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张祎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1-16 21:24:12| 专长:债权债务| 来源:宋明东律师

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川07民终159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XX,女,汉族,1975年4月20日出生,住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明东,四川法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祎,男,汉族,1993年7月21日出生,住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妃,四川众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姜成柱,四川众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XX因与被上诉人张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法院(2017)川0704民初44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XX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明东,被上诉人张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妃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XX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张祎承担还款责任并承担一、二审诉讼费。事实和理由:原判认定事实错误,没有证据证明张显伟在采砂场有入股,一审推定30万元是40万元入股款的分红没有证据;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错误分配举证责任。

被上诉人张祎答辩称:原判正确,应予维持。

一审原告X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返还原告15万元;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法院查明:2009年5月17日,被告父亲张显伟受军师庙采砂场安排外出时因交通事故死亡,经协商,2010年2月1日军师庙采砂场与张显伟家属达成谅解协议书,军师庙采砂场赔偿张显伟家属40万元,采砂场负责人张显勇、杨荣中及张显伟家属陈蓉在谅解协议书上签字。2011年7月13日,张显勇通过原告XX的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向被告张祎转款70万元。原告提交的银行转款凭条显示,转款凭条上载明了原告的身份证号码,并填写了“代理人”张显勇的身份证号码。

另查明,张显伟与张显勇系兄弟关系。XX与张显勇于2004年登记结婚,2014年12月17日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载明“婚后的共同财产全部归女方所有。男方自愿放弃所有财产分割;婚后无共同债权,婚后的债务全部由女方负责偿还,与男方无关”。2016年6月15日XX与张显勇复婚。

被告在法定期限内申请证人鲁某出庭作证,证人鲁某述称:我与张显勇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在他们的生意上入股。张显勇与张显伟是两兄弟,他们之间也是入股的合作方式。张显伟出事之后,张显勇给我说的是张显伟还有股份,具体金额我不清楚。我们入股的分红是根据经营情况,一般是三个半月左右,利润一般是100%-150%。原告对证人证言的质证意见为“证人对事实并不了解,对投资金额大小和分红多少均不清楚,证言不可信。证人所述的100%的赚钱是不可能的,我听张显勇说有的时候地方没选好也在亏损。”

关于诉状载明与庭审中所述案件事实的差异问题,原告称诉状系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所在律师事务所另外一名律师根据原告描述所写。庭审中经询问,原告称“张显伟之前一直是在帮张显勇管理砂场,有无入股我不清楚”、“被告在2012年之后有无购买过住房我不清楚”、“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有时候我在用,有时候张显勇在用”,关于财产状况称“有一套位于涪城区的住房,花园市场有商业门面一间”。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提交的当事人身份信息、谅解协议书、转款凭证、离婚证复印件、离婚协议书、结婚证复印件、证人证言等证据及当事人当庭陈述相互佐证,事实清楚,足以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诉讼请求的提出,系基于一定的事实及相关的法律规定。本案中,原告在一审辩论终结前,将诉讼请求第一项变更为“返还借款”,意即原告认为其与被告张祎,或其配偶张显勇与张祎之间存在民间借贷的事实。民间借贷的成立包括两个必要要件,一是借贷双方就“借贷”有明确的意思表示,二是出借方实际交付了钱款。本案中应予审查的即为第一个要件,此亦为原、被告争议焦点,对此一审法院具体评述如下:

一、原告配偶张显勇死亡后,张显勇与张祎之间是否就“借贷”有明确意思表示无直接证据予以证明。二、原告称“借钱是用于张祎读书及购买房屋”,彼时张祎就读国内普通大学,在张显勇支付了40万元赔偿款后,经济上并不存在需要举债30万元用于支付读书费用的需要,亦无证据证明张祎在2011年前后购买了住房及其他商品用房。原告所述的“借款”用途难以成立。三、转款时被告张祎尚未成年,如果确因生活原因需要向张显勇借款,借款方应为张祎母亲陈蓉,而非当时尚未成年的张祎。原告所述不符一般生活经验和常识。四、证人证言证明了张显伟生前参与了军师庙采砂场经营,原告虽否认张显伟在采砂场有入股,但对张显勇生前入股并经营采砂场的事实并无异议,张显勇在签订《谅解协议书》后对于应赔偿给张显伟家属的赔偿款40万元,在时隔近一年半之后才向张祎予以支付,客观上占有和使用了前述赔偿款,不排除使用赔偿款用于经营采砂场取得利润后向被告支付部分利润的可能。五、对于张显勇使用原告的银行卡向被告张祎转款70万元,原告称其并不知情,根据一般生活经验,持有他人银行卡转款金额巨大时,一般应需经银行卡所有人同意或确认,转款单据上亦有“代理人”字样,应推定原告知情或经过了原告同意。同时,即便转款时原告不知情,但原告与张显勇于2014年12月17日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上明确载明“婚后无共同债权”,原告称其身份证及银行卡经常由张显勇使用,对于款项流动金额较大的银行卡,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原告疏于了解、监管尚可理解,但在协议离婚前不予查询确认款项情况即在离婚协议上确认无共同债权,于理不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被告张祎或张显勇与被告张祎之间存在民间借贷的事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其诉讼请求应予驳回。为此,判决:驳回原告XX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减半征收诉讼费1650元,由原告XX负担。

另查明:一审原告XX在起诉状中称2016年10月底其丈夫张显勇在去世前告知其当年为帮补张祎,除了40万元的赔偿款外,另帮补张祎30万元,一共转款70万元。XX认为张显勇未经其同意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故起诉请求判令张祎返还15万元。一审庭审中,XX将诉讼请求变更为“判令被告偿还原告借款15万元”。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双方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借贷关系?从XX诉状中陈述的内容看,XX请求判令张祎返还财产的理由是其夫张显勇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对张祎进行帮补;从XX与张显勇2014年所签离婚协议载明的内容看,双方无共同债权;从2011年转款时张祎的实际情况看,其并无借款的需要;综合上述事实,本院认为XX关于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关系的证据不足,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XX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处适当,应予维持;上诉人之上诉理由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上诉人XX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 兵

审判员 于红霞

审判员 肖玉生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毛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