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刁与四川科大律师事务所诉讼代理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

时间:2019-01-16 21:20:52|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宋明东律师

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川07民终第398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杨刁,男,住绵阳市涪城区。

委托代理人宋明东,四川法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四川科大律师事务所,住所地:绵阳市涪城区一环路南段***号。

法定代表人杜荣峰,该所主任。

上诉人杨刁因与被上诉人四川科大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科大律师事务所)诉讼代理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涪城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涪民初字第133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11月13日,原告向绵阳市住建局查询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相国生活馆”1栋3楼1号房屋销售登记备案情况得知该房屋未备案登记在被告杨刁名下。同月29日,原告到绵阳工商行政管理局查询并复制了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企业信息。2012年11月20日,原告代理被告向绵阳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立案,请求:1、解除杨刁与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2、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返还杨刁已付房款4214464元及利息;3、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赔偿杨刁损失4214464元。

2012年11月30日,甲方杨刁与乙方四川科大律师事务所签订《民事委托代理合同》约定甲方因与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委托乙方的律师代理处理纠纷,乙方指派杜荣峰律师为甲方代理人,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该合同第五条约定,代理费按实际得到的5%支付。合同第六条约定,律师到外地调查取证,出差所发生的交通费、通讯费、住宿费、取证活动费等由甲方按实际发生额向乙方支付。合同第七条约定,前期经双方协商合理的开支,由乙方借支,在支付第五项费用时扣除(限壹万元以内)。

2012年12月14日,绵阳仲裁委员会向杜荣峰送达《开庭通知书》。2013年1月5日上午,原告指派律师杜荣峰出庭参加仲裁庭审,并提交《代理意见》。2013年1月23日,原告制作《申请书》请求绵阳仲裁委员会尽快作出裁决。2013年1月28日,原告向该院申请保全立案。次日,该院作出(2013)涪民仲保字第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被申请人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相国生活馆价值850万元的车库及未售房屋。2013年2月1日,该院向绵阳市住建局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该局协助该院对相国生活馆地下停车库1栋-1层1号房予以查封。

2013年4月27日,绵阳仲裁委员会作出(2012)绵仲裁字第230号《裁决书》,仲裁认定:申请人杨刁与被申请人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09年12月8日签订《购房合同》,约定前者购买后者开发的相国生活馆三楼商场,面积500平方米,单价6400元,总房款320万元;2010年9月16日,双方重新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面积增加至658.51平方米,单价为6400元,总房款为4214464元,付款方式及期限约定为买受人于2010年9月16日前一次性付清全部房款,交房时间为2011年4月28日,解决纠纷方式为提交绵阳仲裁委员会仲裁;此前申请人已支付部分房款,签订合同当日在应付房款不足的190万元由申请人杨刁向被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杨惠个人写下借据后,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出具了4214464元的收据;被申请人后又将该争议之房与其它部分共1364.6平方米房屋以545860元卖给杨武霖并作了备案登记。该仲裁委裁决:1、解除杨刁与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0年9月16日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2、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收到裁决书后30日内返还杨刁已付房款4214464元并承担该款自2010年9月16日起至返还时止按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贷款利息;3、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收到裁决书后30日内支付杨刁赔偿金85万元;4、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收到裁决书后30日内支付杨刁已交纳的仲裁费58344元。

后原告代理被告向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上述仲裁裁决书,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8月通知原告领取了《听证通知书》。

2013年9月25日,被告杨刁向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告知书》,称“因案件办理进度需要,经协商我已于2013年9月1日与原聘请的杜荣峰律师(科大律师事务所)解除了代理合同。此后,本案的全部法律事务由我本人或另行委托的律师履行,特此函告。”2013年10月21日,杨刁与四川众城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后者接受委托指派贾小玉律师代理杨刁与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产买卖合同纠纷的执行案件,律师代理费7万元,在春节前执行到帐后(按仲裁裁决书执行完毕)即付。2013年11月4日,贾小玉代理杨刁领取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拍卖裁定书,同月28日杨刁领取拍卖标的评估报告。2014年8月1日,杨刁向四川众城律师事务所支付了代理费7万元。

庭审中,原告提供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于2014年11月17日出具的《情况说明》,其上记载“民一庭:关于杨刁申请执行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一案,2013年4月27日仲裁裁决: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4214464元及利息,违约金85万元。裁决生效后,本院正在执行过程中,现已执行本金4177000元。”

被告提供四川法院执行公开网下载的网页,显示(2013)绵执字第119号执行案件,立案时间2013年6月7日,执行依据为(2012)绵仲裁字第230号裁定书,申请执行标的额5122808元,履行情况为未履行。

经核实,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14年1月支付杨刁执行款1876870元。此外,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8日就杨惠(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诉杨刁民间借贷纠纷作出(2014)绵民终字第137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杨刁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偿还杨惠借款190万元。该判决确定的给付款项190万元已与杨刁诉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仲裁案确定的款项相品迭,不再执行。杨刁申请保全的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车位拍卖流拍,杨刁尚未就此受偿。

另查明,被告已预付原告前期费用10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民事委托代理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受法律保护,双方形成的是委托合同关系,原告的义务是代理被告处理与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房屋纠纷,被告的义务是按实际得到的5%支付律师代理费。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可知:在签订代理合同前,原告向住建局查询了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房屋销售登记备案情况,向工商局查询并复制了该公司的企业信息,代理被告向绵阳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立案;代理合同签订后,原告指派律师杜荣峰参加仲裁庭审并提交《代理意见》,原告制作《申请书》请求仲裁委尽快裁决,原告申请该院保全查封绵阳市相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地下停车位;绵阳仲裁委员会裁决后,原告向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裁决内容,按该院通知于2013年8月领取《听证通知书》。应该说,截至2013年9月25日杨刁告知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解除与原告的代理合同之前,原告做了前期调查、庭前准备、仲裁开庭、跟踪及催促仲裁结果、申请保全、申请执行、文书签收等大量的工作。被告不能证明原告具有违反代理合同的事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五条第二款规定,“因不可归责于受托人的事由,委托合同解除或者委托事务不能完成的,委托人应当向受托人支付相应的报酬”,原告主张被告支付代理费应得到支持。

本案的焦点和难点在于被告终止代理合同的情形下,如何确定被告应支付原告的报酬。原告主张以中院出具的情况说明记载执行金额4177000元为基础,按代理合同约定的5%计算支付208850元。被告主张案件仍在执行中,其解除代理合同时原告并未帮助其获得执行款,支付代理费的条件不成就。该院认为,本案系委托代理合同纠纷,原、被告本在代理合同中约定代理费按实际得到的5%计付,但由于被告在履行过程中解除了委托合同导致部分款项执行到位时原告已不是代理人,以及被告与相国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惠存在借款纠纷致使部分判决款项相抵不再需要实际执行,本案已无法直接按合同约定计算原告的代理费用。为公平起见,结合双方关于代理费的约定、代理合同终止的原因、终止代理合同时原告所完成的工作和效果以及与最终执行结果的关系,该院参照仲裁裁决及申请执行金额5122808元的5%计取其中50%,支持原告代理费128070.20元。扣除被告已预付的10000元,还应给付118070.20元。

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四百零五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杨刁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四川科大律师事务所代理费118070.20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216元,由原告四川科大律师事务所承担1000元,被告杨刁承担1216元。

宣判后,杨刁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依据委托合同原理及合同法规定一方可随时解除合同,被上诉人如果对上诉人解除合同有异议,认为责任在上诉人一方,可以按照《委托代理合同》的约定主张违约金或举证主张赔偿损失,其主张律师费的诉讼请求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二、一审判决程序违法。被上诉人主张律师代理费20.885万元,以被上诉人从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记载的执行金额4177000元为基础,按代理合同约定的5%计算得出。可见,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只限于被上诉人获得的执行金额4177000元的范围。而一审法院判决参照仲裁裁决及申请执行金额5122808元的5%计取50%,支持了被上诉人代理费128070元,代理费的计算依据及范围超出了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且不属于法院依职权调整或裁量的情形。一审判决“判非所请”,超出了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综上,请求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答辩称:一、上诉人适用的解除合同的法律条款不适用本案,被上诉人主张的是继续履行合同。二、一审判决未违反不告不理原则。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经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杨刁与被上诉人科大律师事务所形成委托合同关系,在委托关系存续期间,被上诉人完成了前期调查、庭前准备、仲裁开庭、跟踪及关注仲裁结果、申请保全、申请执行、文书签收等大量的委托事务。上诉人单方解除委托合同,双方委托合同关系提前终止,上诉人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委托合同的解除是由于被上诉人的原因,也未能证明被上诉人怠于处理委托事务,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五条规定“因不可归责于受托人的事由,委托合同解除或者委托事务不能完成的,委托人应当向受托人支付相应的报酬”,上诉人杨刁应当支付被上诉人科大律师事务所相应的报酬。关于上诉人杨刁应当向被上诉人科大律师事务所支付多少费用的问题。《代理合同》约定“按实际得到的5%支付”,但因为上诉人提前解除委托合同,致使在部分款项执行完毕时双方已终止了委托合同关系,上诉人得到的部分款项与被上诉人在委托关系存续期间完成的委托事务密切相关,且上诉人与相国公司的案件还在执行中,最终执行多少款项并不能确定,以及上诉人与相国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惠存在借款纠纷致使部分判决款项相抵不再需要执行,若按照代理合同的约定计算代理费用明显对被上诉人不公平。故一审法院综合双方关于代理费的约定、代理合同终止的原因、终止代理合同时被上诉人所完成的工作和效果以及最终执行结果的关系,酌情参照仲裁裁决及申请执行金额5122808元的5%计取其中50%计算上诉人应当支付给被上诉人的代理费用128070.20元并无不当。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适当,上诉人杨刁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受理费2216元,由上诉人杨刁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左 迪

审判员 沈秦荣

审判员 冯安石

二〇一六年四月十三日

书记员 牛 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