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天津三月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 天津三月风律师事务所律师成功案例 > 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

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

来源: 天津三月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时间:2017-12-18
正文

徐某与大连某大学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

【案情简介】

徐某原系大连某学院91级硕士研究生,大连某学院于2010年更名为大连某大学。1993年7月11日,徐某在学校实验室做实验过程中被电击伤,后被送往医院抢救脱险。1997年4月25日经鉴定,徐某为一级残废。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确定徐某在本次事故中承担40%责任,大连某大学承担60%赔偿责任。距离事发20年后,徐某因家人护理得当生活至今。徐某父亲作为其法定代理人向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大连某大学赔偿后续十年的残疾赔偿金、护理费、后续并发症治疗费、康复费、残疾辅助器具费、营养费、鉴定费等。

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全部支持了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鉴定费的诉请,部分支持了护理费、康复费、营养费的诉请,没有支持后续并发症治疗费的诉请。后徐某及大连某大学均上诉,徐某父亲委托我所代理二审。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进行了改判,维持了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鉴定费的一审结果,撤销了康复费和营养费的一审结果,增加了护理费的赔偿数额。根据二审的判决结果,徐某获得的赔偿数额一审多出154050元。

【代理意见】

我们认为,本案属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主要争议焦点为超过确定的护理期限、辅助器具费给付年限或者残疾赔偿金给付年限,赔偿权利人是否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继续给付相关费用?相关费用的名目和年限如何确定?

一、徐某有权提起本次诉讼,继续主张后续十年的赔偿费用。

(2013)沙民初字第3464号民事判决书认定“虽然原告于1997年4月25日经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医室作出鉴定书定为一级伤残,但结合原告的受伤程度及本案具体情况,应认定为原告受伤之时即1993年7月11日即构成一级伤残。”该判决认定徐某受伤程度及定残日期准确无误。徐某自1993年受伤至今已超过20年,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32条的规定,徐某本次诉讼于法有据。

二、沙河口区法院未能参照大连中院及辽宁省高院对于护理费用的判决,因此存在错误。

针对护理人数的问题,《解释》第21条第2款规定:“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大连中院大法医字(98)第644号法医技术鉴定书鉴定结论是:“因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故伤后需有二至三人护理,并加强营养。”天津医科大学司法医学鉴定中心[2013]鉴第865号徐某法医学护理依赖程度评定意见书鉴定徐某“完全护理依赖”。并且,以往的(1998)大民初字第32号民事判决书和(2000)辽民终字第259号民事判决书也都判决由二人护理,而且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所以,(2013)沙民初字第3464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护理人数为一人是错误的,徐某的护理人数应为两人。

对于护理费的问题,(1998)大民初字第32号民事判决书第九项“护理费按照职工年均收入人民币三千五百九十四元,以二人护理计算二十年总额的百分之六十”,(2000)辽民终字第259号民事判决书也维持了该项判决。然而,(2013)沙民初字第3464号民事判决书中却按照每日120元的标准计算护理费用,既与事实不符,也无相关法律依据。根据《解释》第21条第2款的规定“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徐某长期居住在天津,沙河口区法院应当参照1998年及2000年的判决,按照2012年天津市职工平均工资46464元,以二人护理计算十年总额的60%作为护理费。

三、沙河口区法院未能参照大连中院及辽宁省高院对于后续并发症治疗费用的判决,仅以未提供证据为由不予支持该项请求,因此存在错误。

1997年4月25日,天津高法法医鉴定一级残废人徐某“需要继续对症及抗癫痫治疗”;1999年3月10日,大连中院法医鉴定徐某“可以适当采取神经营养和对并发症等进行治疗”;(1998)大民初字第32号民事判决书第十项“被告大连某学院给付原告徐某今后并发症治疗费人民币五万元”,(2000)辽民终字第259号民事判决书也维持了该项判决。因此,上述鉴定结论和判决结果均认定徐某需要进行后续并发症的治疗。根据《解释》第19条第2款的规定“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因此,沙河口区法院应该支持徐某本次关于后续并发症治疗费的诉讼请求。

关于后续并发症治疗费用的具体数额,徐某的并发症既可到医院治疗,也可以向药房购买非处方中成药进行治疗。徐某在本次庭审过程中已经提交了若干张购药票据,证明平均花费为每月800元左右,以此基数作为计算标准,与事实相符,沙河口区人民法院应当予以认定。

四、沙河口区法院判决大连某大学支付康复费用正确合法,但是在计费标准和给付年限的判定上存在错误。

根据《解释》第19条第2款的规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大连中院大法医字(98)第644号法医技术鉴定书鉴定结论“对一级伤残的结论无异议,其伤后多次住院抢救、康复治疗,均属合理。”因此,徐某要求康复费用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2013)沙民初字第3464号判决在计算伤残赔偿金、护理费等各项费用时,均以十年作为计算标准,唯独康复费这一项按照五年计算,根据徐某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可能恢复正常的生活自理能力,康复费用必将一直花费下去,所以也应当判决按照十年的标准继续给付。

徐某现已卧床20余年,四肢肌肉明显萎缩,必须经常进行必要的康复训练,以免病情加重恶化。徐某在一审时提交了天津同安医院康复中心延期康复治疗计划申请表,其中确认每天康复训练费为90元,包括关节松动训练每次60元,电动起立床训练每次30元。所以,(2013)沙民初字第3464号判决书中写明的50元康复费计算标准与事实不符。

五、沙河口区法院判决的营养费用数额明显偏低,与事实不符,应当予以改判。

根据《解释》第24条的规定“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大连中院大法医字(98)第644号法医技术鉴定书鉴定结论是:“因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故伤后需有二至三人护理,并加强营养。目前无需特殊治疗,主要是加强护理,可适当采取神经营养和对并发症等进行治疗。”鉴定书中已经明确指出徐某需要加强营养,因此徐某主张营养费的诉请应被支持。

关于营养费的数额,(1998)大民初字第32号民事判决书第十一项“营养费按日人民币八元计算二十年总额的百分之六十”,(2000)辽民终字第259号民事判决书也维持了该项判决。每天8元是按照当年大连市国家一般工作人员在本市出差的伙食补助标准,然而考虑到目前的社会经济水平以及徐某长期居住天津的现实情况,(2013)沙民初字第3464号判决应当参照2012年天津市国家一般工作人员在本市出差的伙食补助标准即每天50元,以此计算营养费的数额。

综上,(2013)沙民初字第3464号判决认定徐某受伤程度及定残的日期准确无误,但是,判令护理费、康复费、营养费和后续并发症治疗费等四项费用时,适用法律不当,显失公平正义。因此,请求贵院撤销(2013)沙民初字第3464号民事判决书,根据事实、依据法律支持徐某一审全部诉讼请求,维护徐某的合法权益。

【判决结果】

二审法院判决,维持一审判决中关于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鉴定费的判决结果,撤销了康复费和营养费的判决结果,增加了护理费的赔偿数额。

【裁判文书】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上诉人徐某是否有权提起本次诉讼;二是赔偿的项目和年限如何确定。

就第一个争议焦点问题,二审法院认为:虽然徐某是于1997年4月25日被鉴定为一级伤残,但结合徐某的受伤程度和本案具体情况,应认定为原告受伤之时即1993年7月11日即构成一级伤残。因此截止徐某本次起诉之时,已经超过了20年,徐某可以要求大连某大学继续给付相关费用。

就第二个争议焦点问题,二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2条之规定,仅列明护理费、辅助器具费或者残疾赔偿金的超期赔付认定,对于徐某要求的康复费和营养费的诉请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予支持。关于赔偿年限方面,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可以在5-10年的范围内酌情确定,徐某现年48岁,已经连续20年处于完全护理依赖状态,身体状况较为平稳,故护理费及残疾赔偿金的赔付年限确定为10年。

【案例评析】

一、护理期限、辅助器具费给付年限或者残疾赔偿金给付年限20年的起算时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从定残日起计算20年,但该司法解释是自2004年5月1日起施行,且不具有溯及力。从以往生效判决中使用的赔偿标准来看,人民法院在2000年作出判决时采用的均是事故发生当年的赔偿标准,所以20年赔偿应从1993年7月事故发生时起算。

二、后续并发症治疗费、康复费、营养费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2条之规定,仅列明护理费、辅助器具费或者残疾赔偿金的超期赔付认定。该条法律规定提到“赔偿权利人确需继续护理、配置辅助器具或者没有劳动能力和生活来源的,人民法院应当判令赔偿义务人继续给付相关费用五至十年”中的相关费用,仅指护理费、辅助器具费或者残疾赔偿金。对于超出法律规定的后续并发症治疗费、康复费、营养费不能支持。

三、合理赔付费用的赔偿年限问题。

护理期限及给付残疾赔偿金的期限可以根据赔偿权利人的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期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2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可以在5年至10年的范围内酌情确定继续赔偿的年限。上诉人现年48岁,一级伤残,已经连续20年处于完全护理依赖状态,在家人精心照料下身体状况较为平稳,根据其年龄及身体状况,确定继续赔付年限为10年并无不当。

【结语和建议】

本案涵盖了人身损害赔偿的特殊情况,即超过法定给付期限之后,赔偿权利人请求继续给付相关费用的情况。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子女的平安健康是父母最大的愿望,谁也不愿见到自己的孩子遭受到身体和精神的伤害。然而,意外总有发生,在生命健康遭受到伤害后,对于赔偿项目的标准、年限都有法律规定,权利人可以依法主张,注意保存好相关支出票据等证据。

分享到
天津三月风律师事务所
天津三月风律师事务所 中顾诚信专家

诚第4

  • 刑事辩护
  • 合同纠纷
  • 房产纠纷

执业证号:21201199310624390

天津 | 天津三月风律师事务所

25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415条咨询

最新律师文集

罪刑相称,罚当其罪

是盗窃?还是诈骗?

关爱老人,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