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1与王某2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7-05 19:52:51| 专长:债权债务| 来源:律师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01民终952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1,男,1958年10月9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倩妤,河北秦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2,男,1955年3月2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建民,北京市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王某3,女,1949年11月6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建民,北京市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王某4,女,1952年7月14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建民,北京市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李某1,男,1986年1月31日出生。
 
 
上诉人王某1因与被上诉人王某2,第三人王某3、王某4、李某1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9民初221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1月1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某1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驳回王某2的一审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用由王某2负担。事实与理由:1.王某1所取得的房屋补偿款属于遗产范畴,不存在返还的问题。2.(2015)门民初字第2789号民事判决已经就该笔房屋补偿款进行了处理,一审法院重复处理,无法律依据。3.一审法院严重违反法律程序,对王某1提交的证据材料不予接收和质证。
王某2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王某1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王某3、王某4述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王某1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李某1述称,同意王某1的上诉请求和理由。服从一审判决。
王某2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我与王某1于2011年8月3日签订的协议无效。2、判令王某1返还给我115721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王某5与李某2系夫妻,生育王某2、王某1、王某3、王某4、王某6五个子女;李某1系王某6之子;王某5于1986年3月12日死亡,王某6于1989年1月18日死亡,李某2于2003年7月3日死亡。
2011年7月3日,王某2与北京市门头沟区房屋征收补偿办公室(以下简称征收办)订立《北京市门头沟区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以下简称征补协议),协议载明:被征收人在被征收范围内有成套住宅平房1间,建筑面积12.5平方米;应安置房屋建筑面积36.63平方米,选择黑山地区高层一套一居室作为安置房屋,总建筑面积约为40平方米;实际安置面积大于应安置面积3.37平方米,暂按标准层每平方米4500元计算,应补交差额面积房款15165元;房屋重置成新价及附属物补偿价10911元(包括房屋重置成新价7554元,设备、装修及附属物价格3357元);拆迁补助费共计119975元,其中工程配合奖励费80000元;王某2最终取得的拆迁补偿款、补助费等并扣减应缴房款后共计115721元。
2011年8月3日,王某2作为“交款人”、王某1作为“收款人”、王某3和王某4作为“证明人”,达成书面协议,内容为:“今有房屋拆迁补偿款发放完毕,共计人民币壹拾壹万叁仟柒佰贰拾元整,经姐弟四人共同协商,产权归王某2所有,房屋补偿款全部归王某1所有,已清,以后,概不纠缠,为此特写此协议。各自签名”。此前,王某2已将涉案拆迁款给付王某1。
2015年1月19日,就房屋征补协议中初步确定的安置信息,王某2与北京市门头沟区房屋征收事务中心(以下简称房屋征收中心)协商将原选定的安置地点变更为中门寺地块。2015年8月11日,王某2与北京市门头沟区龙泉镇人民政府订立《门头沟采空棚户区改造中门寺定向安置房认购协议》,选定404号房屋作为安置房,该房屋已交付。
2015年,李某1起诉王某2、王某3、王某4、王某1,要求法定继承王某5、李某2的遗产,请求:1、分割房屋征收所取得的8套安置房屋。2、依照四被告签订的征补协议,由四被告给付相应的征收补偿款。2016年1月11日,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门民初字第2789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认定,2011年7月3日,王某2基于房屋与征收办签订征补协议,选定黑山地区一套一居室作为安置房;并最终取得拆迁补偿款、补助费等共计115721元。后选定安置地点变更为中门寺地块,2015年8月11日,王某2选定404号房屋。判决:“一、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404号房屋的相关权利归李某1享有”;其他房屋的相关利益由四被告分别享有。另,四被告分别给付李某1相应的征收补偿款,其中王某2给付李某1征收补偿款四万三千二百四十元。该判决已经生效。
双方争议焦点:王某2、王某1双方2011年8月3日签订的协议书是否有效。
王某2主张,生效判决已经确定404号房屋的相关权利归李某1享有,且已经实际履行完毕,2011年8月3日王某2、王某1签订的协议无法继续履行,该协议应属无效,王某1应返还所收补偿款。王某1提出,该协议系双方自愿签订,应属有效。
一审法院认为,404号房屋的相关利益在继承开始前应由全体继承人享有,李某1系上述房屋的继承人之一,王某2、王某12011年8月3日就该房屋相关利益达成的分割协议,未经李某1同意,处分了他人财产,应属无效;且法院作出的(2015)门民初字第2789号民事判决书业已判决,404号房屋的相关利益由李某1享有,而与该房屋共同发放的拆迁补助款亦按照王某2取得重新进行了分配,该协议无法继续履行。协议无效,因该协议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王某2要求确认与王某1所签协议无效并要求王某1返还因此所取得补偿款的诉讼请求,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判决:一、原告王某2与被告王某12011年8月3日签订的协议无效;二、被告王某1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王某2因上述协议所得补偿款115721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另查,(2015)门民初字第2789号民事判决认定事实如下:2006年4月7日,王某3、王某4、王某2、王某1在北京市门头沟区公证处办理继承公证和析产协议公证。继承公证书载明:李某2生前在有南瓦房1间,在23号有北瓦房4间、南瓦房2间,李某2生前无遗嘱。李某2的丈夫王某5于1986年3月12日死亡。李某2的父母先于其死亡,其上述遗产由其子女王某3、王某4、王某2、王某1共同继承。同日,王某3、王某4、王某2、王某1订立析产协议,协议载明:南瓦房1间归王某2所有;23号北瓦房4间靠西侧2间归王某2所有,从西往东数第3间归王某4所有,靠东侧1间归王某1所有;23号南瓦房靠西侧的1间归王某3所有,靠东侧的1间归王某2所有。北京市门头沟区公证处对王某3、王某4、王某2、王某1订立析产协议的过程进行公证。在公证处接谈笔录中,王某3、王某4、王某2、王某1自述上述房屋为李某2夫妇自建。此后,王某3、王某4、王某2、王某1分别就各自分得的房屋取得房屋所有权证书。2011年,所在地块被列入征收范围,王某3、王某4、王某2、王某1分别与征收办订立征补协议,取得对应的征收补偿利益。据此,该判决在本院认为部分写明:王某2、王某1、王某3、王某4于2006年达成析产协议,但因共有人李某1并未同意,应视为析产协议没有达成,对共有财产的分割不具有法律约束力。本院将依据继承法的规定对遗产进行分配。鉴于遗产房屋因征收均已灭失并转化为征收补偿利益,故应当在先分出他人的财产后对遗产房屋转化成的征收补偿利益进行分割。
 
 
本院认为,王某2、王某1、王某3、王某4于2006年所达成的析产协议因无共有人李某1的同意,不发生共有物分割的法律效力。故应属于全部继承人共有,由征收转化取得的404号房屋以及征收补偿款等全部征收补偿利益均属于全部继承人共有。虽然依据生效判决,王某2并非唯一的所有权人,其无权对取得的征收补偿利益进行处分,但其与王某1于2011年8月3日签订的协议并不当然无效,该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一审法院以无权处分、涉案协议无法履行为由认定该协议无效,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本院对此予以纠正。协议有效不一定能够产生物权变动的法律后果。在协议有效的情况下,王某2基于涉案协议无效要求王某1返还房屋补偿款的诉讼请求不应予以支持。就房屋补偿款的返还问题,双方可另行解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9民初2212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王某2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2614元,由王某2负担(已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2614元,由王某2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爱红
审 判 员 柳适思
审 判 员 赵 蕾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六日
法官助理 黄旭宁
书 记 员 陈 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