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广东铁军律师团律师 > 广东铁军律师团律师成功案例 > 喝酒后撞车出了人命,同行者承担赔偿责任?

喝酒后撞车出了人命,同行者承担赔偿责任?

来源: 广东铁军律师团律师 时间:2018-01-05
正文

喝酒后撞车出了人命,同行者承担赔偿责任吗?

作者:唐坚

 

[案情简介]

2016年6月20日下班后,杨某所在的广州番禺某运输设备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运输设备公司)组织聚餐,杨某、左亚普、张红军在聚餐期间有饮酒。聚餐结束后三人都返回了公司,杨某、张某、左某三人因其中一人心情不好,二次相约喝酒,于是三人来到一餐饮店由杨某购买啤酒三人共同饮酒聊天。三人饮酒至6月21日凌晨二时许,三人分别驾驶自己的电瓶车返回工厂,当杨某驾驶的粤A×××××二轮摩托车途中行至广州番禺区大龙街新桥村泰安路98号对开路段时,撞到了停放在路边的晋M×××××重型仓栅式货车,杨某当即昏迷,左某回到某运输设备公司门口未发现杨某跟随,遂骑车掉头往回寻找,回到事发现场发现杨某倒地,于是左某扶起杨某,随后来到现场的张某也上前询问杨某伤势,问杨某有没有事?是否需要去医院?杨某称没事不需要去医院。张某继续骑车返回工厂叫来杨某表亲何某帮忙将杨某带回公司,由左某背起杨某,何某随同左某协助扶稳杨某,一起回到公司一楼一间办公室,由何某从杨某宿舍拿来一张席子,杨某被放置在席子上睡觉,张某、左某二人也共同休息在办公室内,在办公室的凳子上睡觉。当日上午7点左右张某起床发现杨某未醒,张某提议送杨某去医院,后由左某拨打了120急救中心急救,经医生诊断杨某已经死亡。杨某的父母(杨某和冯某)、杨某的妻子(陆某)、杨某的儿子(杨某某)因此向广州市番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左某、张某作为同行人未尽到救助、劝诫的注意义务为由要求左某、张某共同赔偿人民币合计93333.17元。但被原审法院(2016)粤0113民初8401号民事判决书驳回,杨某的父母(杨某和冯某)、杨某的妻子(陆某)、杨某的儿子(杨某某)在败诉的情况下,慕名找到了广东铁军律师团首席律师刘天君教授,在其指派的钟华律师的代理下,案件最终获得胜诉。

[律师代理]

案发后杨某的父母和妻子远道而来,特地找到的广东铁军律师团首席律师刘天君教授,刘天君教授指派擅长办理侵权损害赔偿案件的钟华律师代理委托人杨某的父母(杨某和冯某)、杨某的妻子(陆某)、杨某的儿子(杨某某)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钟华律师在综合研究案情的基础上,细心分析一审败诉的原因和案件各方存在的法律责任。原审法院(2016)粤0113民初8401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左某在本次事件中不存在过错,杨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该对自己的行为有所认识,对行为后果有判断的能力,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左某作为同事以及同行人已经尽到一般救助义务;杨某的死亡完全超出了当时正常人的预计范围;不能用高于一般的道德标准和判断标准来苛求他人对自己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对(一审)原告的请求不予支持。

但钟华律师在研究案件后认为原审判决不具说服力,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时认为:(一)根据案件相关视频内容并不能证明二次饮酒是杨某邀请左某、张某前去的;(二)在二次喝酒后,左某作为同行人对杨某驾车回厂的行为未尽劝告、提醒义务,是导致杨某死亡的最终原因之一;(三)根据视频显示,杨某酒后已失去认识能力和控制能力,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的状态,左某作为清醒且负有协助救助义务的同行人,未尽相应救助义务,导致杨某死亡,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原审法院认定左某对杨某死亡不存在过错的判断是错误的。并向上诉法院提出以下上诉请求;:(一)撤销原审判决;(二)判令左某向某的父母(杨某和冯某)、杨某的妻子(陆某)、杨某的儿子(杨某某)赔偿83333.17元人民币;(三)判令左某某的父母(杨某和冯某)、杨某的妻子(陆某)、杨某的儿子(杨某某)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四)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左某承担。

左某自己辩护,其表示,同意一审法院判决。

 [二审判决结果]

二审法院在充分了解案情,查明真相,分别听取双方当事人和代理人的意见之后,认为:(一)死者杨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预见饮酒过量多身体产生的后果,也应当清楚其在饮酒过量后可能存在的潜在危险,故杨某自身应对其自身死亡的损害结果承担相应的责任;(二)根据民法现行行为义务理论,虽然左某、张某未对死者杨某直接实施加害行为,但假如左某、杨某能尽到善意提醒和妥善救助义务,则可能可以避免损害后果的发生,所以二者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结合各方的过错大小,二审法院酌定左某应对杨某的死亡承担5%的赔偿责任。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1月9日作出(2017)粤01民终15729号民事判决书改判如下:(一)撤销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2016)粤0113民初8401号民事判决;(二)左某自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杨某、冯某、陆某、杨某某43166.58元;(占杨某死亡损害责任的5%)(三)驳回杨某、冯某、陆某、杨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当事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四)本案一、二审受理费各2302元,均各由杨某、冯某、陆某、杨某某负担1151元,左某负担1151元。

 [典型意义]

发起喝酒邀请的人,因其先行行为,对受邀喝酒的人,负有一定的保护救助义务。而一起喝酒的人,也因同喝行为,对其他喝酒后丧失部分或全部认识能力、控制能力的暂时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或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负有保护救助义务,尤其在自身意识清醒,而一起喝酒的同伴意识不清醒的时候,负有因先行行为引起的救助义务,对未尽救助义务导致事故产生后果须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分享到
广东铁军律师团
广东铁军律师团 中顾诚信律师

诚第1

  • 合同纠纷
  • 刑事辩护
  • 房产纠纷

执业证号:14401201020949923

中山 | 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

8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1274条咨询

最新律师文集

公安部公布防范经济犯罪十大典型案例

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

佛山市某区某经济合作社土地承包纠纷

父母对留守儿童长期不予照顾或涉嫌遗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指导案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