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地集团欠广告宣传费

时间:2020-06-22 10:03:51| 专长:投资融资| 来源:缪亚林律师

  江苏省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苏1291民初2495号
  原告:泰州市华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码31381136-5,住所地泰州市海陵区公园路41号天泰数码市场管理有限公司内A区一楼A9088号。
  法定代表人:王翔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缪亚林,江苏运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绿地地产集团泰州东部置业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1291056667808N,住所地泰州市永兴路97-50号。
  法定代表人:李宝森,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徐娟,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成崟,江苏华朋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泰州市华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地公司)与被告绿地地产集团泰州东部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地泰州公司)广告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2月1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华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翔峰及委托诉讼代理人缪亚林,被告绿地泰州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徐娟、赵成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华地公司诉称,2014年3月,原、被告双方签订《户外LED广告车租赁合同》,约定绿地泰州公司租用华地公司的广告车为其开发的绿地世纪城宣传,宣传地点为泰州市姜堰区,宣传时间由绿地泰州公司安排,每天每辆车的租赁费用为2300元,约定合作期限过半后据实结算已发生的费用,其余款项于合作期限完成后据实结算。合同签订后,华地公司积极完成义务,2014年10月17日,经与绿地泰州公司营销经理纪春华核算,截止上述时间,共宣传44天;核算后,绿地泰州公司再次指示继续为其宣传,2014年12月再次核算,宣传时间为19天;因12月份宣传需要,华地公司又于12月20日、12月21日、12月27日再次为绿地泰州公司宣传,纪春华于2015年6月18日核算确认。上述核算完毕后,华地公司多次主张费用,但绿地泰州公司仅于2015年1月5日支付90000元,余款至今未付。为维护华地公司的合法权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1.被告绿地泰州公司给付原告华地公司61800元;2.被告泰州绿地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
  原告华地公司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交如下证据:
  1.《户外LED广告车租赁合同》一份,证明原被告双方就华地公司为绿地泰州公司提供广告车户外宣传达成合意,并对宣传车的价格、喷绘制作等作出约定。
  2.安排表一份,实际系双方的对账单,证明经与绿地泰州公司人员纪春华结算,2014年华地公司合计为绿地泰州公司宣传66天。
  3.通讯录及名片各一份,证明纪春华系绿地泰州公司营销部负责人、营销经理。
  4.合同审批表一份,证明本案争议的合同经绿地泰州公司内部审批确认,并申请支付90000元,同时该付款方式最后一段注明,于合作期限过半后,据实结算发生的租赁费用,其余款项于合作期限完成后据实结算,同时亦证明,绿地泰州公司仅支付了过半的费用,关于合作完成后的费用仍未据实结算。
  5.照片一组及QQ聊天记录,证明华地公司已经根据双方合同约定,完成广告宣传的合同义务。
  6.绿地泰州公司提交的答辩状一份,证实纪春华是绿地泰州公司营销部经理,其具有结算及指示的权限。
  被告绿地泰州公司辩称,绿地泰州公司已经按约支付完毕涉案合同项下所有款项,不存在欠付广告款的情形,华地公司要求继续支付广告款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华地公司未能提供任何有效证据证明超出合同范围以外的宣传活动系经绿地公司指示并已经完成,其无权按合同标准向答辩人主张宣传费用61800元;双方并未就付款期限作出约定,且华地公司未向绿地泰州公司提供等额发票,绿地泰州公司的付款义务尚未成就,华地公司以2015年6月18日作为付款最后期限并自此主张逾期付款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被告绿地公司为支持其答辩理由提交了如下证据:
  照片一组,证明绿地泰州公司2014年11月份至12月份在泰州市区和姜堰地区发布的广告画面,证明华地公司提供的广告画面并非是基于绿地泰州公司的指示而发布。
  本院经审理查明,华地公司与绿地泰州公司就广告宣传事项签订了一份《户外LED广告车租赁合同》,约定2014年度由绿地泰州公司向华地公司租用广告车进行宣传,每天宣传时间不少于8小时,车身广告位置一侧为LDE显示屏,一侧为喷绘布及滚动字幕,车尾为字幕屏,华地公司按每天2300元/辆将车租赁给绿地公司使用,喷绘画面制作费用13元/平方米,合同总上限为90000元;绿地泰州公司于合作期限过半后,据实结算已发生的租赁费用,其余款项于合作期限完成后据实计算;华地公司向绿地泰州公司提供等额合法的发票;路线以泰州市姜堰区为主,具体地点及时间出车前由绿地泰州公司提前告知。
  2014年10月17日,时任绿地泰州公司营销部负责人纪春华确认2014年8月19日至2014年10月12日,华地公司共计提供广告车宣传44天,纪春华在《绿地世纪城LED车时间安排表》下方签字确认;2014年12月,纪春华签字确认2014年10月18日至2014年12月14日期间,华地公司提供广告车宣传19天;2015年6月18日,纪春华签字确认2014年12月20日、2014年12月21日、2014年12月27日,华地公司提供广告车宣传3天。绿地泰州公司已向华地公司支付90000元。
  时任泰州绿地公司执行策划徐星辰陈述,华地公司与绿地泰州公司签订了一份书面合同,金额90000元,徐星辰在2014年12月底与华地公司存在工作对接,具体的宣传次数由其领导纪春华负责确认;90000元的书面合同履行完毕后,徐星辰继续通过QQ与华地公司的负责人联系,要求其更换宣传车上的广告内容;当时华地公司与绿地泰州公司合同约定每天每车费用为2300元,绿地泰州公司与其他公司合作也是此价格。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一致认可双方之间存在广告合同关系,本院确认华地公司与绿地泰州公司之间的广告合同关系,该合同关系合法有效,依法应予保护。华地公司主张书面合同实际履行完毕后又继续为绿地泰州公司提供广告服务,绿地泰州公司予以否认,故华地公司应当就其主张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华地公司就此提交了纪春华签字的确认单,证明在2014年10月17日之后提供广告车宣传22天,合计66天,绿地泰州公司认可纪春华系该公司时任营销部负责人,且纪春华确认后,绿地公司也已实际支付90000元,同时时任绿地泰州公司的执行策划徐星辰陈述,与华地公司的书面合同履行完毕后,其继续与华地公司就广告宣传事宜对接并指示其更换发布内容。虽然绿地泰州公司辩称双方合同约定的金额上限是90000元且已履行完毕,但就华地公司所举之证绿地泰州公司并未举证予以反驳,且双方在书面合同中约定“绿地泰州公司于合作期限过半后,据实结算已发生的租赁费用,其余款项于合作期限完成后据实计算”,在商业交易中,原合同履行完毕后双方基于原合同确定的基础继续开展合作符合商业交易模式,并不必然因为约定合同金额上限而否认继续合作。故虽然华地公司与绿地泰州公司未继续签订书面合同,但通过华地公司的实际履行行为以及绿地泰州公司相关人员的确认,可以认定双方在原合同履行完毕后继续发生广告合同关系,华地公司实际提供广告车宣传总计66天,绿地泰州公司应当支付相应合同对价。华地公司与绿地公司合同约定2300元/天的标准,同时根据徐星辰陈述,绿地泰州公司当时与其他公司亦按此价格合作,华地公司依据此标准主张广告费,符合双方约定,亦符合交易习惯和市场价格,本院予以支持。综上,绿地泰州公司应支付的广告费总计151800元,扣除已经支付的90000元,实际应付61800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绿地地产集团泰州东部置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泰州市华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61800元。
  如果被告绿地地产集团泰州东部置业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上述款项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46元,减半收取673元,由绿地地产集团泰州东部置业有限公司负担(此款泰州市华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垫付,绿地地产集团泰州东部置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迳交泰州市华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缴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费1346元。[通过银行缴纳上诉费时须如实填写以下内容:①上诉人姓名:填写上诉人本人的姓名或名称,而非代理人、经办人的姓名;②汇入单位:泰州市财政局;③帐号:20×××88;④汇入银行:泰州市农业银行海陵支行;⑤款源:上诉费;⑥一审案号;⑦编码:112001]。
  审判员  李霖
  二〇一七年二月二十日
  书记员  许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