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广东铁军律师团律师 > 广东铁军律师团律师成功案例 > 房屋鉴定人资格有误,人民检察院依法抗诉

房屋鉴定人资格有误,人民检察院依法抗诉

来源: 广东铁军律师团律师 时间:2018-01-04
正文

——吴生诉某中山市A经联社侵权损害赔偿案

刘 天 君 、唐 坚

[1] 作者系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当事人和代理人基本情况和案由

申请抗诉人:吴生

代理人:刘天君律师、钟华律师

被申请人:中山市A经联社

被申请人:中山市B建筑公司

案由:财产损害赔偿纠纷

二、案情介绍

中山市吴生建造的房屋于2006年6月竣工并经验收合格,该房屋一直正常使用。2012年8月,中山市A经联社委托中山市B建筑工程公司在该房屋西面修建一栋五层高楼房,B建筑工程公司在施工时使用超1000吨静压桩机,巨大的重量及长时间持续剧烈的震动形成强大的破坏力,加之静压桩机紧挨该房屋边压桩,导致该房屋出现损害。吴生提出数次警告与阻止被拒后,吴生向当地政府部门投诉。2013年1月9日,B建筑工程公司迫于某镇建委压力,与吴生共同委托广州市中正房屋鉴定有限公司对该受损房屋进行鉴定(中正鉴字(2013)第(ZS001)号),经鉴定确认为一般损坏。在B建筑公司施工完毕后,吴生、A经联社和B建筑公司共同委托广州市中正房屋安全鉴定有限公司再次对该房屋进行鉴定(中正鉴字(2013)第(ZS002)号)。经鉴定,房屋损毁更严重。据此吴生要求A经联社和B建筑工程公司赔偿房屋损失,A经联社回复称吴生需出具具体赔偿方案及数额,并告知可自行委托有资质的评估鉴定机构进行评估。吴生遂委托中山市穗龙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对受损房屋进行维修工程报价,经核算维修费用为人民币81万余元。因A经联社拒绝赔偿房屋损失,吴生特诉至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在吴生同意的情况下委托了广州市仲恒房屋安全鉴定有限公司进行评估,然而中山市第一、二审法院没有认真审查广州市仲恒房屋安全鉴定有限公司出具的《房屋损坏成因鉴定报告》[仲恒鉴字(2014)第(SW0098)号]中有一鉴定人员没有鉴定资格,参加鉴定并署名的四名鉴定人员有二人未参与现场勘验的事实,同时该份鉴定报告存在标错房屋四至,将房屋受损最严重的西北面即桩基施工面弄错为东南面,加大压桩机施工与该房屋受损墙体的距离,未按照图片所显示的压桩机与该房屋受损墙体间隔不足50厘米事实却主观臆断认为相距7.5米,错将房屋为混凝土方桩写成钻孔灌注桩等客观事实,中山市一、二审法院采纳广州市仲恒房屋安全鉴定有限公司的鉴定报告,认为吴生房屋损坏是房屋自身原因造成的,驳回吴生赔偿诉讼请求。

2016年4月份,刘天君律师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办公室热情接待了慕名前来的吴生。刘天君律师认真聆听了吴生所陈述的事实后,对本案证据进行充分分析,说明本案可能存在的败诉风险。经过与吴生的耐心沟通,吴生最终决定委托刘天君律师代其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同年5月份,刘天君律师陪同吴生前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就本案申请再审事宜与经办法官面谈,但所述意见没有被省高院法官采纳,至6月份,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寄送再审裁定书,裁定驳回吴生的再审请求。为维护吴生合法权益,彰显法律公正,刘天君律师代理吴生向中山市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并通过检查长接访日与检察院领导和经办检察官面谈,力陈本案判决所存在的实体和程序性问题,所述事实与理由最后得到中山市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的认可。2016年11月4日,中山市人民检察院向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提交支持抗诉申请书。11月15日和12月28日,刘天君律师派助理钟华律师与吴生一起前往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与经办检察官详细阐述本案案情,分析本案证据和争议焦点,并在检察院的支持下到广州市房屋安全鉴定协会调查取得广州仲恒房屋鉴定公司派出二名到吴生房屋现场勘查的鉴定人员中有一名当时并无鉴定资格的证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认真听取律师对本案的意见后,认可本案存在《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抗诉案件办案规则》第三十三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修改后的民诉法208条)的规定提出抗诉:(六)原判决、裁定所采信的鉴定结论的鉴定程序违法或者鉴定人不具备鉴定资格的”之情形,其后刘天君律师又积极与民事行政检察处主诉检察官交流意见争取对本案提起抗诉。在刘天君律师、钟华律师的坚持与努力下,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最终采纳了刘天君律师和钟华律师提出的观点,2017年2月6日,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正式提出本案的抗诉书,认为中山市原审法院在审理该案时对房屋受损的因果关系判断不够准确,采信的认定案件关键事实的鉴定报告其中一名鉴定人不具有鉴定资格,鉴定程序违法。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接到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的抗诉申请书后,于2017年5月18日将该案发回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2017年6月15日该案在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开庭,刘天君律师和钟华律师在开庭前做了大量准备,在庭上清晰阐述己方代理意见,为当事人争取应得的权益。中山市中级审判监督庭办案人员在厘清事实,初步查证,并听取了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代理意见后,经过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定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2017年10月10日,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原一、二审判决,将案件发回原一审法院进行重审。本案吴生自2013初起诉,原一审、二审,以及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均被判决或裁定驳回。2016年初委托刘天君律师申请广东省人民检察和中山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抗诉,刘天君和钟华律师坚持正义与公平精神,发挥优秀的专业技能和水平,经过不懈努力全力争取,所承办案件终于迎来了新的转机,案件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胜利。

三、本案争议的焦点

(一)中山市B建筑公司的施工与吴生房屋损害之间有无因果关系?原一审、二审法院关于因果关系的证据,采纳了仲恒公司的鉴定报告,但公司鉴定程序是否存在瑕疵?仲恒公司《鉴定报告》中注明的现场鉴定人员G工程师、H技术员是否具有职业资格?

(二)原一、二审法院认定吴生放弃对房屋北侧外地面散水开裂及下沉的损害赔偿权利是否存在误解?吴生在原一、二审法院开庭时表示对房屋北侧外地面散水开裂及下沉的损害不需要进行修复和估价,是否表明其放弃对局部损害的赔偿请求权?

四、双方的意见

上诉人认为:

(一)仲恒《鉴定报告》中注明的现场鉴定人员G工程师、H技术员二鉴定人的执业注册证号空白,而且没有两人的执业资格证书附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九条的规定,仲恒公司《鉴定报告》不仅形式上违反法律规定,而且以上二鉴定人员没有该项鉴定的执业资格,由不具有该项执业资格的鉴定人员作出的鉴定报告,鉴定结论错误,鉴定程序明显违法,不能作为认定房屋损害成因的证据。

(二)仲恒《鉴定报告》中所注明上诉人房屋东南西北坐向与上诉人房屋实际坐向不符,鉴定报告上将房屋受损最严重的西北面弄错为东南面,这样绘图加大了施工压桩机与上诉人房屋受损墙体的间距,现场照片显示距离不到50厘米,鉴定报告写有7.5米。

(三)上诉人房屋基础采用的是钻孔灌注桩,但仲恒《鉴定报告》中注明上诉人的房屋基础采用的是框架结构。

(四)原一、二审法院没有就通过法院委托仲恒鉴定公司出具《鉴定报告》,与当事人双方共同委托中正鉴定公司出具《鉴定报告》进行对比分析,在判决书中未提及中正鉴定公司《鉴定报告》效力,未对该证据进行质证,程序违法显示公正。

(五)上诉人表示无须对房屋北侧外地面散水开裂及下沉的修复和估价,并不代表上诉人放弃对房屋北侧外地面散水开裂及下沉的索赔,本意是对这部分的损失不单独计算,主张列进整体全部损失当中,并非表明其放弃对局部损害的赔偿请求权。

被上诉人A经联社辩称:

原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足,且坚持一、二审庭审意见,其已将工程发包给具有工程施工资质的B建筑公司承建,故无须承担赔偿责任。吴生房屋的损害由包括自然损害及附近大型楼盘施工等多方原因造成,与己方工程并不具有必然联系。

被上诉人B建筑公司辩称:

(一)仲恒《鉴定报告》是合法合规的,并且由两名有资质的鉴定人员签字。

(二)仲恒公司在参与鉴定时经过各方的同意,应视为其合法合理性已被吴生同意。

(三)吴生在原审中已经放弃了其索赔的权利,原审中有笔录记载。

五、代理结果和理由

本案一审法院于2014年6月13日,判决驳回了吴生的全部诉讼请求,并要求吴生承担一审案件受理费11880元。吴生不服一审结果提起上诉,中山市某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17日以吴生上诉理据不足,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5年9月18日吴生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16年3月22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其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人吴生的再审申请。直至2017年2月6日,通过刘天君律师、钟华律师的努力,在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的抗诉下,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收到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的抗诉书之后,充分考虑当事人双方的意见,认为原一、二审法院判决确实存在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原一、二审法院并未查证作出鉴定报告的程序员与技术员是否具有鉴定资格,法院认定的中山市B建筑公司打桩机施工现场与上诉人房屋的距离、房屋的坐向、房屋基础采用的框架结果都未查清,且未对案件的重要证据中正公司的《鉴定报告》组织质证。上诉人代理人提出的上诉观点清晰明了,对案件的熟悉度很高,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充分听取其上诉意见后,将案件于2017年5月8日发回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2017年10月10日,在刘天君律师和钟华律师的有力代理下,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再审判决,认定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撤销原一、二审判决,并将本案发回广东省中山市(本案一审法院)某人民法院重审。但鉴于原一审审判长为某法庭领导,对案件的公正审判存在一定不良影响,代理人律师经已向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该法庭全体审判员回避审理。

六、法院判决与裁定意见

(一)2014年6月13日,一审法院作出(2013)中二法东民一初字第376号判决认为,根据仲恒公司《鉴定报告》显示,吴生房屋北侧地面散水开裂及下沉因静力压桩器械碾压引起土层下沉所致,吴生房屋其他受损与中山市B建筑公司静力压桩施工等并无因果关系。所以中山市A经联社、B建筑公司仅需对以上部分进行修复及承担赔偿责任。现因吴生已明确表示无须对该部分进行修复及估价,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对吴生有关赔偿的请求依法予以驳回。一审判决:1.判决驳回吴生的全部诉讼请求。2.案件受理费11880元,由原告负担;鉴定费14940元,原告负担11952元,两被告负担2988元;鉴定人出庭费1000元由原告负担。

(二)吴生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2014年12月17日,二审法院(2014)中中法民一终字第994号判决认为,原审法院采用仲恒公司《鉴定报告》并无不妥,另认定吴生明确表示无须对房屋北侧的外地面散水开裂及下沉的修复及估价等,属于吴生自主处分其实体权利,所以一审法院驳回吴生全部诉讼请求也并无不妥。二审法院最终以吴生上诉理据不足,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使用法律正确为由,驳回吴生上诉,判决维持原判。

(三)吴生不服二审判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16年3月12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粤高法民审字第2259号民事裁定认为,原二审鉴定程序合法,吴生主张仲恒公司《鉴定报告》存在内容及程序错误,却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其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判决驳回再审申请人吴生的再审申请。

(四)2016年初吴生委托刘天君律师申请广东省人民检察和中山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抗诉。2017年2月6日,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粤检民(行)监【2016】44000000251号民事抗诉书,其认为:1.终审判决关于中山市B建筑公司的施工与吴生房屋损害之间因果关系的认定存在错误;2.终审判决认定吴生放弃对房屋北侧外地面散水开裂及下沉的损害赔偿权力亦有不当。故特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五)2017年3月2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接到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抗诉书之后,于2017年3月2日作出(2017)粤民抗11号民事裁定,指令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

(六)2017年10月10日,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指令再审此案。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20民再25号民事裁定认为,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经其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裁定撤销其本案原二审和原一审民事判决,并发回原一审法院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重审。

七、办案总结、意义

本案对如何保证房屋鉴定程序合法具有典型意义。在审理房屋损害赔偿案件中,施工与房屋损害之间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成为争议焦点。而在判断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问题上,则必须借助具有房屋安全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方能确定。而为确保鉴定机构出具的房屋安全鉴定报告的合法性,则必须要求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都必须同时具备鉴定资质或资格。在实务中,前往受损房屋勘测房屋损害数据的鉴定人员或者编写、审核和签发鉴定报告人员存在不具备鉴定资格的情形会直接影响鉴定报告的合法性和可靠性,由前述不具备鉴定资质或资格的鉴定机构或鉴定人员出具的房屋安全鉴定报告不符合《司法鉴定程序通则》(司法部令第107号)第十八条规定:“司法鉴定机构受理鉴定委托后,应当指定本机构中具有该鉴定事项执业资格的司法鉴定人进行鉴定” 而导致房屋安全鉴定报告被认定为无效的风险。因此受法院委托对受损房屋进行因果关系鉴定时,鉴定机构必须指派2名以上具有鉴定资格的鉴定人员前往现场检查、记录、编写、审核和签发房屋安全鉴定报告。

作为审理房屋侵权损害案件的人民法院应当严格审查鉴定报告鉴定人资格问题,特别是应当注意审查鉴定人员是否参加了鉴定的全过程,包括现场勘验、测量、计算、鉴定和审验,鉴定实务中存在签名人不出现场勘测,只签名不参加鉴定,或者没有鉴定资格者参加鉴定过程的情形,造成鉴定证据不具有合法性,法院办案人员如果采信这样鉴定结论下判决,所作的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本案人民检察院据此提出抗诉,人民法院依法应当再审。

分享到
广东铁军律师团
广东铁军律师团 中顾诚信律师

诚第1

  • 合同纠纷
  • 刑事辩护
  • 房产纠纷

执业证号:14401201020949923

中山 | 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

8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1266条咨询

最新律师文集

交通事故责任是如何认定的

农村房屋拆迁补偿纠纷代理词

公司归入权的规制与适用(三)

刑九11月1日实施这八种行为容易构成

王某彤非法拘禁案律师辩护获缓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