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某与北京某有限公司、杨某等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7-16 14:16:39| 专长:劳动纠纷| 来源:史晗律师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

(2017)0116民初5859

原告:何,男,1968214日出生,住河北省邯郸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史晗,河北厚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谭,男,19891014日出生,住河北省邯郸市。

被告:杨,男,1982420日出生,住河北省邯郸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士永,北京市擎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22-23幢十七层10号。

法定代表人:王,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士永,北京市擎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何与被告谭、杨、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阔扬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81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何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史晗,被告杨及被告阔扬公司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士永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谭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出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何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39025.0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200元、营养费4500元、误工费35800元、护理费10200元、伤残赔偿金44620元、精神抚慰金100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0975元、鉴定费3150元、鉴定检查费106.95元、交通费3000元,共计166547.99元。事实与理由:2016年,被告谭雇佣原告在北京市从事焊管工作。201755日,被告谭派遣原告到由被告阔扬公司承包的北京市怀柔区万达商城工地进行施工,期间原告工作由被告杨进行管理,工资由其发放。201758日上午,原告在北京市怀柔区万达商城61楼梯间进行工作时,因梯子发生侧滑,原告从工作扶梯上跌落。原告随即被送往北京市怀柔区中医医院治疗。2017522日,被告杨将原告送到馆陶县中医院治疗,经医生诊断,事故造成原告左侧跟骨粉碎性骨折,住院期间进行手术治疗,术后原告伤口一直恶化,后转至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继续治疗。诊疗期间,原告多次催促下,被告谭仅支付2000元医疗费,杨合计支付11200元医疗费。原告认为,被告谭、杨雇佣原告进行施工,依法应对原告从事雇佣工作中所受损害承担赔偿责任。被告阔扬公司将工程发包给没有资质的杨,应依法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

被告杨辩称,我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第一,原告与我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事实上原告是受雇于被告谭,其劳务报酬由谭为其发放。是我要求谭带部分工人到相关工地干活,我将劳务费一次性支付给谭,具体的工资标准由谭与工人约定;第二,原告诉讼请求部分数额过高。第三,原告受伤自身也存在一定的过错。

被告阔扬公司辩称,我公司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第一,根据原告起诉状所述,原告在201758日受伤,涉案工地的工程是201755日开始施工,被告阔扬公司与发包方三建公司签订承包合同的时间是2017526日。所以,原告受伤之日阔扬公司对此案工程还没有取得承包权利,也不应赔偿原告的损失;第二,原告诉讼请求部分数额过高。第三,原告受伤自身也存在一定的过错。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位于北京市怀柔区青春路万达商城的建设工程由北京市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包。2017526日,北京市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阔扬公司签订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将工程中劳务工程分包给阔扬公司。合同约定工程的开工日期为2017420日,竣工日期为2018331日。阔扬公司又将其承包的劳务工程发包给被告杨。被告杨在组织人员施工过程中,因人员不足,于20175月要求被告谭为其提供部分工作人员。谭将其雇佣的包括原告在内的部分工作人员带至杨承包的工程施工工地提供劳务。201758日,原告在施工过程中从工作扶梯上跌落受伤。后原告被送往北京市怀柔区中医医院治疗,被诊断为左跟骨骨折,左跟部皮肤裂伤,并于201758日至2017522日在该院住院治疗。后原告前往河北省馆陶县中医院治疗,被诊断为左侧跟骨粉碎性骨折,并于2017522日至201762日在该院住院治疗。后原告前往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治疗,被诊断为左跟骨骨折术后感染,并于201762日至2017629日在该院住院治疗。2017113日,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1、被鉴定人何左足跟骨粉碎性骨折畸形愈合构成×级伤残;建议伤残赔偿指数为×2、被鉴定人何伤后的误工期为可至评残前一日,护理期为90日,营养期为90日。原告预付鉴定费及鉴定检查费共计3256.95元。原告提供医药费票据共计58887.58元,原告认可其中杨垫付17911.58元,谭垫付2000元。原告提供馆陶县公安局魏僧寨派出所出具的证明显示,原告之父何玉魁,194566日出生;原告之母谷玉真,生于1945719日。二人共生育三名子女,长子何;次子何风朝,19721114日出生;长女何静,1978315日出生。原告之女何艳雯,2001625日出生。原告提供亲属关系证明及误工证明,用以证明原告之子何付冰月收入3400元,为陪护原告单位扣发其工资10200元。被告杨及阔扬公司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认可。被告杨及阔扬公司提供证人孙某、王某出庭作证,二人均证明本案事故发生的施工工地每天都进行安全培训,告知工作人员注意安全,并配备有安全带等安全设施;工作中工人应自行到库房领取安全带。原告对上述证人证言不予认可,但原告认可其在事故发生当时没有佩戴安全带。

另查明,庭审中,经本院询问,原告称其直接受雇于谭,并由谭介绍给杨提供劳务;原告与谭约定的工资标准为每日200元。谭在庭前来法院说明情况时亦认可原告的工资标准为每日200元。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意见、相关书证及证人证言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首先,按照法律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原告何直接受雇于被告谭,并经谭介绍为被告杨提供劳务。本院认定,原告与被告谭及杨之间均形成劳务关系。谭、杨作为原告的雇主,在原告提供劳务时应当对原告尽到充分的安全保障义务,避免事故的发生。现原告在提供劳务时受伤,被告谭、杨对原告的损失发生负有相应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要求谭、杨对其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其次,按照法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员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的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阔扬公司系本案事故工程的劳务分包人,其应当知道原告的雇主杨没有劳务分包的相应资质或安全生产条件,但阔扬公司仍将工程的劳务部分分包给杨,阔扬公司应当与杨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告要求阔扬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再次,被告杨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其在施工现场对施工人员进行了一定的安全培训并配备了安全带,且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预见到登高作业时有可能发生的危险,并佩戴或要求雇主提供安全防护措施。现原告因未佩戴安全带,致使事故发生时自身遭受损害,其对损害的发生负有相应的过错。原告应当根据自己的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应自行承担的损失部分不得向被告主张赔偿。最后,关于原告的损失确定,医药费原告发生的费用总额共计58887.58元,其中包括被告谭、杨垫付部分,应一并纳入原告的损失范围核算;住院伙食补助费考虑5200元;营养费考虑4500元;误工费因被告谭认可原告的工资标准为200/日,本院不持异议,金额认定为35600元;护理费原告主张1020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伤残赔偿金及被抚养人生活费本院认定为55595元;精神抚慰金考虑5000元;鉴定费3256.95元;交通费考虑800元。原告方的损失共计179039.53元,本院根据原、被告双方的过错程度酌情确定被告方应负担的损失赔偿金额,在此基础上扣除被告方已垫付的费用,确定被告方最终应负担的损失赔偿金额。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谭、杨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何医药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含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交通费、鉴定费共计十万零五千四百一十六元零九分,被告北京有限公司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一千八百一十六元,由原告何负担六百一十二元(已交纳),由被告谭、杨北京有限公司负担一千二百零四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姜丽娜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周 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