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7-08 10:58:49| 专长:人身损害| 来源: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xx,西安西电变压器有限责任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孙宁,陕西鼎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xx,西安西电变压器有限责任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冯xx,陕西赢弘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介xx,陕西赢弘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xx因与上诉人张茂海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2015)莲民初字第006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6月20日,王xx下班步行至任家口村口附近,从东向西步行过马路,适逢张xx驾驶摩托车载人逆行撞击至王xx左膝,王xx受伤倒地。6月21日,张茂海陪同王xx前往西电集团医院门诊治疗,X线检查报告诊断意见:左侧胫腓骨骨质结构未见明显异常。诊断为软组织挫伤?2014年7月7日王xx前往西安济仁医院MRI诊断为:1、左膝关节腓骨小头骨折,股骨外侧髁及软组织挫伤并关节腔中等量积液;2、左膝关节内外侧半月板退变;3、左膝关节内外侧副韧带损伤、左膝关节腘窝囊肿。2014年7月8日户县人民医院CR影像学诊断报告书诊断意见:左膝关节骨质结构未见明显骨折线,结合临床必要时复查或进一步检查。2014年7月29日,陕西省户县医院CR影像学诊断报告书,诊断意见:左腓骨小头骨折复查,现片示:骨折线可见,断端对位尚可。原告受伤后门诊治疗,共提供医疗费票据3320.96元。
另查,王xx申请法院调取其出勤及误工相关证据,张xx也申请法院调取王xx考勤记录,并提交了王xx自2014年6月23日至2014年10月31日的考勤记录。经向王xx单位调查,相关人员称,2014年6月21日,其从车间调度处得知王xx被张xx撞伤,其让王xx先治疗看病,后工会主席就赔偿事宜安排双方调解未果,车间也组织双方调解,分歧过大未调成。因为王xx没有上班,为了保障王xx最低生活标准,每月按二线的标准给其发放基本工资。王xx平时工资四千元左右,但其受伤后,调往二线,收入减少很多。称车间每年同期工资至少增长10%,并提供了王xx2013年至2015年7-10月份净发工资表。王xx提供的其工资卡银行流水与车间提供的其2014年7-10月份工资表显示,7月份工资3431.3元、8月份399.45元、9月份2154.45元、10月份1273元。王xx受伤前6个月平均工资为3716元。
另查,庭审中,王xx申请对其伤残等级及腓骨骨折与交通事故的因果关系进行鉴定。2015年7月10日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西法大司鉴中心(2015)临鉴字第0429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1、王xx此次交通事故所致损伤不构成伤残;2、王xx此次交通事故后诊断为左腓骨小头骨折、左股骨外侧髁挫伤、左膝关节内外侧副韧带损伤、左膝关节腔积液等,为此次交通事故所致损伤,与此次交通事故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王xx此次交通事故后诊断为左膝关节半月板退变、左膝关节腘窝囊肿为其原有××,与此次交通事故之间无明确因果关系。伤残等级鉴定费为800元、因果关系鉴定费为1000元。
王xx在原审中诉称,2014年6月20日,其下班步行至任家口村口附近,从西二环高架桥下西侧马路从东向西步行,适逢张xx驾驶摩托车载人逆行撞击至其左膝,受伤倒地。张茂海同意给其看病,请求其不要报警,故其未报警。第二日前往西电医院就诊,但吃药几日后膝盖一直肿胀,行走受限。后其前往户县济仁医院诊断为膝关节腓骨小头骨折,股骨外侧髁及软组织挫伤并关节腔中等量积液;左膝关节内外侧副韧带损伤。为此花费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与张茂海协商解决,因差距过大不能达成一致。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张xx赔偿其医疗费4000元、交通费500元、营养费1500元、护理费6000元、误工费10000元;2、诉讼费由张茂海承担。
张xx辩称,其并未骑车碰撞到王xx,事发当天是王xx自己碰撞到其车子上,当时王xx说没事,第二天陪同王xx看病只是出于同情,当时拍了片子没什么大事,事隔16天后,王xx晚上给其打电话说腿骨折了,其认为王念娃第二次受伤导致骨折,和其没有关系,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
本案中,王xx事发第二日X线检查,未查出骨折,但因伤处一直未见好转,其后在同一伤处MRI诊断出骨折,且在后续复查时亦显示左膝骨折情况,符合病情及医学发展规律,张xx辩称王xx左膝骨折为二次受伤所致,但其未提供证据证明。王念娃受伤花费医疗费3320.96元;受伤后被调至二线,收入减少,依据其伤情,认定3个月误工期限,王念娃受伤前6个月平均工资为3716元,结合其受伤后3个月工资减少情况,误工费为5162.8元;根据王xx伤情,未住院治疗,故其诉请护理费6000元,依法不予支持;主张营养费1500元,结合王xx伤情酌情认定500元;王念娃主张交通费500元,但未提供票据,结合王xx伤情及治疗情况,酌情认定20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张xx赔偿王念娃医疗费3320.96元、误工费5162.8元、营养费500元、交通费200元,共计9183.76元;二、驳回王xx其余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规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50元,鉴定费1800元,共计2150元,由王xx负担1204元、张xx负担946元。
宣判后,王xx、xx均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王xx上诉称,张xx驾驶摩托车将其撞伤,原审法院判决的款项与其损失差距过大,不足以弥补其受伤所受的损失,故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张茂海赔偿其医疗费4000元、交通费500元、营养费1500元、护理费6000元、误工费10000元;2、一、二审的全部案件受理费、鉴定费由张茂海承担。
张xx辩称,1、并无骑摩托车碰撞王念娃的事实,2、关于此事双方均未报警也没有事故认定对双方责任进行确认。这种情况下王念娃要求其进行赔偿毫无依据。
张xx上诉称,1、王xx称被其撞伤没有证据证明,且王xx在本案事发后坚持上班17天并自行前往医院治疗,有悖常理,其认为王xx的伤情时其自己二次受伤造成的。2、王xx的医疗费票据中有××宁”的费用,该药是治疗风热感冒的药物,其并应承担。3、王xx未提供交通费票据,也没有加强营养的医嘱,故原审法院酌定支持王xx的交通费及营养费属枉法裁判。故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王谢谢、的诉讼请求,2、诉讼费用全部由王xx承担。
王xx辩称,1、其被张xx骑摩托车撞伤发生的各项损失,张xx应当承担全部过错责任,且鉴定意见书鉴定其伤情与撞上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2、其受伤后,医生要求打石膏2个月不能行走,需要护理,其请护理人员支付了6000元,故根据其伤情,原审判决护理费是合情合理。3、关于其××宁”药物的费用,其同意扣除。
二审经审理查明,王xx在原审中提供的医疗费票据中有××宁”的票据。其余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位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
张xx骑车与王xx相撞造成王念娃受伤,王xx因受伤导致左腓骨小头骨折,左股骨外侧髁挫伤、软组织挫伤并关节腔中等量积液、左膝关节内外侧副韧带损伤等伤情,在原审中经鉴定王xx的伤情与双方相撞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故原审判决张茂海对王xx的受伤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是正确的。张茂海上诉称王念娃的伤情是其二次受伤造成的,但未提供证据证明,故对该理由本院不予采信。王念娃受伤后在医院治疗,其虽未提供交通费票据,但其在医院治疗必然产生交通花费,故原审法院酌定交通费为200元,并无不妥。王xx受伤导致骨折及韧带损伤等伤情,其虽未致残,但根据王xx的伤情,其有加强营养的必要,原审法院酌定500元的营养费并无不妥。
王xx在原审中提供了其治疗的医疗费票据,共3320.96元,其中有××宁”的费用与本案伤情无关,应予扣除,王念娃上诉称原审判决的医疗费、交通费、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等与其损失差距过大,但未提供证据证明,故其上诉要求支持其全部诉讼请求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原审判决关于王xx××宁”的费用20元未在医疗费中扣除,部分错误,应予改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2015)莲民初字第00628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
二、变更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2015)莲民初字第00628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为: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张xx赔偿王xx医疗费3300.96元、误工费5162.8元、营养费500元、交通费200元,共计9163.76元;
一审案件受理费350元,鉴定费1800元,共计2150元,由王xx承担1210元,张xx承担94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王xx预交350元,由王xx承担,张xx预交350元,由张xx承担340元,由王xx承担10元,张xx在支付判决款项时将应由王xx承担的该10元诉讼费予以扣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高俊岗
代理审判员  王学堂
代理审判员  张 伟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高 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