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某交通肇事案辩护意见

时间:2020-02-03 16:14:57| 专长:| 来源:四川君定律师事务所律师

  夏某交通肇事案
 
  律师辩护意见
 
  南充市S区人民法院:
 
  四川君定律师事务所接受夏某的委托,指派侯国君律师就夏某在S区某地二段发生的道路交通事故一案,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审判时参考。
 
  一、定罪问题:
 
  交通事故参与人被害人存在自杀可能,证据不能排除合理怀疑。指控夏某交通事故犯罪证据不充分,指控不能成立。
 
  1、在交通事故前被害人行为有自杀迹象。
 
  被害人的妻子说,被害人在平时自卑内向,懒散消沉,妻子朱某能干外向,被害人与朱某无法交流沟通,夫妻常为琐事争吵。事发前几天,朱某去北京做微商,被害人坚决反对,又无可奈何。当晚被害人给朱某打电话说要寻短见,自杀了事。侦查人员了解的情况是,当晚,被害人的姐姐一起与被害人在DRF旁边的肯德基饮酒,被害人借酒消愁,喝酒到6月29日凌晨二点左右,被害人才与姐姐分开。被害人在高坪区DF租的房子,因朱某没有在家,没有回家。在公路上乱窜。
 
  2、交通事故发生时,被害人有自杀行为。
 
  夏某证实,上午四时,夏某开车从农贸市场行驶向白土坝方向,被害人突然张开双臂扑向汽车,当场死亡。如果被害人是正常拦车,他不会站在路中间,更不会张开双臂,更不会扑向快速行驶的汽车。被害人面对死亡危险,没有不是回避,而是自主积极投入危险。在交通事故过程中,被害人蓄意自杀。
 
  3、被害人尸检伤情符合自杀特征。
 
  载明,被害人尸体的伤势主要集中在头部、胸部、腹部以及四肢(即身体正面),而“背部未受压”;同时,“左侧颞骨、额骨骨折”,“以左侧额颞顶枕部明显”,“左侧颞叶片状脑挫伤,小脑左叶片状挫伤”,“左胸部第5、6、7肋近脊柱骨折,致左胸积1000ml”,“双小腿膝关节下方见胫腓骨骨折”。伤情表明,被害人是正面受到撞击,夏某在事发时往左向避免。事发当时,夏某从农贸市场行驶向白土坝方向,如果被害人是正常行走,被害人应是背部受到撞击,伤情应在背部而不是正面。这说明被害人极有可能在原地等待车辆到来,在车辆临近时而突然起身,张开双臂,冲向汽车。被害人是自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4、被害人与其家属在交通事故前后表现不合常理,足以印证被害人死于自杀。
 
  (1)夏某证实,被害人车祸发生后,被害人的姐姐到现场,并未感到惊讶、悲痛,只是淡淡说了句“这一下不得闹了,死了就安逸了。”
 
  (2)在事发现场,办案警察从被害人的身上搜到了被害人与朱某的结婚证
 
  (3)参与处理交通事故的张某证实,在交通事故处理过程中,张某发现被害人的妻子、姐姐、父母亲并不悲伤,他们的表现与常人不同,值得怀疑。
 
  (4)朱某在录音中说,被害人生前遇事不往好处想,生活消极,有自杀倾向。在交通事故发生当晚,告知她不想活了。被害人死亡后,被害人的母亲和姐姐一直埋怨被害人的死亡是朱某造成的,一直责怪是朱某。
 
  (5)交通事故发生前,朱某与被害人已经有二个小孩。交通事故发生前朱某怀有身孕,却要只身去北京,被害人扬言说要去海外打工。双方存在矛盾。朱某及其亲友却在公安证据中极力掩饰这些矛盾,并无法做出合理解释。
 
  (6)证人王某(被害人的姐姐)在交通事故前突然给被害人打电话,违背常理,王某无法作出合理解释。
 
  (7)交通事故当晚,被害人与王某喝酒到深夜,几个亲友在场,为啥喝酒?饮酒后为啥被害人没有回家,而是在公路上瞎逛。各方当事人无法做出合理解释。
 
  以上事实足以说明,被害人的死亡是被害人家人事前有所预见的,被害人不是死于夏某的驾驶过失,而是死于被害人蓄意自杀。交警大队未查明被害人平时表现、事发前通话记录、微信QQ聊天情况、以及被害人当晚行动轨迹以及相应监控视频(含当晚饮酒)、也没有深入调查被害人的关系人,特别是没有调查被害人的父母。
 
  因此,被害人死亡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结论无法排除合理怀疑。
 
  二、量刑情节:
 
  1、夏某在交通事故发生后主动报案,现场配合交警调查,属于自动归案,应当认定自首。
 
  2、夏某积极赔偿。
 
  3、夏某家庭极度困难。
 
  4、夏某一贯表现良好。
 
  夏某一贯做事认真,勤奋踏实,任劳任怨,表现良好,从未有违法乱纪的行为。这些年,夏某家庭出现多种变故,父亲去世,母亲失明,妻子多病,幼儿患病。夏某一人苦撑一个家。这些年,夏某在打工不顺,生意亏本,现外债累累。为了谋生来南充市做点小生意,又发生交通事故。夏某的各种遭遇让人唏嘘,值得同情。
 
  综上所述,为了避免冤案错案,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避免错案。请贵院依据事实和法律严格审查本案。依据疑罪从无的刑事裁判规则,本辩护人建议贵院对夏某判决无罪,由贵院组织双方协商处理赔偿事宜。
 
  四川君定律师事务所
 
  律师   侯国君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
 
  法院判决如下:
 
  被告人夏某犯交通肇事罪,免予刑事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