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欧西玛与和鹰机电专利无效案(专利复审委员会)

时间:2020-04-28 16:03:39| 专长:| 来源:陶国南-上海律师

  (2018)京行终1589号
  (2015)京知行初字第70号
  (2015)京知行初字第71号
  (2015)京知行初字第72号
  (2015)京知行初字第76号
  客户名称:上海欧西玛服装设备有限公司
  (以上案号为受上海欧西玛服装设备有限公司委托而处理的一系列案件,为方便起见,特选择(2018)京行终1589号进行详细说明)
  案情:上诉人长园和鹰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和鹰公司)因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5)京知行初第75号行政判决,向北京高院提出上诉。我委托人欧西玛公司作为专利无效请求人,其与该案显然具有利害关系,故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
  律师代理策略:
  1、上诉人辩称:欧西玛公司仅仅能够证明自动裁剪机在公证日当天的结构状态,不能证明其确切的公开日期,更不能证明其交付时的结构状态。
  律师代理意见:虽然欧西玛公证书的公证时间晚于本专利申请日,理论上存在修改涉案机器内部结构的可能性。但涉案机器属于相对大型的机械设备,各部件之间具有相对严格的配合关系,如对其中某一部件进行修改,则意味着对于与其有直接或间接配合关系的一系列部件均需进行修改,这一难度使得无论何人均较难对其进行修改。况且,来兴公司系从高鸟公司购买的涉案机器,在案证据表明高鸟公司系和鹰公司的关联公司,和鹰公司如欲否认欧西玛公证书中所涉机器的真实性,其依然具有优于欧西玛公司的举证优势。然而,和鹰公司在本案诉讼中并未提交相应的有效证据
  2、上诉人辩称:高鸟公司与来兴公司明确规定了合同的“保密”义务,而来兴公司违背了合同约定,因此,公证书欠缺合法性,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
  律师代理意见:来兴公司是否负有合同保密义务,与公证过程的合法性并无关联。即便来兴公司确实负有保密义务,而其向第三方提供涉案机器的行为违反保密义务,亦与涉案机器购买行为的真实性无关,故不能仅仅据此认定其与欧西玛具有利害关系,亦不能据此否认公证书所记载内容的真实性。
  3、上诉人辩称:由于被公证设备上的铭牌真实性不能确认,故不能证明相关产品在专利申请日前公开销售。
  律师代理意见:涉案机器的铭牌问题,实践中生产厂家可以自行选择使用何种机器铭牌,故不能仅因涉案机器所采用铭牌具有易被替换的可能性,便当然确认其确已被更换。
  典型意义
  专利纠纷往往案情复杂,适用法律困难,给律师诉讼带来了不小的挑战。与此同时,法院在审理时如未出现优势一方,也很难进行裁判。所以律师在办案过程中,要注意运用:(1)多看,仔细阅读专利说明书,目光在说明书和实际产品中穿梭,寻找突破点;(2)细聊,要注意从相关人员处收集信息,从日常和技术用语中搜寻法律事实。本案综合运用以上技巧,避免法官在审判出现犹疑,维护当事人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