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如何举证才能法庭致胜!

时间:2020-05-27 11:06:14| 专长:| 来源:北京讼德团队律师

  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0117民初4896号
  原告:张某华,女,1969年1月25日出生,汉族,北京市平谷区人,住该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垂延,北京讼德律法咨询中心 创始合伙人。
  被告:张某玲,女,1964年4月6日出生,汉族,北京市平谷区人,住该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振忠,男,由北京市平谷区山东庄镇山东庄村民委员会推荐。
  原告张某华与被告张某玲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某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垂延,被告张某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某华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张某玲向张某华返还出借本金70万元,并按年利率6%的标准支付自2019年3月11日起至借款付清之日止的利息;2.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和财产保全费、担保保险费等由张某玲负担。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张某华变更第一项诉讼请求为:判令张某玲向张某华返还出借本金70万元,并按年利率6%的标准支付自2019年4月1日起至借款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事实和理由:张某玲自2012年11月至2015年12月期间向张某华借款四笔,共计70万元,张某华一直向张某玲索要本金,但张某玲一直不予理会,鉴于上述事实严重侵害张某华的合法权益,故张某华诉至法院。
  张某玲辩称,张某玲确实向张某华借过钱,借款都是张某华知道张某玲将钱放在周明光处能挣取高息而主动放在张某玲处的。从2011年8月4日开始双方即存在借款关系,到2012年11月6日前的借款已经结清。自2012年11月6日开始至2015年12月4日,张某华陆续将共计70万元出借给张某玲,双方约定利息为2%,所有借款都是上付息,提前预扣了一个月的利息,但共计出具了70万元的借条,张某玲根据借条金额按月息2%的标准支付利息至2015年12月,共计支付利息344000元;另外,张某玲于2012年11月6日之后返还张某华借款本金10万元,其中于2013年5月4日通过转账方式返还5万元本金,于2015年8月5日转账6.2万元,其中包括5万元本金,1.2万元利息。综上,不同意张某华的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一、张某华提交四张借条及银行转账记录,用以证明张某玲向张某华借款70万元,银行转账记录中有一笔19.6万元、两笔5万元。张某玲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不认可证明目的,称当时给张某华出具借条时并不是实际借了这么多钱,均扣除了一个月的利息,且40万元的借条中有的钱是张某玲支付给张某华利息以后,张某华又凑成本金整数出借。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定,对证明目的将结合本案其他证据进行综合认定;
  二、张某玲提交其自2012年1月以后的银行流水明细,用以证明其于2015年8月5日向张某华转账6.2万元,归还了张某华5万元本金及1.2万元的利息。张某华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称该账户是张某华本人的账户,但因为没有对应的收条,也没有将借条收回,故不认可归还的是本案的借款,双方间可能还有其他的借款关系,但其没有证据证明双方间还有其他借款关系。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予以认定;
  三、张某玲提交周明光给其出具的8张借条,用以证明张某华给张某玲的钱都放在了周明光处,张某华知道张某玲把钱放到周明光处挣利息。张某华称该证据是复印件,不能确认真实性,且该借条跟本案没有关联性,本案只是张某华和张某玲间的民间借贷关系。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定,对其关联性及证明目的将结合本案其他证据进行综合认定;
  四、张某玲提交2013年4月3日取款7.1万元的银行流水,用以证明其于当日取款7.1万元,后于2013年5月4日将其中5万元现金交付给张某华。张某华对该证据不认可,称不能证明还给张某华了。因张某玲仅提交了取款记录,但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将该款交付给了张某华,故对该证据本院不予认定。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2年11月6日,张某玲为张某华出具20万元的借条,张某华实际转账交付给张某玲19.6万元,预扣了4000元的利息。2015年8月4日,张某玲为张某华出具40万元的借条,双方均确认该借条并非一笔借款,而是陆续借款的总条,其中于2012年12月4日借款5万元,于2013年1月4日借款5万元,于2013年1月13日借款5万元,于2014年6月18日借款5万元,于2014年8月4日借款15万元,于2015年3月4日借款5万元。以上借款均扣除了第一个月的利息,张某华称该40万元借款共扣除8000元,实际交付现金39.2万元,每笔借款均有借条,2015年8月4日张某玲向其出具了一张40万元的总借条,并将原借条收回。2015年9月7日,张某玲为张某华出具借款5万元的借条,张某华预扣了1000元的利息,实际通过转账方式交付给张某玲4.9万元。2015年12月4日,张某玲为张某华出具借款5万元的借条,张某华预扣了1000元的利息,实际转账交付张某玲4.9万元。综上,以上借款金额共计70万元,利息均约定为月息2%,张某华在交付借款时均扣除了第一个月的利息,但按照未扣除的金额出具了借条,此后根据借条载明的金额按月息2%支付利息,张某华主张除最后一笔借款外,利息均付至2015年11月,张某玲称所有的借款利息已支付至2015年12月,共计支付利息344000元。另外已返还张某华借款本金10万元,其中于2013年5月4日通过转账方式返还张某华5万元,于2015年8月5日向张某华转账6.2万元,其中5万元为本金,1.2万元为利息。后又称2013年5月4日是其从银行取出现金7.1万元后将其中5万元以现金方式交给了张某华。2015年8月5日交付的6.2万元有张某玲的银行流水明细作为证据予以证明,7.1万元仅有取款凭证,没有现金交付的证据,张某华亦不认可,其余关于利息的还款均为现金交付,无证据证明。
  另外,根据双方陈述,借款交付时按照月息2%扣除第一个月的利息后,张某玲每月仍根据借条载明的金额按照月息2%的标准支付利息,可能导致实际支付的利息超过月息2%的标准。但张某玲亦称正常情况下没有超过月息3%的标准,其中有几笔因为是张某华4号之后放在其处,但是张某玲都是按照每月4号来支付利息,就存在多给了几天利息的情况,所以可能超过月息3%的标准,但说不清具体哪几笔超过了,对于利息的支付没提出过异议,也说不清每笔还款的钱数和时间。张某华称即使实际支付的利息可能超过了月息2%,但都没有超过月息3%,也不记得还过多少利息和还利息的时间了,利息并不都是按月还的,而且之前张某玲也没提过异议,因此视为是以实际行为变更了关于利率的约定。
  本院认为,张某玲向张某华借款,双方形成民间借贷关系,该借贷关系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张某玲应当按照约定返还借款。张某华现要求张某玲返还借款70万元,但根据双方陈述及其提交的证据,实际出借金额为68.6万元,对于另外1.4万元,双方称是预扣的利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载明的借款金额,一般认定为本金。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实际出借的金额认定为本金,故借款本金应为68.6万元。张某玲称其已经归还借款本金10万元,但其仅能提交归还6.2万元的证据,且明确表示该6.2万元中包含借款本金5万元及利息1.2万元,张某华虽否认该款是还的借款本金,称双方可能还存在其他借款关系,但未提交证据证明,故对于该5万元应从借款本金中扣除。另外,虽然预扣利息后,张某玲仍根据借条载明的金额按照月息2%的标准支付利息可能导致实际支付的利息超过月息2%,但双方都无法说明具体还利息的时间和金额,且张某玲自己也称还的大部分利息不超过3%,具体哪几笔超过月息3%也说不清。故此,对于已付利息,视为双方以实际行为变更了原合同关于利息的约定,且无证据证明实际支付的利息超过法律规定的标准,故不存在将已还利息从本金中扣除的情况,尚欠本金金额应为63.6万元。张某华另要求张某玲按照年利率6%的标准支付自2019年4月1日至款实际还清之日止的逾期利息,该诉讼请求不违反相关的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张某玲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归还张某华借款本金63.6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按照年利率6%的标准计算自2019年4月1日起至款实际还清之日止);
  二、驳回张某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800元,由张某华负担640元(已交纳),由张某玲负担1016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虹雨
  人民陪审员  张向东
  人民陪审员  郭彩伶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
  法官 助理  迟婧函
  书 记 员  张 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