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认定劳动关系? 一审翻案

时间:2020-02-24 16:01:07| 专长:劳动纠纷| 来源:北京讼德团队律师

  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0111民初18307号
  原告:北京汇鑫伟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凯旋大街建设路18号-C2280。
  法定代表人:朱剑伟,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垂延,男,该公司法务经理。
  被告:王某,女,1985年4月5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房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关鑫,北京京律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北京汇鑫伟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鑫伟业公司)与被告王某劳动争议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汇鑫伟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垂延,被告王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关鑫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汇鑫伟业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判决确认王某与汇鑫伟业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事实与理由:2018年我公司与大台康鑫(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台公司)签订《劳务派遣合作协议》,2019年1月我公司与大台公司签订《企业管理外包服务协议》(以下简称《外包协议》),约定委托大台公司为我公司派遣符合条件的工作人员。2019年1月18日大台公司将王某派至我公司工作,工作岗位是行政前台,故我公司和王某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现不服仲裁裁决,起诉至法院。
  被告王某代理人辩称:同意仲裁裁决,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本院经审理认定如下事实:王某主张其于2019年1月18日入职汇鑫伟业公司,上班至2019年2月14日,岗位是行政前台。汇鑫伟业公司认可**陈述的工作期间和工作岗位,但不认可王某与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陈述其公司与大台公司签订了《外包协议》,将行政岗、内勤岗、店面支持等岗位外包给大台公司,王某系大台公司以服务外包形式派遣至其公司工作的人员;而大台公司又与果来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果来公司)建立合作关系,由果来公司为大台公司提供SOHO管家平台,王某通过果来公司提供的平台与大台公司签约,大台公司也通过果来公司账户为王某发放工资。
  王某为证明其主张,于庭审中提交:1、钉钉考勤打卡记录;2、与汇鑫伟业公司法务吴红秀的微信聊天记录,该聊天记录的主要内容为王某咨询工伤报销的相关事宜,吴红秀大概回答了一些工伤保险报销的途径,但吴红秀同时在微信聊天记录中强调其是以个人名义与王某聊天;3、王某与汇鑫伟业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君的录音,上述录音的主要内容为王某向于君询问其工伤问题怎么处理,于君答复称王某在汇鑫伟业公司属于灵活用工,汇鑫伟业公司与一个叫大台的公司合作;4、银行交易明细清单,该证据显示果来公司于2019年2月26日向王某转账1652元,于2019年3月15日向王某转账1346元。汇鑫伟业公司对证据1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对证据2-4的真实性予以认可,陈述证据3-4正好可以证明其公司的相关主张,王某与其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
  汇鑫伟业公司为证明其主张,于庭审中提交:1、汇鑫伟业公司(甲方)与大台公司(乙方)签订的《外包协议》,上述协议约定甲方委托乙方向其推荐符合要求的自由职业者,并提供企业管理外包服务及业务咨询管理服务,就乙方在本协议下提供的业务咨询管理服务,甲方应向乙方支付服务费,服务费的金额包括甲方委托乙方向自由职业者支付的税后经营收入、委托代征的自由职业者个人所得税和其他税费以及综合服务费。2、大台公司营业执照。证明大台公司的业务范围包含企业管理服务和劳务派遣资质。3、建设银行客户专用回单。该证据显示汇鑫伟业公司分别于2019年1月16日、2019年2月25日、2019年3月1日、2019年3月22日和2019年3月29日向大台公司转账65594元、16451元、32381元、27052元和22938元,其中2019年1月16日回单显示的转账款项用途为服务费,其他回单显示的转账款项用途均为费用。4、大台公司出具的汇鑫地产企业管理项目外包2019年1月和2019年2月费用结算单。上述证据显示2019年1月至2019年2月汇鑫伟业公司的项目外包人员包括王某,结算金额分别为1652元和1346元。5、大台公司(甲方)和果来公司(乙方)签订的《共享经济综合服务协议》(以下简称《服务协议》)。上述协议约定乙方具备共享经济资源平台及智能系统,接收甲方委托为其提供共享经济综合服务协议,包括但不限于为其筛选适合的自由职业者并接收甲方委托为向自由职业者支付相应的绩效费,及依照主管税务机关授予的代征权限向自由职业者征收个人所得税税款及行政收费,甲方向乙方支付现代服务业服务费,包括自由职业者税前经营收入(即结算金额)和乙方综合服务费。6、果来公司服务合作协议样本。汇鑫伟业公司陈述因涉及个人信息,果来公司不方便向其公司提供王某签订的服务合作协议,只向其公司提供了相关的服务合作协议样本。7、王某在SOHO管家平台创建的个人信息照片打印件。王某对证据1、证据4-7的真实性、关联性和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对证据2-3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另王某在庭审中申请证人黄某出庭作证,黄某陈述王某于2019年1月18日至2019年2月14日在汇鑫伟业公司工作,其本人也曾在汇鑫伟业公司工作,于2019年2月17日离职。汇鑫伟业公司陈述其公司2018年有两个合作公司,分别是大台公司及北京新智天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怀来分公司(以下简称新智公司),黄某是新智公司派到其公司工作的。并提交黄某与新智公司签订的劳务合同书,黄某认可劳务合同书上是其签字,但陈述当时签的是空白合同。
  本案审理过程中,本院通知大台公司到院核实相关情况,大台公司陈述王某是其公司招聘的人员,其公司将**派至汇鑫伟业公司工作;其公司与果来公司建立有合作关系,其公司与王某、果来公司通过互联网SOHO管家平台签订三方协议,王某的工资也是其公司先打给果来公司,再由果来公司通过SOHO管家平台上向王某发放。
  2019年4月12日,王某向北京市房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房山仲裁委)申请仲裁,请求确认与汇鑫伟业公司2019年1月18日至2019年4月12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019年7月11日,房山仲裁委作出京房劳人仲字[2019]第1211号裁决书,裁决确认王某2019年1月18日至2019年4月12日与汇鑫伟业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汇鑫伟业公司不服该仲裁裁决,于法定期限内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劳动者要求确认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由劳动者就劳动关系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提交的银行交易明细显示由果来公司为王某转账支付工资,王某与于君的录音中,于君亦提到大台公司、三方协议的存在,大台公司也到法院阐明相关情况,陈述王某系其公司派至汇鑫伟业公司工作的人员。而庭审中汇鑫伟业公司提交的《外包协议》、大台公司的营业执照、《服务协议》、王某在SOHO管家平台建立个人信息等相关证据,能够与王某提交的银行交易明细显示的工资发放情况、王某与于君的通话录音内容以及大台公司在诉讼过程中所做的相关陈述相互印证,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证据链,可以证明汇鑫伟业公司确实将王某所处的工作岗位外包。而王某未能提交充分的证据对汇鑫伟业提交的有关证据进行反驳,也未提交充分的证据证明其与汇鑫伟业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故对汇鑫伟业公司要求确认其公司与**不存在劳动关系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王某与北京汇鑫伟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
  案件受理费10元,由王某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孟瑞
  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丁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