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荒地纠纷如何解决

时间:2020-06-12 16:55:45| 专长:民事类| 来源:孙韬律师

  辽宁省盘山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辽1122民初401号
  原告:盘山县高升镇钱家村二组,住所地辽宁省盘山县。
  负责人:常志红,系该组组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靖,辽宁公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桂琴,女,1951年4月5日出生,汉族,退体,住辽宁省盘锦市双台子区。
  被告:常志文,男,1950年4月1日出生,汉族,退休,住辽宁省盘锦市双台子区。
  二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孙韬,辽宁攻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盘山县高升镇钱家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辽宁省盘山县高升镇钱家村。
  法定代表人:季齐,系该村委会书记。
  原告盘山县高升镇钱家村二组与被告刘桂琴、常志文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1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盘山县高升镇钱家村二组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董靖、被告常志文及刘桂琴、常志文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孙韬、被告盘山县高升镇钱家村村民委员会的法定代表人季齐到庭参加了诉讼,此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被告钱家村与被告刘桂琴、常志文于2000年4月8日签订的《农业合同承包书》无效;2、判令被告刘桂琴、常志文向原告返还81亩土地;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00年,被告钱家村村委会将属于原告钱家村二组的81亩土地承包给刘桂琴、常志文。承包期限27年。原告认为,该承包无效,首先81亩土地是原告的,被告钱家村村委会无权以自己名义对外承包,承包行为违法;其次,原告钱家村2组所有组员对该承包方案毫不知情,也从未按法律规定对承包方案表决通过,承包程序违法;其三,被告刘桂琴一直是城市户口,被告常志文已经多年在双台子区居住并将户口随迁至双台子区,最后,被告间签订的农业承包合同,重要条款与承包期限经过明显手写涂改、修改,原告的组员认为该合同书有伪造之嫌,现原告诉至本院。
  被告刘桂琴、常志文辩称:承包合同合法有效,续签的合同日期为2000年4月8日,应以行为时的法律为准,不能适用后来颁布的农村土地承包法,应适用的是乡里的文件、喜彬乡政府文件规定,在土地调整时,村委会为发包方,以村为单位进行调整,打破组与组的界限,对荒地、荒塘、坑塘均为村委会所有,合同未满的还要以原承包者为优先承包,所以承包合同合法有效,钱家村村民委员会有权对外承包此荒地、荒沟,二组村民无权发包,更不能对此承包方案实施表决,村民委员会的承包程序合法。2、将刘桂琴和常志文作为本案的诉讼主体不适格,刘桂琴和阚文锦于1994年与盘山县喜彬乡钱家村签订了土地农业承包合同,当时承包地貌是坑塘,也就是法律上的荒沟,约定每年每亩五十元,合同签订后,承包者注入了大量资金,2000年村委会将承包费涨至100元,阚文锦退出,将这块土地转让给刘桂琴、常志文,承包期限二十七年,没有违约和违法行为。原告认为村委会承包土地欠妥或不合法,应告村委会,所以刘桂琴和常志文不是被告,请求法院驳回此案。
  被告盘山县高升镇钱家村村民委员辩称:村委会没有废除合同的权利,如果废除合同找原村委会班子成员废除。对原告及被告刘桂琴、常志文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1、常志文、刘桂琴与盘山县钱家村委会签订的合同一份、证明钱家村委会不符合对外签订合同,承包方案应依法经村民会议。被告刘桂琴、常志文质证,合同修改过,左面注明了合同日期,与我方手里的合同能够认证;2、钱家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土地属于钱家村二组,因此刘桂琴、常志文与钱家村签订的合同无效,被告刘桂琴、常志文质证,复印件不能做为证据使用,81亩土地属于坑塘及坑沟,是村委会所有,不属于钱家村二组。
  刘桂琴、常志文向本院提供:1、1994年至2004年农业承包合同,证明81亩土地属坑塘,合同中明确坑塘,原告质证,合同真实性没异议,但合同中写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决议而却无村民签字,无会议记录,形式违法,该合同已到期,与本案无关。2、农业承包合同,证明2000年4月8日至2027年4月8日签订的,没有涂改。原告质证,真实性没有意见,该合同承包人为刘桂琴、常志文,而原合同承包人阚文锦,两人没有转包协议。3、盘山县法院裁定书,证明原告在2017年曾起诉,后撤诉,原告质证,与本案无关。4、喜彬乡政府文件,证明当时坑塘、坑沟属于村委会所有。原告质证,证据为手写无任何公章,日期1994年文件无法证明土地归属。5、常国富、阚亚光证实材料,证明当时承包土地是坑塘和坑沟。原告质证,1994年承包合同是阚文锦,合同已过期,该地没有四至的描述。
  被告钱家村委会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1、2000年4月8日村委会与刘桂琴、常志文签订的承包合同,1994年村委会与阚文锦签订的承包合同,证明签订合同合理合法,原告质证,真实性没有意见。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依据原、被告提供的上述证据,对双方无异议的部分本院予以确认,对有异议的部分本院认定如下:2000年4月8日,原盘山县高升镇喜彬乡钱家村委会与被告刘桂琴、常志文签订了一份农业承包合同,合同约定:“续包面积81亩,原合同承包者阚文锦承包费每年每亩50元,因近几年来共同生产费的提高,经村委会研究承包费每年每亩100元,无论各项费用价格如何变化每年每亩地100元费用不变,承包费的落实,阚文锦同意将原承包81亩地转让给刘桂琴、常志文经营为业。在承包期间如有国家征地,占地费用必须归钱家村,可减去其占地面积按剩余的面积交纳承包费”。合同第四条约定,“不管发包方或承包在承包期内不准单方终止合同,如有必须承担对方一切经济损失”。合同中钱家村委会当时的负责人王福林、被告刘桂琴、常志文均签字,钱家村委会加盖了公章,在落日期上2000年及2027年有描改痕迹,但在合同书的左侧又重新写明了未描改过的日期并在此处加盖了公章,被告刘桂琴、常志文及钱家村委会在庭审中均提供了与该合同内容、日期完全一致打印的农业承包合同原件,且在合同书的结尾左侧加盖了“同意鉴证”盘山县高升法律服务所的公章。合同签订后该土地一直由被告刘桂琴、常志文经营至今。另查,上述合同中的土地原属于坑塘,1994年承包人为阚文锦,其承包期间为1994年4月8日至2004年4月8日,该合同有盘山县高升镇钱家村村民委员会负责人王福林签订加盖村委会公章、阚文锦签字加盖名章、鉴证机关:盘山县喜彬乡农业合同仲裁委员会加盖公章,喜彬乡经审站负责人曹树仁名章。被告刘桂琴、常志文经营至今,现原告要求确认被告刘桂琴、常志文与盘山县钱家村村民委员会2000年4月8日签订的承包合无效,返还81亩土地。
  本院认为:关于原告要求确认被告刘桂琴、常志文与盘山县钱家村村民委员会2000年4月8日签订的承包合无效,返还81亩土地的主张,本院通过对原、被告提供证据的审查及通过庭审调查认为,首先,被告刘桂琴、常志文与盘山县高升镇钱村村民委员会签订的农业承包合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按合同内容履行各自的权利。本案中,双方争议的土地在1994年属于坑塘地,在原喜彬乡政府(94)1号文件《关于土地调整实行土地有偿使用有关政府的若干规定》中明确载明。坑塘、荒地等村委员具有发包权。1994年阚文锦与村委会签订的承包合同,已经盘山县喜彬乡农业合同仲裁委员会、喜彬乡经审站备案,该合同与被告刘桂琴及常志文的承包土地位置一致,并且在刘桂琴及常志文的承包合同中也载明为续包。从2000年刘桂琴及常志文一直经营管理该土地,被告常志文在承包该土地时也是该村村民,原告在短时期内并未对此承包方式提出异议。其次,在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改之前的历史惯例村土地均由村委会对外发包,我国农村集体土地依照法定程序确认了村级集体土地所有权,而对村民小组集体土地所有权却未依法确认,在土地承包中,均以法律确认的土地所有权单位确定发包人。现行我地区部分村民小组并未建立完善的管理体系,也未设立独立的财产管理及土地管理机制,未有自己的公章,农村土地的发包方几乎均为村委会。
  再次,被告刘桂琴、常志文与村委会签订的承包合中第四条约定,“不管发包方或承包在承包期内不准单方终止合同,如有必须承担对方一切经济损失”。本案中,被告刘桂琴、常志文获得经营权后已经经营耕种管理至今近二十年,二人对该土地进行了大量的投入,现合同未到期,如合同不能履行将使被告刘桂琴、常志文的利益受损,造成合同违约,给被告刘桂琴、常志文造成经济损失。另,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四条将“强制性规定”限定在“效力性强制性规定”范围内,明确了管理性的强制性规定不影响合同效力。强制性规定包括效力性规定与管理性规定,并非所有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均一概无效,应判断该强制性规定是否构成效力性规定,只有违反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才当然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款“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合同”。
  综上所述,从稳定农业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利于发展农业生产等因素及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综合考虑,本案不符合确认合同无效及返还土地的法定条件及客观条件。故原告主张确认合同无效返还土地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盘山县高升镇钱家村二组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元,减半收取50元,由原告盘山县高升镇钱家村二组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盘锦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张莉莉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周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