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远景浩泰健与美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与天津十方允能文

时间:2019-01-06 21:25:40|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王婧律师

原告:天津远景浩泰健与美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婧,天津美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天津十方允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勇,经理。

原告天津远景浩泰健与美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与被告天津十方允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4月2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天津远景浩泰健与美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婧,被告天津十方允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天津远景浩泰健与美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给付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期间的房屋租金10万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及理由:2016年1月26日,原、被告签订了委托经营管理协议书,约定由原告将所拥有使用权的建筑面积为890平方米,位于天津市南开区王府壹号负一层会所全权委托被告对外经营和管理。双方约定该会所的委托经营期限为9年,自2016年7月10日至2024年7月9日止。协议约定甲方对乙方的具体经营活动进行监督,保证乙方合法经营,乙方每年向甲方支付房屋租金100000元,支付时间为每年6月下旬,每年实际发生的水、电费乙方承担实际发生额的50%,另50%由健身房和瑜伽馆承担。因被告一直未支付2017年6月至今的租金,故起诉要求判如所请。

被告天津十方允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辩称,2016年6月,原告把王府壹号会所内890平方米场地委托被告运营管理(不包括健身房和瑜伽室),健身房和瑜伽室由原告经营管理,电费各承担50%。从2016年11月,王府壹号会所的远景浩泰健身房的健身教练离开后,远景浩泰就一直未派人管理健身房,期间被告多次电话和微信催促原告为健身房安排人员,但均未作出安排。但原告销售健身卡的多数会员的到期日为2017年,且多数为王府壹号小区业主。健身项目作为会所的合同要件(健身为会所的必备功能之一。在融创和原告订立的合同中有约定,此约定且作为原、被告之间的合同的附件)。还有以前原告售出的健身卡均未到期,会员要求继续履行合同,而且健身房和被告经营地是连在一起的,中间没有分割,共同一个大门,前台、洗手间和走道。在2016年6月之前,整个会所一直由原告统一经营管理,所以业主视我们为一体,且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原告的法人股东胡森本人同时占被告51%的股份。迫于合同和经营的需要,被告只能从2017年11月安排员工张德福管理健身房,因为工作时间每天为12小时,每周7天,所以又在2017年12月招聘一名员工于某共同管理健身房。二人负责健身房的会员接待、器械卫生清洁,每天营业时间为9-12点,每周7天,于某每天工作时间为9-16点,张德福上班时间为15点30分-21点。二人的工资每月采用转账方式支付(2016年11月-2017年12月,两人工资和社保合计支出109600元)。被告有被告法人与原告法人胡森的微信聊天记录,健身房会员卡统计表明细和会员沟通记录,王府壹号物业总经理刘树荣的微信以及健身房会员苏彤的微信记录,证明从2016年11月-2017年12月,健身房一直由被告代为管理,被告多次催原告派人管理,原告均未理睬。此前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和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均对以上事项和证据给予认定。被告代管健身房期间,在2017年7月6日健身房排污池出现污水外溢,涉及周边车辆,融创物业对排污池进行了断电处理,并通知被告进行维修,被告电话通知原告,原告不予理睬,被告只能找人维修,垫付维修费1.5万元。2017年9月24日,健身房热水灌出现漏水,健身房地胶和地毯均已被泡,健身房员工电话通知胡森,手机一直无人接听。被告又请了天津振兴电器维修部进行维修处理,垫付1.2万元,两项维修费用,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给予认定。因被告在2017年健身房无人管理期间,为原告垫付工资、维修费、电费共计143015元,此金额远高于房租10万元,除了抵销部分,还超出43015元。基于以上事实被告不同意原告支付租金的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告与案外人天津融创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王府壹号场地使用合同》,合同约定,天津融创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将位于天津市南开区王府壹号1期会所使用场地总面积为890平方米,租赁给原告经营运动会所、营业餐吧、运动用品售卖,租赁期限自2015年7月10日至2025年7月9日。

2016年6月26日,原、被告签订《王府壹号会所委托经营管理协议书》,协议约定,原告将所拥有使用权的建筑面积共计890平方米、位于天津市南开区王府壹号负一层会所全权委托被告对外经营和管理。健身房和瑜伽馆的经营和管理不包含在内。协议第二条委托管理约定第2项约定,委托期间,会所的管理权、经营权、收益权均归被告所有,原告与天津融创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王府壹号场地使用合同》及相关协议不进行变更。原合同作为此合同的附件,被告的运营和管理必须遵守原合同。协议第三条会所经营收益权期限及收益方式约定,原告委托被告经营会所期限9年,自2016年7月10日至2024年7月9日。协议第五条乙方的权利义务第1项约定,被告有义务要求该会所承租方进行合法经营。被告每年支付房租人民币10万元给原告,支付时间为每年的6月下旬。每年实际发生的电费,被告负责承担实际发生额的50%,另一半由健身房和瑜伽馆承担。

庭审中,原、被告就2017年12月15日前双方各自交纳的电费达成一致意见,均表示同意各自承担,互不再主张追索。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原、被告签订的《王府壹号会所委托经营管理协议书》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协议中对租金的给付时间及方式已明确约定,现原告依合同约定要求被告给付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期间的房屋租金100000元,理由充分。本院依

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庭审中,双方均表示对2017年12月15日前各自交纳的电费,各自承担,互不再主张追索,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本院予以照准。对于被告主张的自2017年6月因接管健身房给相关管理人员支出部分工资与因维修健身房排污池及热水罐所产生的费用要求原告承担一节,因双方所订立的协议中载明,健身房和瑜伽馆的经营和管理均不包含在内,被告主张的上述相关费用因无合同约定,本案不予处理,双方可另行解决。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二百一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被告天津十方允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给付所欠原告天津远景浩泰健与美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期间的房屋租金10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300元,减半收取1150元,由被告天津十方允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刘建华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李 燕

附:本裁判文书所依据法律规定的具体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二百一十二条租赁合同是出租人将租赁物交付承租人使用、收益,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

宣判后当事人权利义务告知书

一、上诉权的行使。当事人不服我院第一审判决、裁定,有权在判决、裁定书指定的期限内提出上诉。逾期不上诉,我院作出的判决书、裁定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当事人提出上诉的,应在上诉期内,将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费缴费凭证及上诉状正副本一并交至本院诉讼服务中心。逾期不提交,经对方当事人申请,该案件即有可能进入人民法院执行程序。由此产生的后果,由上诉人承担。

二、申请再审权的行使。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有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当事人一方人数众多或者当事人双方为公民的案件,也可以向我院申请再审。当事人申请再审的,不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

当事人申请再审,应当在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六个月内提出;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三项、第十二项、第十三项规定情形的,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

三、主动履行。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后,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应当主动向对方当事人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也可与主审法官联系主动履行事宜。

四、申请执行权的行使。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裁定书,当事人必须履行。一方拒绝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该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申请执行人逾期申请执行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