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禹与成都*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3-20 11:09:14| 专长:债权债务| 来源:彭波律师

饶*禹与成都*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成民终字第402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饶*禹。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成都*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武侯区一环路南一段2号。

法定代表人张*玺。

委托代理人彭波,四川印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尧*禹因与被上诉人成都*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2012)青羊民初字第129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12年6月1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7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尧*禹及其委托代理人,*公司委托代理人彭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09年9月9日起至2011年9月2日,饶*禹陆续向*公司出具了8张借款单,金额共计69万元。上述借条均载明借款人为饶*禹,“经理意见”一栏的签名为“张*玺”或“周*倩”。上述款项通过*公司账户或金牛区富润特建材经营部的账户转入了借款单中载明的指定账户,饶*禹认可收到过上述69万元款项。

另查明,饶*禹、张*玺、周*倩于2009年3月13日签订《股份制合作协议》,约定饶*禹入股*公司,占该公司股份的20%。后2011年5月24日,*公司的股东变更为张*玺、周*倩两人,张*玺为公司法定代表人。

因饶*禹未向公司归还借款,*公司于2012年3月起诉来院,要求饶*禹立即偿还借款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原审认定上述案件事实,采信的证据包括:8张借款单,银行转账凭单、金牛区富润特建材经营部说明、股份制合作协议、*公司章程修正案、当事人的当庭陈述等。

审理中,饶*禹出具《华侨城一期合作协议》、《2009年度合作项目各项费用及净利润确认表》、《2011年7月31日前三方合作各项目成本利润确认表》、《2011年7月31日后三方合作各项目成本利润确认表》,用以证明其与张*玺、周*倩之间有合作关系,三方确认饶*禹应分得项目收益,故饶*禹向*公司出具借款单是以借款的名义分配应得收益。饶*禹还出具一份与周*倩通话的录音证据,用以证明周*倩口头承认是以借款的名义来分配项目利润。*公司认为饶*禹是否应该分得利润和借款无关,且后两份利润确认表都是复印件不予认可,公司分配利润应该由股东会决定。对录音证据,虽然是周玉倩的声音,但内容也与借款无关。

综合双方的诉辩意见及提交的证据,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饶*禹收到的69万元款项是向*公司的借款还是以借款名义分得的项目应得收益。

原审认为,饶*禹对*公司提交的8张借款单真实性无异议,对收到借款单中所列的款项共计69万元无异议,但辩称是以借款名义来获得应得项目收益。而饶*禹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自己做出的民事行为应当具备完全认知能力,且饶*禹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在签署借款单时存在被胁迫或重大误解之情况,其向*公司出具的8张借款单,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借款单合法、有效。至于饶*禹是否应和张*玺、周*倩之间分配项目收益,属另一法律关系,三方可协商解决或另作诉争。对于饶*禹与*公司股东周*倩之间的电话录音,凭内容也不能看出饶*禹向*公司出具借款单中的款项是获得项目收益,故对饶*禹的上述辩称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纳。根据*公司提交的8张借款单,能够确认其与饶*禹之间存在借贷关系,饶*禹现未归还借款,对*公司要求其偿还借款本金的诉讼请求,符合法规规定,应当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二百零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饶*禹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给*公司借款人民币69万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700元,减半收取5?350元,由饶*禹承担,

宣判后,尧*禹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二审诉讼费由*公司承担。理由为:1、一审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提交了《华侨城一期合作协议》、《2009年度合作项目各项费用及净利润确认表》、《2011年7月31日前三方合作各项目成本利润确认表》、《2011年7月31日后三方合作各项目成本利润确认表》,证明其与张*玺、周*倩之间有合作关系,三方确认饶*禹应分得项目收益为1732022元,基于此,被上诉人为了达到避税的目的,要求上诉人以借款的方式领取应得的项目收益69万元。故本案所谓的“借款单”,实际并无借款的意思表示,双方的借贷关系并不成立。2、从借款单内容显示,双方没有约定还款期限和利息,被上诉人对借款的用途和目的也不能作出合理解释。被上诉人故意将借款和上诉人应分得的利润混淆,仅凭几份借款单达到转嫁风险至上诉人的目的,一审的处理对上诉人极其不公平。

被上诉人*公司答辩称,上诉人借款事实清楚,且对借款金额等予以确认,仅就借款用途和性质提出质疑。上诉人是否应当分配公司利润应由股东会进行决议,与本案借款无关。故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维持。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对一审查明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法律关系性质为民间借贷,*公司依据直接的证据,即“8张借款单”提起诉讼,就该证据,尧*禹对真实性并无异议,对收到借款单中所列的款项共计69万元也无异议,但辩称是以借款名义来获得应得项目收益。而饶*禹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自己做出的民事行为应当具备完全认知能力,其应当清楚出具“借条”的性质及应承担的法律后果。故其与*公司由此建立的借款关系合法有效。

饶*禹上诉主要认为与张*玺、周*倩之间有合作关系,三方确认饶*禹应分得项目收益,故案涉款项性质为项目收益款。因尧*禹提供的证据证明其与张*玺、周*倩之间存在合作关系。至于尧*禹能否在合作关系中分配项目收益,属另一法律关系,且在该合作关系中,当事人三方为尧*禹、张*玺、周*倩,三人的权利义务与本案尧*禹、*公司两方之间的借款关系确定的权利义务不同,饶*禹也未就借款事实与合作项目收益事实之间的关联性举证,故尧*禹就合作关系应分得项目收益应另行与张*玺、周*倩协商或另作诉争。故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负担方式不变,二审案件受理费10700元,由尧*禹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廖方

代理审判员 陶田源

代理审判员 傅敏

二〇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李婧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