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xx与靳xx名誉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12-04 11:38:04| 专长:人身损害| 来源:王海霞律师

河北省赞皇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冀0129民初238

原告:胡xx,男,1971728日出生,汉族,住赞皇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海霞河北广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靳xx,男,197956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xx.

原告胡xx与被告靳xx名誉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13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胡xx及其诉讼代理人王海霞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靳xx及委托诉讼代理人赵胜杰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xx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请求依法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名誉权的行为;二、请求依法判令被告对原告赔礼道歉,并在河北省当地省级报纸上刊登道款信的方式为原告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三、请求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和商业信誉损失共30000元;四、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20189月,原告从被告处购买加工核桃的机器设备,因设备存在质量问题,双方就设备维修和赔偿问题协商未果。后被告多次在微信朋友圈公开场合散布谣言、用非常难听的语言辱骂原告,并对原告公司进行造谣,诬陷,造成多人进行评论和转发的严重后果,原告发现后多次联系被告要求消除评论,恢复名誉。被告置之不理。致使原告社会评价严重降低。在赞皇县及外地业界造成极坏的影响,给原告的名誉权和商业信誉造成严重损害,也使得原告身心疲惫、精神遭受极大痛苦。综上。被告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名誉权和商业信誉,给原告造了巨大的损失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维护司法正义,特诉至贵院。请求贵院依法追究被告的侵权责任。

xx提供书面答辩意见辩称:一、133××××****手机号并没有在本人名下,我不是此号的实际拥有者。二、微信名为山东晟华133××××****也并非本人使用,并未对胡xx作出诽谤辱骂等行为。综于以上两点,本人并不是该案件的主要发生者和参与者,也并未对胡xx作出过上述行为,不能作为本案被告。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告胡xx提交微信截屏9张,拟证明被告通过微信朋友圈、微信群侵害原告名誉权,对原告进行辱骂,并对原告人格、人品及商业信誉进行丑化,给原告造成精神伤害。原告胡xx又提交工商登记2张、网页截屏一张,拟证明被告靳xx为菏泽市晟华机械有限公司法人,工商登记显示法人联系电话为133××******,与侵害原告名誉权的微信一致。原告当庭播放了与被告语音聊天记录,拟证明被告发布侵害原告名誉权的微信使用人为靳xx,应由其承担责任。原告提交购销合同一份、通知书一份,拟证明因被告发布朋友圈对原告进行丑化,导致原告签订的购销合同相对方停止发货,是原告货源中断,给原告造成损失。对原告证据,被告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原告起诉被告主体不适格,原告所称的问题应当由具体行为实施者负责,发布者并没有用捏造事实、夸大事实和歪曲事实等其他行为。原告所称的诬陷辱骂的微信号被告没有使用,也不是用被告的手机号登记注册,按照原告陈述,在微信朋友圈散步谣言造成影响范围也就是发布者的微信朋友圈,如果让发布者承担消除影响的责任,应该是在其微信朋友圈消除影响,原告请求在河北当地省级报纸上刊登道歉信方式,明显不妥。要求精神抚慰金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案中没有给原告造成严重后果。工商登记信息中记载的法人无异议,但其显示的法人联系电话有异议,并对微信语音通话记录否认是原告通话。

为进一步查明事实,本院依法向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调取查询了相关注册信息,查明微信号×××注册绑定手机号为133××××****2019320日,本院依法询问被告靳xx委托诉讼代理人赵胜杰,其辩称,涉案微信号码没有在被告靳xx名下。本院要求被告十日内提交涉案手机号133××××****相关信息及过户信息,被告在期限内并未提交相关证据。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89月原告从被告处购买加工核桃的机器设备,后双方就设备维修和赔偿问题协商未果,微信名为山东晟华133××××****的微信在朋友圈公开散布辱骂原告的言论,并且在多个微信群聊中进行转发。造成多人进行评论和转发的严重后果。案件中发布损害原告胡xx名誉权的微信名为山东晟华133××××****的微信,其微信号为×××,该微信号绑定手机号为133××××****。该手机号133××××****系菏泽市晟华机械有限公司登记的法定代表人联系电话,且该公司登记法定代表人为被告靳xx

本院认为,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到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公微信朋友圈是公共空间,微信群聊中人数众多,被告靳xx无视原告胡xx要求,执意在公共网络空间发布侮辱原告胡xx人格的语言,在主观上可以认定有侵害原告权益的故意,客观上事实了辱骂原告的行为,因被告朋友圈及群聊中的客体多与原被告有商业往来,信息被接收后必然会导致他人对原告的评价降低,故被告靳xx侵犯原告胡xx名誉权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审理中被告否认该号码自己使用,仅提供该号码现在的使用人信息,但在规定期限内未提交侵害行为发生时的号码使用情况,结合相关工商登记情况,本院依法认定被告靳xx即手机号133××××****的实际使用者。被告靳xx应就其对原告胡xx的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后果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应立即删除所有辱骂原告胡xx及其公司的朋友圈并向原告赔礼道歉。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予以支持,考虑其辱骂措辞严重程度及影响范围,赔偿金本院酌定为20000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二款、第十五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被告靳xx立即删除全部辱骂、诋毁原告胡xx的朋友圈内容。

二、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被告靳xx向原告胡xx书面道歉,并以在河北省当地省级报纸上刊登该道款信的方式为原告消除影响,恢复原告胡xx名誉,致歉内容由本院审定。

三、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被告靳xx赔偿原告胡xx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50元,减半收取计275元,由被告靳xx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杨 斌

二〇一九年三月三十日

书记员 康成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