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增军诉上海顶集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

时间:2019-07-10 14:03:21|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律师

2016年12月14日,原告与被告顶集公司签订《汽车代购合同》、《委托服务合同》各一份,向被告购买“中规保时捷卡宴S油混”轿车一辆,车辆单价为100万元,另含代办装潢、保险等费用,总计价款为1,103,300元,其中贷款50万元,三年利率15.5%。2016年12月8日,被告玖月公司向被告同宝公司付款963,344元用于订购“卡宴油混”轿车。2016年12月23日,被告玖月公司与案外人某某公司签订《汽车委托代购协议》,约定某某公司委托被告玖月公司代购一辆“卡宴油混”轿车,车价985,200元,提车时间2016年12月29日前。
2016年12月27日,被告顶集公司向被告玖月公司付款965,200元用于购买前述“卡宴油混”轿车。2017年1月4日,被告同宝公司开具了一份开票金额为963,344元的《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2017年1月10日,被告顶集公司将涉案保时捷“卡宴S油混”轿车以及购车发票交付给原告。2017年1月11日,原告缴纳了车辆购置税85,800元。2017年1月20日,原告因车辆冷冻液问题到杭州4S店进行保修时发现该车蓄电池在出售前进行过更换。原告遂以涉案车辆出售时各被告未将更换过蓄电池的情况告知原告,侵犯了原告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构成欺诈为名,要求被告方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赔偿三倍价款遭拒,故涉讼。
律师作为原告代理律师,充分进行诉讼准备,最终法院驳回了原告全部诉讼请求。共计为客户挽回了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3853376 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