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不履行合同主要义务,法定解除

时间:2020-06-22 10:05:46| 专长:经济仲裁| 来源:缪亚林律师

  苏省泰州市海陵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苏1202民初67号
  原告:深圳市赛诺金动力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龙华新区办事处清华东路与大和路交界处花半里清湖花园13栋1001-1007.
  法定代表人:李坚,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缪亚林,江苏运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泰州市锋德机电制造有限公司,住所地泰州市农业开发区红旗大道59号。
  法定代表人:吴兴生,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顾鸿,江苏东进信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深圳市赛诺金动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诺金公司)与被告泰州市锋德机电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锋德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钱菲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3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赛诺金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缪亚林,被告锋德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顾鸿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赛诺金公司向本院提出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EP16080的合同约定的CCS证书;4、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6年8月2日,原告与被告签订编号为EP160**号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约定被告为原告供应含CCS船检证书的柴油发电机组两台,单价为88600元,合同总价款177200元,约定合同的履行方式为订单确认后原告预付30%的定金安排生产,收到预付款后30日之内交付标的物。合同同时对验收标准、违约责任、纠纷解决方式等进行了约定。合同签订后两日内,原告即将合同总价款的30%,53160元汇至被告账户。但交付时间截止后,被告迟迟不予交货。原告通过多种方式多次与被告联系,一再给予被告合理期限,但被告均未履行。原告本着诚意原则于2016年8月10日再次付款93600元,2016年11月3日将合同剩余款项30440元全部付清,但被告至今未给付标的物。2016年12月8日,原告通过邮件及QQ方式将解除合同的警告函群发至被告公司所有业务人员,被告收悉后要求原告提供银行账户信息。应被告要求,原告于12月9日将银行账户给予被告,并限定被告方于2016年12月14日将合同所有款项177200元予以归还,但至原告提起诉讼时,仍未收到被告退还的款项。原告认为,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真实有效,被告应遵守并履行;被告迟延履行交付货物的义务,已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且经原告多次催讨并付款后,被告方在合理期限内(合同约定生产期为30天,合理期限应当小于或者等于30天,即最长截止到2016年10月3日前)仍未交付标的物,原告方合同目的至今不能实现,致原告利益受损。庭审中,原、被告确认被告在原告提起诉讼之后于2017年1月19日退回177200元的货款并交付了相应的CCS证书,故撤回对应诉讼请求,仅要求判令被告承担自2016年9月4日起以177200元为本金按照日1‰为标准计算的违约责任;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等由被告承担。
  被告锋德公司辩称:被告不能按期交货的原因主要是被告的配套厂家对于合同中约定的柴油机及发电机的交付耽误了时间。合同约定的柴油机由于船检耽误了时间,而相应发电机亦与通常的电压不同,属于非标产品,在生产安排时间上较长。而柴油机和发电机的两家生产商均为美国大公司,时间流程长,虽经被告公司多次催促,仍不能及时到位。被告公司工作人员已将相应情况通报原告,原告亦同意将余款汇至被告公司,但由于这两家生产商流程实在太慢,待被告公司取得合同约定的柴油机、发电机时,原告已提出解除合同。另,关于违约金的计算期间,被告认为原告要求自2016年9月4日起计算违约金的主张不合理。原告在诉称中自认一再给予被告合理期限,并自认合理期限应当小于或者等于30天,最长截至2016年10月3日。原告的上述诉称充分证明在被告告知因柴油机等不能按期到货导致被告不能按约交付的情况下,原告同意将交付货物的时间向后推延,实际上是双方对合同中约定交货期的修改,故被告认为应当按照原告的诉称意见从2016年10月3日起计算违约金。关于违约金的计算截止时间,被告认为原告于2016年12月8日向被告发出警告书明确要求被告立即终止订单的生产。故从2016年12月8日之后,被告未从事订单的生产是按照原告的要求而为,不能认为是被告的违约,故计算违约金的截止时间应当为2016年12月8日。关于违约金的计算标准,被告认为双方合同中约定违约金比例为每日按合同总金额的1‰计算,年利率达36.5%,远远超出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约定的违约金比例过高。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因被告违约给其造成的损失,故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予以调整。且由于原告终止合同,使被告专门购置的两台发电机长期在被告处闲置,也给被告造成了损失,故请求法院将违约金比例降低。
  原告赛诺金公司围绕其诉讼请求,提交下列证据:编号为EP16092的产品购销合同一份;国内支付业务付款回单三份;警告书及解除合同通知书。
  被告锋德公司未提交证据。
  经法庭组织质证,被告锋德公司对原告提交全部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警告书的第一条内容即为请求立即终止订单的生产,即在2016年12月原告即明确表示合同不再履行。
  经审理查明,2016年8月2日,原、被告双方签订编号为“EP160**”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一份,约定供方锋德公司向需方赛诺金公司提供单价为88600元的柴油发电机组两台,总金额为177200元,并对机组、柴油机、发电机、控制器等型号进行了约定。合同第七条“结算方法及期限”约定,订单确认后,先预付30%定金安排生产,卖方对产品验收完毕后支付70%货款,卖方安排发货。合同第一条中的“交货时间”一栏载明:“收到预付款30天内交货”,合同第十条“其他约定事项”则载明:“交货期为供方收到需方预付款后40天内,如供方不能按期交货,超过期限,供方需每天按合同总金额的1‰向需方赔付。”
  2016年8月4日,原告赛诺金公司向被告锋德公司付款531600元;2016年8月10日,原告赛诺金公司向被告锋德公司付款93600元;2016年11月3日,原告赛诺金公司向被告锋德公司付款30440元。因被告锋德公司未能及时交付货物,2016年12月8日,原告向被告发出“警告书”一份认为,被告至今未按约发货,给原告公司带来经济损失,要求被告立即终止订单的生产;全额返还支付的订单款项;赔偿原告由此产生的损失;按照合同第十条“交货期为供方收到需方预付款后40天内,如供方不能按期交货,超过期限,供方需每天按合同总金额的1‰向需方赔付”的规定支付违约金,并要求被告在当周退回货款给予赔偿。2016年12月9日,原告赛诺金公司向被告锋德公司发出“收付款账户信息”,要求被告公司将案涉合同的所有款项177200元于2016年12月14日前退还原告公司相应账户。后因被告未退还相应款项致原告提起本案诉讼。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锋德公司于2017年1月19日退回177200元的货款及原告主张的CCS证书
  本院认为,原、被告间形成的买卖合同关系合法有效,现原、被告确认双方之间签订的编号为EP160**的买卖合同自2016年12月8日被告收取原告发出的“警告书”的通知而解除,且被告于2017年1月9日退还原告给付的全部货款177200元的事实,本院予以认可。双方的争议焦点为被告应承担的违约金计算期间及计算方法。
  关于违约金的计算期间。原告认为,合同第一条“交货时间”一栏载明:“收到预付款30天内交货”,第十条载明:“供方不按期交货,超过期限,供方需每天按合同总金额的1‰向需方赔付”;原告于2016年8月4日支付预付款,被告应当于2016年9月3日前交付货物,故应当自2016年9月4日开始计算违约金。被告认为原告自认曾给予被告应当小于或等于30天的合理期限,视为双方达成对合同中约定的交货期的修改,故应当将交货期间顺延30天,从2016年10月3日开始计算违约金;而被告于2016年12月8日发出“警告书”要求被告终止生产,故被告此后停止生产的行为不属于违约行为;故被告仅应承担自2016年9月4日至2016年12月8日计算的违约金;另合同第十条关于“交货期为供方收到预付款后40天内”的约定已经改变了第一条关于交货时间的约定。本院认为,本案中,合同第一条、第十条对交货时间分别有收到预付款后30天和40天的不同约定;但合同第十条约定在后,且被直接列为违约责任条款的内容;而原告向被告发出“警告书”亦要求被告按照合同第十条的规定支付违约金;故被告支付违约金的起算时间应当按照合同第十条的约定为2016年9月14日。关于违约金计算的截止时间,原告于2016年12月8日向被告发出“警告书”要求被告停止生产并退还货款,案涉买卖合同因被告收到该通知而解除,而被告未能按约定按期交付产品的违约行为已经发生,且被告并未能按照原告的通知及时退还货款,被告按约应承担的相应违约责任并未因此终止,故被告支付违约金的截止时间应当为其向原告退还全部货款的2017年1月19日。
  关于违约金的计算方法。本案中,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因被告违约造成除相应利息损失外的其他损失。合同中约定以按合同总金额的1‰赔付的计算标准畸高,被告请求适当予以减少,故本院酌情以24%的年利率计算2016年9月14日至2017年1月19日的相应违约金为14797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一款、第九十七条、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泰州市锋德机电制造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深圳市赛诺金动力科技有限公司违约金人民币14797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922元,由被告泰州市锋德机电制造有限公司负担(原告已预付1922元,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通过银行缴纳上诉费时须如实填写以下内容:①上诉人姓名:填写上诉人本人的姓名或名称,而非代理人、经办人的姓名;②汇入单位户名: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③汇入银行:中国银行泰州分行营业部、行号:104312800123;④账号:47×××53;⑤款源:上诉费;⑥一审案号]。
  审判员 钱 菲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四日
  书记员 钟洁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