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与李某、赵县某有限责任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

时间:2019-07-16 14:20:25| 专长:交通事故| 来源:史晗律师

  石家庄市栾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冀0111民初576号
  原告:李某,男,汉族,1955年2月15日生,住址:栾城区。
  委托代理人:史晗,河北航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聪,河北航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解某,女,汉族,1961年5月30日生,住址:栾城区。
  委托代理人:解某,男,汉族,1969年9月4日生,栾城县西营乡北安乐村人。系原告解某弟弟。
  委托代理人:杜某,男,汉族,1980年5月1日生,住址:石家庄市桥西区。系原告解某表弟。
  被告:李某,男,汉族,1970年10月8日生,住址:赵县。
  被告:赵县某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赵县国道街**号。组织机构代码:76518348-6。
  法定代表人:刘某,公司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张某,公司职工。
  被告:中国某股份有限公司赵县支公司。住所地:赵县自强路**号。组织机构代码:10792066-7。
  负责人:刘某,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广彪,河北冀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杜某,男,汉族,1989年9月29日生,住址:赵县。
  被告:赵某,男,汉族,1973年7月16日生,住址:赵县。
  上述二被告委托代理人:杨敏峰,赵县冀中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中国某股份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住所地:石家庄市长安区方北路13号。
  法定代表人:程某,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魏某,公司职员。
  原告李某、解某与被告李某、赵县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路通公司)、中国某股份有限公司赵县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赵县支公司)、杜某、赵某、中国某股份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河北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李某经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6年2月13日17时10分许,李某驾驶冀A×××××大型普通客车沿308国道由北向南行驶至栾城段京珠高速桥南侧路口时,与由南向西行驶转弯的杜某驾驶的冀A×××××小轿车相撞,致两车不同程度损害,造成杜某受伤,冀A×××××小型轿车上乘车人李肖璇、李庆肖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石家庄市栾城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对此事故进行了责任认定,认定李某、杜某分别负此事故的同等责任,李肖璇、李庆肖无责任。经了解,冀A×××××小轿车系赵某所有,该车投保于中国某股份有限公司赵县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保险期间2015年12月2日至2016年12月1日,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冀A×××××大型普通客车系赵县某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李某系该公司客运司机。冀A×××××大型普通客车投保于中国人民财产股份有限公司赵县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50万元商业第三责任险不计免赔,保险期间2016年2月6日至2017年2月5日,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支付给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363267.5元,且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李某在答辩期内未作答辩。
  被告路通公司辩称,肇事车辆在人保赵县支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及商业险50万元不计免赔,原告的合理合法损失由保险公司赔偿。
  被告人保赵县支公司辩称,事故车辆冀A×××××在我公司投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50万元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首先原告的损失在交强险各分项限额内有证据能证明的数额予以赔偿,对证据不能证明的损失不予赔偿。不足部分由商业三者险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在50%比例内予以赔偿。诉讼费等间接费用不予承担。
  被告杜某辩称,死者李肖璇是杜某妻子,我本应作为原告主体参加诉讼,念二原告老年丧子,现自愿放弃应得赔偿,原告的各项损失由人保赵县支公司和平安保险河北分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原告,不足部分按照责任比例。
  被告赵某辩称,对二原告造成的损失由双方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内赔偿,不足部分按照比例承担。
  被告平安保险河北分公司辩称,事故发生后司机未向我公司报案,导致事故经过我公司无法查清,且我司未见到事故车辆投保原件。对投保情况我司无法查清,如核实原件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的话,冀A×××××在投保乘客座位险并购买不计免赔的情况下我司承担合理合法的损失,损失费按照保险合同约定我司不承担。
  经审理查明,2016年2月13日17时10分许,李某驾驶冀A×××××大型普通客车沿308国道由北向南行驶至栾城段京珠高速桥南侧路口时,与由南向西转弯的杜某驾驶冀A×××××小型轿车相撞,造成两车损坏、杜某受伤,冀A×××××小型轿车上乘车人李肖旋、李庆肖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经栾城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李庆辉、杜某分别负此事故同等责任,李肖旋、李庆肖无责任。
  冀A×××××大型普通客车为路通公司所有,李某系该公司员工,该车在人保赵县支公司投保交强险一份、商业三者险50万元不计免赔。冀A×××××小型轿车所有人为赵某,该车在平安保险河北分公司投保交强险一份,驾驶人杜某系李肖旋丈夫。
  李某、谢某系夫妻关系,育有两子两女。李庆肖为长子,未婚;李肖旋为次女,已婚,尚未生育子女。四人户籍所在地均在栾城区龙门村,李某、谢某原由四子女赡养,无其他生活来源。李庆肖生前在石家庄市隆达化工有限公司工作,该公司位于栾城区油通村村东。
  上述事实,有交通事故认定书、死亡证明、户口页、工作证明、村委会证明等证据可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被告对交通事故认定书均无异议,本院对认定书效力依法予以认定。二原告损失包括:1、死亡赔偿金。二原告主张死亡赔偿金按城镇户口计算,但因李庆肖、李肖旋均为农村户籍,李庆肖生前工作单位位于栾城区油通村村东,系自某形成村落,被告提出异议,原告未提交该区域已享受城镇居民待遇的相关证明,故对原告主张暂不予支持。李庆肖、李肖旋死亡赔偿金为442020元(11051元/年/人×20年×2人)。2、精神损害抚慰金。此次事故造成二原告两名子女死亡,其精神损害应予赔偿,参照本地收入水平,酌定为100000元。3.被抚养人生活费。二原告年龄均超过退休年龄,除子女赡养外无其他生活来源,其共有四名子女,故被扶养人生活费分别为:李某85718.5元;谢某90230元(9023元/年/人×20年÷4人×2人)。4.丧葬费。二人共计56329元(56329元/年/人÷12月×6月×2人)。5、尸体保存费。原告主张尸体保存在殡仪馆至今,尸体保存费1万余元,具体数额不明确,也未提交证据,被告提出异议,本院暂不予认定,原告证据充足后可另行解决。6.家属处理交通事故办理及相关事宜的误工费、交通费。原告主张共计5000元,但所提交证据存在瑕疵,考虑到事故具体情况及死亡人数,酌定为3500元。上述共计777817.5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6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故本案首先由人保赵县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各赔付二原告110000元,剩余667817.5元由人保赵县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付50%,即333908.75元。二原告及被告杜某主张,李庆肖、李肖旋均因车辆碰撞被甩出车外致死,身份已由“车上人员”转换为“第三者”,平安保险河北分公司应在交强险内承担责任,但均未提交证据,故本院对此暂不予认定,杜某应赔偿二原告333908.75元。案件受理费属间接损失,不在保险公司赔偿限额内,保险公司不予赔付。被告李某为路通公司员工不负赔偿责任,事故发生在工作时间,其应担责任由路通公司负担。
  被告赵振远为冀A×××××车主,原告未举证证明其具有担责情形,亦不应担责。故诉讼费用由被告杜某及路通公司按责任各半承担。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某股份有限公司赵县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二原告人民币443908.75元。
  二、被告杜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二原告人民币333908.75元。
  三、驳回原告对被告李某、中国某股份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赵某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800元,由赵县某有限责任公司、被告杜某各半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并于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费,13800元(收款人: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河北银行华兴支行,账号:62×××47)。逾期不交也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不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于丽君
  人民陪审员  鲁世添
  人民陪审员  郭晓博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任力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