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原告某广告公司成功追回巨额广告费

时间:2020-02-27 18:39:34| 专长:民事类| 来源:倪敏律师

  案情简介:分某公司与金某公司因广告纠纷一案,向金某公司追索广告费46632725元和同期银行贷款利息。
  本案焦点:原告分某公司在未按合同约定先提供发票时,能否向金某公司追索广告费。
  被告金某公司辩称:按双方合同约定,金某公司收到分某公司提供的发票30个工作日内履行付款义务。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七条,当事人互付债务有先后顺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履行要求,先履行一方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相应的履行要求之规定,在分某公司未向金某公司提供符合合同约定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之前,金某公司有权拒绝支付合同款项,本案中分某公司未向法庭提交发票,因此金某公司的履行期限尚未开始。
  倪律师经过分析后庭审中反驳:双方合同规定了每一期广告发布的细节,双方在广告发布前签订了发布确认书,发布后由第三方监测机构制作监测报告用作备案。根据《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分某公司按合同和确认书的约定发布广告,并经过第三方监测机构确认,已履行了合同义务,金某公司对广告发布也没有在合同约定的期限内提出异议。金某公司不支付广告费,是不履行合同义务的行为,在严格责任原则下,违约方金某公司不管其主观是否有过错,只要不存在法定或者约定的免责事由,均应承担违约责任。
  也就是说,分某公司迟延提供发票不构成合同不能履行的条件,不是法定或约定的金某公司不需要支付广告费的免责事由。分某公司没有对金某公司有无过错进行举证的责任,金某公司以自己主观上无过错并不能阻碍责任归加。因此,金某公司必须向分某公司支付相应的广告费和利息。
  法院判决:一、被告金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分某公司支付应付广告发布费46632725元;二、被告金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分某公司支付逾期利息(自2018年4月23日起,以46632725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我国的归责原则是多元化的,当事人在不同的诉讼中,需要注意的地方也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