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市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xx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12-04 11:49:47|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王海霞律师

河北省正定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冀0123民初516

原告:xx混凝土有限公司,住所地石家庄市.

法定代表人:周xx,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海霞河北广拓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圣凡,河北广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xx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石家庄.

法定代表人:王浩,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xx,该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xx,该公司职员。

被告:xx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石家庄市长安区和平路**

法定代表人:杨xx,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齐xx,河北俱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马xx,男,1973110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河南省太康县,现住石家庄正定新区。

被告:赵XX,男,1973223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太康县。

原告xx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xx公司)与被告xx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建工)、xx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x公司)、马xx、赵XX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11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94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xx混凝土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海霞、张圣凡,被告xx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赵xx、马xx,被告xx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齐xx,被告马xx、被告赵X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新xx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金x公司、xx建工、马xx、赵XX向原告支付混凝土货款1370165元及违约金179035元(自201876日暂计至2019117日)及自2019118日起,以1370165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计算至还清之日止;2、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及其他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71215日原告与被告xx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订《预拌混凝土买卖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出售混凝土,用于被告施工的正定新区尉佗街管廊工程项目中使用。双方对混凝土的品种、单价、结算方式等进行了约定。201876日原告与被告签订《关于砼款支付补充协议》,协议确认截止到201872日被告欠原告混凝土货款1370165元。根据《预拌混凝土买卖合同》第11.1条约定被告逾期付款应按日千分之二支付违约金,因被告未能按约定向原告付款构成违约,原告向被告主张逾期付款违约金,以1370165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计算,自201876日起至还清之日止。综上所述,原告提出上述诉讼请求,望贵院予以支持,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被告xx建工辩称,欠原告的款是事实,这个工程整体上是我们和金x公司的,现场由赵XX执行合同,我们做的主体,我们主体干完了,回填是金x公司,合格后应该付我们90%,就付了我们75%,这是一个整体,责任与谁都有关系,原告发票是直接给金x公司,款也是直接给原告的,金x公司给我们钱,我们就直接给原告了。

被告金x公司辩称,20171215日,原告与被告xx建工签订了混凝土买卖合同,约定原告向xx建工出售水泥,用于xx建工承建的正定新区尉佗街管廊工程。原告将金x公司列为被告并要求金x公司支付xx建工拖欠的混凝土款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首先,金x公司与原告、被告xx建工、被告马xx及被告赵XX之间没有任何合同关系,且金x公司并非正定新区尉佗街管廊工程的产权单位或发包方。金x公司与本案的其他几个被告之间亦无债权债务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金x公司与新xx公司之间并不存在合同关系。被告xx建工以其名义向原告赊购混凝土,双方建立了买卖合同关系,原告应向合同相对方xx建工主张债权。各方当事人均应依据各自的合同向其合同相对方主张权利或履行义务。在原告与被告xx建工的赊购往来及对欠款进行结算的整个过程中,金x公司均未参与或进行签字确认,金x公司不是混凝土买卖合同的相对方,不应承担责任;其次,如果金x公司与xx建工存在债权债务关系,从代位权角度分析,原告对金x公司主张权利,本质上是代位权的行使,理当以两被告之间有明确的到期债权为前提,但原告到现在没有证据证实金x公司与xx建工之间存在到期债权。据此,原告诉请要求被告某建筑公司对本案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理由不成立。再次,即使金x公司为正定新区尉佗街管廊工程的某一环节的发包方,但并不是总发包方。金x公司与各被告之间均无分包关系。即便认定有分包关系,金x公司与xx建工签订的分包合同,双方建立了建设工程分包合同关系,该分包合同与混凝土买卖合同是两个分别独立的合同,同样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各方当事人均应依据各自的合同向其合同相对方主张权利或履行义务。最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但这是有限度的,不能任意扩大它的适用范围。除非是转包人或者分包人没有向实际施工人支付工程款,而且并未将“总包人”予以扩大理解为“发包人”。综上,金x公司与原告不存在合同关系,亦非正定新区尉佗街管廊工程的产权单位或发包方,原告公司要求金x公司承担还款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驳回原告对金x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马xx辩称,我是负责尉佗街项目,我与原告签订的混凝土买卖合同,实际用混凝土的人是赵XX,应由赵XX履行合同。

被告赵XX辩称,我是现场负责施工的,钱没有经过我,钱不应该由我出,我只是负责施工。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交以下证据:1、预拌混凝土买卖合同、发货单、结算单、增值税专用发票;2、马xx与张振伟通话录音;3、银行流水、银行回执单;4、补充协议;5、支付委托书、王博贤企业职工养老金交付明细。

经庭审质证,被告xx建工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无异议,认为整体是金x公司与原告的合同,现场由赵XX签合同执行,欠钱是事实,xx建工作的主体,金x公司负责回填;

经庭审质证,被告金x公司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混凝土合同的相对方并非金x公司,也没有使用原告的混凝土,发货单、结算单上没有公司员工签字和公司盖章,对证据2不予认可,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认为金x公司只是受xx建工的委托向原告代付混凝土款,不是基于买卖合同关系向原告支付,金x公司与xx建工之间尚未结算,工程尚未验收,不能在超出欠付xx建工工程款的范围外向原告支付混凝土款,对证据4的协议上没有公司印章不予认可,认为证据5的委托书只是证明收到了委托支付的委托书,并不能说明公司认可,对交保险真实性无异议,认为王博贤不是公司员工只是挂靠,是自己交的保险。

经庭审质证,被告马xx对证据1345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2不知情,认为自己负责现场,与原告签的合同,履行合同不是自己,是金x公司直接给原告付款,没有打到自己账户,项目是金x公司总包,分包给xx建工,金x公司那里由王博贤负责,后来是张振伟负责。

经庭审质证,被告赵XX对原告提交证据无异议。

被告xx建工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交以下证据:1、施工协议,证明xx建工将工程分包给赵XX2、金朝公司开票资料。

经庭审质证,被告赵XXxx建工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金x公司为项目的总承包,将部分工程分包给xx建工,赵XX不具有施工资质,挂靠在xx建工违法,金x公司、xx建工、赵XX应承担共同还款责任。被告金x公司对xx建工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协议与金x公司无关,金x公司是受xx建工委托付款,金朝公司不是金x公司的子公司,如果是也是各自独立的主体。被告马xxxx建工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原告开发票都是开给金x公司,不是开给金朝公司。

被告金x公司、马xx、赵XX未提交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71215日,原告新xx公司(乙方)与被告xx建工(甲方)签订《预拌混凝土买卖合同》,由原告向被告承建的正定新区尉佗街管廊工程供应混凝土,合同对混凝土的品种、强度等级及单价进行了约定,同时对计量与结算约定,自预拌混凝土供应之日起,每浇筑一批次后3天内,双方按甲方签字的预拌混凝土发货单计量确定当次预拌混凝土供应数量,并按相应单价计算确定当次供货价款,作为付款依据。甲方如不按约定时间与乙方计量预拌混凝土数量,或不在结算单上签字确认,拖延7天以上的,该次预拌混凝土供应量以甲方现场签收人员签字验收的发货单上的方量为准,货款按混凝土供应量及相关单价确定,并有权停止供应。润泵砂浆不计算在图纸方量内,按小票结算。双方结算负责人甲方为马xx、刘锡宝,乙方为唐领军;价款结算及支付约定,为保证资金安全,甲方货款应以转账支票方式付至乙方指定的建行藁城支行13×××53账户,否则,乙方不予承认甲方已付款。付款期限约定,主体工程乙方向甲方供应混凝土4000m3,甲方付乙方所供应全部混凝土款;如遇天气原因或国家政策原因,导致任何一方停工,甲方在二十日内(以最后一次供货小票时间为起始时间)无条件向乙方支付所供应全部混凝土款;如甲方延期付款按月利息2%支付违约金。双方并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合同上甲方处加盖xx建工合同专用章,并由被告马xx作为委托人签字,乙方处加盖新xx公司合同专用章及代表人马xx签名。

供货后,双方分别对各阶段的供货数量及价款进行了结算,分别于2018126日,双方对20171221日至2018125日供货进行结算,双方对混凝土款817960元无异议,被告马xx代表金x公司在结算单上签字,原告代表马xx签字;201849日,双方对2018129日至201848日供货进行结算,双方对混凝土款800505元无异议,结算单上xx建工代表刘x云签字,并有被告赵XX签名,原告加盖公司印章;2018426日,双方对2018411日至2018423日供货进行结算,双方对混凝土款457330元无异议,计算单上xx建工代表刘x云签字,原告加盖公司印章;2018516日,双方对2018427日至2018513日供货进行结算,双方对混凝土款710410元无异议,结算单上xx建工代表刘x云签字,原告代表马xx签名;2018612日,双方对2018515日至2018520日供货进行结算,双方对混凝土款123880元无异议,结算单上xx建工代表刘x云签字,原告代表马xx签名;2018724日,双方对2018712日至2018723日供货进行结算,双方对混凝土款36000元无异议,结算单上xx建工代表刘x云签字,原告代表马xx签名;2018914日,双方对2018831日至2018911日供货进行结算,双方对混凝土款187800元无异议,结算单上xx建工代表刘x云签字,原告代表马xx签名。以上结算单原告向被告供应混凝土共计混凝土款3410165元。

2018211日至2018926日,被告金x公司分别于2018211日向原告支付货款400000元;于2018417日向原告支付货款300000元;于2018613日向原告支付货款800000元;于2018711日向原告支付货款200000元;于2018830日向原告支付货款100000元;于2018910日向原告支付货款70000元;于2018926日向原告支付货款170000元。共计向原告支付货款2040000元。原告为金x公司开具了增值税专用发票。

201876日,被告xx建工(甲方)与原告(乙方)签订关于砼款支付补充协议,载明“在尉佗街南段管廊工程中甲方使用乙方混凝土产生的费用,现双方协商一致达成如下协议:1、截止201872日甲方欠乙方货款1370165元。2、甲方保证在9月底将以上欠款支付乙方。3、为保证乙方能够收回欠款,甲方向xx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出具支付委托书,同意xx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支付甲方工程款时将甲方欠乙方货款直接支付给乙方。4、对于xx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支付给乙方的款项甲乙双方均视同此项为xx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给乙方的砼欠款。5、以上材料发票乙方直接开具给xx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双方在协议上分别加盖公司印章。同日,xx建工向金x公司出具的《关于砼款支付委托书》载明“201876日,xx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xx混凝土有限公司签订了关于1370165元砼或供应补充协议,现我单位(xx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委托贵单位在支付我单位工程款时可以直接将以上砼货款支付给xx混凝土有限公司。贵单位向xx混凝土有限公司支付的款项贵单位、我单位均视为贵单位支付给我单位的尉佗街综合管廊工程的工程款。由此委托产生的一切法律、经济责任全部由我单位(xx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担,与贵公司无关。因为我单位委托支付,所以由此发生的一切问题、后果均由我单位(xx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担,与贵公司无关。”该委托书上加盖xx建工公司印章,金x公司签字为“收到人:王博贤,201879日”,委托书上加盖原告公司印章。

被告xx建工提交的2017119日,甲方为河北x潮x 公司、乙方为xx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工程项目施工承包协议》表明,河北X潮公司将石家庄正定新区尉佗街地下综合管廊主体工程,承包给xx建工。20171113日,xx建工与赵XX签订工程项目施工内部协议,xx建工将与河北X潮公司签订的承包协议中的工程项目转包给赵XX,赵XX对自己承包工程无异议,但认为自己是挂靠在xx建工,材料款没有经过自己,是金x公司直接将货款打给了原告,原告给金x公司开具发票。被告金x公司对上述协议无异议,但认为河北X潮公司将工程发包给了xx建工,不是金x公司分包的。庭审中,被告马xx称金x公司将工程发包给了河北X潮公司,该公司是金x公司的子公司,xx建工认为,是从金x公司承包的主体工程,其他是金x公司做的,金x公司已经进行了回填并完工。金x公司对其总承包工程并将工程分包给了河北X潮公司无异议,但认为没有分包给xx建工,是x潮公司将工程分包给了xx建工,金x公司与金朝公司实际控股人是父子关系,但两个公司是各自独立的。被告马xx称自己是xx建工的职工,负责工地现场管理。

另查明,被告赵XX挂靠在xx建工,无任何资质,以xx建工名义进行施工。现原告要求被告共同给付货款1370165元及利息,自201876日起以1370165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计算至还清欠款之日的利息。金x公司认为违约金过高,应按银行贷款利率计算,因原告与xx建工签订的补充协议变更了付款期限,应自2018101日起算。xx建工认为工程没挣到钱,违约金不应支付。

上述事实,由原、被告分别提交的证据及本按庭审笔录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被告xx建工与原告签订买卖合同,原告供货后,经双方对账确认,尚欠货款1370165元未付,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xx建工对欠款的事实无异议,本院对欠款的数额予以确认。被告xx建工应向原告支付货款1370165元及利息。关于利息计算,双方约定延期付款按月利息2%支付违约金,xx建工在补充协议中承诺在20189月底向原告付款,现原告主张按照年利率24%计算至还清欠款之日的利息,本院予以确认。利息应自2018101日起以欠款1370165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计算至还清欠款之日止。

被告金x公司虽主张其并非买卖合同相对方,不应承担还款责任,但其作为正定新区尉佗街管廊工程的总承包人,将该工程转包给河北x潮公司,河北x朝公司又将该工程转包给xx建工,金x公司并接受被告xx建工的委托向原告支付货款,且其与xx建工之间的工程款尚未结算完毕,因此,金x公司应在未付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被告xx建工将承包的工程违法转包给无资质的被告赵XX,赵XX为该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并以xx建工名义使用原告供应的混凝土进行施工,赵XX应承担还款责任。被告马xx作为xx建工的代表,在与原告签订买卖合同中,履行的是职务行为,原告亦无证据证明马xx应承担个人还款责任的相关证据,故对原告要求马xx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xx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向原告支付货款1370165元及利息。利息自2018101日起按照年利率24%计算至还清欠款之日止;被告赵XX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二、被告xx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未付工程款范围内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三、驳回原告其他的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8743元,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被告xx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赵XX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宋瑞清

人民陪审员  宋 瑜

人民陪审员  樊 帆

二〇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书记员史旭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