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毅与马宽合伙协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1-06 21:29:54| 专长:民事诉讼| 来源:王婧律师

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津0101民初2946号

原告:徐毅,男,汉族,住天津市西青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兰杰,天津美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婧,天津美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马宽,男,1977年4月28日出生,汉族,住天津市和平区。

原告徐毅与被告马宽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4月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徐毅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婧、被告马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徐毅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偿还原告171400元并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以171400元为本金计算支付自2016年6月30日至实际给付之日赔偿金;2.判令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自2013年开始,原告与被告及案外人马志刚等人约定合伙经营“很久以前只是家串店”,后因内部对于经营无法达成一致意见,遂决定退伙,双方于2016年5月9日就河西区大沽南路店签订了《合作解除交接协议》,就大悦城店退伙一事签订欠条一张,欠条确认被告欠原告171400元,于2016年6月30日还款10万元,于2016年7月31日还款71400元,现已届清偿期,但被告至今仍未还款。被告的行为构成违约,给原告造成重大损失。

马宽辩称,承认欠付原告171400元,但我已于2016年通过工商银行汇款75000元。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告与被告存在大悦城店和大沽南路店就合作解除的债权债务关系。2016年5月9日,原告徐毅和案外人安毅、方浩、马志刚、单杰共计五人作为甲方与被告马宽作为乙方签订《合作解除交接协议》,就坐落于天津市河西区的“很久以前只是家串店”达成协议,该店转为被告独立经营,甲方全部撤出,乙方付给甲方五人补偿金和退回保证金共计100万元。另查明,2015年6月8日,原告徐毅与被告马宽及案外人马志刚、安毅、方浩共计五人作为合伙人签订《合伙人协议书》,约定共同经营坐落于天津市和平区南市旅馆街北楼首层一区14号南门外大街店经营餐饮,字号为:“很久以前只是家串店”,后徐毅退伙,于2016年5月9日,马宽出具《欠条》,内容为:“今欠徐毅大悦城入股款人民币壹拾柒万壹仟肆佰元整,约定还款日期于2016年6月30日前还款人民币壹拾万元整,于2016年7月31日前还款人民币柒万壹仟肆佰元整,该笔款项还清后大悦城合同自动解除。”庭审中,原、被告均认可欠条中的大悦城即指坐落于天津市和平区南市旅馆街北楼首层一区14号南门外大街的“很久以前只是家串店”。

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系基于解除合伙协议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被告于2016年5月9日出具了《欠条》,明确约定了就大悦城入股款171400元的还款计划,被告对于欠款数额予以认可,但认为已经给付了75000元,原告对此予以否认,认为该款系被告还原告大沽南路店解除合作的款项。被告当庭表示曾经口头告知原告该笔75000元系大悦城店的还款,原告予以否认,认为该笔还款系大沽南路店的还款,对此被告没有书面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不予确认,且被告亦未在庭审后法庭规定的时间提交相关证据予以佐证,被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对于被告已经偿还原告大悦城入股款75000元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原告主张自2016年6月30日的欠款利息,但《欠条》中约定了全部款项于2016年7月31日前还清,故本院支持原告自2016年8月1日起的利息损失的主张。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马宽给付徐毅欠款171400元;

二、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马宽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以171400元为本金计算给付徐毅自2016年8月1日至马宽实际还款之日的利息损失;

三、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561元,减半收取计2280.5元,由马宽全部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直接给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陈亚洁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王 彤

附:本裁判文书所依据的具体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第九十一条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一)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二)主张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当事人,应当对该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