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首,坦白从轻辩护成功

时间:2020-03-16 11:13:17| 专长:| 来源:程维朋律师

  韩平、王家海、向韬等寻衅滋事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9-08-29浏览:141次
  四川省宣汉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川1722刑初144号
  公诉机关宣汉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韩平,男,1990年3月11日出生于四川省宣汉县,汉族,小学文化,户籍所在地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住址。2019年3月5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宣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15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宣汉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严登彬,宣汉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人王家海,男,1989年10月9日出生于四川省宣汉县,汉族,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四川省宣汉县,住址。2019年3月7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宣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15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宣汉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程维朋,四川永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向韬,男,1987年10月1日出生于四川省宣汉县,汉族,中专文化,户籍地四川省宣汉县,住址。2015年1月因犯开设赌场罪被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十日,并处罚金1000元。2019年3月6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宣汉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9年8月1日,经宣汉县人民法院决定由宣汉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宣汉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匡积满,四川轩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邱仕超,男,1986年7月28日出生于四川省宣汉县,汉族,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四川省宣汉县,住址。2019年3月11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宣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18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宣汉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甘兴均,四川立地律师事务所律师。
  宣汉县人民检察院以宣检公诉刑诉[2019]9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犯寻衅滋事罪,于2019年7月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宣汉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伟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韩平及其指定辩护人严登彬、被告人王家海及其指定辩护人程维朋、被告人向韬及其指定辩护人匡积满、被告人邱仕超及其指定辩护人甘兴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宣汉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8年8月8日18时许,张某1(另案)驾驶车牌为川S×××××货车与车牌为渝B×××××货车在宣汉县集气站附近发生擦挂,渝B×××××货车司机唐某1随即将该情况电话告知车主罗某1及简某。当晚7日许,罗某1、简某到达毛坝镇集气站外一水塘地坝上后与张某1发生冲突并对张某1进行殴打,同在现场的邱某1(另案)感觉自己和张某1“吃亏”,遂通过微信、电话联系人上来“帮忙”。李某1(另案)接到邱某1电话后邀约李某4、杨某、罗某2到毛坝504集气站为邱某1“撑场子”,并去土主镇一茶楼叫来了邱某1的哥哥即被告人邱仕超,李某1用自己的川S×××××帕萨特轿车载着上述几人往毛坝镇集气站方向走。被告人韩平开车搭乘被告人王家海并分别打电话邀约张某2、严某1(均另案),遂驾驶自己的川S×××××越野车邀约符某同去,到达普光镇“不见不行”理发店时,严某1(另案)在接到的电话后已等候在街边,严某1出面在普光镇“顾永川五金门市店”找老板借了二十根锄把,并由罗某2支付押金一百元,张某2、严某1等人将二十根锄把分别放在李某1及张某2车内。被告人韩平、李某1及张某2驾驶三辆车在毛坝镇“寨子山”遇到唐某2等人一行,当晚9时许,四辆车一起赶到毛坝镇集气站工地,到达现场后被告人邱仕超去推了罗某1并朝罗某1的肩膀打了一拳;被告人王家海到达现场后朝罗某1身上蹬了一脚,邱某1随即使用了锄把与被告人王家海及张某1一起对罗某1进行了殴打;其余人手持锄把及木棒,被告人向韬手拿锄把正欲殴打劝架的“吴某2”时,被人制止,向某(在逃)手持一头有圆坨坨的木棒对简某进行了殴打,将简某打伤,致简某当场晕倒在地。经鉴定:被害人罗某1、简某的伤情为轻微伤。案发后,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及邱仕超主动投案。
  对上述事实,检察机关提供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鉴定意见、勘验、检查、辨认笔录等证据,认为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在公共场所持械随意殴打他人,致2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向韬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公诉人当庭表示,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有自首情节,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被告人邱仕超取得被害人谅解。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韩平对指控事实予以供认,没有提出辩解意见。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韩平具有以下法定从轻处罚情节: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具有自首情节;2、被告人韩平具有以下酌定从轻处罚情节:被害人在本案中存在重大过错;被告人韩平取得了被害人谅解;被告人韩平系初犯、偶犯、当庭认罪悔罪,且家庭困难,自身患病。综上,请求对韩平在六个月以下判处刑罚。
  被告人王家海对指控事实予以供认,没有提出辩解意见。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在案件起因方面,被害人存在重大过错;2、被告人王家海有自首情节;3、被告人王家海系从犯,认罪态度好,系初犯;4、被告人王家海取得了被害人谅解。综上,建议对被告人王家海在六个月以下判处刑罚。
  被告人向韬对指控事实予以供认,没有提出辩解意见。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向韬具有法定及酌定从轻处罚情节:1、具有自首情节;2、构成坦白;3、认罪悔罪;4、系从犯;5、取得被害人谅解;6、被害人有重大过错;7、被告人向韬家庭困难。
  被告人邱仕超对指控事实予以供认,没有提出辩解意见。其辩护人对指控罪名无异议,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没有证据证明邱仕超持械;2、本案未造成公共场所秩序混乱,社会影响小;3、被害人存在过错;4、被告人邱仕超系从犯;5、被告人邱仕超有自首情节;6、被告人邱仕超取得了被害人谅解;7、被告人邱仕超系初犯、偶犯,无前科,社会危害性较小。建议判处缓刑或免予刑事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8年8月8日18时许,张某1(已判刑)驾驶车牌为川S×××××货车与车牌为渝B×××××货车在宣汉县集气站附近发生擦挂,渝B×××××货车司机唐某1随即将该情况电话告知车主罗某1和简某(均系本案被害人)。当晚7时许,罗某1、简某等人到达毛坝镇集气站外一地坝后与张某1发生冲突并对张某1进行殴打,同在现场的邱某1(已判刑)也与对方发生推攘。后邱某1感觉自己和张某1“吃亏”,遂通过微信、电话联系人上来“帮忙”,张某1也在跟人联系。19时左右,邱某1电话联系邀约李某1(已判刑)及被告人韩平到现场帮忙。李某1接到邱某1电话后邀约李某4、杨某、罗某2及被告人邱仕超(系邱某1的哥哥)前去帮忙,并驾驶自己的川S×××××帕萨特轿车载着上述人员往毛坝镇集气站方向走。被告人韩平接到邱某1电话后告知了同在一起的被告人王家海,并电话联系邀约张某2、严某1(均已判刑),二人均表示要到现场去。后被告人韩平驾驶自己的川S×××××红色马自达轿车搭乘被告人王家海往毛坝镇集气站方向走。张某2在接到韩平的电话后驾驶自己的川S×××××越野车邀约符某同去,并接上李某2及被告人向韬一起也往毛坝镇集气站方向走。后张某2驾驶车辆与李某1驾驶车辆在途中会合一起往普光方向行驶,并在普光镇“不见不行”理发店外接到严某1(系“不见不行”理发店老板,接到被告人韩平电话后等候在街边)。后由严某1出面在普光镇“顾永川五金门市店”找老板借了二十根锄把(木棒),并由罗某2支付押金一百元,张某2、严某1以及被告人邱仕超等人将二十根锄把分别搬到李某1、张某2车内。后李某1、张某2及被告人韩平分别驾车继续往毛坝镇集气站行驶,行驶至宣汉县“寨子山”遇到唐某2(驾驶无牌宝马车)等人一行。当晚9时许,四辆车一起赶到毛坝镇集气站工地,车上人员陆续下车。被告人邱仕超、向韬与邱某1等人均手持锄把。被告人王家海过去先用脚蹬了罗某1背部一脚,邱某1随即用锄把与张某1及被告人王家海一起对罗某1进行殴打。被告人邱仕超用手推了罗某1并朝罗某1肩膀打了一拳。期间,被告人向韬手持锄把与正欲劝架的“吴某2”发生冲突,后被人制止。向某(在逃)用一木棒朝简某背部打了一棒,致简某当场晕倒在地。后邱某1方的人员驾车逃离现场。经宣汉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鉴定:被害人罗某1、简某的损伤程度综合评定为轻微伤。
  同时查明,2018年10月25日邱某1、张某1与被害人罗某1、简某达成赔偿协议,共赔偿罗某1、简某各项损失10万元。被害人罗某1、简某对邱某1、张某1、李某1、张某2、严某1以及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的行为予以谅解。
  被告人韩平、向韬、王家海、邱仕超分别于2019年3月5日、3月6日、3月7日、3月11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另查明,被告人向韬因犯开设赌场罪于2015年9月9日被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十日,并处罚金1000元,2015年9月24日刑满。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案件来源及立案情况;
  2、强制措施文书材料,证实对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
  3、归案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韩平、向韬、王家海、邱仕超分别于2019年3月5日、3月6日、3月7日、3月11日主动到胡家派出所投案,以及同案参与人员的归案情况及处理情况;
  4、户籍信息,证实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的身份情况,作案时均达到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5、扣押清单,证实作案工具木棒(锄把)已被公安机关扣押;
  6、宣汉县公安局胡家派出所出具的“人物关系说明”,证实邱某1、张某1邀约参与人员情况以及被害人方的到场人员及其余到场人员情况;
  7、行政处罚材料,证实罗某1、简某分别被处以行政拘留15日,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
  8、调取证据通知书及清单,证实对涉案人员的通话信息等进行了调取;
  9、严某1微信转账截图,证实严某1给韩平的转账70元(退锄把押金)。
  10、诊断证明书,证实简某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分离转换障碍,右侧胸背部软组织损伤;罗某1被诊断为头部、胸部、右侧腰部、右侧肘部软组织损伤;
  11、协议书、收条、谅解书、申请,证实罗某1、简某与邱某1、张某1达成赔偿协议,共获得赔偿10万元,罗某1、简某对邱某1、张某1、李某1、张某2、严某1的行为予以谅解;
  12、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向韬因犯开设赌场罪于2015年9月9日被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十日,并处罚金1000元,2015年9月24日刑满;
  13、宣汉县人民法院(2019)川1722刑初82号刑事判决书,证实同案犯邱某1、李某1、张某2、严某1、张某1均因寻衅滋事罪被判刑;
  二、证人证言:
  1、证人邱某1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他和张某1驾驶货车到504井拉土石方,张某1的车与罗某1的车在错车时发生了擦挂,罗某1的驾驶员就给罗某1打电话,晚上7点左右,罗某1、简某来到504井,来了几个车,共十几个人,罗某1气冲冲指着张某1说“早就看不惯你们了,早就想收拾你们了”,罗某1、简某就抓住张某1,对其拳打脚踢,他就过去对罗某1说“要打和我打,我们一对一单挑”,罗某1就一拳打在他身上,用手推他,他感觉受欺负了,很生气,就在“土主l05”微信群里发微信说他被人打了,并将相关的视频及定位发在群里。其目的就是为了叫人来给自己出气、撑场子、打回来,张某1用手机和微信给别人联系,后他又给韩平打电话说了他被打的事情,李某1打电话过来问情况,他告诉了李某1。晚上9点左右,李某1开的是黑色的帕萨特(川S×××××)、张某2开的是越野车(川S×××××)、韩平开的是红色马自达轿车、唐某2开的是黑色宝马车来到504井场,共20余人。王家海大声说“是哪个打的你”,他说“对方是罗某1哥、海军哥”,他又说“你们莫动,我要和他们单挑”,他就到张某2车上拿了两根锄把出来,向韬、杨某、和唐某2一起来的“阳某”也各自拿了一根锄把。他对罗某1说“你说的我们两个人单挑,来单挑”,就把一根木棒递给罗某1,罗某1没有接木棒也没说话,王家海就朝罗某1身上踢了两脚,他用锄把朝罗某1背上打了一棒,张某1也朝罗某1身上打了几拳头,当时罗某1还想还手,与唐某2一起来的吴某3叫罗某1不要还手,感觉吴某3认识对方,为此,向韬和吴某3还起了冲突。后“阳某”和简某在说话,但简某一直走动,当时“阳某”说了一句“我在和你说话,你走啥子走”,说完就用手里的木棒朝简某背上打了一棒,简某倒在地上就没有动静了。“阳某”用锄把朝简某胸口上戳了几下,简某倒在地上没反应,他们就离开了现场;
  2、证人张某1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下午7点左右,一辆货车强行超他车时,他车左反光镜与对方货车右反光镜擦挂在一起,对方司机下车就给他老板打电话,大约40分钟左右,对方开了两辆小车来,罗某1、简某等十多个人走到他面前,罗某1打了他一耳光,他躲开没打到,罗某1又用脚蹬了他肚子几脚,用手打他胸口,将他手扭到背后,邱某1就在劝,简某也冲上了打了他胸口几拳用脚蹬他,邱某1将简某拉开,罗某1又冲上了打他胸膛几拳,用手掐他颈子,将他手扭到背后,邱某1在劝架过程中,他们两个人又与邱某1抓扯在一起,邱某1说“你们人多,你们要打我们就单挑”,罗某1说“单挑就单挑”。后他就给朋友唐某2打电话,邱某1也在打电话联系人,大约9点左右,李某1、向韬、咪儿、唐某2等人开了三辆车上来,从车上下来十多个人,有人问邱某1“是哪个打的”,邱某1说“你们都莫帮忙,我和他们单挑”,邱某1将木棒递给罗某1,罗某1没接木棒,邱某1就蹬了罗某1,场面马上就混乱了,另一个人冲上去朝罗某1脸上打了几拳,他也冲上去打了罗某1身上一拳,罗某1就退到车旁蹲下。他给唐某2看他身上的伤时,听到有人喊“演员哦”,他过去看见简某仰躺在地上没有动,后他们就开车走了。
  3、证人李某1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下午,他在“土主105”微信群,听邱某1被人打了,不一会王家海给他打电话说邱某1被打了,他就给邱某1打电话问怎么回事,邱某1说“我被人打了,对方人多,你多带些人上来”,他就叫李某4去,并叫李某4给杨某打的电话,后杨某、罗某2坐的他的车,张某2驾驶的越野车跟在他车后面的,到普光老街口子时,张某2说“对方人多,我们拿些棒棒上去”,不一会看见严某1从旁边抱了些锄把(木棒)出来,放了一些在张某2车上,他的车尾也放了一些,这时韩平也驾驶一辆红色轿车来到他们后面,一起往504井场开,在毛坝寨子山水库时,任某和另外一个人上了他的车,给他们带路,到现场还看见普光的“阳某”和唐某2开宝马车来了。到现场后,邱某1从车上拿了两根木棒说“你们都莫动手,我和张某5与他们单挑”,他看见邱某1、张某1一人拿的一根木棒把罗某1拉到旁边,朝罗某1打,他看见向韬、阳某手里拿的木棒,向韬准备打吴某3,被他拦住,他突然听到旁边的人喊“有人打摆起了”,看见阳某手里拿着木棒说“你还装死”,并用木棒戳躺在地上那个人的胸口,那个人没动,唐某2喊“阳某走”,他们就全部开车离开了。
  4、证人张某2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下午,他在微信上看到邱某1在“土主105”微信群里说被人打了,还拍了一段视频。晚上8点左右,韩平给他打电话说“邱某1在毛坝被打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他说要得。后他就驾驶自己的川S×××××越野车去找韩平,路上遇到符某、向韬、李某2,他们也要去,就上了他的车。他听到他们说对方有20来个人,他就说“对方人多,要不要带几根棒棒”,向韬说带,李胜打完几个电话后说在普光街上“苏湾”路口停一下,严某1就来上了他的车,后就看到李某6驾驶的川S×××××帕萨特在前面,他知道李某6也是去帮忙的。严某1说“到农贸市场五金店找那种锄把”,他们两个车就一起到了普光镇农贸市场,严某1、向韬、李某5就下去找的锄把,放在车后面的。行驶至黄金砖厂位置,他就看见韩平驾驶的红色轿车跟在后面的,行驶至毛坝寨子山水库,他看到一辆没有牌照的宝马车也跟在后面的。大约8点50分左右,他们四辆车就到了毛坝镇集气站,四辆车共下来20余人,现场还有十五、六人在场。邱某1看到他们去了就说“你们莫动手,我要和他们单挑”,并大声说“对方是罗某1哥、海军哥,今天要把我弄挺(死)”,然后邱某1到他车后排拿了两根锄把出来,向韬也拿了一根锄把在手里,张某1说“他们把我手扭痛了”,他在旁边抽烟,看到邱某1动手打了戴眼镜的罗某1,邱某1用锄把打了几下罗某1,突然他听到“蹦”的一声,转身看到“海军”倒在地上,被一个人用锄把打倒的,是哪个打的没看清楚。他怕出事就上车走了。
  5、证人严某1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晚上8点左右,韩平给他打电话后,李某1的车就停在他理发店门口,紧接着张某2、韩平也开车来到他门市外面,看到邱仕超、罗某2走过来,他们问“哪里有木棒卖”,他说“前面五金店里有卖的”,后他们就到“顾永川五金店”,他认识老板,就对老板说“我们借几根用一下”,罗某2说“拿20根”,并给了老板100元押金,他和邱仕超、罗某2就将20根锄把搬到了李某1和张某2的车上。三辆车行驶到毛坝镇寨子山,他看到一辆无牌宝马车跟在后面,他知道是唐某2的车。四辆车到达现场后,王家海说“是哪个打的人”,邱某1说“对方的罗某1、海军哥今天要把我弄挺(弄死)”,邱某1还说“你们都莫动,我要和他单挑”,邱某1把罗某1拖到三岔路口中间,王家海就朝罗某1身上蹬了两脚,邱某1用锄把朝罗某1背上打了一棒,吴某3就上去劝,向韬和吴某3起了冲突,被李某1劝开,他听到“阳某”对海军说“我给你说话你没听到啊”,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蹦”的一声,阳某用一根木棒朝海军背上打了一棒,海军就倒在地上,“阳某”又用锄把朝海军胸口戳了几下说“你装啥子…”,海军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大家就说“散了”,他们就坐车离开了。
  6、证人李某2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晚8点左右,他接到同学李某6(李某1)的电话说邱某1被人打了,叫他一起去帮忙,并让他在门市等到。大约七八分钟后,张某2驾驶吉利越野车到他的门市接他,他把妹夫向韬喊到一起上的张某2的车,符某已经在车上了。在往调和方向车路口和李某6驾驶的帕萨特会合一起往普光走,他们坐那辆车直接开到严某1理发店门市前,严某1上了他们的车。车子前行了二十米的样子,李某1、罗某2、严某1、邱某2等人下车在一家五金门市店报了二十根锄把放在张某2和李某1车上。后三辆车一起往毛坝方向走,到黄金××路××岔路口与一辆无牌宝马车会合,后一起到达现场。邱某1在等他们,他们下车后,邱某1就带大家去认人。王家海就大喊是哪个动手打的人,唐某2也在说话。邱某1就到张某2车上取出两根锄把说“全部都别动,我给他单挑”,邱某1给“巧儿”递了一根,邱某1把对方一个叫军哥的人拉过来要和其单挑,王家海冲上去朝罗某1身上蹬了一脚,罗某1被蹬了几个退退,邱仕超、张某1朝罗某1身上打了几圈,邱某1、张某1用锄把朝罗某1身上打了几棒。阳某拿的一个一端带坨坨的木棒朝简某背上打了一棒,简某被打倒在地。唐某2说“散人”,他们就全部走了;
  7、证人李某3的证言,证实他与张某1是初中同学,与邱某1是跑货车认识的。2018年7月中旬,他和任某、张某1、邱某1等5人在毛坝镇井拉土石方,刚进场一个星期,罗某1和简某也想在403井拉土石方,还把工地堵了一个小时左右,后经老板协调,张某1和邱某1就到504井场去拉土石方了。2018年8月8日,他和任某在403井拉土石方,大约晚上7点过,张某1在微信群里说“车和海军(简某)的车挂了”,后他们给张某1打电话问情况,张某1被罗某1和简某打了。他们到寨子山水库,等了大约四五十分钟的样子,就有四辆车到了水库边,他和任某上的第一辆车。到达现场后,四个车上的人全部下来,他只认识唐某2、阳某(向某),现场除了他们的人外,还有十五六个人站在旁边的,邱某1说“你们莫动手,我给他们单挑”,他问张某1伤在什么地方,张某1说“对方把我手整了动不得”,唐某2大声说“巧儿差我几十万,跑货车都是我抽起的,你们把人给我打了囊个整”,对方没有人敢站出来说,邱某1在白色越野车上拿了两根锄把,递给罗某1一根,叫罗某1单挑,罗某1没接,那个胖子朝罗某1身上蹬了两脚,邱某1用锄把朝罗某1背上打了两下,张某1也冲上去朝罗某1打了几拳,邱某1又把简某拉出来,“阳某”用一根木棒朝简某的背上打了一棒,简某就倒在了地上没动了,后他们就上车走了。在回去的路上看见有人将向某打人用的木棒丢了的。他们是去给邱某1、张某1“撑场子”(助威)的;
  8、证人严某2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下午7点左右,刘某1对他说“罗某1的车在上面被挂了,我们去看看”,他就和刘某1、严某4坐郑某的车到毛坝504井场,到达现场后,看到罗某1、简某、王家海、严天波等十几个人在坝子上,还有一个穿黑色衣服的高个子和一个矮个子两个人单独站在一边的。站了十几分钟后就有4辆车从“寨子山”方向开过来,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有人问“是哪个打的”,那个高个子和矮个子就把十几个人带到罗某1面前说了几句话后,高个子就带几个人到白色越野车上拿了七八根木棒,有一个人打了罗某1脸上一拳,还有个人用脚蹬了罗某1一脚,穿黑衣服的高个子用木棒打了罗某1背部两下,罗某1就双手抱头蹲在地上,高个子又找到简某,简某被人围住,过了十几秒那十几个人就散开了,这个时候看到简某就躺在地上没动了,有个年轻人还对简某说“你娃儿装死,老子屙尿在你脸上”,后那伙人就走了,他就打了“120”;
  9、证人严某3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下午6点左右,罗某1接到一个电话后说“我的货车在毛坝504井外面被撞了,我们去看看”,罗某1就驾车拉着他和他父亲严某5、王某一起往504井走,在车上罗某1就联系简某,因货车是罗某1、简某一起购买的。晚上7点左右,他们的车和简某的车就到了504井外面,罗某1问了司机唐波是怎么回事。后两个人就直接找对方司机,他们都站在旁边看,对方司机是个矮个子,对方有两个人,没说几句话双方就争吵起来,互相推搡起来,罗某1、简某把矮个子胸口衣服抓住,把手扭到背后去,高个子就去推罗某1和简某,双方抓打在一起,周围的人就把双方的人拉开,高个子和矮个子觉得吃亏了,就在打电话联系人,大约晚上9点左右,突然来了4个车,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有人从车上拿了五六根木棒出来,一个大个子打罗某1军一拳,然后又蹬罗某1军一脚,那个高个子用木棒罗某1军身上打了几下罗某1军当时就蹲在地上了简某均也被人用木棒朝其背上打了一棒简某均被打倒在地上没反应了,对方的人就走了,后他罗某1军等人就简某均抬上车送往医院;
  10、证唐某1波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下午6点左右,他驾驶的货车张某1巧驾驶的货车发生了擦挂,把他车的后视镜挂坏了,他就给老简某均打了电话,大概晚上7点左右,车老罗某1军简某均各自开了一辆轿车到现场,车上大概有五六个人罗某1军简某均下车之后就问是哪个把车撞了的,他指张某1巧,当张某1巧邱某1臣站在一起的,不知怎么回事双方没说几句就发生了争执,互相推搡罗某1军简某均主要是针张某1巧简某均张某1巧胸口衣服抓住,然罗某1军简某均还张某1巧的手扭到背后,双方抓打在一起邱某1臣就罗某1军简某均推开,并罗某1军说“我们来单挑”,周围的人怕事情闹大就把他们拉开了。估计邱某1臣张某1巧觉得自己吃亏了,就在打电话叫人过来,大约晚上8点50分左右,来了4辆车停在他们面前,大概有15人,其中有四五个人拿的木棒,其中一人说“是哪个动手打的人”邱某1臣就罗某1军拉到人群中间,用木棒罗某1军身上打了几下,另外有两个人也动手打罗某1军的罗某1军被打蹲在地上了,然后有人简某均拖出来,一个人用木棒简某均背上打了两下简某均就直接倒在地上没反应了,后那伙人就走了,整个过程大概就5分钟左右。
  11、证吴某1华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晚上,他先后接罗某1军唐某2伟的电话,得张某1巧罗某1军打了,双方的人他都认识,唐某2伟开着宝马车来接他一起到了现场唐某2伟车上还有“四娃子”(岳登艳)阳某儿。前面三个车上下来十几个人,有几个人拿的木棒,他刘某2超拉到一边了解情况,那伙的人就动手了,他进入人群看罗某1军被打蹲在地上简某均倒在地上没得反映了,他当时还很生气说“你们搞啥子,我们正在谈也”,土主105的人看到我站在中间以为我也是来帮忙的,还有人准备打我的意思,土主的也有人说“这吴某2哥”,对方的人才算了的,后他们就开车走了;
  12、证张某3丰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8点左右,他刘某2超等人在现场,看到来了四辆车,从车上下来十多个人,矮个子(后来听说叫“巧儿”)把那群人带过去找罗某1军,之前在现场的高个子娃儿(后听说邱某1臣)就大声说“你们都别动,我们两个单挑”吴某3娃吴某1华)罗某1军等人说“你们莫动”,意思是要谈判。又听见有人说“巧儿差我几十万,你们把人给我打郎某2凯住”。然后他看邱某1臣从白色越野车上拿了根木棒,“巧儿”也拿了根木棒,有人罗某1军背上打了一棒,另外两个人用拳头打罗某1军邱某1臣罗某1军蹬了一脚罗某1军就蹲在车子旁边,他们又去简某均找到,后看简某均倒在地上没动,听说被人从背后打了一棒,后那伙人就走了;
  13、证张某4鑫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晚9点左右,他在现场看到突然来了4辆车,从车上下来十五六个人,有五六个人手里拿的木棒,其中一人说“是哪个动手打人的”,对面高个子和矮个子就走过来,矮个子就罗某1军,高个子罗某1军拖到人群中,就有人用木棒打罗某1军一棒,又有人踢罗某1军一脚,后高个子就拿的木棒罗某1军身上打,矮个子也在罗某1军,另外还有两三个人打罗某1军罗某1军被打蹲在地上;又有人简某均拖过来,有个人用木棒简某均背上打了一棒简某均就直接倒在地上没有反应,像是被打晕了,后这些人就走了;
  14、证徐某1贵均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晚上7点左右张某1巧罗某1军简某均因为货车擦挂发生争执,张某1巧罗某1军简某均发生了抓打,周围的司机把他们劝开了。张某1巧一起邱某1臣张某1巧就打电话叫人来帮忙,说自己被人打了,后他就走了,后面发生的事情不清楚;
  15、证田某云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晚7点左右,“巧儿”与一个戴眼镜的和另外一个有点瘦的男子因为货车发生擦挂争吵起来,并抓扯起来,当时其他司机将他们拉开了。后双方都不服气,“巧儿”以及与“巧儿”一起的那个人就在打电话,戴眼镜的也在打电话。大概9点左右,就来了三四个小车,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有人问巧儿“是哪个打的”,“巧儿”就指了戴眼镜的人和有点瘦的人,两个年轻人用手抓住戴眼镜的人并用脚蹬了一脚,有两个人从车里拿了木棒出来,朝戴眼镜的男子和有点瘦的男子冲过来,就用木棒打有点瘦那个人,那个人被打后就晕倒在地上,后那伙人就走了;
  16、证人郎某1的证言,证实他是宣汉县人民医院的医生以及2018年8月9日凌晨,罗某1、简某被送到宣汉县人民医院治疗的过程;
  17、证人龚某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晚7点左右,普光的严某1和另外两个人到自己的门市借木棒20根,一个年轻人给了l00元押金;第二天早上,严某1抱来l8根锄把,她退给严某170元人民币;
  18、证人徐某2的证言,证实毛坝504井的土石方工地是她承包的;平常张某1及罗某1都在她的工地拉土石方。她承包的403井的土石方是她哥哥徐某1均找的张某1等人在拉土石方,在8月2日还是8月3日那天,她刚好在403井场,罗某1和简某就开了一辆货车把施工的道路堵了,罗某1和简某还与她哥哥徐某1均发生了争吵,他们也要入场拉土石方,后经她调解,让罗某1、简某到504井去拉土石方,当时张某1、邱某1等人都在场。8月8日因为张某1和邱某1在403井没有好多土石方拉,就到504井场去拉,最后因车子擦挂引发打架;
  19、证人李某4的证言,证实2018年8月8日晚上8点左右,李某1说邱某1在毛坝被人打了,叫他上去帮忙,并叫他叫上邱仕超和杨某(蚊子),李某1自己联系的罗某2,后五人开车往毛坝走,路上看到韩平的车,后在跳河岔路口时与张某2、韩平的车会合,然后往普光方向行驶。后他们的车开到普光镇停在严某1的理发店外面,严某1上张某2的车,大约从严某1理发店外往前开了二十多米,邱仕超、罗某2、李某1和严某1一路到的一家五金门市,购买的锄把,邱仕超、罗某2、李某1和严某1把锄把放在张某2车上的,没注意放没放到李某1车上。后三辆车继续往毛坝方向走,到黄金××路××岔路口看到一辆无牌宝马跟着我们一起走,后知道该车是唐某2的。到毛坝504集气站后,邱某1带他们找到之前打架那两个人,王家海气势汹汹地吼道“是哪个动手打的人”,邱某1返回张某2的车上取出两根锄把,邱某1说“你们都莫动手,我要和他们单挑”,并递给张某1一根锄把。邱某1把罗某1拉过来要与其单挑,罗某1没敢动手,他看到邱仕超、向韬、张某2手里一人拿了一根锄把,阳某拿的是放在李某1副驾驶下面的那根一端带坨坨的木棒,都站在旁边的,邱仕超、张某1朝罗某1身上打了几拳,然后邱某1、张某1用木棒朝罗某1身上打了几下。后张某1又把简某拉到人群中来,阳某就直接朝简某背上打了一棒,简某倒在地上没得反应,阳某说“你还装死,老子给你屙趴尿在嘴里”,简某还是没得反应,后就各自回家了;
  20、证人符某的证言,证实案发当晚张某2到他店里告诉他邱某1等人被打的事情,他坐上张某2的车后,看到张某2在给李某2和向韬打电话,问他们在哪里并说去接,后张某2把车开到李某2门市外面接的李某2和向韬,往普光走,途中碰到李某1(李某6)的车,韩平的车在后面跟过来的;三辆车往普光镇开,走到严某1的理发店里时就停了,严某1从理发店出来上了车;李某1在车上说带点“东西”上去,李某1、邱仕超、罗某2和严某1在商量买木棒,后严某1带路,过了会严某1和李某1、邱仕超、罗某2就一人抱了一些锄把往张某2的车后排和李某1车后备箱放。到黄金××××路一个车路口看到一辆无牌宝马跟着一起走,后知道是唐某2的。到毛坝504集气站后,他们这边近20人,邱某1就带他们去认对方打架的人,王家海气势汹汹地吼道“是哪个动手打的人”,对方罗某1、简某都不敢说话,邱某1返回张某2的车上取出两根锄把并说“你们都莫动手,我要和他们单挑”,邱某1把罗某1拉过来要与其单挑,这时,王家海冲上去朝罗某1打了两下并蹬了一脚,邱仕超、张某1、邱某1、罗某2朝罗某1身上打了几拳,后邱某1、张某1、邱仕超又用锄把打了罗某1几下,后邱某1又去把简某拉过来,看见一个人用木棒朝简某背上打了一棒,简某当场倒地就没得反映了,后才知道这个人叫“阳某”(向某),是和唐某2一起的。之后他们就离开了;
  (三)被害人陈述:
  1、被害人罗某1的陈述,证实他和简某合伙经营货车。因为平日拉土石方他们与邱某1等人有点矛盾,在2018年8月8日因他经营的货车与张某1的货车发生擦挂,他和简某到达现场后,与张某1、邱某1发生争吵并抓扯,他们推了张某1和邱某1几下,到晚上8点50分左右,张某1、邱某1叫来大概20余人,手里拿着木棒,邱某1把他拖出来,有一个胖子就朝他的肚子踢了两脚,另外一个人打了他眼睛一拳,把眼镜打掉了,邱某1朝他背部打的几拳,把他打跪下了,邱某1就说“简某给老子出来”,就过去朝简某背部打了一棒,简某当时就倒在地上了,邱某1一伙人看简某没起来,骂了几句就走了,后他就报警了;
  2、被害人简某的陈述,证实2018年8月8日下午6点左右,罗某1给他说“唐某1打电话说我们的货车在504井被人刮了,我们上去看一下”,一起上去的有严某3、严某5、严某6等人,他们到达现场后,与张某1、邱某1发生了争吵,双方情绪都很激动,他和罗某1与张某1、邱某1发生抓扯并抓打在一起,后被人劝开。晚上不到9点钟的样子,突然来了四辆车,从车上下来约20个人,朝他和罗某1走来,邱某1把罗某1拖出来,那伙人把罗某1围住,邱某1从车里拿了两根木棒出来,另外有五六个人手里也拿的木棒,邱某1递给罗某1一根木棒说“来,单挑”,罗某1没有说话也没有接木棒,其中一个人蹬了罗某1身上两脚,另外一个人用拳头朝罗某1头部打了两拳,把罗某1的眼镜打飞了,邱某1用手里的木棒朝罗某1背部打了几下,罗某1被打蹲在地上。之后邱某1又朝他走过来,边走边说“海军哥,你不是要打吗?”,他背上突然被人打了一棒,他就一下子倒在地上,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醒来时已在宣汉医院;
  四、被告人的供述:
  1、被告人韩平的供述:我2010年因吸食冰毒被处以行政拘留15日。2018年8月8日晚上6点过,我和王家海一起准备吃饭,接到亲家邱某1的电话说他在毛坝504集气站外和人打架,叫我赶快上去。我说要得。然后我给王家海说了这个情况,王家海看了他手机,邱某1也给他打了电话,但他没接到。王家海就马上给邱某1打电话问怎么回事,我给张某2打电话说邱某1在毛坝504井和人打架,叫一起去看看。张某2说要得。后我开自己的川S×××××红色马自达轿车,王家海坐的副驾驶直接往毛坝赶,没多久张某2打电话说他已经出发了。我开车到黄金镇过河有个桥那个位置就看到李某1(别名:李某6)的帕萨特、张某2的白色吉利博越越野车过来。李某4下车买了一件矿泉水。后李某1的车在最前面、张某2的车在中间、我在最后一起往毛坝走。过了桥没好远有个岔路口看到有一辆无牌宝马停在路边,后晓得是唐某2的,唐某2的宝马车紧跟我们的车一起往504集气站走。到了寨子山水库路边,李某1的车接了两个等在路边的人,又往前开。到毛坝504集气站外是晚上不到九点的样子,我们四辆车依次停在路边,之后车上陆续下来约20个人左右,就一起朝前面走,邱某1就过来和人群里面的人说了几句,邱某1从张某2车里拿了两根锄把状的木棒,说了一句“你们都莫动,我要和罗某1单挑”,然后就去找对方的人,接着发生打架,我站在边上没到人群里去,没看清到底怎么打的,只晓得最后对方有一个人被打倒在地上没反应,一个人手里拿的个带“坨坨”的木棒(后面晓得这个人叫阳某,听说这个木棒是李某1带来的)朝倒在地上的人胸口戳了两下,还说“装撒子装,屙趴尿在你嘴巴头”,地上的人一直没反应,然后唐某2用手臂打了个“走”的手势,大家才散了的。回去到符某烧烤店吃烧烤时候,大家说是阳某打的简某,向韬拿的木棒在现场差点打劝架的“吴某3”。第二天严某1给我微信发了70块钱,说是差两根锄把这是剩下的钱叫发给罗某2,我就转给罗某2的;
  2、被告人王家海的供述:2018年8月8日晚上7点左右,我和韩平准备吃饭时,韩平接到邱某1电话说邱某1在毛坝被人打了,后我拿电话问邱某1怎么回事,邱某1说他被人打了,叫我快上去。我和韩平没吃饭就直接往毛坝赶,当时韩平开的他的川S×××××红色马自达轿车载的我,韩平将邱某1被打的情况电话告知了张某2,张某2也说要到现场去,然后韩平又给普光的严某1打电话大概说的是“你在屋头呆着哪都莫去,我们马上过来一起准备出发”。我和韩平到普光的时候,严某1已经坐上了张某2的车,韩平的车到黄金镇过河有个桥那个位置,看到李某1(别名李某6)的帕萨特、张某2的白色吉利博越越野车过来了,然后李某1的车在前面、张某2的车在中间、韩平的车在最后一起往毛坝方向走。过了黄金镇河道桥头没好远有个岔路口,看到一辆无牌宝马轿车(后知道是唐某2的),跟到我们的车一起往504集气站走。到了寨子山水库路边李某1的车还接了两个等在路边的人大概晚上九点左右四辆车到了毛坝504集气站外一个坝子,并依次停在路边,车上陆续下来二十个人左右,一起朝前面走,邱某1过来和我们说了几句。我下车后就大声说“哪个动手打人的”,对方没人回应。邱某1就从张某2车里拿了两根锄把状的木棒,邱仕超、向韬也拿的一根锄把在手上站在邱某1旁边。邱某1说了一句,你们莫动,我要和罗某1单挑。然后邱某1就把对方一个戴眼镜的男的拉过来(后面我知道叫罗某1),罗某1不说话,我就用脚朝罗某1的身上蹬了一脚,被我蹬得蹲在地上,然后邱某1就上去打罗某1,这时候向韬手里面拿的根锄把不晓得什么原因又和唐某2车上“吴某3”发生冲突,向韬准备打吴某3,我上前把吴某3抱住,对向韬说“这是吴某2,你认不到啊”,然后向韬才算了的。突然我看到对方一个人躺在地上没反应了,唐某2说了句“闪人”,然后我们就把锄把放在车上逃离现场的。回去在符某的烧烤店吃饭,听说被打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叫简某,打他的叫“阳某”;
  3、被告人邱仕超的供述:2018年8月8日晚上7点左右,李某4叫我快跟他一起走,并带我一起上了李某1(李某6)的车(一辆褐色大众帕萨特轿车),上车后李某4说我弟弟邱某1在跟别人打架,叫我看“105”微信群里的消息,我看到邱某1发了一段视频,邱某1在说“看嘛,有人要打我”。之后李某1在打电话叫人,我们的车开到快要到土主消防队的路上遇到罗某2和杨某,李某1就跟罗某2说邱某1被打了,然后罗某2和杨某就上了我们这辆车我们一起到了普光镇严某1的理发店门口,张某2的吉利越野车也在那里,严某1过来和李某1在说邱某1的事情,后听到严某1说“还是拿点东西(武器)去”,李某1就说去买钢管,接着我、李某1、严某1、罗某2就去街边铝合金店买钢管没买到,后严某1就说“走,去买棒棒”,我们四个又到一个农具杂货店,严某1在店里选棒棒,后看到严某1在门口数农村用的那种“锄把”,并叫给钱,罗某2给了老板100元押金,后我抱着七八根锄把给了李某1的,李某1接过去放在他车上,向韬这个时候喊我跟他一起坐张某2的车,我就上了张某2的车。我们两个车继续往毛坝走,到黄金遇到韩平开的红色马自达,三辆车又一起往毛坝开,到毛坝××岔路,碰到唐某2开的无牌宝马,唐某2就在前面带路去现场。一行四个车到达504集气站停车后车上人下车,总共有十五六个人左右,我下车问邱某1别人打没打他,后王家海就在说“是哪个打我二哥的”,我过去,李某1就递了一根锄把给我,邱某1看到就给我夺了,还说你们莫动手,我要跟他单挑。王家海就问到底哪个打的,张某1就指罗某1,王家海就过去用脚蹬了罗某1背部一脚,邱某1和张某1都用手里的锄把打罗某1背部,我上去推了罗某1的背一下,接着又用拳头打了罗某1肩膀一拳,罗某1没还手。后张某1就把简某抓过来,我看到李某1手里拿了一根棒棒(不是我们之前买那种),向某就说“你把我老板打了啷个做”,就用手推了简某背部,随后把李某1手里的棒棒抢过来,一棒棒使劲敲在简某背部,简某倒在地上没反应了,向某就蹬了简某一脚,还说“你给老子装死是吧,信不信老子撒趴尿给你”,简某还是没反应,唐某2就把向某拉走了的,后我们就走了的;
  4、被告人向韬的供述:2018年8月8日晚7点多,我碰到李某2(外号咪儿,李某5),李某5说他要出去一趟,这时张某2开车来了,张某2看到我就叫我一起去耍,我和李某5就上了张某2的车,当时车上还有符某。走到普光加油站的时候,看到张某2和李某5一直不停接电话,我问张某2啥子事,张某2说邱某1在毛坝挨了打,这时我才晓得是到毛坝去。车开到普光镇,停在严某1理发店门市前,我看到前面李某1的棕色帕萨特车。在路上张某2在电话里面就提到了要带“东西”上去,等到严某1上了张某2的车后,车上有人说了句“对方人多带点东西上去”,我也顺口说了句“可以”。然后李某2和张某2就下了车,严某1带着他们不知道去哪里了,过了十余分钟,邱某2(邱仕超)抱着一捆锄把放在我坐的后排,后备箱是哪个也抱了一捆放在里面。接着邱某2、严某1就上车和我一起坐在后排,张某2也上车一起往毛坝走,前面还有李某1开的帕萨特轿车,到了黄金镇过桥的时候,遇到了韩平的红色马自达轿车。后张某2走错路,我就给邱某1打电话说不晓得路,还问邱某1挨整没有,邱某1就给我微信发的定位。我们按定位走到了黄金寨子山一个支路附近看到一辆无牌宝马,走到毛坝遇到李某1的帕萨特,四个车就一起往毛坝504井集气站走,晚上九点左右到了504井集气站。四辆车停好后,车上的人就陆续全部下来,总共20余人,我这边大概有五六个人拿了棒子,邱某1从张某2车上拿了两根锄把在手里,我也过去拿了一根在手上。邱某1拿了锄把就往前走,我们也跟着他一起,邱某1说“你们莫动”,并指着一个戴眼镜的高个子说要和对方单挑。王家海就问邱某1到底打没打,张某1就说打了的,王家海又问哪个打的,没人回答。王家海就冲过去用脚蹬了戴眼镜的高个子,邱某1还用锄把朝高个子背上打了几棒,被打的高个子滚到地上去了,这时场面比较混乱,对方有个叫“吴某2”的想往里面冲,我就拿锄把横着把他拦住并推他,吴某2说你还要打我啊,王家海就把吴某2抱住说不是那个意思,吴某2就没动手。对方有个叫军哥的出来在那里说话,向某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手里还拿了一根一端带“坨坨”的木棒,一棒子打在那个军哥背上,军哥被打倒在地,向某还过去说“给老子装死,信不信给你撒趴尿”。军哥一直蜷着身子躺在地上不动。唐某2就说了一句“撤”,我们就一起往车上走,全部撤了的;现场持械的有我、邱仕超、邱某1、张某1、向某;
  五、现场勘验、检查、辨认笔录及照片:1、现场勘验笔录及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具体情况;2、指认照片,证实严某1对作案工具锄把(木棒)进行了指认;李某1、张某2分别对其驾驶的车辆进行了指认;
  六、鉴定意见:宣汉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鉴定意见书(宣)公(物)鉴(临)字【2018】076号、075号,证实经鉴定,被害人简某、罗某1的损伤综合评定为轻微伤;
  同时,被告人韩平的辩护人当庭提交了一份刑事谅解书,用以证明简某、罗某1对本案被告人韩平、向韬、王家海、邱仕超予以谅解。经本院向简某、罗某1核实,该谅解书系其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属实。
  上述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查明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能够相互印证,可以作为定案依据,依法予以采信。
  关于被告人韩平、王家海、邱仕超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的各被告人家庭情况及表现情况的材料以及韩平辩护提交的韩平患病的用药材料,经公诉人质证认为与本案定罪量刑不具有直接关联性,且经庭审查明韩平、王家海在之前均有吸毒情况,故对辩护人提交的上述材料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受邀伙同邱某1、张某1等人,因日常生活中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他人,致二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其行为扰乱了公共秩序,已触犯刑律,构成寻衅滋事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犯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罪名成立。被告人向韬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在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虽未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但取得被害人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关于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的辩护人分别提出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具有自首情节,且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的辩护意见,控辩双方无异议,且与审理查明事实相符,予以采纳。关于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的辩护人均提出被害人罗某1、简某对案件起因存在重大过错的辩护意见,控辩双方无异议,予以采纳。关于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的辩护人分别提出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审理查明事实相符,予以采纳。关于被告人邱仕超的辩护人提出不能认定邱仕超持械随意殴打他人以及本案未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社会影响较小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本案因偶发矛盾纠纷引发,被告人邱仕超伙同邱某1等人借故生非,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他人,其积极准备工具并在现场持械,后拳打被害人,其主观上有共同故意,客观上实施了共同犯罪行为,与邱某1等人构成共同犯罪,其虽然没有直接持械实施殴打行为,但应对同案犯的持械殴打行为承担责任,故对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关于本案是否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以及社会影响大小的问题,目前没有相关证据证实,且公诉机关对此未进行指控。根据被告人韩平、王家海、向韬、邱仕超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地位、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被告人的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韩平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3月5日起至2019年10月4日止)。
  二、被告人王家海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3月7日起至2019年10月6日止)。
  三、被告人向韬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8月1日起至2020年4月30日止)。
  四、被告人邱仕超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3月11日起至2019年10月10日止)。
  五、对作案工具木棒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 判 长  侯维平
  人民陪审员  崔吉松
  人民陪审员  汪红燕
  二〇一九年八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杨学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