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与文×继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5-26 21:16:51| 专长:遗产继承| 来源: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陈×与被告(反诉原告)文×、第三人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市长安支行(以下简称花旗银行)遗嘱继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陈×及委托代理人阮思乔、赵强,文×委托代理人欧阳诚构,花旗银行委托代理人李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陈×诉称:我与被继承人彭×1系夫妻关系,彭×1于2014年1月9日去世,生前留有遗嘱,遗嘱内容为彭×1名下位于北京市×区×园×号楼×层1409号房屋(以下简称1409号房屋)由我继承,我需支付彭×1父亲彭×2、母亲文×50万元。彭×1去世后,我主张按照遗嘱内容继承,但彭×2、文×拒不配合,导致我无法办理过户手续。故诉至法院,依法判决1409号房屋由我继承所有。

文×辩称并反诉称:彭×1于2014年1月9日因病去世,我是彭×1的母亲,陈×是彭×1的妻子。彭×1生前先后留有两份遗嘱,分别先后交给我和陈×,导致双方就彭×1遗嘱的执行和遗产分配发生纠纷。现陈×依据持有的遗嘱向我提出诉讼,要求继承1409号房屋。我认为陈×持有的遗嘱不是彭×1真实意思表示,当时彭×1已经极度脆弱,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见证人身份及内容也都存在问题,不认可遗嘱效力。彭×1于2013年12月3日曾自书遗嘱,对1409号房屋的分配意见是陈×占有37%份额,我享有63%份额,此系其真实意思表示,应据此继承分割,不同意陈×的诉讼请求。如果陈×持有的遗嘱有效,则陈×在继承房产的同时应给付我50万元。此外,根据陈×所持遗嘱内容,彭×1的养老保险金(包括基本养老保险和企业年金即补充养老保险)应当全部由我继承。但双方在2014年领取养老保险金时,陈×并未向我披露遗嘱,在被隐瞒的情况下,双方分配了养老保险金。因此,在遗嘱有效情况下,双方的分配协议应当被撤销,有关养老保险金应当根据遗嘱内容重新分配,全部由我继承。故提出反诉:1、要求陈×一次性支付50万元;2、要求陈×返还我应继承的养老保险金61117元、企业年金78024元。

陈×针对反诉辩称:同意给付文×50万元,这也说明文×对于我持有的遗嘱是认可的。养老金和年金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依据彭×1遗嘱内容,养老金归父母所有的情况下,彭×1只能处分养老金的一半份额即30558.5元,另一半属于我所有。关于企业年金,按照相关政策,企业年金不属于养老金,而是养老系统的补充。我认为该部分款项并未在遗嘱中体现,应按照法定继承予以分割,分割时扣除我享有的50%份额,对彭×1享有的50%份额平均分配,文×应得到四分之一即19506元。判决如下:

一、北京市×区×园×号楼×层1409号房屋归原告(反诉被告)陈×所有,房屋剩余贷款由原告(反诉被告)陈×向第三人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市长安支行予以偿还。

二、原告(反诉被告)陈×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被告(反诉原告)文×房屋折价款五十万元。

三、原告(反诉被告)陈×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返还被告(反诉原告)文×已领取的彭×1的养老金五万六千二百二十七元七角、企业年金七万二千三百四十九元七角(已付抚恤金一万二千六百元扣抵后,剩余款项于上述期间内给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