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某某游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与某某某国际旅行社

时间:2019-07-05 19:56:18| 专长:消费维权| 来源:律师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京02民终598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时某某游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99号6层A608。
 
法定代表人:刘某某,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付倩楠,女,北京时某某游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倩妤,河北秦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某某国际旅行社(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石景山区杨庄东街**号院1号楼3-**2。
 
法定代表人:王泽瑜,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密,北京道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时某某游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某某游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某某某国际旅行社(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某公司)名誉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1民初9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6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时某某游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我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某某某公司发布的《重要公告》(下称涉案公告)中具有对我公司进行侮辱、诽谤的内容,使用了“以免上当受骗”、“造成巨额经济损失”等字眼;我公司一审庭审后另提交了证据证明我公司在购票事件中已尽到义务,不存在欺骗行为,但一审未质证和采纳;某某某公司发布涉案公告后,行业内各企业对我公司发出质疑,且我公司购票代理业务锐减,某某某公司的行为导致了我公司社会评价降低及造成实际损失,足以构成对我公司名誉权的侵害。
 
某某某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时某某游公司的上诉请求。
 
时某某游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某某某公司立即停止名誉权侵权行为;2.某某某公司向我公司赔礼道歉,在自营公众号、微博及网站上置顶道歉公告或声明连续30日,为我公司消除影响、恢复名誉;3.赔偿我公司经济损失5万元、律师费7000元、公证费1621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时某某游公司系具有出入境旅游业务、航空机票销售代理等经营范围的企业法人,某某某公司系具有出入境旅游业务、票务代理(机票除外)等经营范围的企业法人。
 
2016年9月27日,某某某公司委托时某某游公司代买5张从北京至台北的机票,经某某某公司同意,时某某游公司代买了5张从北京至泰国曼谷转机到台北的机票,某某某公司支付了机票钱。9月29日,该5名游客未能成功登机泰航,理由是他们所持仅是台湾通行证,并非泰国签证。经双方协调,时某某游公司重新为该5名游客购票,改为从北京至上海再转机至台北,某某某公司另支付了机票钱,后该5名游客顺利出行。上述重新购票事件发生后,双方就机票费用等损失的承担问题自行协商未果。2016年12月份,某某某公司员工“王杨”在“旅游娘子军”等旅游业从业人员微信群中发布涉案公告,称“因时某某游旅行社操作失误,未按规章导致我社客人滞留机场,并经过长达3个月协商未果,并未处理,其态度极为恶略!时某某游方面一直各种推卸责任,直至今天也未正面回应与解决,我社全体员工恳请各位同行引以为戒,时某某游经营韩国、台湾线路。恳请旅游界同胞不要走我社老路,以免上当受骗,造成巨额经济损失,丢失辛苦经营多年的宝贵客户资源。切记!切记!切记!客人有投诉也不予理睬”。该公告发布后,经多人多群转发,并有部分同业人员联系时某某游公司求证上述公告内容是否属实。
 
庭审中,时某某游公司并未举证证实其确因某某某公司员工的上述行为遭受客观的实际损失,亦无证据证实时某某游公司的社会评价因此降低。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以书面、口头等形式诋毁、诽谤法人名誉,给法人造成损害的,应当认定为侵害法人名誉权的行为。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经审理查明,涉案公告主要内容是某某某公司对2016年9月29日重新购票事件所做的单方责任认定,但在相关旅游业务主管部门或司法机关对此次事件的责任认定做出最终确认之前,时某某游公司、某某某公司任何一方均不宜事先单方自行认定并对外传播,故某某某公司上述行为不妥,应立即予以停止。至于某某某公司的上述不妥行为是否必然会导致时某某游公司名誉权受损、社会评价降低,应结合涉案公告具体内容及时某某游公司的举证情况综合予以认定,因涉案公告本身并无明显侮辱、诽谤时某某游公司的字眼内容,且时某某游公司并未举证证实其确因涉案公告导致客观实际损失或社会评价降低,故法院认定某某某公司的上述不妥行为不足以侵犯时某某游公司名誉权。
 
据此,一审法院判决:一、某某某国际旅行社(北京)有限公司即日起停止发布、转发涉案《重要公告》,内容为“因时某某游旅行社操作失误,未按规章导致我社客人滞留机场,并经过长达3个月协商未果,并未处理,其态度极为恶略!时某某游方面一直各种推卸责任,直至今天也未正面回应与解决,我社全体员工恳请各位同行引以为戒,时某某游经营韩国、台湾线路。恳请旅游界同胞不要走我社老路,以免上当受骗,造成巨额经济损失,丢失辛苦经营多年的宝贵客户资源。切记!切记!切记!客人有投诉也不予理睬”;二、驳回北京时某某游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名誉权是民事主体依法享有的维护自己名誉并排除他人侵害的权利。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权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
 
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某某某公司与时某某游公司因购票事项产生纠纷后,双方就相关费用损失的承担问题协商未果,亦未通过诉讼对该事件的责任进行认定。在此情况下,某某某公司的员工在旅游行业从业人员的微信群中发布涉案公告对时某某游公司进行指责,该公告中使用了“操作失误”、“以免上当受骗”等措辞,将该事件的责任完全归咎于时某某游公司,显属不妥。某某某公司应停止发布、转发涉案公告的行为,通过合理的途径解决购票费用损失的承担问题。但上述公告中虽存在过激言论,结合事件经过、发布目的及用语来看,不能认定有侮辱、诽谤之意,且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涉案公告造成时某某游公司的社会评价降低及给其造成实际损失,故对时某某游公司主张某某某公司的行为对其名誉权构成侵害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时某某游公司要求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时某某游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北京时某某游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刁久豹
 
审 判 员 肖荣远
 
审 判 员 刘苑薇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 廖 慧
 
书 记 员 黄 骏