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认定自首,被告人获得从轻处罚

时间:2019-09-30 22:58:20| 专长:刑事辩护| 来源:孙韬律师律师

基本案情:20106月至20117月,被告人韩某接受沈阳北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肖太岩(在逃)的委派,设立了沈阳北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北驰公司),在本市鼓楼区北四卫头415F座内,以北驰公司、沈阳市泰华通讯设备有限公司、沈阳红果山满族民俗风情园有限公司等企业发展需要资金为由,承诺支付月息6%的高额利息为诱饵,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吸收资金。在此期间,韩某先后发展被告人王某、吴某作为业务员,负责对外宣传、介绍前述集资事项,并向两人支付12%14%的高额介绍服务费。

至案发时止,被告人韩某向共计39名人员集资合计人民币613.23万元,目前造成上述人员实际损失共计人民币485.5万元。被告人王某参与共12名人员集资合计人民币188.1万元,目前造成上述人员实际损失共计人民币171.73万元。被告人吴某参与7名人员集资合计人民币74.79万元,目前造成上述人员损失共计人民币55.83万元。

2014年的316日、610日,被告人韩某、王某、吴某先后接到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审查,均如实供述了其参与吸收公众存款的主要事实。审理中,王某的亲属代为退赔人民币2万元;韩某当庭表示其名下及其付款以女儿张艺名义购买的、已被公安机关查封的房产用于退赔被害人损失。

上述事实,被告人韩某、王某、吴某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三被告人的户籍资料、受案登记表、案发及到案经过、北驰公司工商登记资料、企业分支机构年检报告、南京市房屋租赁合同、委托书、任命书、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表、满族民俗风情园宣传手册、资产评估报告、项目规划书、规划设计方案、沈阳市苏家屯区地方税务局情况说明、民事调解书、银行小票记录、银行查询流水明细、银行凭证、记账账本、借款担保协议、收款收据、购房付款凭证、房屋档案查询资料、协助查封通知书等书证,证人廖某、张某甲、张某乙等人的证言,被集资人员的陈述,被告人韩某、王某、吴某的供述和辩解,南京南审希地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南审希地会专审字(2015)第024号专项审计报告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辩护人观点:被告人韩某在接到公安机关电话传唤后,自动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韩某当庭表示以被查封的房产作为退赔,均可酌情从轻处罚。

法院认为:被告人韩某、王某、吴某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向社会不特定人员非法吸收资金,扰乱金融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且韩某、王某涉案数额巨大,对三被告人均依法应予惩处。三被告人在接到公安机关电话传唤后,自动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罪行,系自首,依法对韩某、吴某从轻处罚,对王某减轻处罚。王某的亲属代为退赔部分损失,韩某当庭表示以被查封的房产作为退赔,均可酌情从轻处罚。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韩某、王某、吴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和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采纳。三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其无前科劣迹、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较好,请求从轻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但提出三被告人主观恶性不深、均系从犯、请求对三人宣告缓刑,以及韩某的辩护人提出被集资人也存在过错、请求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法庭查明的事实可以确认,三被告人为追求高额介绍费,各自独立实施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行为,集资时间较长,数量大,被集资人众多,所造成巨额财产损失目前也无力退赔。故其三人均具有一定的主观恶性,在犯罪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并非为次要、辅助,就犯罪情节和社会危害后果,不宜对三被告人宣告缓刑。公民基于获取高额利目的的一般借款和投资,除部分利息不受保护外,法律并无禁止性规定,其借款、投资行为对三被告人的量刑应无直接影响;况且本案中被集资人员大多为老人,对金融领域投资风险的认知能力相对较弱,其经济利益本应受到社会更多的维护和帮助,但三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却给其带来了严重的损害,故就此情节不应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裁判结果:据此,为维护国家金融秩序不受侵犯,惩罚犯罪,结合被告人韩某、王某、吴某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韩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