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人黄某犯交通肇事罪二审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时间:2019-01-16 21:22:53| 专长:交通事故| 来源:宋明东律师

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川07刑终523号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朝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朝阳市双塔区。

负责人于某,该公司总经理。

诉讼代理人何某,男,系该公司职工。

诉讼代理人赵志强,四川龙洲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罗某,男,生于1973年9月19日,汉族,住遂宁市安居区保石镇,系死者罗某甲之父。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蒋某,女,生于1976年2月11日,住遂宁市安居区保石镇,系死者罗某甲之母。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罗某、蒋某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明东,四川法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勾某,女,生于1977年4月13日,住成都市金牛区。

原审被告人黄某,男,生于1990年12月4日,汉族,初中肄业,四川省成都市人,无业,住成都市成华区青龙乡。因涉嫌交通肇事罪,于2017年4月27日被绵阳市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7月12日被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曲某,男,生于1989年2月8日,住辽宁省平县榆树林子镇。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高某,男,生于1991年10月12日,住辽宁省平县榆树林子镇。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四川神行四海汽车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某。

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黄某犯交通肇事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罗某、蒋某、勾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川0704刑初185号刑事判决书及(2017)川0704刑初185号之一、之二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原审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朝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安邦保险公司)对原审附带民事判决不服,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查阅了案卷材料,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各方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意见。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审理查明:2017年3月29日6时许,被告人黄某无证驾驶由勾某租赁的川A*****号东风日产牌小型轿车搭乘罗某甲、勾某,由成都方向往广元方向沿京昆高速公路行驶,行至京昆高速公路1654km+380m路段(绵阳市游仙区境内),因被告人黄某未注意观察道路状况,与前方由曲某驾驶的已发生单车侧翻的辽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发生碰撞,造成罗某甲当场死亡、勾某轻伤、黄某轻微伤、两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经鉴定,罗某甲系严重腹腔脏器损伤死亡,勾某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辽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车身反光标识存在遮挡情形,不符合《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的要求。经认定,黄某承担事故主要责任,曲某承担事故次要责任,罗某甲、勾某无责任。勾某伤后于当日进入绵阳市四0四医院住院治疗,同年7月12日出院,产生医疗费1631.93元。出院医嘱:休息一月,住院及休息期间需陪护一人,出院后定期复查。川A*****号小型轿车受损产生施救费和停车费共计2500元。

另查明,死者罗某甲生于1997年4月19日,户籍地为遂宁市安居区保石镇凤尾村8社4号,属农业家庭户。其随父母罗某、蒋某于2014年6月在成都市新都区军屯镇五灵路76号2栋1单元17号租房居住,并从事水果零售。川A*****号小型轿车登记车主是四川神行四海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勾某于2017年3月1日在该公司租赁该车,双方签订了借车单。借车单第三条约定:“在下述任一种情况发生时,借出方有权对借用方签订本借车单时登记的手机号进行定位或单方解除借车单并随时随地收回借出车辆或报请公安机关处理,借出方因此承受的损失由借用方全部承担:……(5)借用方私自将车辆借给第三方驾驶或无证的人驾驶,造成交通事故(包括逃逸)或者借用方酒驾造成交通事故的(包括逃逸)”。在事发当日,勾某将该车交与无驾驶证的被告人黄某驾驶。

原判还查明,高某系辽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车主,其雇佣曲某驾驶该车辆。高某为该车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安邦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强制责任保险、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金额1000000元),保险期间自2017年3月12日零时起至2018年3月11日24时止。案发后,安邦保险公司支付了死者丧葬费25233元,垫付伤者医疗费10000元。审理过程中,黄某与罗某、蒋某达成赔偿协议,约定由黄某在2017年9月24日前向罗某、蒋某支付2万元,在2017年12月20日前向罗某、蒋某支付13万元,在2018年9月20日前向罗某、蒋某支付20万元,合计35万元。本案的伤者黄某明确表示放弃自己应当获得的辽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的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赔偿份额。黄某取得了死者家属及伤者的谅解。

原判根据下列证据认定上述事实:户口簿、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复印件,四川神行四海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及安邦财产保险公司企业信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房屋租赁合同、房屋产权证、新都区军屯镇升平社区居委会证明、遂宁市安居区保石镇村证明,证人肖某证言,司法鉴定意见书、车辆技术检验报告,保险单复印件,借车单、机动车登记信息,赔偿协议书,住院病历、医疗费发票、护理费收条等。

原判认为,被告人黄某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无证驾驶机动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之一人死亡、一人轻伤且负事故主要责任,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告人黄某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黄某取得死者家属和伤者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曲某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机动车上道路行驶,曲某、黄某分别实施的侵权行为造成了罗某甲死亡、勾某受伤的结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之规定,黄某与曲某对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按责任大小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根据本案实际,黄某承担60%的赔偿责任,曲某承担40%的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勾某租用川A*****号小型轿车后将车辆交与无驾驶资格的黄某驾驶,对车辆驾驶员的选任有疏忽,未尽到审查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及第四十九条之规定,根据勾某与黄某在本案中的过错责任大小,在黄某应当承担的份额中,勾某承担20%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高某雇请曲某驾驶辽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之规定,雇主高某应当对雇员曲某造成的损害后果承担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安邦保险公司承保辽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的机动车强制责任保险和第三者责任险,此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安邦保险公司应当承担理赔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首先由安邦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40%由安邦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仍有不足的,由高某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60%由黄某承担赔偿责任(勾某在此份额中承担20%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勾某关于车辆损失的主张,因其不是受损车辆所有人,车辆损失不应在本案中解决,故对该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安保险公司要求医疗费应当扣除自费药费用,但未提供相关证据佐证,故不予支持。

因被害人罗某甲死亡产生的赔偿范围和金额为丧葬费27212.50元(54425元÷2)、死亡赔偿金566700元(28335元×20年)、处理交通事故的误工费900元(100元×3人3次)、交通费500元,总计595312.50元。被害人勾某受伤产生的赔偿项目和金额为医疗费16313.93元、护理费11700元(住院前期120元/天×60天+75天×60元/天)、住院伙食补助费2100元(20元/天×105天)、营养费2100元(20元/天×105天)、误工费13500元(100元/天×135天),总计45713.93元。依据损失比例,辽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的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分摊的赔偿份额为死者95.4%、伤者4.6%,在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分摊的赔偿份额为死者92.9%、伤者7.1%。其中,被告人黄某与死者罗某甲家属达成协议自愿赔偿死者家属350000元,该金额高于黄某依法应当赔偿的金额,因此协议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

综上,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川0704刑初185号之一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一、死者罗某甲的损失595312.50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安邦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限额内赔偿104940元,剩余490372.50元,其中的40%即196149元由安邦保险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予以赔偿。剩余部分,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勾林赔偿58844.70元,被告人黄某赔偿350000元。二、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罗某、蒋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判决所确定的赔偿义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安邦保险公司及勾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付清;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某在2017年9月24日前2万元,在2017年12月20日13万元,在2018年9月20日前20万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安邦保险公司在履行上述赔偿义务时,应扣除已支付的丧葬费25233元。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川0704刑初185号之二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一、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勾某的损失45713.93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安邦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限额范围内支付5060元,在医疗费赔偿限额范围内支付10000元,剩余30653.93元,其中的40%即12261.57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朝阳中心支公司在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予以赔偿,剩余的60%即18392.36元,其中的80%即14713.89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某承担赔偿责任。二、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勾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判决所确定的赔偿义务,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付清。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安邦保险公司在履行上述赔偿义务时,应扣除已支付的医疗费10000元。

上诉人安邦保险公司提出:1.本案交通事故发生于两机动车之间,黄某承担主要责任,曲某承担次要责任。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条款第23条约定“保险人依据被保险机动车一方在事故中所负的事故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保险机动车一方负次要责任的,事故责任比例为30%”,故对超出交强险限额的损失,曲某及上诉人仅应承担30%的赔偿责任。2.原判认定死者罗某甲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均为城镇的证据不足,其死亡赔偿金按照城镇标准计算错误。

二审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黄某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无证驾驶机动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且负事故主要责任,构成交通肇事罪。原审被告人黄某应当对其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曲某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机动车上道路行驶,曲某、黄某分别实施的侵权行为造成了罗某甲死亡、勾某受伤的结果,黄某与曲某对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按责任大小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曲某驾驶的辽N*****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由安邦保险公司承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于保险期限内,安邦保险公司应依法承担理赔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勾某租用川A*****号小型轿车后将车辆交与无驾驶资格的人驾驶,对车辆驾驶员的选任有疏忽,应当对本案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上诉人安邦保险公司所持原判赔偿责任比例划分不当的意见,经审查,黄某对本次事故承担主要责任、曲某对本次事故承担次要责任,原判根据案情确定黄某承担60%赔偿责任、曲某承担40%赔偿责任是适当的,保险合同中有关按责任确定赔偿比例的约定仅对合同双方当事人有效,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安邦公司关于赔偿责任比例划分不当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安邦保险公司所持死亡赔偿金应按照农村人口标准计算的意见,经审查,现有证据能够证实死者罗某甲虽为农业家庭户,但其于2014年6月即跟随父母在成都市新都区军屯镇五灵路76号2栋1单元17号租房居住,从事水果零售,其家中田地均交由他人耕种,应当按照城镇人口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综上,上诉人安邦保险公司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三条之规定,即“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只有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全案进行审查。经审查,第一审判决的刑事部分并无不当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只需就附带民事部分作出处理;第一审判决的附带民事部分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应当以刑事附带民事裁定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周冬青

审判员  董小萍

审判员  何 娟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谌欣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