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强与*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

时间:2019-03-20 18:27:51| 专长:保险理赔| 来源:彭波律师

崔*强与*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锦江民初字第2402号

原告崔*强。

委托代理人彭波,四川印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锦江区滨江东路9号。

负责人蔡鸥翔,*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

原告崔*强诉被告*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简称*财保四川分公司)保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6月17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徐国书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于2013年7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崔*强的委托代理人彭波,被告*财保四川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伟到庭参加了诉讼。庭审后,本院根据案件情况,给予当事人庭外和解期限,但在和解期限内当事人无法达成一致的和解协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崔*强诉称,2012年9月,崔*强在*财保四川分公司为其所有的车牌号为川A00S26的车辆购买了机动车损失险(不计免赔),保险期限2012年9月8日至2013年9月7日。2013年3月31日11时45分,崔*强驾驶该车行驶在内江资中境内时发生单方事故,车辆底部与路面发生碰撞,造成油底壳、机油泵、发动机内部损坏。2012年3月31日12时,崔*强电话告知*财保四川分公司车辆受损情况。后涉案车辆在四川精典长铃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进行维修。2013年4月12日,*财保四川分公司向崔*强出具《拒赔通知书》,*财保四川分公司仅同意对油底壳和机油泵损失进行赔偿,对发动机内部损失拒绝赔偿。崔*强认为,*财保四川分公司并未向其提供相关保险条款,也未就免责条款进行提示;崔*强在车辆发生碰撞后,已经停车检查,但并未发现车辆发生损失;且在该情况下,普通人无法预见车辆在没有漏油的情况下继续行驶会导致发动机损坏。综上,本案发动机维修费用属于保险合同的承保范围,*财保四川分公司应当向崔*强赔偿发动机内部损失的维修费用。请求判令:1、*财保四川分公司向崔*强支付保险金23081元;2、本案诉讼费由*财保四川分公司承担。

被告*财保四川分公司辩称,根据崔*强陈述的事实以及对事故发生后的查勘和维修可以看出,本案涉案车辆的发动机损失是因为崔*强驾驶已受损的车辆继续行驶而导致的扩大损失,根据保险条款的约定,保险人对扩大损失部分不承担支付保险金的责任。故请求法院驳回崔*强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2年9月3日,崔*强通过保险代理商成都商众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众车险)在*财保四川分公司为其所有的车牌号为川A00S26的车辆购买了机动车损失险、附加(机动车损失)不计免赔率特约险等险种,其中机动车损失险的保险金额为223400元;保险期间为2012年9月8日至2013年9月7日。崔*强向商众车险签署的回执单载明其收到投保书和会员手册。同日,崔*强向*财保四川分公司缴纳了保费,*财保四川分公司向崔*强出具保单。*财保四川分公司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的第一条约定:“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因下列原因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一)碰撞、倾覆、坠落;……”2013年3月31日,崔*强驾驶涉案车辆行至资中境内时发生单方事故,车辆底盘与地面物体发生碰撞,造成车辆油底壳和机油泵受损,在机油供应不足的状态下车辆继续行驶致使发动机部件损坏。2012年4月3日,*财保四川分公司出具的《机动车辆保险出险通知书(简易)》载明:查勘意见为:车辆底部撞击痕迹明显;车损修理项目为:拆装油底壳、机油泵。2012年4月18日,*财保四川分公司再次出具的《机动车辆保险出险通知书(简易)》载明:查勘意见为:车辆底盘受损;车损修理项目为:发动机检查。崔*强向*财保四川分公司提交关于油底壳、机油泵、发动机、发动机护板等的索赔申请后,*财保四川分公司于2013年4月12日向崔*强出具《拒赔通知书》,载明:经查验车辆受损情况,油底壳和机油泵系与路面碰撞造成,*财保四川分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而发动机的内部损坏不是碰撞的直接原因和必然原因,根据保险条款责任免除部分第七条第六款的规定,本次事故造成的发动机损失不属于保险责任,保险人不应负责赔偿。2013年4月28日,四川精典长铃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向崔*强开具涉案车辆发动机维修的结算单,载明:维修项目为:发动机大修,工时费为3500元,材料费为19581.5元,总计23081.5元;同时,四川精典长铃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向崔*强开具“理赔维修费”的增值税发票,面额为23081元。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陈述一致的事实及以下证据在案为证:原告崔*强提交的崔*强身份证复印件、驾驶证复印件,*财保四川分公司企业分支机构基本情况,机动车辆保险单,保险费发票,“商众车险”回执单,机动车辆保险索赔申请书,机动车辆保险出险通知书2份,拒赔通知书,结算单,发票以及*财保四川分公司提交的《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

本院认为,崔*强与*财保四川分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保险合同签订后,崔*强已按约履行了交纳保险费的义务,被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保险事故,*财保四川分公司应当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财保四川分公司是否向崔*强履行了对免责条款的提示和告知义务;二、崔*强所主张的车辆发动机损失是否应由*财保四川分公司在保险金额范围内予以赔付。

一、关于免责条款的明确告知义务问题。本案中,*财保四川分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向崔*强提供了保险条款以及就免责条款向崔*强履行了提示和告知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故对崔*强关于保险人*财保四川分公司未就免责条款尽到提示和说明义务的主张,本院予以认可。

二、保险责任的认定问题。本案中,崔*强驾驶涉案车辆在正常行驶过程中,车辆底盘与地面物体发生碰撞造成车辆油底壳和机油泵受损,在机油供应不足的状态下车辆继续行驶致使发动机部件损坏,造成了除碰撞产生的直接损失外的其他损失。结合本案的客观事实,作为一般驾车人崔*强无法预见车辆底盘发生擦碰后一定会造成油底壳和机油泵受损,且事发当时车辆并未出现漏油现象,故不应认定驾车人在事发当时已经知晓车辆油底壳和机油泵已经受损而故意继续行驶导致发动机受损。因此,*财保四川分公司关于车辆在遭受损害后未进行必要的修理而造成的发动机损失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的辩称理由,本院不予采纳。综上,依照保险法的相关规定及保险条款的约定,*财保四川分公司应当在保险责任范围内对涉案车辆本次事故的发动机损失予以赔偿。另依据四川精典长铃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向崔*强开具车辆维修结算单及增值税发票,发动机维修所需工时费和材料费总计23081元。故*财报四川分公司应当在保险金额范围内承担涉案车辆的本次事故修理费为23081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条、第十条、第十四条、第十七条、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律条文全文附后)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崔*强支付被保险车辆川A00S26汽车的车辆损失险保险金23081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378元,减半收取189元,由被告*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徐国书

二〇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刘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