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来煤业公司与苟立强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8-12-26 19:55:50| 专长:劳动纠纷| 来源:任丽律师

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川11民终96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凤来煤业公司,住所地:乐山市五通桥区石麟镇。
法定代表人:熊守洪,职务: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鸿钧,乐山市五通桥区冠英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苟立强,男,1966年5月11日出生,住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任丽,四川嘉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凤来煤业公司(以下简称凤来煤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苟立强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人民法院(2016)川1112民初56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9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凤来煤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鸿钧,被上诉人苟立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任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凤来煤业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第二项,判令上诉人不支付被上诉人经济补偿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事实和理由:1.被上诉人自愿提出解除与上诉人间的劳动关系,上诉人不应支付被上诉人经济补偿金。2.一审中上诉人举证了被上诉人的工资表,与被上诉人持有的工资卡上的数目一致,一审法院却没有采信,按照四川省煤炭行业标准来判决实属错误。3.被上诉人缴纳农村医疗保险,上诉人无法再为被上诉人购买医疗保险,并且被上诉人自愿放弃不要求购买医疗保险、失业保险,责任不在上诉人。4.上诉人于2015年8月12日经乐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为煤工尘肺壹期,诊断证明要求一年后复查,表明其患尘肺不确定。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在康复期进行鉴定,有违常理。特要求对其复查鉴定后再决定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再依法赔付。
被上诉苟立强辩称:被上诉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38条规定提出解除劳动关系,上诉人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上诉人提出的工资表属单方证据,没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不应采信。3、根据一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上诉人的第三点上诉理由不成立。
凤来煤业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依法判决原告不支付被告一次性就业补助金89,225.50元;复查费、体检费240.00元,经济补偿金33,004.82元,共计122,470.32元;二、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被告苟立强从2005年9月25日起到原告处从事采煤工作。最后一次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从2015年7月1日至2018年7月1日止。2015年8月12日,乐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被告苟立强为煤工尘肺壹期。2015年9月25日,乐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被告苟立强为工伤。2016年1月18日,乐山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初次鉴定结论书》,鉴定结论为七级伤残。双方对被告应该享受的工伤待遇分歧较大,被告苟立强依法向乐山市五通桥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请求如下:一、裁决解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劳动关系;二、裁决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七级工伤待遇以及申请人垫付费用共计186,209.6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0,477.90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4,317.5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89,225.50元、至申请仲裁之日前的工资11,648.70元、劳动能力鉴定费300.00元;3、申请人垫付的医疗费240.00元;三、裁决被申请人支付经济补偿40,770.60元。乐山市五通桥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6年4月29日依法作出五劳人仲案[2016]62号仲裁裁决书,裁决:一、自2016年3月15日起解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劳动关系;二、被申请人自本裁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支付申请人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89,225.50元(3,431.75元/月×26个月)、复查费、体检费合计240.00元、经济补偿33004.82元(8.5个月×3882.92元/月),共计122,470.32元;三、对申请人的其他请求事项不予支持。原告于2016年5月13日收到裁决书后认为被告尘肺应该进行复查,可能现己康复,不存在患尘肺壹期。原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所请。
另查明,苟立强以四川省乐山凤来煤矿有限公司职工身份在乐山市五通桥区社会保障事业管理局购买了养老保险(2008年8月至2016年3月,从2013年11月开始欠费)、工伤保险(2007年1月至2007年3月、2008年6月至2016年3月,从2013年12月开始欠费)。未以四川省乐山凤来煤矿有限公司职工身份在乐山市五通桥区社会保障事业管理局参加失业保险、医疗保险、生育保险。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应该受法律保护。被告在因工受伤期间,应该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享受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
1、被告苟立强提出解除原被告之间劳动关系的请求,原被告均对仲裁委裁决的“自2016年3月15日起解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劳动关系”无异议,该院予以确认。
2、被告苟立强提出原告凤来煤业公司应向被告支付十级工伤待遇的请求,由于原告已为被告购买工伤保险,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劳动能力鉴定费在工伤保险基金中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承担。原告凤来煤业公司提出被告苟立强诉请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工资计算标准过高,但原告提供的证据系其单方面作出,且无相关依据佐证,该院对此主张不予采纳。参照《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实施国务院关于修改<工伤保险条例>决定的通知》(川府发[2011]28号)文件第二条第(三)项规定:“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七级伤残,劳动合同期满终止,或者职工本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终止工伤保险关系的,享受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其标准以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计算: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七级伤残为26个月”。本案中,被告苟立强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确定为26个月×3431.75元/月(参照2014年乐山市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89,225.50元,此笔费用由原告凤来煤业公司支付。
3、被告苟立强提出“至申请仲裁之日的工资11,648.70元”的请求,实为停工留薪期间工资,因被告苟立强未提供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相关依据,且被告苟立强对于仲裁委的裁决无异议,该院不予支持。
4、被告苟立强提出垫付的体检、检查费240.00元由原告凤来煤业公司支付的请求,在庭审中被告苟立强提出放弃此项请求,经审查,被告苟立强自愿放弃的此项请求不违反法律规定,该院予以确认。
5、被告苟立强提出原告凤来煤业公司应向被告支付一次性经济补偿金40,770.60元的请求,在庭审中,被告苟立强提出经济补偿年限从2008年1月1日开始计算,计算标准是2014年四川省采矿业月平均工资3882.92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第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的规定,原告凤来煤业公司应向被告苟立强支付经济补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七条“本法施行之日存续的劳动合同在本法施行后解除或者终止,依照本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应当支付经济补偿的,经济补偿年限自本法施行之日起计算;本法施行前按照当时有关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按照当时有关规定执行”、第九十八条“本法自2008年1月1日起施行”的规定,被告苟立强的经济补偿年限从2008年1月1日起计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原告凤来煤业公司提出工资计算标准过高,但原告提供的证据系其单方面作出,且无相关依据佐证,该院对此主张不予采纳。被告苟立强的经济补偿确认为8.5个月×3,882.92元/月(2014年四川省采矿业月平均工资)=33,004.82元,此笔费用由原告凤来煤业公司支付。综上,该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九十七条、第九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八条、《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七条,参照《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实施国务院关于修改<工伤保险条例>决定的通知》(川府发[2011]28号)第二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自2016年3月15日起解除原告凤来煤业公司与被告苟立强之间的劳动关系;二、原告凤来煤业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起十日内向被告苟立强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89,225.50元、经济补偿33,004.82元,共计122,230.32元;三、驳回原告凤来煤业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被告苟立强的其他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即诊断证明是否要求苟立强1年后进行复查,凤来煤业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故该院对其主张的“被上诉人在康复期进行鉴定有违常理,现距诊断后已满1年,完全康复,够不上伤残等级”的事实不予确认。
本院经二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第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的规定,被上诉人在上诉人处工作期间,上诉人未为其乐山市五通桥区社会保障事业管理局办理失业保险、医疗保险、生育保险,依据相关法律规定,上诉人应向苟立强支付经济补偿。上诉人提出苟立强诉请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工资计算标准过高,但其提供的工资证据系其单方面作出,且无相关依据佐证,本院对此主张不予采纳,故上诉人应予支付苟立强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工资计为8.5个月×3,882.92元/月==33,004.82元。
二、苟立强2015年8月12日经乐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为煤工尘肺壹期,后于同年9月25日被乐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2016年1月18日乐山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其构成伤残7级,故应由上诉人应当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七条,参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人社部发[2013]34号)第十条、《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实施国务院关于修改<工伤保险条例>决定的通知》(川府发[2011]28号)第二条第(三)项的规定,支付被上诉人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89,225.50元。
综上所述,上诉人凤来煤业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上诉人凤来煤业公司负担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金伟
审判员  王 进
审判员  谭媛媛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记员  孙 影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