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王潮律师 > 王潮律师成功案例 > 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改判过失致人死亡

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改判过失致人死亡

来源: 王潮律师 时间:2017-07-24
正文
  【案件基本情况】2015年2月8日18时许,被告人江某甲在温州市龙湾区蒲州街道上庄振庄路8号三楼其租住房内,与其弟弟江某乙及被害人吕某等人吃饭时因琐事发生争执,江某甲与江某乙、吕某发生推搡及殴打。之后江某甲跑到楼下,江某乙和吕某再次跟随并在楼下和江某甲再次发生推搡殴打,江某甲朝吕某头部和胸部殴打致吕某倒地。之后江某甲和江某乙继续殴打推搡只小巷口的楼梯下,吕某又再次冲过来参与互殴,在此过程中,江某甲将吕某推倒在地,吕某因心脏病急性发作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鉴定,被害人吕某系因冠状动脉硬化心脏病急性发作致心肌梗死而死亡,纠纷、打斗、醉酒可诱发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的急性发作。
  案发后,被告人江某甲主动报警,并在案发现场等候警察过来处理。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江某甲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江某甲有自首情节,依法予以从轻处罚。
  【受理审查承办过程】辩护接受指派后,会见被告人,了解了整个案件经过,初步对被害人的死亡原因产生怀疑。后辩护人与被告人协商辩护方案,被告人江某甲对指控事实无异议,罪名有异议。辩护人作无罪辩。辩护人提出本案被害人的死亡系意外事件,被告人不构成犯罪:1、被害人管腔狭窄Ⅳ级,患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肌钙蛋白升高,其自身身体具有高危险性;2、被告人无法知晓也不可能知晓被害人患有心脏病;3、被害人死亡与被告人的行为没有因果关系。2015年10月8日在法院、辩护人等参与下,被告人家属与被害人家属达成了和解协议。
  【办理结果】
  2015年11月12日法院判决,法院认为,被告人江某甲在互殴过程中,二次将醉酒的被害人推倒在地,此时应当预见可能会致人死亡,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以致一人死亡的危害结果,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属情节较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江某甲犯故意伤害罪的罪名不当,予以变更。被告人江某甲虽自动投案但在第一次讯问笔录中未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故不认定为自首。监狱被害人家属已获得经济赔偿,并对被告人江某甲予以谅解,可对其酌情从轻处罚。对辩护人提出的无罪意见,无法律依据,不予采纳。后判决被告人江某甲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案件点评:
  一、辩护人通过无罪辩护,指出本案有利于被告人的疑点,让被告人获得轻判。最终,法院对罪名予以变更,从而对被告人轻判。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无罪的理由:
  1、被害人管腔狭窄Ⅳ级,患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肌钙蛋白升高,其自身身体具有高危险性。
  龙公物鉴[2015]6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显示被害人身患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管腔狭窄Ⅳ级,心肌溶解坏死伴炎症细胞浸润,同时其肌钙蛋白T2.580ng/ml。
  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CHD)即是冠状动脉因粥样硬化病变而发生狭窄、闭塞,导致心肌供血障碍的心脏病。被称之为人体内的不定时炸弹。根据冠状动脉最狭窄部位管腔的内径或横断面积判断狭窄程度,将管腔狭窄分四级,被害人管腔狭窄Ⅳ级属于最严重的级别。
  心肌肌钙蛋白(cTn)是由三种不同基因的亚基组成:心肌肌钙蛋白T(cTnT)、心肌肌钙蛋白I(cTn I)和肌钙蛋白C(TnC)。对急性冠状动脉疾患(包括心肌梗死)病人的随访研究发现,cTnT大于0.1μg/L的病人的死亡率则大3倍,发生休克的百分率大3倍,发生充血性心功能衰竭的百分率也增加1倍。因此,任何急性冠状动脉疾患病人同时测得cTn增高,应视为高危险性。
  本案被害人其自身患疾病,身体状况非常差,且心肌肌钙蛋白比正常值高出25倍,死亡率高于正常数值数倍以上,故被害人自身具备高危险性。
  2、被告人江某甲无法知晓也不可能知晓被害人患有心脏病。
  被害人身患冠状动脉硬化性心脏病无人知晓,可能被害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患有如此严重的心脏病,因为在补充卷中显示案发之前,被害人没有在任何医院的门诊和住院记录。与被害人认识多年,且关系非常好的江某乙也不知道被害人是否有病,其还称被害人的身体蛮健康,如江某乙2015.4.13 笔录“吕某平时看到身体还蛮健康的,具体有没有病我不清楚。”。同时其他与被害人关系较好的证人,如黎某、杨顺彬等人也均陈述不知道被害人有什么病,即使有生病也只是脚肿。可见本案被害人的朋友都不知道被害人有心脏病。被告人江某甲与被害人只有几面之缘,其根本不知道被害人患心脏病的情况,也不可能知道。
  故,与被害人关系好的人都不知道被害人患心脏病的情况,且被害人其自身也并未发觉自己患心脏病,鉴于被告人江某甲与被害人的关系,被告人江某甲更无法知晓此事。
  3、被害人死亡与被告人的行为没有因果关系。
  在男性年龄、吸烟、肥胖、高血脂、高血糖、家族史和胸主动脉粥样斑块等被认为是心脑血管疾病的几项主要危险因素。故危险因素包括可改变的危险因素和不可改变的危险因素。可改变的危险因素有:高血压,血脂异常、超重/肥胖、高血糖/糖尿病,不良生活方式包括吸烟、不合理膳食、缺少体力活动、过量饮酒,以及社会心理因素。不可改变的危险因素有:性别、年龄、家族史。故心脏病的形成与被告人无关。
  本案当时被告人并未持工具,其只是将被害人推倒两次,对被害人的左脸及胸部拳打了一次。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显示被害人除头部外,其他部分没有明显外伤,也没有骨折伤,只是头部有些外伤,且头部经伤势鉴定为轻微伤。可见被告人江某甲对被害人击打的程度不大,不可能对心脏产生任何影响。
  现鉴定书认为被害人因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急性发作致心肌梗死而死亡,纠纷、打斗、醉酒可诱发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的急性发作。实际医学上也认为冠状动脉硬化性心脏病(CHD)的发作常常与季节变化、情绪激动、体力活动增加、饱食、大量吸烟和饮酒等有关。本案被害人在到被告人江某甲家时其已大量饮酒,江某乙2015.2.9陈述江某乙、杨某、黎某三个人喝了一瓶半的老村长白酒,大约一斤三两左右的白酒,后到江某甲家又喝了啤酒,下楼时他和被害人都站不稳,摔倒了。同时鉴定书显示被害人血液中乙醇含量高达309mg/ml,系醉酒状态。且被害人管腔狭窄Ⅳ级,心肌肌钙蛋白比正常值高出25倍,极有可能因被害人自身原因导致冠状动脉因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的急性发作。
  综上,CHD是吕某平时的不良生活问题习惯及饮食等个方面引发。虽鉴定书认为纠纷、醉酒、打斗可诱发了吕某的冠状动脉因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的急性发作。但江某甲只是推了吕某二次,且其他人也参与了该次的纠纷,存在其他人打吕某或误打吕某的可能。关键,本案对这些诱因无法确定,哪个因素导致心脏病发作,对打斗的程度、部分没有明确。故江某甲的推的行为是否诱发吕某的心脏病的急性发作,无法确定。到是被害人自身健康状况加之醉酒系明确诱因。被告人江某甲无法知晓被害人患心脏病,且被害人死亡与被告人江某甲没有因果关系,故江某甲对吕某的死亡无需承担责任。
  二、本案判决书存两点不足:
  1、没有对江某甲认定具有自首情节。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的规定,构成自首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自动投案;二是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本案中,被告人江某甲系主动投案,在第一次讯问时虽未如实供述推被害人的行为,但在之后的供述中都如实供述。根据《刑法》及《解释》的规定,只要犯罪人在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后没有逃避侦查,并且第二次讯问如实供述供直至一审宣判前,就应当认定为自首。再则,江某甲逃避法律处罚的情节应不如“如实供述后又翻供”的情况严重,而后者只要在一审前又能如实供述的都能成立自首,按照“举重以明轻”的逻辑,江某甲的行为也应当成立自首。
  2、本案没有对被害人存在过错予以认定。
  本案系吕某先在江某甲住处一而再,再而三的多次摔啤酒瓶引发纠纷,第一次摔啤酒瓶时江某甲不予理睬,第二次摔啤酒瓶后江某甲才让吕某不要再摔,之后江某乙不高兴,与江某甲发生争吵。在江某甲下楼后,吕某还上前殴打江某甲。故本案系吕某而起,吕某存在过错,应减轻江某甲的责任。但判决书为予以认可,实属遗憾。
  综上,本案通过律师辩护,取得了较好的辩护效果,被告人获得轻判。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王潮
王潮 中顾诚信律师

诚第1

  • 经济类
  • 人身损害
  • 合同纠纷

执业证号:13303201110683654

温州 | 浙江东瓯律师事务所

7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52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