始受理案件,在审查起诉阶段就案件的性质与检察员进行了沟通,但没有得到检察员的认可,故律师在法庭辩护中提出了有力的抗辩,最后法官没有支持检察员的公诉意见,对乙某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定罪,判处乙某五年有期徒刑。本文主要发表一下律师的辩护意见,请大家欣赏: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浙江工品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乙某的委托,并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辩护人经过会见被告人,查阅卷宗以及参加今天的庭审,对案件事实已经清楚,辩护人在此将从公诉人指控的罪名及对其量刑两个方面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一、关于罪名问题。辩护人认为本案证据证明乙某的行为不符合组织卖淫罪的构成要件,而与介绍卖淫罪比较相符,具体意见如下:

为了说明清楚,我想首先简要概括一下组织卖淫罪的客观构成要件。理论上构成该罪必须同时具备如下三个行为:即a组织行为,就是有组织和控制卖淫人员及卖淫场所的行为;b策划行为,就是拟定卖淫方案及实施方法的行为;c指挥行为,就是直接操作实施卖淫活动的行为。以上三者必须同时具备,才能构成组织卖淫罪,而仅参与其中的一种行为,比如只有指挥行为,就与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规定的介绍卖淫行为相一致,而不能认定构成组织卖淫罪。其次我们把乙某在本案中的行为归纳一下:乙某每天的活动就是把自己使用的手机中经纪人微信群里的卖淫女信息发到客户群里,如果有客户对卖淫女有需求就联系她,在客户就卖淫女的选择、嫖娼地点及嫖资等事项确认以后,就把客户的信息传递给卖淫女,由卖淫女具体联系客户实施卖淫。另外就是帮助把自己及其他人介绍的卖淫行为记录下来,或者加一些客户到甲某提供的微信群里。很显然乙某在整个案件中根本没有组织卖淫女和卖淫场所的行为,也没有策划卖淫方案及实施卖淫办法的行为,充其量她就是提供卖淫信息,在卖淫女与嫖客之间牵线搭桥,以促成卖淫行为的实施。该行为仅符合介绍卖淫罪的构成要件,而与组织卖淫罪不符。

另外本案中乙某与甲某之间不存在共同犯罪。因为实际上在本案中存在着两个组织行为,即组织卖淫女的行为和组织经纪人助理的行为。这两个组织行为的施行人都是甲某,前一个组织行为是甲某通过和卖淫女达成利益分配、卖淫活动安排以及收取押金等方式对卖淫女进行组织和控制,乙某没有参与该行为。后一个组织是甲某为了扩大和发展业务,发展乙某及招募本案其他人员为其实施具体的介绍卖淫活动。甲某通过制定日常行为规范和工作要求等对乙某等人进行组织和控制,要求他们不得随便外出,出门要请假,要及时关注和回复微信信息等,如果没有按照要求操作就可能遭到批评或谩骂,这个事实在谢某及乙某的供述中都有证实。也就是说,乙某在本案中实际上也是一种被组织者,甲某与她是一种组织和被组织的关系,而不是合伙关系或者分工协作的共谋关系,他们不存在共同的利益;另外乙某与甲某之间实际上也不存在共同的违法意志,甲某的意志是要组织卖淫女实施卖淫并取得利益,而乙某的意志则只是按照要求在卖淫女与嫖客之间牵线搭桥,促成卖淫行为的事实,两者违法故意明显不同,因此他们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共同犯罪构成要件。另外在处理这样的团伙犯罪中,我们不能简单的把一个团伙内的所有成员都按同一个罪名处理,而应该按照其各自所参与的行为分别对待。就如关于黑社会组织罪就存在组织、领导或参与等三个不同的选择罪名,而不是同一按照一个罪名处理。

从以上客观及主观方面的分析可以明显看出,指控乙某构成组织卖淫罪从犯与事实不符。

二、关于量刑问题。辩护人认为乙某参与到本案的违法活动中确实有一些不得已的情况,而不是主观恶意的必然结果;另外其违法情节也没有公诉机关指控的那么严重,本案存在着证据存疑的状况,所以依法应该对其减轻处罚。

首先乙某参与到本案违法行为的情况与其他助理人都不同。最开始甲某请乙某来是为了帮助其搞化妆的,这在甲某和乙某的供述中都有明确的表述。也就是说乙某最开始并没有任何想要犯罪的想法,这与本案中其他几个被告人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从事介绍卖淫,并且能从该行为中取得收入而参与本案违法行为的情形完全不同。其次乙某其实也根本不想做这种违法行为的,谢某及乙某的笔录中都有乙某15年春节后回家了,说不打算来的供述,是甲某要谢某去乙某家中把她借来,他们俩还去上海找了一圈工作,后来是甲某一再要求谢某把乙某带来的情况下,乙某才再次来到嘉兴的。也就是说,从内心上讲,乙某根本没有做违法事情的故意。另外乙某之所以后来还回到嘉兴,这主要涉及到情感因素,甲某、谢某及乙某的笔录都证实,乙某与谢某之间系情侣关系,甲某要谢某跟着自己做助理,乙某要和谢某在一起,也就只能和甲某在一起了,所以乙某有本案中的违法行为,在很大程度上讲属于情不得已的状况,而不是乙某内心中有多少危害社会的故意。

关于乙某参与介绍卖淫的次数问题,其本人的供述为大约成功了二三十次,而没有公诉人指控的那么多。辩护人认为从证据来看,指控其参与两百多次介绍卖淫的证据存疑。因为甲某的供述中有自己让乙某做记录的事实,谢某的笔录中也有两个人介绍卖淫的记录都由乙某记录在一起的供述,另外乙某的供述中还有其他人介绍的情况也有在自己这里记录的情况,也就是说,乙某所记录的介绍卖淫情况并不都是她自己的,而是有其他人介绍的情况,乙某只是承担了主要的记录工作而已。从这个事实上讲,乙某应该是构成协助卖淫罪。而且乙某是从3月份以后才开始介绍卖淫的,没有理由比她早的人介绍更多业务。现有证据不能准确证实其介绍的卖淫次数,所以不能以公诉机关指控的次数对其量刑,该证据属于存疑证据,在没有准确理清之前不能适用,更不能据此对其量刑处罚。

最后要说明的是乙某在被羁押后的表现问题。她因为本身没有主观恶性,只是因为无知和情不得已才做了违法行为,所以在被羁押后,经过管教民警的教育,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性,因此积极配合对本案的调查,自觉接受劳动改造,并且因为表现良好还被指定为通讯员,协助看守所里的板报宣传工作,而且积极参与看守所里的文艺汇演等其他宣传工作,得到了管教民警的一致好评。可以说,乙某已经改过自新,对其减轻处罚完全符合刑法惩戒犯罪和教化社会的目的。

综上,辩护人认为从证据和法律规定角度上讲,乙某的行为不构成公诉人指控的组织卖淫罪,她与甲某不构成共同犯罪,应该以各自的行为分别处罚,而且乙某内心没有危害社会的故意,而且已经认识和改正了错误,还有指控她的违法次数证据存疑,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严重,所以辩护人建议对其在两年以下量刑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请法庭参考。

此致

浙江工品律师事务所张光炤律师

2016年5月12日

 


分享到
张光炤
张光炤 中顾诚信律师

诚第4

  • 股份转让
  • 保险理赔
  • 工程建筑

执业证号:13304200510862489

嘉兴 | 浙江南湖律师事务所

13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31条咨询

最新律师文集

[转载]买房子

从个案看律师如何发掘有效证据

怎样才算好律师

[原创]一房两租还是违法侵权合同

借款协议与借条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