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任丽律师 > 任丽律师成功案例 > 简科宇与黄仁乾、黄梦琴、朱翠娥、简先勤机动车交通事故

简科宇与黄仁乾、黄梦琴、朱翠娥、简先勤机动车交通事故

来源: 任丽律师 时间:2018-12-26
正文


(2015)乐民终字第68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简科宇,男,汉族,农村居民。
委托代理人:任丽,四川嘉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金朋,四川嘉州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仁乾,男,汉族,农村居民。
委托代理人:罗永俊,四川和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朝阳,四川和冰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梦琴,女,汉族,农村居民。
法定代理人:黄仁乾,男,农村居民。
委托代理人:罗永俊,四川和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朝阳,四川和冰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朱翠娥,女,汉族,城镇居民。
委托代理人:罗永俊,四川和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朝阳,四川和冰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简先勤,男,汉族,农村居民。
上诉人简科宇因与被上诉人黄仁乾、黄梦琴、朱翠娥、简先勤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峨眉山市人民法院(2015)峨眉民初字第53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简科宇的委托代理人任丽、何金朋,被上诉人黄仁乾以及黄仁乾、黄梦琴、朱翠娥的委托代理人胡朝阳,被上诉人简先勤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14年11月26日,当事人简科宇无二轮摩托车驾驶证驾驶未经登记入户钱江牌普通二轮摩托车由胜利沿省道306线往符溪方向行驶,19时57分,当车行驶至省道306线23KM+200M一十字路口时与相对方向往左转弯黄仁乾(搭乘石莉萍)驾驶的未经登记入户嘉陵牌普通二轮摩托车侧面相撞,造成石莉萍当场死亡、黄仁乾受伤、简科宇受伤、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2015年1月5日,此事故经峨眉山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成乐公交认字(2014)第00084号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简科宇承担此事故的同等责任;黄仁乾承担此事故的同等责任;石莉萍不承担此事故责任。
另查明:被告简先勤、简科宇系父子关系。被告简先勤系钱江牌二轮摩托车车主,该车未登记入户,未购买保险。被告简科宇是事故发生时钱江牌二轮摩托车驾驶员,无二轮摩托车驾驶证。事故发生后,被告简科宇垫付了丧葬费48000元,原告亲属出具收条,收条载明:“今收到简科宇因交通事故造成石莉萍死亡,所支付的丧葬费48000元(大写肆万元捌仟元整),超出国家标准部分作为丧葬补偿,以后不在扣除。收款人石映林签名,2014年11月27日”;事故发生后被告简先勤垫付尸检费3000元。
又查明:死者石莉萍,女,生于1973年12月12日,农村居民,生前从2014年6月25日起至交通事故发生时在峨眉山金威利运动用品有限公司上班从事针线工作;2015年2月6日乐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石莉萍因交通事故死亡,认定为工伤。死者母亲朱翠娥,城镇居民,生于1939年7月21日,有成年子女6人,参加了城镇居民养老保险,现每月领取退休金996元;死者石莉萍父亲石汝进已去世;原告黄仁乾与石莉萍系夫妻关系,于1998年7月22日生育一个子女黄梦琴。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决:1、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304450.25元。2、被告连带承担交强险限额责任。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因原告不同意调解,致本案无调解基础。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户口簿、居民身份证、峨眉山市桂花桥镇人民政府及桂花桥镇新联村村民委员和峨眉山公安局桂花桥派出所出具的亲属证明、峨眉山市黄湾乡人民政府及黄湾乡张坝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亲属证明、结婚证、独生子女证、尸检报告及尸检费票据、死亡证明、火化证、劳动合同书和工资表及入宿证、工伤认定书、酒精检测费票据、收条、峨眉山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证明等证据及庭审笔录予以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对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认定书均无异议,经该院审查,可以作为确定本案事故责任的依据。由于被告简科宇承担此事故的同等责任,黄仁乾承担此事故的同等责任,石莉萍不承担事故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不是同一人,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被告简科宇所驾驶的摩托车系被告简先勤所有,该车未投保交强险,原告请求被告简科宇和简先勤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该院依法应予支持;不足部分,由被告简科宇和黄仁乾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该院确定本案赔偿责任比例为5:5,即被告简科宇承担50%的赔偿责任,黄仁乾承担50%的赔偿责任。被告简科宇系被告简先勤的家庭成员,基于家庭成员之间的相互信任、相互扶助的关系以及家庭财产的共有性,被告简先勤将未经登记入户的摩托车交予无二轮摩托车驾驶证的被告简科宇驾驶存在重大过错,故被告简先勤应与简科宇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石莉萍死亡造成的损失,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该院综合认定如下:1、死亡赔偿金,死者石莉萍虽系农村居民,但从2014年6月25日起至交通事故发生时在峨眉山金威利运动用品有限公司上班从事针线工作,其主要生活来源地为城镇,其死亡赔偿金可按城镇标准计算,其被抚养人生活费也可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参照2013年度四川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该院确定死亡赔偿金为22368元/年×20年+16343元/年×2年÷2人(死者女儿黄梦琴的被扶养人生活费)=463703元。对原告主张的朱翠娥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因朱翠娥已经开始享受社会保险待遇,故该院对该主张依法不予支持;2、精神损害抚慰金,该院酌情认定40000元;3、交通费,该院酌情认定500元;4、处理交通事故人员误工费,对原告主张的处理交通事故人员的误工费1440元,该院认为该请求符合法律规定,该院予以支持。5、丧葬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的规定,该院确认丧葬费为20897.5元。6、尸检费,因该费用系处理交通事故所产生的必要费用,根据其票据,该院确认尸检费为3000元。以上费用共计529540.5元。由二被告赔偿原告110000元(交强险限额)+(529540.5元-110000元)×50%=319770.25元,因二被告已支付了原告丧葬费20897.5元,垫付了尸检费3000元,抵扣后,二被告实际应赔偿原告295872.75元。对于被告提出其支付了原告丧葬费48000元、垫付了被告简科宇的酒精检测费500元,应在本案中予以扣除的主张,因被告所提交的收条明确载明“今收到简科宇因交通事故造成石莉萍死亡,所支付的丧葬费48000元(大写肆万元捌仟元整),超出国家标准部分作为丧葬补偿,以后不在扣除。”,被告在付款时并未提出异议,此收条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而被告简科宇的酒精检测费不属本案审理的范畴,故该院对被告的该主张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简先勤、简科宇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黄仁乾、黄梦琴、朱翠娥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石莉萍死亡的各项损失共计295872.75元;二、驳回原告黄仁乾、黄梦琴、朱翠娥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925元,由被告简先勤、简科宇承担。
上诉人简科宇上诉称: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死亡赔偿金按农村户口计算,被扶养人的计算标准也应按农村标准计算。死者石莉萍系农村居民,签订劳动合同的时间是2014年6月25日在此之前死者在农村务农,死者发生交通事故的时间为2014年11月26日,死者在城镇务工时间未达到一年,死者经常居住地在农村,不在城镇。劳动单位的证明不能证明其连续在单位务工,而恰好证明死者是间断在单位务工,收入也不稳定,不能认定其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不符合农村居民按城镇标准计算赔偿费用的相关规定。二、关于劳动合同、工资表及入宿证用人单位应出庭接受质证,不排除系伪造可能,需经法庭询问调查了解核实相关证据真实性,对比该单位和其他员工签订的劳动合同、工资发放方式、入宿证的具体入住时间才能作为定案依据。三、关于丧葬费应进行费用抵扣,一审认定错误,丧葬费原审法院认为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属于基本事实未查清。死者死亡后,上诉人由于交通事故中也受伤住院治疗,无法与死者家属就丧葬费问题进行协商,于是委托父亲简先勤前去同死者近亲属协商,简先勤不知道现行丧葬费是多少,而死者亲属当时要求是要先行支付48000元才肯将死者下葬,在当时特殊情况下,死者亲属收了简科宇48000元,而出具了收条,无论该收条怎么写,简先勤其实都是没有办法的,并且简先勤当时误以为支付48000元除了丧葬费外还包含部分赔偿款,只不过当时认为死者家属要求先行多支付部分,于是才按照死者亲属的要求支付48000元。该收条上没有上诉人以及简先勤的签字认可,不代表上诉人及父亲的意思表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严重有误。四、一审法院在认定车辆所有人上认定错误,简先勤不应承担连带责任,该肇事车辆系上诉人所有,系上诉人自己到二手车行花了300元购买的,有上诉人购车原始收据为证,该原始收据清晰载明购买者系简科宇,车辆所有权人为上诉人,并非是上诉人的父亲。上诉人系完全行为能力人,因此并不存在上诉人的父亲将车交给上诉人驾驶的情况,简先勤在本案中并无任何责任,更谈不上有重大过错,简先勤不应承担连带责任。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四川省峨眉山市人民法院(2015)峨眉民初字第534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二、一审、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黄仁乾、黄梦琴、朱翠娥答辩称: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了《劳动合同》、工资表、入宿证、工伤认定决定书均能证明死者石莉萍在峨眉山金威利运动用品有限公司上班的事实,符合按城镇标准进行赔偿,丧葬费是双方自行约定,一审时对车辆的所有人进行了调查,交警出具的事故认定书均能证实车辆的所有人是简先勤。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简先勤答辩称,同意上诉人的意见。
二审查明的事实除以下事实外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死者石莉萍从2013年3月15日至2014年11月26日在峨眉山金威利运动用品公司上班。2014年11月27日简先勤等人为车方与凌建洪等为家属方在峨眉山市交警大队何平的主持下就石莉萍丧葬费协商结果为:需要48000元丧葬费,按国家标准20897.4元,余下的是车方人道主义给家属方的丧葬补偿金(该费用下步不在计算)。简先勤、简科宇在一审庭审中陈述:简科宇是驾驶员、简先勤是车主。简先勤一审中还陈述:是我出的钱买的,车主也是我。
上述事实有峨眉山金威利运动用品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关于重大事故石莉萍丧葬费会议》、《一审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一审法院按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者石莉萍的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是否恰当。被上诉人在一审提供的《劳动合同》、《工资表》、《入宿证》、《工伤认定书》以及二审中峨眉山金威利运动用品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等证据能够证明死者石莉萍生前长期在城镇上班、收入来源于城镇的事实。故一审法院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者石莉萍的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维持。
二、被上诉人支付的丧葬费48000元超出国家丧葬费标准部分是否在赔偿款进行扣除。根据被上诉人在二审中提供的《关于重大事故石莉萍丧葬费会议》以及被上诉人亲属出具的收条能够证明上诉人就超出国家丧葬费标准部分费用作为人道主义给家属方的丧葬补偿金并不再以后的赔偿款中计算的意思表示。故上诉人要求在赔偿款中进行扣除,本院不予支持。
三、简先勤是否应承担责任的问题。简先勤、简科宇在一审中已陈述车主是简先勤。二审中简科宇提供由峨眉山市志春车行出具的《收款收据》并不足以认定简科宇是车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状、答辩状、陈述及其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的规定,本案应认定简先勤是车主,简科宇是驾驶员。简先勤将未取得机动车行驶证摩托车交给无驾驶资格的简科宇驾驶存在重大过错。故一审判决简先勤与简科宇共同承担赔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简科宇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850元,由简科宇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李金伟
审判员谭媛媛
审判员张图亮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五日
书记员李波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分享到
任丽
任丽

诚第1

  • 婚姻家庭
  • 交通事故
  • 债权债务

执业证号:15111201311424616

乐山 | 四川嘉州律师事务所

7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196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